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噩梦又来 多国关闭京沪签证中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29日讯】5月24日,一条关于“北京英国签证中心关闭”的消息,让很多计划“润”去英国的中国人陷入焦虑,随后就是各种猜测满天飞,有人甚至猜测,是因为俄罗斯和中共联合军演,飞到日本领空,激怒西方国家,而且还预测接下来,可能有更多的西方国家会暂停中国的签证。那么,情况真是这样吗?英国关闭签证中心,到底是主动还是被迫呢?此外,在人们纷纷逃离上海时,会出现另一个逃港大潮吗?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签证中心关闭

我们先来看这则关于北京英国签证中心关闭的消息,根据VFS Global官方网站的消息,从2022年5月23日开始,位于北京的英国签证申请中心所处的大厦,将会停止访客进入大厦并等待进一步通知。

据网民提供的消息,已经有不少人收到了来自北京签证中心的电话或者是邮件,已经预约时间递送签证的,可以在签证中心重新开放时,带着之前的预约单前往签证中心办理。

我也查了一下,北京英国签证中心所处的大厦,位于北京东城区东水井胡同,最近,周边地区也新增了疫情风险点,而英国签证中心的通知中,也提到,是因为北京英国签证中心所处的大厦停止了访客进入 。

另外,英国签证中心,还暂停了所有留学、工作和家庭访问类签证的“优先”和“超级优先”签证服务。

到目前为止,在北京和上海的两大英国签证中心,都处于关闭状态。这种情况,也立刻引发了一些民众的恐慌,因为通知中虽然提到是暂时关闭,但是,并没有说明什么时候恢复,所以,未来如何,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同时,在英国之外,还有加拿大、意大利、爱尔兰、新西兰、以及南非等多个国家,也都关闭了在北京的签证中心,而这些签证中心在发布的通知中,都提到了暂时关闭的原因,是因为北京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的要求、或者是响应疫情防控措施的安排。而其它多个城市的签证中心,仍然在营业中。

不过,北京英国签证中心,再加上上海英国签证中心的关闭,对于很多留学生来说,很可能会是一场噩梦,因为,目前虽然还不算秋季开学的递签高峰期,但是计划读语言班的学生,却已经要开始递签了。

而且,中国大部分留学生,多是来自于北京、上海这两大城市,然而,目前这两座城市都在封控中,所以,即便是其它城市的签证中心没有关闭,但要在疫情管控如此严密的情况下,跑去其它城市办理签证,恐怕也是非常困难的。

原本,中国的一些中产阶层,自己没能出国,所以,一直希望能把子女送到国外。而这次,因为上海的严酷“清零”,也让很多中国人的这种想法变得更加急迫和坚决。

逃离上海

大家知道,在中共的“清零”政策下,现在又多了一个时髦的词儿,叫“润学”,“润”对应的就是英文单词“RUN”,在现今的中国,“润”的意思,就不只是跑了,而是要急速逃离,这是不是很形象地反应出当下中国人的心态呢?

现在中国的各地封城,可以说是极端变态,又无情脑残。有调查显示,现在有超过四成的上海居民精神抑郁,而且已经曝出了多起跳楼自杀事件。最近,像是资深演员李立群,也传出了怒砸家俱和古董的消息,为什么呢,因为天天被关在家里,想找一个发泄口让自己缓口气。李立群本人还表示,这种方法还真有效果,但是3,000万砸没了。

但是,普通中国人也砸不起啊!想逃,又谈何容易。比如,有报导提到,5月11日,从吉林到上海打工的一名女子,终于花了2,700元买到了回老家的机票,于是,从上海浦东南路出发,拖着行李箱徒步走了8小时好不容易到了机场,结果呢,飞机起飞了,人被滞留在了机场,这真是欲哭无泪的感觉。

而相对于大陆歌手罗中旭来说,似乎还比较幸运,他分享了自己离开上海的过程,他说,在离开前,他先到居委会办了出门条,又写了“承诺书”才被允许出门。还好,罗中旭提到,自己经过一番艰难的抢票,最终抢到了一张高铁的二等座。

当天,他提前3个小时到火车站排队,乘坐高铁时,还全程穿着防护服,把自己包裹得像个粽子一样,严严实实。不过,在经过十个小时的折腾后,已经在喊“太不容易”的罗中旭,到天津之后,还要再迎来一场14天的隔离,罗中旭本人表示,真是“要疯了”。

不过有网民安慰他说,好在,你已经从无期徒刑转为有期了,至少还有个盼头。不过,刚刚有坏消息传来,就是27日的时候,天津又宣布封城了,这简直就像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一个火坑里。当下的中国,就是逃离了上海,你也逃离不了封控,所以,对一些中国人来说,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想办法“润”出国门。

逃离中国

中国网络数据也显示,近期各大搜寻平台上,关于“移民”的搜寻次数暴增。比如,“微信指数”增加4倍多,搜索量达到近5,000万次。百度关于“移居加拿大条件”的搜索量,也冲到了第一名,环比上涨高达2,846%,还有,像是“出国哪里好”的搜索量,排在了第二位,增加了2,455%。

百度搜索数据还显示,移民检索量增幅最高的前三座城市,分别来自上海、天津和广东。移民目标国家搜索最多的前三位,分别是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这些国家,这两年和中共的关系都是越来越紧张,但可以看到,中国人还是务实的,这些国家是不喜欢中共,又没有说不喜欢中国人,所以,照样还是想跑过去。

上海这一次的极端封控,让很多原本没有移民打算的人,也改变了想法,因为很多人在反思,中共政府能毫无顾忌的、一意孤行地采取这么极端的防疫政策,那么,如果将来又有什么事情发生,政府是否一样会使用极端手段来处理呢。

我们看到,在上海的外国人也在纷纷逃之夭夭。一位34岁的澳洲人薇薇安,丈夫是上海某高校的外教,薇薇安在接受ABC采访时,就描述了她和丈夫带着两名子女,逃离上海时所经历的惊心动魄的过程。

薇薇安说,上海政府此前采取的,强制把确诊婴幼儿和父母分离的措施,让她感到揪心。同时,半夜巷子里,那些被强硬从家中带走隔离的人,他们发出的尖叫声,也让她更为恐惧。

这些都促使她决定尽快回澳洲,薇薇安因此加入了两个住在上海的外国人组成的微信群,群里,大家都在讨论如何离开上海,而每个群都达到了五百名群成员的人数上限。

首先就是要搞定机票,从3月1日到5月3日的两个月里,很多飞往澳洲的航班被迫取消,最终只有40架航班成功起飞。薇薇安终于订到了4月26日从上海飞往悉尼的机票。

接下来,薇薇安必须获取社区开具的出行许可证,以及有效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为了规避任何可能发生的风险,她没有亲自去医院做检测,而是花了3,000元人民币,请一名护士上门进行私人核酸检测。

但让薇薇安最头疼的是,女儿的护照还在苏州昆山。而上海严格的封控措施,意味着跨城取件根本不可能。

在和澳大利亚驻上海领事馆进行了长达数周的沟通后,薇薇安拿到了女儿的临时护照。但是,她担心临时护照因为没有签证信息,可能导致女儿无法登机。

因此,薇薇安委托丈夫的同事,把护照从苏州带到了上海,她支付了往返上海和苏州近2,000元人民币的打车费,最终,在登机前的48小时,她终于拿到了护照原件。

当飞机起飞时,薇薇安一家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回到澳大利亚后,薇薇安说,她很感恩能出门散步、买咖啡,能够体会这些稀松平常的小事。但她也感到难过,因为还有很多人仍然被困在上海。

关闭国门?

现在,上海的外国公民,想逃出上海都如此艰难,何况是中国公民,自然更是难上加难了。

5月12日,中共公安部移民管理局发出了声明,要求从严限制中国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动,严格出入境证件审批签发。据了解,旅游、探亲、访友都成了“非必要” 活动。

而且,北京边检还称,持有“必要事由”的中国公民,也要被严格查验证明文件,还要说明为什么出境。最终能不能出境,北京边检称,还要以现场执行情况为准。如此一来,即使是有必要事由,出境前景也不容乐观。

可能大家也听到了,这段时间网上也传出了,有人从上海、广州、大连等地离境时,受到了百般刁难,甚至还发生了护照被剪、外国永久居留卡被剪的遭遇,不过,类似的消息很快就被封杀了,同时,官媒也群起“辟谣”否认。

不过,中共越是辟谣,就越是让民众相信这是真的。其实,中共过去两年的防疫政策,本身就已经在限制中国人出境了,除了飞往境外的航班遽减之外,去年中国的出入境人数,比起2019年,减少了80%,而去年上半年,当局发放的护照数量,也比2019年上半年减少了98%。

从上海封城以来,中共再三强调“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中国海关甚至还发布公告说,各级机关“都应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并将讲话精神付诸于实际行动”。显然,加强严控“非必要出境”,已经上纲到了最高政治任务,如果接下来,中国发出更严苛的出境管控措施,也不会让人太意外了,留在中国的人们要想“润”得顺利,恐怕是难上加难了。说不定,想方设法偷渡的人会越来越多。看来,现在在中国,是不管大小门都要被堵得严严实实了,显然,关闭国门也是进行时了。

事实上,在中共1949年篡权之后,冒险外逃的中国人就一直不断。比如,三年大饥荒和文革后期,都出现过成千上万的人偷渡香港的逃港潮。前年香港《国安法》施行后,港人又要开始了新一波的大逃离。如今,人们又开始逃离中国了。

此前,在4月27日,中共移民局发言人、政策法规司司长陈杰,曾经向中共党媒介绍了公安部开展的“獴猎行动2022”。这个“獴猎行动”,是中共在3月初开始的一项严打严防各类非法出入境活动的举措。

而“獴”是什么呢,是一种不常见的尾巴长、四肢短的动物,号称蛇的天敌。中共当局以“獴猎”来命名这个行动,意思就是要打击所谓由“人蛇组织”安排的“非法出入境”活动。不过,这也间接证明,如今“非法”出境的人数越来越多了。

大家知道,历史上有一场非常知名的集体大逃亡事件,就是出埃及记,在这个故事中,跟随摩西逃亡的人们,最终得到了救赎,那么,如今那些想逃亡的中国民众呢,是否也能顺利逃出升天呢?但是,即使逃了出去,相信很多人还是会心有不甘,因为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在被中共鸠占鹊巢之后,自己却无法安身立命了,也没有主人翁的正当权益了,最终被迫离开这片熟悉和热爱的故土,这样的离开,终究是意难平吧。我想在很多人的心里,最好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润”出中国,而是让中共彻底从中国消失。◇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陈思雨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