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铁腕清零Vs居民怒火 上海居委会左右为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11日讯】上海封城后出现各种乱象引发民怨,在第一线执行封城措施的居委会也成为民众怒气针对的对象。居委会左右为难,超负荷运作,近期上海多个居委会传出辞职的消息。

上海浦东新区三林镇翰城居委会4月9号发出公开信,和居民辞别。信中写道,翰城居委全体工作人员封在居委已经24天,放弃了家人和自己的生活。他们尽力理解居民,也尽力配合政府,但是“唯独没有人理解我们,没有人在乎我们的感受和心情······我们也有承受不住的时候。”

记者致电翰城居委会,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附近仁文居委的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个情况。

仁文居委工作人员:“是这样,他们那边的话,我们这边会有上边镇里面会派人的,我们这里没办法过去的。”

记者:“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他们甩手不干了?”

仁文居委工作人员:“是的,确实是蛮大的。”

社区居民委员会(居委会)名义上是“基层的群众自治组织”,但实际运作上是中共最基层的行政组织,居委会的工作经费和成员的薪资由上级政府规定并拨付,同时受社区党委的领导。

在这次疫情中,当局的铁腕清零政策,和居民的实际生活发生的所有矛盾,都集中到居委会。居委左右为难,超负荷运作,这几天上海好几个居委会都传出辞职的消息。

例如4月7号昌里花园居民区党总支部书记吴颖川的一封长信在网络热传。他开头就写:“可能,这是我作为这个居民区书记,最后一次用这个身份向大家发布信息了”。

吴颖川在文中描述了封控的混乱。例如疾控信息的滞后,谁是阳性谁是密接,居委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运阳性病例,居委不知道。“整整4000多人的基本保障全部压在居委8个人身上,而我们作为最底层的社工,又有多大的能力去解决如此大量人员的生活保障?”

另一方面他们超长时间工作,但基本生活没有保障,十几天没有洗过澡,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目前居委社工一例阳性, 全员密接。有些女工作人员甚至已经情绪崩溃、嚎啕大哭。吴颖川写道:“我们也是一群平凡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底线。”

昌里花园居委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证实,这封信是吴颖川发的。

昌里花园居委的工作人员:“压力上确实是有点大,发这个信里面的字字句句也都是真的。这个标题是被谁改了,不知道谁写上去的说他辞职了,但他没有辞职。”

浦东三林杨东居委的工作人员也对记者坦言,居委处在崩溃边缘。

浦东三林杨东居委的工作人员:“我们都是目前在尽力做好自己这一份的工作的一个态度。然后但是我们也不知道,到哪一天我们是做不下去的。真没办法解决,现在小区里面也只进不出。你说安排工人进来做,你说他们进来了不能出去,那我们怎么办?所以相对来说现在目前还是就是很多都是相互有矛盾点的。”

10号,另一个居民区党支部组织委员的长信又在网络引发关注。她说从3月18号参与社区防疫工作,但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她提到的封控乱象和其它社区的非常相似,而她所在社区的一户两孩家庭被送去一个失去管理没有人性的集中隔离点,让她到达崩溃边缘。她表示:“我真的寒心,寒心的不是防控不力,不是民生不保,而是一次次的欺骗,一次次的隐瞒和无休止的等待。”

编辑/尚燕 采访/骆亚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