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宝书令她重获健康 遭迫害被军医强行抽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4日讯】重庆市法轮功学员皮中女士,原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偶然得到一本宝书《转法轮》,从此重获健康。皮中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关押,在狱中被强行抽血数次,用很粗的针管,是部队324医院军医参与,为活摘器官配型做准备。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因身体健康,在中国大陆成为中共活摘器官的对象。

据明慧网报导,皮中女士原是重庆市嘉陵农用车辆厂职工。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面貌一新,重获健康。多年来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她屡遭中共迫害,年迈父母离世,丈夫离婚,家庭破裂了。

修炼前,皮中脾气暴躁、重名利、争强好胜,还患有一些疾病:肾炎、关节疼痛、脚肿得粗大、特别怕冷、全身像泡在冰里一样、手不能沾冷水、晚上睡觉躺不下,无法翻身、不能下蹲、生活不能自理,做不了家务。当时她是单位有名的药罐子。后来皮中又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她的精神垮了,担心癌细胞转移。那种痛苦、无奈、悲伤的心情时刻煎熬著皮中。

一九九七年三月,一位朋友借了一本《转法轮》宝书给皮中。学大法后,皮中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是返本归真,也明白了得各种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的业力所致。书中所阐述的法理直指人心,使皮中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皮中觉的人生有希望了。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道德品质不断的升华。性格也变的开朗、愉快,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修炼几个月后,所有病症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此无病一身轻。以前是皮中做不了家务,现在她承担了全部的家务。看见皮中的变化,她的家人、亲属都赞颂法轮大法好,支持皮中修炼。

一、遭受非法拘留、判刑、劳教、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与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国家所有的舆论工具造谣、诬蔑、诽谤、栽赃陷害、抹黑法轮功。当时皮中想这么好的功法,教人修身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提升人的道德品质,政府怎么能颠倒黑白、不顾事实真相,信口雌黄呢?!作为一个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皮中要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还大法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在当地上访无门的情况下,皮中决定到北京信访局上访。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皮中在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了五天、被非法拘留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刑拘一次、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抄家两次。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皮中和本单位也修炼法轮功的同事一行三人去北京上访。然而去信访局的沿途遍布了警察、武警、便衣,根本不让法轮功学员上访。她们只好去天安门。在广场上,立即被十几个警察围在中间拳打脚踢。其中有个高个子警察穿着皮鞋狠命在皮中的背上连踢几脚,强行将她们推进警车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分局。下车时,高个子又踢皮中。

后来皮中被带到重庆驻京办事处。当时皮中衣袋里有一千多元钱也被非法搜去。五天后,由合川公安局派人把皮中她们劫回本地。她们一上火车,立刻被戴上手铐,铐在下铺与中铺之间的柱子上。在火车上的两天时间里,只允许她们吃了一顿盒饭。回到合川当晚,被非法审讯到深夜一点多钟后,被送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二天后,被直接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六日上午,皮中去菜市场买菜回家,看见片警熊萍已经在门卫处等著。见到皮中后,熊萍诱骗说:“请你到派出所问个情况,一会就回来。菜不用拿回家,就放在门卫。”到派出所后,立即将皮中非法扣留。这时,皮中看见已经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里面,中午、晚餐都没吃。直到晚上七点钟后,直接用警车将法轮功学员们拉到了看守所非法关押。

这次公安局向每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所谓的“保证金”,多则五千元、三千元,少则五百元,不交不放人。在炎热的夏日,家人们为了亲人在牢里少受罪,纷纷找钱、借钱。皮中家正负担上大学的孩子,根本拿不出钱。是皮中的朋友替皮中出了两千元钱后,才放她回家。这次皮中被非法关押十九天。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派出所及街道办事处张主任等七、八人到皮中家,要将她送洗脑班迫害。那天皮中正好不在家,他们没找到皮中,就到皮中丈夫的单位询问,又天天晚上到皮中家里坐着不走,逼着家人将皮中交出来。还打电话到皮中所有的亲朋好友处打探,连偏远的没走动的亲戚都不放过,使皮中的全家及所有亲人不得安宁。在大年三十的除夕夜,胁迫皮中的丈夫去派出所写保证,保证不让皮中去北京。皮中在外漂泊,望着万家灯火,却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两点左右,皮中正在为父母装修新房,以公安局科长毛正国为首的十几个人突然闯进来,强行将皮中带到她自己的家,进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恨不得挖地三尺。将皮中家翻的一片狼藉,无法下脚。警察抢走了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连皮中女儿学习英语的磁带也不放过,凡是他们认为有用的都抢走。将皮中押上车劫送到公安局。用手铐将皮中铐在走廊的水管上,由警察周健看守,皮中没有晚饭吃。深夜十一点后,皮中被送盗拘留所。这期间,毛正国、兰奇峰、赵文礼、张祥强、唐元贵等人轮番提审。

八月二十七日,下了非法逮捕书,皮中被转入看守所。皮中坚持在看守所里炼功,被所长赵华指使警察和犯人强行给她戴上手铐十天。

在看守所,皮中被逼迫做奴工:糊纸板、做针药盒、挑选猪毛里的杂质,猪毛散发出的奇臭异味,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令人作呕。皮中的十指开始红肿、奇痒无比。后来每个手指骨关节开始溃烂,露出骨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在没有通知家属与任何人的情况下,直接从看守所将皮中等五人拉到法院进行非法庭审。偌大的审判庭,没有一个旁听者。审判长是唐明、审判员是瞿宏国、唐素君。浦元胜、吴志群被判重刑七年。皮中和尹静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郭伦孝被非法判刑三年。

皮中不服判决,提出书面上诉。上诉材料交上几天,十二月十一日就急忙强行将皮中送往永川重庆女子监狱。入监当天,皮中就被强逼穿囚服、拍囚照、摁手印等等一系列的人格侮辱。每天被逼强行“洗脑”,看、听抹黑法轮功的宣传。长时间不让睡觉,被谩骂、恐吓,被逼写“三书”。

被逼迫做奴役,包括打拖鞋、用塑料珠子编织坐垫。将做好的产品打包堆码,每包货物有一百多斤重,然后将汽车拉来的原材料卸下,装上做好的成品。干的完全是超强度的重体力活,皮中多次被累趴下,这样的迫害直到皮中冤刑期满。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皮中和法轮功学员张志芬再次被绑架,由国保队长秦茂荣以及赵文礼、张祥强、唐元贵等人非法审讯到深夜。秦茂荣、赵文礼很凶恶的对皮中说:“你是重犯,一定要严惩,这次要把你弄惨”等等语言。皮中说:“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深夜一点后,将皮中和张志芬又一次非法关进看守所。

皮中绝食、绝水六天,抵制迫害。公安局的唐元贵到看守所来对皮中说:“你这次是一年九个月的劳教。”皮中立即说:“我要上诉。”当皮中将书面上诉交了仅三天,就非法强行将皮中和张志芬劫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当天,立即被大队长谭映月与吸毒犯人强行扒光衣服、裸露全身,逼做十个下蹲,被套上囚服。

皮中进劳教所时穿的防寒服被搜走,扔进垃圾桶内浸泡。警察贾征和吸毒犯使劲拽著皮中的头发,乱七八糟的剪成“盖碗头”。由于皮中拒绝“转化”,被警察陈彦雁、胡晓燕、苏畅(教导员)、李灵灵关进“小号”,由吸毒犯刘承玲、刘婉银、杨志强等六人昼夜包夹。每天逼写“思想汇报”,不写就不让睡觉。谩骂、恐吓是家常便饭。折腾到凌晨两多钟睡下,早晨五点钟不到就要起床,整训、站军姿、坐军姿,坐在很矮的塑料凳上,天天如此。

不长时间,皮中的臀部开始溃烂,血肉粘在内裤上,撕裂般的疼痛。不准喝水、不准上卫生间,造成皮中二十多天排一次大便,直到劳教期满都这样。不准换衣服,连口、脸、脚都不准洗,长达五十多天。这五十多天里,没让皮中接触到一滴水。

劳教所罗所长带着专管法轮功的警察到四大队督促加紧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求达到百分之百“转化”,她们称为“攻坚冰”战,由此加大迫害力度。每到夜晚都能听到被迫害者发出的惨叫声。后来,用封口胶粘在法轮功学员的嘴上,被迫害时发不出声来。

在这期间,重庆市渝中区谭姓的年轻大学生(当时才二十七岁)被迫害逼疯。重庆市铜梁区的赵凤霞(三十岁)被逼傻,并且丧失语言能力,无法正常行走,需要在别人帮助下,缓慢移动脚步。法轮功学员被逼迫写“三书”。

后来皮中被调到十二个人的大间,里面住的全是包夹吸毒犯。这些包夹定期受到警察赵媛媛、陈彦雁等人的培训,最后考试合格才能做包夹。因此她们个个在迫害法轮功人员时,手段残忍。皮中亲眼目睹她们将白色药片用饮料瓶(装着水)压成粉末放在菜、饭里,然后送到各个监舍里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吃。重庆长安厂的工程师王柳珍就是长期吃这种混著药的饭菜,直到走出劳教所。

在寒冷的冬夜,连续迫害皮中站在通风的过道上,被罚站几小时。由于皮中反抗种种不人道行为而被“严管”48天,强迫奴役,完不成任务,再加罚。皮中身高1米64,进劳教所前体重128斤。当皮中劳教期满走出来时,体重不足90斤,人枯瘦如柴,一头黑发全部变白,亲朋相见不相识。这次的非法劳教皮中没得到劳教通知书。

皮中在监狱时(二零零四年),被强行体检,抽血一次;二零零七年大约四、五月,在劳教所被强行体检两次,是部队324医院军医参与。当时用很粗的针管,分别两次抽了皮中两大管鲜血。如果皮中的血型符合配型,不知皮中今天是否还活在世上。

二、家庭破碎、亲人承受的巨大伤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皮中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一年多的时间里,皮中的老父亲(二等甲级残废军人)拖着伤残的一条腿,多次去找公安局长吴克浪,要求无罪释放他的女儿出来,虽然他未修炼,但知道他女儿是个好人,没有犯罪,凭什么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多次奔走公安局、看守所无结果之下,皮中的老父亲因担心、忧伤、悲愤,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突发心肌梗塞不幸去世。当皮中的亲人、朋友要求让皮中出来见父亲最后一面时,局长吴克浪说:“其他人可以,炼法轮功的绝对不行。”皮中父亲到死也没见到他女儿一面。同时,皮中的女儿大学毕业报考公务员的资格也被取消。

由于皮中遭受多次迫害,皮中的丈夫害怕受牵连,于二零零六年与她离婚,一个原本美满、和睦的家庭破碎了。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皮中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劳教所的二月十四日,皮中接近八十岁高龄的老母亲,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当即昏过去,经开颅大手术捡回一条命。虽然花费了巨资,但人却瘫痪了,也丧失了记忆及语言能力。二零一三年三月,皮中的老母亲不幸去世。

二零零零年二月皮中去北京上访时,除被非法搜去了随身带的一千多元钱外,去北京劫回皮中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公安、政府工作人员三人在北京游玩名胜风景的门票、车票,返程重庆的火车票等等,全算在八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每人承担九百多元钱。通知皮中单位财会科每月从工资卡中强行扣出,至扣清为止。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皮中被绑架到看守所后,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被强行送重庆女子监狱,皮中的退休金被非法停发,该增加的工资也没增加。

因为皮中的被迫害,皮中的父母早逝,家破人亡。因为皮中的被迫害,皮中的父母、孩子、亲人也整天生活在惊恐、担忧之中,他们承受的巨大痛苦和精神压力有多深?受到的伤害又有多大?这一切的一切岂是金钱能赔偿得了的?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修大法重获健康 重庆妇女屡遭中共迫害

(文字整理:李乐真/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