【拍案惊奇】汶川余震袭四川 被质疑地下试核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6月03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中组部规定习近平最多干15年!北京边界发生几千人聚集抗议!上海放松管制后,民众做的事让当局傻眼;四川雅安再发生地震,美国专家早预警,中共一再否定;地震区域核设施云集。

四川雅安再发生地震 2008汶川大地震的余震?】

6月1日,四川雅安市境内的芦山县和宝兴县,相继发生6.1级和4.5级的地震,根据官方报导,截至当晚7点,地震已经造成4人死亡,还有14人受伤。当地的受灾情况其实还蛮严重的,官媒说,已经有包括民兵、公安、医护、消防等在内的四千五百多人,前往雅安市参与应急救援,而且还有修复通信网路,地震后,当地的的光缆主干线全都断掉了。通过很多照片看,当地很多建筑物坍塌,一片狼藉的景象。

此事在中国大陆还是比较受关注的,很多媒体都在报导。而且他们在报导中提到了一个细节,就是说,这次地震,是2013年4月雅安市芦山县7级地震的“余震”。这个细节值得研究,这里面有点学问,咱们慢慢说。

雅安在2013年的那场余震,实际上,也被一些专家说是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的“余震”,这样来看,那刚刚发生的雅安地震,也与2008年汶川大地震有关系了。这一场地震的,余波,可以震荡14年而不衰,而且依旧给当地造成一定程度的严重灾情。问题不在于这个现象多么不可思议,而是,为什么中共几乎没有向民众提前准确地公开预报地震的发生。对外国专家的忠言警告,也是不理不睬乃至于否定。

【“中国地震网干什么吃的?” 大地震不能预测吗】

2013年的雅安地震,至少造成一百二十多人死亡,三千多人受伤,这是官方数字。那会儿在中国大陆就有不少人质疑,“中国地震网”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怎么总不能提前预测,哪怕转载一下外国专家的预测,也行啊,就算你自己预测,远的预测不了,提前个十几秒、几十秒,那也算你干了工作,可是总给人感觉形同虚设。

比如2013年在雅安地震刚发生后,就有网友在“百度知道”上发长文,质疑此事。文章先提到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当年位于震中的映秀镇,上万居民仅有二千多人死里逃生,汶川地区的多个乡镇几乎是夷为平地,如此惨痛的灾难,并没有给中共国的地震预测工作,带去巨大改观。

根据相关文章提到的资料,汶川地震后的2010年,中共地震局的总预算是24.1亿元人民币,其中,地震监测和科研等方面的经费,有13.9亿元。到了2011年,总预算上升到了29.08亿元,账面上写的,直接针对地震相关领域的支出,更多了,总计有19.59亿元。到了2013年,中共地震局的职工已经达到一万二千多人,监测地震的,就有大约6000人,科研人员有2100人。这个编制不算小了,而且雅安还是在地震敏感地带,连个像样的预报都做不出来有点说不过去。写那篇文章的作者就说,拿了这么多支出,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呢?

【汶川后 美国专家就预警雅安地震 中共一再否定】

然而,没有拿中国工资的外国专家,却曾准确为四川的地震情况做出了预警。美国地质勘探局的地球物理学家托马斯‧帕森斯,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就说四川盆地可能因为汶川地震导致的地壳变化,会发生大规模余震,根据经验,时间跨度从几年到几十年不等。他把自己的预警,详细地写成文章,发表在2008年7月的《自然》杂志上。他后来还对中国《21世纪经济报道》这份刊物的记者说,他对众多四川人可能面临的余震感到担忧,并且说,一场7.9级的地震,会引发很多6级左右的余震,而且会具有很大的破坏性,随后还附带了一句,他说对汶川及其周边地区还依旧住着那么多人感到惊讶。帕森斯根据自己的研究推断,在《自然》杂志的文章中,提出了可能发生地震的重点防范区域,包括雅安、成都东南及鲜水河断裂带等等。他说提前知道哪些地方是防范重点,对减少地震损失意义很大。

帕森斯的研究成果,也在2008年,很快被翻译成中文,就引起了雅安地区民众的注意,并且致信雅安市委书记信箱,信的标题是“请引起高度警惕”。这个事,中共雅安市委是问了地震局,但是最后给民众的答复是,颠覆了美国专家帕森斯的结论说:目前,从掌握的资料及宏观异常看,我市没有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并且说帕森斯的研究只是危险性分析,而不是对地震的预报。这是中共官方的看法。

可是到了2013年,雅安真的发生了大地震,是7级地震。当时帕森斯说这就是汶川的余震,但是中共搬出了自己的地质“专家”周本刚,说雅安地震是“独立”的,不属于汶川余震。但也有敢说话的学者,比如北大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的名誉院长陈运泰,就在2013年雅安地震后说,当时雅安地震作为“汶川”的余震,是无庸置疑的,几乎就是常识,并且说不能完全排除将来再发生大规模余震的可能。

然而,就是这样的报导,官方依旧是当了耳旁风,如今雅安再震,大陆“财新网”等媒体,在报导中就写,这就是2013年雅安地震的余震,等于是给雅安的地方官,打了脸。然而,这些媒体依旧不敢,把今年的这场雅安地震连系到2008年的汶川地震。而按照帕森斯的观点,2013年和今年的雅安地震,都应该是2008年的余震。

【地震区域中共核设施云集 有人质疑地下核爆!】

那这又回到了我们一开始的问题,中共为什么不准确地给出灾难的预报,发生灾难了,为什么又拚命减轻对后续灾害的预警呢?答案其实很简单:政治安全。

在中共治下,一切为共产党的执政安全考虑,这是所有一切的中心,在这个中心之内,还有一个核心,就是各个党魁,或者说实际掌权者的权力安危。整个一个国家,都为这么点屁事在折腾,无论要你普通草民付出多大代价,都无所谓,无论否定或掩盖、逃避多少真相,也都无所谓,一切为了政治稳定。那危机真发生了怎么办啊?就继续编,继续骗,继续政治安全。实际上,全中国人的好多不幸,都是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城楼上那场“政治大地震”的“余震”,造成的。

这些例子都太多了。就比如说,2008年那场汶川地震,中共迟迟不答应外国救援团队进入四川参与救援,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在汶川附近,就是中共核武器研究的中心地带,那里的大山里面,集中着一大批中共的核设施,其中有一个“816工厂”,就是给中共制造原子弹的。然而,这些核工厂,堆积着好多核废料,汶川地震后,当时有关“核泄漏”的传闻不绝于耳,中共当局虽然对外极力否定和辟谣。但是在初期救援的黄金阶段,它不敢让国际救援团队进入的重要原因之一,就被认为是它们自己在查,是否有核泄漏的情况,怕被外国人发现。

而到底是否发生核泄漏,这个一直被中共掩盖着,但是外界知道的是,根据海外的中国民运联席会议的黄慈萍女士在2008年的谈话,汶川地震后,32个核放射源被地震掩盖,还存在50个有安全隐患的放射源,黄女士说,自己也在核工业工作过,不相信中共能妥善处理好震区的核武器和放射源。

同时,也因为四川汶川、雅安一带,一直是中共的核武器研究中心,所以也一直有人议论,说当地的地震,是地下核试验造成的。就在今天雅安地震之后,还有观众给我发消息,说他怀疑核试验导致地震。像这样的说法,也是一直都有的。

【中共政治安全高于一切!中组部有“规定”限制习近平

但就像我们刚刚所说的,中共为了政治安全和领导人权力稳固,是会掩盖真相的,在中国,很多东西如果被真正揭示出来,一定会引发舆论炸锅。我相信,这些多如牛毛的被掩盖着的真相,有朝一日,都会揭示出来。

然而,掩盖真相的中共,却往往在权力斗争的过程中,为了向对手发难,常常主动揭示一些东西,或者也是互相在挖材料、揭黑历史,但那都是无关痛痒的。真正的,危及到中共统治本身的,这帮子黑吃黑的流氓,也是不敢轻易拿出来给外界看的。有时候,拿出来的只是一些文件性的暗示。

比如,大陆一个叫“深度8”的平台,5月30日重发了一份中共中组部在2006年的旧文件,叫“党政领导干部退休年龄最新规定”。当中提到,党政领导干部在同一职位上连续任职两个任期,就不能再做了,在同一层次的职位上,累积达到15年,也不能在这个同一层次再做了。所谓国家主席也在这个限制范围内。这属于是国级的正职,没有比这更高的了。

有不少网友今天就传这个文件,说是不是冲着习近平去的。应该说,这些政治相关的文件,能够在网络上发出来并且发酵,在20大前的敏感时刻,都不是偶然的。但是这个文件显然不能挡住当今那位,为啥呢,他可以搞“党主席”,把这个职务端出来,国家主席的职务就当个虚位,塞给另外一个傀儡了事。这个“党主席”假如也是国级的话,习近平至少还能再干个5年,就是多一届,因为那份文件里说:在同一职位上,10年不能再做,但在同一层次的职位上,可以累积到15年。那习呢,就换个同一层次上不同岗位的职称,继续干,期间呢,他再改改章程,修改修改文件,这些对于一党独裁的中共领导人来说,只要你有权力,都是小事一桩。关键是突破“两年任期”,这是某位体重“200斤”的人,想要破茧成蝶的最重要一步。

可是现在,中共党内想阻止他连任的人太多了,就算是民间,也是不满情绪高涨。

【上海放松管制后 民众都在忙什么?北京边界发生聚集抗议】

就说这6月1日,上海放松了管制,除了有大约65万人继续被封在家里,二千多万人的大上海,很多地方又重现了往日的人群,但显然有些地方不对劲了。

上海的车站,出现了大量急于离开上海的人潮,除了外地被封在上海的人之外,不少上海中产阶层,也以留学或外出工作为由,匆匆离开上海。

而没走的人呢,好多人去了理发店。这个滑稽的一幕,被一些推特网友声称,是再现了辛亥革命的一幕。当年好多人为了表示脱离清朝统治,去剪了辫子,而如今,比如在上海路那里排队理发的人,他们却是因为在家被憋太久,头发长成了野草,而必须出现在理发店。

还有好多被封怕了的上海人,则是在解封的第一时间,去市场继续囤货,生怕侥幸此次逃过一劫,但在下一次被饿死。

而北京也不安生,除了市内的丰台、海淀区大面积封锁,好多外地想进京上班的人,被北京边境的检查站挡在门外,遭到公安暴力清场。他们几千人在一处叫做白庙检查站的地方聚集,高喊要求通勤的口号,最终他们获得放行。也许是在即将到来的六四敏感日前夕,当局也非常担心,再发生群体性事件。不过,疫情还没结束,无论是北京人、上海人,还是中国其它地区的民众,他们的那些麻烦,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