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三人先后被迫害致死 河南法轮功531人次遭绑架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4日讯】河南省法轮功学员陈少民、陈孝民、陈跃民三兄弟先后被迫害致死。陈少民被迫害得失去自理能力含冤离世;陈孝民被迫害致病危,骨瘦如柴含冤离世;他们的大哥陈跃民被打毒针迫害离世。河南省法轮功学员于2019-2020年期间,至少11人被迫害离世;至少531人次被绑架。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河南省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期间,至少11人被迫害致离世;至少102人被非法判刑;至少531人次被绑架;至少117人次被骚扰;至少19人被非法停扣养老金,1人被非法辞退;被勒索、抢劫至少205万元。统计时间范围为二零一九年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资料来源时间截至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

一、至少11人被迫害致离世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轮功学员至少11人被迫害致离世。

迫害实例:

(1)陈跃民、陈少民、陈孝民兄弟先后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法轮功学员陈少民、陈孝民兄弟,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分别在工作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绑架,二零一七年被非法判刑,在河南新密监狱里遭受了严酷迫害。陈少民于二零一八年办理保外就医回来后,昔日健康的他失去自理能力,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离世。陈孝民被郑州市新密监狱、第三监所迫害致病危,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回家后不能吃东西,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离世。他们的大哥陈跃民也是法轮功学员,在郑州新密监狱被打毒针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四月被迫害离世。

(2)白春花被绑架不到六天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巩义市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白春花女士,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傍晚被警察入室绑架,不到六天,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傍晚,巩义市紫荆路派出所将白春花绑架。十二月九日下午,白春花的家人被告知白春花在巩义市瑞康医院急救室。据悉,当天下午急救人员到达派出所时,白春花已经没有呼吸心跳、瞳孔放大,被拉到医院抢救后,在药物和医疗器械(呼吸机)的维持下,才有了微弱的呼吸和心跳。之后,白春花转入重症监护室。医院做CT检查显示,白春花左侧第三、四、五根肋骨骨折,右侧第二、五肋骨骨折。家人看到白春花嘴上有伤,身上腰围多处有青紫印。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早上八点零四分,白春花经医院救治无效,含冤离世。

在这次被绑架前,白春花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素质、精神状况一直很好,虽然六十三岁,仍经常下地干农活;被绑架后不到二十小时人就失去呼吸,心跳停止。白春花家人后到巩义市检察院报案,但院方以没有证据为由不受理。巩义市公安局一直推托,想把此事不了了之。

(3)张志温被警察入室绑架三天致死

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志温女士,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在家中无辜被警察入室绑架抄家,被送到许昌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仅三天后,张志温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张志温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非常糟糕,整天住院,打针吃药都没有效果,身体水肿,走不动路,基本就是在家等死了。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学炼了法轮功。学了一段时间,张志温身体逐渐好起来,能正常干活,料理家务,照顾老人,只是糖尿病症状未完全控制,不过只要每天打胰岛素就没事了。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警察非法入室绑架张志温,非法抄家,在没找到任何他们要找的“证据”的情况下,对张志温非法刑事拘留。

家属了解到,从十三日上午一直到十四日晚被关入看守所(关进看守所时已过了开饭时间),张志温一直被国保大队的罗栋峻、王晓伟审讯,没有吃饭,也没注射胰岛素。

五月十五日上午,张志温丈夫专门带着胰岛素针剂乘车到许昌,告诉看守人员张志温的身体情况,希望把药品送进去,遭到看守人员的拒绝。

五月十六日晚上,张志温的家属被国保人员通知第二天去看守所接人。第二天上午,家属才得知张志温已经去世。据悉,张志温在五月十六日晚上被送到医院时已无生命迹象。

之后,家属反复找相关部门申诉,许昌检察院表面应承,实际互相推诿,让家属来回奔波、投诉无门。禹州市公安局威胁家属撤诉,竟然到张志温女儿的单位施压。张志温的女儿非常震惊,不仅母亲的冤屈未伸,自己的人身安全反而遭受威胁。

(4)郭书欣被监狱迫害致病危、离世

河南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郭书欣,二零一六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多,在郑州监狱被迫害致病危,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六年郭书欣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及大法真相资料。郭书欣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勒索罚金12000元。妻子陈用珠也因此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罚金10000元。

郭书欣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已经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和郑州监狱不知用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卑劣手段串通,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送进了监狱。后来郑州监狱在郭书欣病危的情况下,通知家人把郭书欣接回了家,在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含冤离世。

(5)郑现金被迫害致气管切开、无法进食、含冤离世

河南省淮阳市法轮功学员郑现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被中共迫害含冤去世,年五十七岁。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逾二十年的迫害中,郑现金生前曾多次遭绑架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他去世时,同样修炼法轮功的妻子仍被非法关押在狱中。

二零一六年七月,郑现金和妻子王好梅第五次被绑架,双双再被诬判五年冤刑。分别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在河南新密监狱,郑现金在被迫害得不能吃饭,被用胃管往胃里送流食,气管被切开后成为喉癌,最后保外就医出狱。儿女送他去郑州省医学院一查,又转到郑大一附院,经过一个星期的观察和各项检查,花去孩子的三万多元积蓄,医生让回来保守治疗。保外回家之后,郑现金生活非常困难,只能从胃管里往胃里注射流食。

此时郑现金的妻子王好梅还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女儿已结婚,孩子小,不能长期陪伴父亲。郑现金在家中无人照看。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郑现金含冤离世,年五十七岁。

二、至少102人被非法判刑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轮功学员至少102人被非法判刑。其中,刑期最长达十三年,五年以上刑期22人,在监狱被迫害致死1人(郭保军)。还有一部分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或被非法庭审,其中一部分学员由于资料缺乏尚不能确认后续状况,另一部分学员在二零二一年被非法庭审或非法判刑。

迫害实例:

(1)南阳市绑架近百名法轮功学员 判刑四十余人 一人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前后,南阳市公安局对南阳市法轮功学员展开大面积绑架,据不完全统计,至少八十多名可确认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据称有一百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截至二零二一年六月,已有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冯中现(冯中献)因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一九年四月初,南阳市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听、监控,七月开始对全市所有住户、门店等进行所谓“入户走访”,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要户口簿、身份证、填表登记、照相;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钟,召集所有参与这次绑架人员布置任务,此时起,所有参与这次行动人员不许与外界联系,市区和各县列出了要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事先就开出非法行政拘留证。当晚上十点钟,到乡镇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绑架。八月三十日凌晨开始,在南阳市区以及各县开始大面积非法抓捕。

在市区,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租住房邻居(未修炼法轮功)早上三点多钟上公厕,一开门,就被二、三十人围上,不让回屋,五点多钟,让邻居敲开法轮功学员租住房的房门,闯进去,非法抄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早上五点多钟倒垃圾开门时,被早已蹲守在门口的十多个不明人员闯入家中非法抄家、绑架。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对赵元培、王伟等27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开庭。之后,这些学员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达十三年。这27名学员被勒索财产总计49.9万元。

二零二一年三月,何喜梅、曹爱兰、王铁壮等1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达九年。这14名学员被勒索财产总计19万元。

这一批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退休局长、小学老师、口腔科医生、工程师等。

冯中现(冯中献),男,因炼法轮功遭受迫害,在共产党的监狱度过了十一年。在狱中,狱警毒打他,猛踢他的腰部,致使他尿血,肾被踢坏。出狱后,他在医院透析治疗。在此次的大面积绑架中,他被警察绑架,铐了一夜,后由于身体状况差,被释放回家。回家后,终因共产党指使的警察反复迫害、骚扰、折腾,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左右含冤离世。

赵培元,四十多岁,南阳市唐河县张店乡一小学教师,只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邪党多次劳教、判刑、开除公职,为了生计在南阳市打工为生。此次被绑架后,赵培元被非法判十三年,勒索罚金五万元。

法轮功学员王铁壮,曾是南阳市工商局局长,他曾经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在位于河南许昌市的劳教所里遭受过残酷迫害。此次被绑架后,王铁壮被非法判七年、勒索罚款两万元。

逵应祥老人被绑架后,身体出现状况,被送往铁路医院抢救,在重症监护室十几天。之后逵应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罚款五千元。

王伟,男,五十多岁,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口腔科医生、技术骨干,在临床工作中,一次,一位病人把应该交给医院的一千多元钱,硬塞给王医生后扭头就走了,王医生没办法,自己把这一千多元钱现金交到医院收费处。王伟医生却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此次被绑架后,王伟被非法判刑九年,勒索罚金四万元。

何喜梅,退休前曾在南阳市沼气(现郑燃南阳燃气)公司任营业所长,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折磨她多年的颈椎病、胃病、低血压等疾病不翼而飞,为单位和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在工作中,何喜梅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多次被单位、建委、省建设厅评为:“先进科室”、“建委十佳职工”、“省建设厅职业道德先进个人”等荣誉。她丈夫帖林峰也修炼法轮大法。此次被绑架后,何喜梅被非法判刑九年,勒索罚金三万元;帖林峰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2)河南郑州郭保军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轮功学员郭保军,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因发送真相资料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家人说,郭保军已去世。看守所的人要求家属写“对于(郭保军)正常死亡无异议”这句话,家属拒绝,看守所不让家属见郭保军的遗体。

郭保军,一九五八年生,在郑州市侯寨乡卫生院工作。一九九五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为人处世时善良朴实,村里、单位都称赞他是好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晚,郭保军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关押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被冤判两年。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家属在监管病房里见到了郭保军。当时郭保军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危急。郭保军被迫害的十分消瘦,脱了相,双眼皮浮肿严重;鼻子上插了胃管;胳膊上插著留置针,打着葡萄糖点滴,胳膊一块块紫,带有针孔;心口处贴有心电图监护仪的接线。郭保军的下身插著导尿管,脚上戴着食指粗的脚镣;上半身平躺,下半身侧躺,身上盖着单薄的被子。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家人说,郭保军已去世。郭保军的姐姐得知消息后大哭,多次差点背过气去。

看守所为彻底推脱责任,不让家属见遗体,打算解剖郭保军遗体后,所谓查明死因后直接火化。家属因不信任看守所指定的尸检鉴定机构,拒绝在看守所提供的“解剖尸体通知书”上签字。家属希望把遗体带回家,看守所说“不可能,就是部级领导也不行”。

因为公安机关人员犯罪的行为导致身体健康、精神状态良好的法轮功学员突然离世,死因非常明了:就是公安机关办案人、国保、看守所负责人及狱警违法犯罪行为导致无辜好人被非法关押后死亡。

(3)许昌善良妇女李淑华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二零年八月,河南省许昌市法轮功学员李淑华女士因讲真相,再次被许昌魏都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入新乡女子监狱。据悉在看守所和监狱里,李淑华已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这是李淑华第三次遭中共恶党法院枉法冤判。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下午,许昌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多个警察闯入学院北路法轮功学员李淑华家中,将李淑华非法抓捕并关押到榆林乡许昌市看守所。几天后,李淑华被许昌魏都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在许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李淑华身体出现半身不遂症状。在看守所的几个月里,李淑华一直生活无法自理,艰难度日。二零二零年六月,魏都区法院非法开庭,李淑华被非法判刑三年。同年八月,被劫入新乡监狱迫害。

李淑华女士,今年六十一岁,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功前,她患有神经官能症、美尼尔氏综合症。一九九六年,李淑华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获得了健康,家庭也变的温馨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李淑华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两次被非法判刑,陷冤狱七年,在狱中遭多种迫害,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4)孝子魏月星被枉判三年关入监狱

河南安阳市法轮功学员魏月星,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向人讲真相,被绑架、关押构陷,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在安阳市看守所被非法庭审,诬判三年,并勒索五千元罚金,十月中旬被关入河南省郑州新密监狱。

魏月星,男,六十一岁,原安阳市第一制药厂业务员。年纪轻轻患胃病久治不愈,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神奇康复,遵循真善忍道德标准,上孝双亲,下教子女,夫妻和睦,兄弟姊妹友善,邻里相安。

对魏月星这样的好人为何遭受迫害,亲朋好友很是不解。魏月星是个大孝子,可谓现代社会的一个道德楷模,千年文明古都安阳的荣耀。魏月星的父亲去世前,因患脑出血成植物人瘫痪在床,他每天定时为父亲翻身、擦洗、吸痰、端屎倒尿,甚至用手帮父亲抠出大便。四、五年如一日尽孝,直至老人安然离世,临终时身上没长一块褥疮。魏月星的母亲,年近九旬,现因患直肠癌卧病在床,手术后不能行走,每天都是他抱来抱去,悉心照料。魏月星奉行“百善孝为先”传统道德,赢得亲友邻舍广泛赞誉。这样的好人,却因为向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而被枉判入狱。

三、至少531人次被绑架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轮功学员至少531人次被绑架。其中二零一九年287人次,二零二零年244人次。

迫害实例:

(1)河南国保警察多次“跨省”绑架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导,河南省国保警察多次跨省绑架外省的法轮功学员。

(一)洛阳警察跨省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牛青青、付妮娟、李福春、吴佳健,通过微信转发真相视频,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底和十一月初,分别被河南省洛阳市警察从河南省郑州市、湖北省枝江市、北京市通州区、山东省莱西市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洛阳市看守所,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被洛阳市涧西区检察院检察员武江洋构陷至洛阳市涧西区法院。

河北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孙万帅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被河南洛阳警察跨省绑架。孙万帅被绑架的原因可能是最近转载了一些中共认为比较敏感的内容,发到了朋友圈。

(二)河南周口商水县国保在重庆肆意行恶

河南商水县公安局网警支队警察张工勇、姚克等人,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到重庆,持一份空白搜查证,非法对法轮功学员余秀容抄家后,把余秀容绑架到河南省商水县,据说是因为余秀容利用新浪微博讲大法真相。随后,又先后绑架了他们怀疑与此事有牵连的几名重庆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被怀疑在明慧网曝光其恶行的学员。

重庆法轮功学员余秀容至二零二一年仍下落不明,可能已经被非法判刑,情况待查。

重庆法轮功学员韩维芳和王代清,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被河南周口市商水县公安局网警跨省绑架、构陷,并于二零二一年被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重庆市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袁容被河南商水县国保警察伙同重庆沙坪坝区天星桥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河南周口市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重庆市南岸区法轮功学员余红被河南商水县国保警察伙同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邪党人员在讯问余红时,强调曝光影响了“商水县形像”。

(1)河南周口八位法轮功学员读书时被绑架 六人被非法判刑

河南省周口市项城市八名法轮功学员田梅、王静、吴美丽、李松梅、孙向阳、童广玲、刘树英、张丽华,在刘树英家中一起读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书籍时,被警察入室绑架、构陷。二零二一年获悉其中六人被非法判刑:田梅七年;吴美丽、王静各四年六个月;李松梅、孙向阳各三年六个月;童广玲三年。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多,田梅、王静等法轮功学员,在项城市金海明月小区刘树英家一起读法轮大法书籍时,被项城市国保大队警察非法入室绑架。据悉,警察此前已在刘树英家附近蹲坑一个多月了。

被绑架的八位法轮功学员都是女性,除李松梅(刚被非法抄家不久)外,其他人当天全被非法抄家抢劫。刘树英因血压高,被拉到医院。其他七人当天被劫持在项城市公安局,第二天,又被劫持到了周口市看守所。后来,刘树英回到家中,张丽华被释放。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田梅、王静等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周口市川汇区法院被非法开庭。之后获悉,六位法轮功学员均被非法枉判。

(2)河南新乡九位法轮功学员同一天被绑架 三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河南新乡市九名法轮功学员被新乡公安局绑架,其中三人在之后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左右,新乡市法轮功学员苏伟国、王素英、呼继英、李瑞芳、朱凤兰、周丽娟、袁培珍、申姓学员在新乡李村女子监狱(臭名昭著的五监狱)附近,突然冲过来了几十个穿着便衣的男女警察,上去就把法轮功学员拦截在了一起。学员问:你们这是干啥!他们就说:没事,配合、配合。扭着法轮功学员的胳膊硬往汽车里塞,当时年纪大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遭到国保大队队长常广杰殴打。

不法警察在当晚对每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劫了多部电脑等私人物品;并在非法抄苏伟国家时,绑架了其妻子王建军。之后,王素英(73岁)、呼继英、王建军三人被非法判刑。

(3)郑州新郑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两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郑州新郑市七名法轮功学员尚丽敏、史向红、周桂珍、李树娥、张爱仙、周保红、周爱芳被绑架、关押。之后,尚丽敏、史向红被非法判刑。

新郑市梨河派出所所长陈景霞,副所长杨建伟等,派恶警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早上八点,跟踪法轮功学员尚丽敏到法轮功学员周桂珍家中,非法抄家,绑架了尚丽敏、周桂珍,并搜出尚丽敏背包里的钥匙抢走,到尚丽敏家中抢走私人物品电脑等。还把周桂珍家中电脑,两部手机,银行卡抄走。然后把周桂珍,尚丽敏绑架,非法关押在新郑拘留所15天,后转至郑州第三看守所。

就在同一天,新郑法轮功学员李树娥、张爱仙、周保红、周爱芳(保红姐)、史向红也被绑架、关押至新郑拘留所。

(4)“七二零”前后河南各地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日期)前后,河南省各地绑架了多位法轮功学员。

河南宝丰县贾华根、辛文化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被非法抓捕;河南郑州刘军英、王金风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被绑架;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新店镇郭山周、鲁喜梅等九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被绑架;河南鹤壁淇县张秋叶、李秀春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

四、至少117人次被骚扰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轮功学员至少117人次被绑架。其中二零一九年39人次,二零二零年78人次。

迫害实例:

(1)河南许昌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骚扰抄家

从二零二零年五月至二零二零年七月,河南许昌市政法委、610统一部署,实施所谓“清零行动”,指挥各级公安、派出所及社区人员,以回访、普查户口等借口,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拍照、非法抄家。已知至少二十多名法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五月十八日上午,许昌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几个警察,闯入家住东城区的法轮功学员小姣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等私人物品;警察又到家住东城区的小姣女儿的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女儿女婿家中的电脑。小姣和女儿都被非法拘留。

六月十一日左右的下午五点,西关派出所三名女警察到法轮功学员高惠芍家,敲门进屋后,用手机到处拍照,并说“俺来你也知道是因为啥”,还问“你还炼不炼了”等。

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五一路派出所警察三人,到法轮功学员曹凤月做生意的摊位上说是回访,并把她带回家中搜查。同时,他们还打电话把曹凤月正在上班的女儿(未修炼法轮功)也叫回家中胁迫。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北大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张荣焕家,进屋就用手机拍照,张荣焕制止他们。他们又给张荣焕正在上班的女儿(未修炼法轮功)打电话,把她女儿叫回家,对她女儿说:“叫你妈转化吧。”她女儿说:“俺妈住了八年监狱,都没有转化,我可转化不了她。”

七月九日左右,建安区苏桥镇派出所警察以普查户口为名,到法轮功学员廖建军家骚扰抄家,把他绑架到派出所,给他戴上手铐,并拉到许昌市中心医院强行检查身体。

七月十五日,西关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张书侥家,非法抄家;七月十五日,五一路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魏淑艳家,非法抄家。

七月十六日,南关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多人,到法轮功学员张素梅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

七月十七日,北大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多人,到法轮功学员王海松家,说是“回访”,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并把王海松的妻子陈志忠绑架到古槐街的一个派出所询问,当天下午已回家。警察还胁迫王海松的妻子,说要王海松去一趟。

有的派出所、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拍照,说:如果说不炼了,就签个字儿,他们就把名字给抹掉,以后就不再管他了。企图诱骗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有的是社区、村干部等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用手机拍照。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这样做对他们不好。有的社区人员说:这是上边压下来的“任务”,叫他们隔一段时间要过来看看。其实他们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干这样的事儿。

(2)河南中原油田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骚扰

二零二零年以来,河南省濮阳市中原油田610公安局多次抄家、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部分迫害实例如下: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河南省濮阳市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顺江,恶警沙元魁,恶警桑虎和居委会共十几人到法轮功学员张桂珍家抄家,诬告说有人举报,抄走一些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没带人。随即派两人盯梢,一出门就问去哪里。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上午九点左右,河南省濮阳市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顺江,恶警沙元魁,恶警桑虎和居委会共十几人到法轮功学员柏大珍家抄家,诬告说有人举报出去发真相小册子了等等。恶人抄走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十四本、真相币两千多元,还有录音机、U盘等物品,并带到派出所四个小时,在邪恶分子的恐吓和逼迫下,在他们准备好的保证不出去发小册子的单子上签了字,才将其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号上午九点左右,河南省濮阳市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分两拨,对法轮功学员王荣华和其儿子(法轮功学员)两家同时抄家。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陈顺江带四人抄走王荣华家师父法像、真相币、台历和护身符等。中原油田公安局恶警沙元魁带四人于九点到法轮功学员王荣华儿子家进行抄家,后来又把陈顺江叫过来,总计十人,抄走王荣华儿子家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54本大法书,300多元真相币,13本小册子,十几本周刊,一万多元现金,mp3、电子书等等。由于王荣华儿子和媳妇不配合,不签字,邪恶分子继续骚扰,还威胁说不算完。

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陈良雨家莫名其妙的被非法抄家,非法侵入住宅者是陈顺江、桑虎、沙元魁、贾大军,还有不知姓名的两男三女,家人工作用的电脑和打印机及大法书一套、真相资料、真相币一千元左右,被抢走,同修被带到油田公安局非法问询后,一个多小时后回家,威胁说没有完,还要找她。

五、至少19人被非法停扣退休养老金、1人被非法辞退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轮功学员至少19人被非法停扣退休养老金。另有1人因坚持信仰被非法辞退工作。

迫害实例:

(1)好警察查卓琳因坚持信仰被辞退

河南许昌禹州市公安局工业园区派出所民警查卓琳,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收到了禹州市公安局的一份《辞退公务员通知书》,原因是查卓琳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查卓琳当时已五十七周岁,再有两年就到退休年龄了。此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也有很多认识他的人为他不平。

查卓琳十九岁应征入伍,曾在部队服役十七年,多次立功。一九九九年查卓琳从部队转业到禹州市公安局刑警队工作,曾担任褚河乡派出所副所长,侦破过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由于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和不良的生活习惯,查卓琳的身体亮起了红灯,他患上了多种疾病:高血压、偏头痛、鼻炎、痛风、肩周炎、前列腺炎、腰椎间盘突出,每天都需服药。二零一三年查卓琳在万般无奈中,听说法轮功祛病有奇效,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开始修炼法轮功。没想到修炼不久,折磨他多年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全好了!从此,查卓琳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生活中事事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

二零一五年,查卓琳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信件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下的罪行。二零一六年,禹州市公安局、政法委、610联合骚扰、迫害诉江民众,查卓琳受到行政处分,并被扣发每月的绩效工资两年。

二零二零年六月,查卓琳被通知到局纪委谈话,被要求对法轮功表态。查卓琳说这是信仰问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国保大队的王晓伟说:“不谈法律”。

二零二零年六月,查卓琳被停止执行职务两个月。二零二零年八月,查卓琳收到《辞退通知书》,被公安局正式辞退。

(2)河南安阳八旬女工程师遭迫害 被扣发养老金

法轮功学员张岱珂,河南省安阳市水利局退休工程师,今年八十岁,一位温文儒雅的知识女性。只因她坚守信仰,曾被中共多次迫害,被扣发退休养老金。

张岱珂原是水利局有名的“药篓子”,身患心脏病、胃病、肺结核、腰肌劳损、多年低烧不退等多种疾病,吃不下饭,浑身没力气,病痛折磨的她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已退休的她喜得法轮大法,炼功不久,身上的各种久治不愈的疾病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因小人妒嫉发动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对好人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张岱珂因修炼法轮功被六一零、殷都区公检法合伙构陷,非法判刑四年,关入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遭摧残,退休金被扣发。她从监狱释放后,又被迫离开家乡,常年流离在外。据明慧网报导,截至二零一九年,张岱珂仍被非法扣发退休养老金。

六、被勒索抢劫至少205万元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轮功学员至少被勒索、罚款、抢劫共计205万元。其中二零一九年被勒索抢劫130.6万元,二零二零年被勒索抢劫74.4万元。

迫害实例:

(1)河南杞县老农夫妇血汗钱被抢劫一空 警察称“这钱我得拿着”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河南省开封市杞县沙沃乡四郎庙村法轮功学员贾中民(六十一岁)、张玉萍(六十四岁,身份证名:张宣平)夫妇在家中被沙沃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老人全家的血汗钱被警察抢劫一空,连卖玉米的钱都被抢走。

警察不给任何理由,上门就抓人,对老人推推搡搡逼上车。几间屋子给翻得乱七八糟,沙发、立柜都搬挪了地方,床上翻了一遍,家里抢了个精光。

警察把看见的钱全部都劫走,老人不久前卖玉米、大蒜的钱、儿子给孙子准备的学费钱、大女儿常年在外打工回家带的钱,全部都被抢,这些钱都是一家人的血汗钱。总共被抢走多少还无法得知,有数的钱就有四万多元现金被警察抢走。

据在门口的邻居说,一警察拿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钱。张宣平管他要,该警察不给,还说:“这钱我得拿着。”邻居们说:“他们(警察)在家里銧銧当当(地抄家),声音特别大,俺们在门口的都听见看见了”“大白天入室抢劫,也只有共产党才能干的出来。” 邻居说十二点多了,派出所的车停在门口还没有走完。

(2)韩兰英被抢走个人财产一百多万

韩兰英,南阳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底被绑架,被从家中强制收走个人财产一百多万,另外还有十多万真相币被抢走。之后韩兰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又被勒索五千元。

(3)沁阳市张玉琴被警察绑架勒索三万元

沁阳市法轮功学员张玉琴于2019年12月26日被沁阳市公安国保大队从家中绑架。警察逼迫她女儿拿出3万元钱,2020年元月26日才将张玉琴放回家。

(4)淇县610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数万元才放人

2020年7月19日,河南省鹤壁市淇县法轮功学员张秋叶、李秀春、刘凤娥和淇县铁西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淇县610、国保、派出所警察抄家和绑架。

二零二零年八月,淇县610、国保勒索这几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四万元、二万元等,然后才放了这几个法轮功学员回家。

(5)南阳27位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罚金49万元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对赵元培、王伟等27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开庭。之后,这些学员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达十三年。这27名学员被勒索罚金总计49.9万元。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2019~20年河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文字整理:李乐真/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