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鐵腕清零Vs居民怒火 上海居委會左右為難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11日訊】上海封城後出現各種亂象引發民怨,在第一線執行封城措施的居委會也成為民眾怒氣針對的對象。居委會左右為難,超負荷運作,近期上海多個居委會傳出辭職的消息。

上海浦東新區三林鎮翰城居委會4月9號發出公開信,和居民辭別。信中寫道,翰城居委全體工作人員封在居委已經24天,放棄了家人和自己的生活。他們盡力理解居民,也盡力配合政府,但是「唯獨沒有人理解我們,沒有人在乎我們的感受和心情······我們也有承受不住的時候。」

記者致電翰城居委會,但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附近仁文居委的工作人員證實了這個情況。

仁文居委工作人員:「是這樣,他們那邊的話,我們這邊會有上邊鎮裡面會派人的,我們這裡沒辦法過去的。」

記者:「是不是壓力太大了?他們甩手不幹了?」

仁文居委工作人員:「是的,確實是蠻大的。」

社區居民委員會(居委會)名義上是「基層的群眾自治組織」,但實際運作上是中共最基層的行政組織,居委會的工作經費和成員的薪資由上級政府規定並撥付,同時受社區黨委的領導。

在這次疫情中,當局的鐵腕清零政策,和居民的實際生活發生的所有矛盾,都集中到居委會。居委左右為難,超負荷運作,這幾天上海好幾個居委會都傳出辭職的消息。

例如4月7號昌里花園居民區黨總支部書記吳穎川的一封長信在網絡熱傳。他開頭就寫:「可能,這是我作為這個居民區書記,最後一次用這個身分向大家發布信息了」。

吳穎川在文中描述了封控的混亂。例如疾控信息的滯後,誰是陽性誰是密接,居委會不知道,什麼時候轉運陽性病例,居委不知道。「整整4000多人的基本保障全部壓在居委8個人身上,而我們作為最底層的社工,又有多大的能力去解決如此大量人員的生活保障?」

另一方面他們超長時間工作,但基本生活沒有保障,十幾天沒有洗過澡,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目前居委社工一例陽性, 全員密接。有些女工作人員甚至已經情緒崩潰、嚎啕大哭。吳穎川寫道:「我們也是一群平凡人,也有喜怒哀樂,也有底線。」

昌里花园居委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證實,這封信是吳穎川發的。

昌里花园居委的工作人員:「壓力上確實是有點大,發這個信裡面的字字句句也都是真的。這個標題是被誰改了,不知道誰寫上去的說他辭職了,但他沒有辭職。」

浦東三林楊東居委的工作人員也對記者坦言,居委處在崩潰邊緣。

浦東三林楊東居委的工作人員:「我們都是目前在儘力做好自己這一份的工作的一個態度。然後但是我們也不知道,到哪一天我們是做不下去的。真沒辦法解決,現在小區裡面也只進不出。你說安排工人進來做,你說他們進來了不能出去,那我們怎麼辦?所以相對來說現在目前還是就是很多都是相互有矛盾點的。」

10號,另一個居民區黨支部組織委員的長信又在網絡引發關注。她說從3月18號參與社區防疫工作,但真的堅持不下去了。

她提到的封控亂象和其它社區的非常相似,而她所在社區的一戶兩孩家庭被送去一個失去管理沒有人性的集中隔離點,讓她到達崩潰邊緣。她表示:「我真的寒心,寒心的不是防控不力,不是民生不保,而是一次次的欺騙,一次次的隱瞞和無休止的等待。」

編輯/尚燕 採訪/駱亞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