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谁是石的外国帮凶? 蓬佩奥打开“蠕虫罐子”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5日讯】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6月4日,京港澳时间6月5日。我是秦鹏,欢迎来到秦鹏政经观察,时事天天聊。今天我还是邀请到了Iris一起来探讨一个非常重大的话题:病毒溯源的问题。今天我们有一些重大和独家的发现要和大家一起分享。

今天焦点:警告蓬佩奥、威胁美国CDC主任,谁是石正丽和中共的海外帮凶;蓬佩奥揭自己执意调查“实验室泄漏”,打开了一只“装满蠕虫的罐子”?

Iris:大家好。谢谢秦鹏老师的邀请。也请观众朋友们支持我们,关注、点赞和专访我们的新唐人频道和秦鹏政经观察频道。

秦鹏:我们今天想谈一个全世界都在关注的问题:即,到底是什么阻力,让世界到现在才开始调查病毒的来源?

6月3日,前国务卿蓬佩奥接受《大纪元》专访,透露他在要求调查病毒来源时,曾经遭到来自美国政府内部的阻挠。一名美国国务院职员警告,调查会打开一只“装满蠕虫的罐子”。那么,令人好奇的是,这只罐子里面都有哪些赫赫有名的人物呢?

Iris:几乎同一时间,美国著名媒体《名利场》的深度调查报导显示,美国前CDC主任雷菲尔德证实,自从3月底,他公开支持病毒的实验室起源学说后,他居然收到了来自其他某些“著名科学家”的死亡威胁,而之前,他原本以为这更应该是来自政客……

秦鹏:这些谜团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本期视频,秦鹏和Iris,会独家挖掘这些背后的故事,看看什么样的人充当了帮助石正丽和中共掩盖病毒来源的海外帮凶?


蓬佩奥遭警告 CDC前主任遭“著名科学家们”威胁

Iris:我们先来说一下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披露出来的重要信息。

我们知道,在1月15日,蓬佩奥发表了一份国务卿声明,其中包括一项重要信息披露,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病毒疫情蔓延到整个中国和其它国家、包括美国之前,已提前数月出现病毒症状。声明还提及,武汉病毒研究所在进行功能增强实验,并询问美国纳税人资金是否可能被挪用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中方秘密军事项目。

蓬佩奥:发表这份声明很费劲

6月3日,蓬佩奥向英文《大纪元时报》证实,即使当时发表这份声明也很费劲。

他介绍说,当时的一个主要障碍是重要证据部分在情报机构手中,这些机构反对公开发布这些证据。

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前国务院高级官员也向《大纪元时报》证实,蓬佩奥对每个参与国务院调查病毒来源的人士都明确表示过,要他们追求事实,无论事实导向何处。

当调查遭遇美国政府内部激烈反对时,这位前高级官员说,蓬佩奥用一句话作为回应,那是他在军队生涯中的一句咸涩格言。

“他(蓬佩奥)说,‘去他们的,告诉他们,是国务卿说要做的’。他还说了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话。他说:‘我不在乎你们挖出什么结论。管它是我们在政治上喜欢听到的东西,或者是我们不喜欢听到的东西,我想知道真相。这正是这个小组在整个调查过程中的态度。”这位前高级官员复述蓬佩奥当时的话说。

CDC前主任遭威胁

秦鹏:同一天,美东时间6月3日,美国媒体《名利场》(Vanity Fair)发表了一个重磅调查报告,其中也披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告诉《名利场》,他在3月份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他认为冠状病毒意外地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动乱”逃逸后,收到了其他科学家的死亡威胁。

他说,“因为我提出了一种假设,我就遭到了威胁和排斥,本来我以为会来自政治家们,没有想到来自科学家。”

Iris:那么,为什么蓬佩奥和雷德菲尔德会遭到如此待遇呢?6月3日《名利场》的报导中称,国务院内部主要官员试图阻止公众了解美国资金支持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功能增强研究,蓬佩奥说,这是一场“有争议的斗争”。

《名利场》的这份重磅报导,是经过长达一个月的调查、对四十多名科学家和官员的采访,以及审查了数百页美国政府文件(包括内部备忘录、会议记录和电子邮件通信)完成的一个报告。它披露,利益冲突部分来自于美国政府大笔拨款支持有争议的病毒学研究,阻碍了美国对COVID-19起源的每一步调查。在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寻求中国政府透明度的官员表示,同事们明确告诉他们不要调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功能获得性研究,因为这会引起对美国政府资助的不受欢迎的关注。

调查病毒起源 会“打开一个装满蠕虫的罐子”

在《名利场》获得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美国国务院负责“军备控制、核查和合规局”的前代理助理国务卿托马斯‧迪南诺写道,他自己局内的工作人员,以及“国际安全与不扩散局”的工作人员,都“警告”领导人们“不要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调查”,因为如果继续下去,它会“打开一个装满蠕虫的罐子”。

秦鹏:那么,观众朋友们可能会好奇,如果调查进行下去,会打开一个什么样的蠕虫罐子呢?我们知道,如果不进行调查,谁最高兴?当然是中共还有武汉病毒所的那些主人们,所以呢,今天我们的节目就来挖一下,到底哪些人在帮助中共掩盖真相,有意或者无意地充当了中共的帮凶。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主要聚焦于相关的科学家们。我们主要的研究方法,是沿着两条线做的分析,其中一条,是引起去年科学界和政治界极大震动的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港台叫刺胳针)的那篇著名的声明,看看上面有哪些著名的署名人,然后去研究一下,哪些人的话被中共媒体经常引用批驳“实验室起源”的阴谋论,以及帮助中共来支持所谓的自然起源论,同时看看他们和中国科学家/政府/武汉病毒所有项目合作;第二条线,则是我们顺着《名利场》这篇报导,看看阻止蓬佩奥当时的国务院调查功能增强研究的,到底有哪些人,并且看看,他们和中共有没有什么联系。

Iris:对了,秦鹏老师,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反复提到一个关键词“功能增强研究”,以及为什么这个是判定和中共有联系的那些科学家的一个重要依据?

秦鹏:关键词“功能增强研究”,我们在二天前讲述震惊美国的美国最著名的科学家福西博士的三千多页邮件门的那一期节目中,已经介绍过什么是功能增强研究,简单说就是通过基因改组的方式增强病毒的特性做科学研究。

为什么那么重要呢?因为,我们知道,首先,武汉病毒所的一个重要工作是做病毒增强研究,他们之前还成功地合成了病毒,包括把SARS病毒和蝙蝠病毒合成;其次,更重要的是什么呢,这一次《名利场》报导还披露了一个从来没有发布过的重要信息:

一位前国务院官员说,去年11月,这条线索出现了“绝对令人震惊”的机密信息。三名政府官员告诉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他们都与冠状病毒的功能获得性研究有关,于2019年11月生病,似乎曾以与COVID-19相似的症状到过医院。我们之前也知道,国务院的官员还披露过,其中一名科研人员的妻子因此去世。

Iris: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消息,中共为什么要极力掩盖功能获得性研究,以及美国一部分人为什么要极力掩盖这个信息,似乎都有了共性,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客观上都会使得武汉病毒所逃避检查。

秦鹏:是的。

世卫调查组专家达萨克 《柳叶刀》声明的幕后组织者
Iris:现在,我们的发现,不仅是政界对真相的掩盖,甚至深入到了众人以为“最权威”、“最可信”的科学界。《名利场》这份深度挖掘报导,也挖出了此前科学家们齐发声背后的内幕。

秦鹏:没错,我们印象深刻,在2020年2月,国际顶尖的医学刊物《柳叶刀》,发表27位公共卫生科学家的声明,说:“我们团结一致,强烈谴责暗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阴谋论。”这份联名信一直被当作是捶打“实验室阴谋论”的最大棒子:“你看,科学家都齐刷刷地这么说了,还敢不相信病毒是自然来源吗?”但现在真相被揭露:这27个人真的是“异口同声”、“不约而同”地按照科学结论发声吗?

Iris:报导披露,这份连署信,其实背后有一个主要的“布局者”,这封信从连署人名单,到最后发布的一条龙环节,都在这个人精心的安排和股掌之中。他就是现在已经因为美国国会调查对NIH资金有没有资助武汉病毒所的功能增强研究,以及这两天的福西博士的邮件门,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达萨克(Peter Daszak)。而且,他故意地隐藏了他和几位科学家在其中发挥的角色。

秦鹏:那为什么怕出这个风头呢?是因为怕被外界顺藤摸瓜,找到他们与武汉病毒所的联系,从而让这封肯定“自然论”的联署信成为“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达萨克特意提醒另两个科学家 不要连署这份声明

一封被曝光的邮件显示,达萨克特意提醒另外两个科学家,不要连署这份声明。这两个科学家分别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王林发教授(Linfa Wang)、北卡罗莱纳大学的巴里克教授(Ralph Baric)。

其中,2011年,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官方网站激动地报导《武汉病毒所客座研究员王林发当选为澳大利亚技术科学与工程院院士》。

而巴里克教授非常有意思,曾经是北卡罗莱纳大学和武汉病毒所合作研究功能增强实验的一名科学家。今年5月14日,18位著名科学家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呼吁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透明、客观”的调查,并指出:“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关于自然和实验室溢出的假设,直到我们有足够的数据。”签名者中有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

15个月前,他曾经帮助达萨克一起组织柳叶刀的这份声明。所以,科学共识已被粉碎。这让中共恼羞成怒,《环球时报》那篇现在很著名的指责福西博士的文章《他们,背叛了中国科学家》,“他们”就包括巴里克。

Iris:确实非常有意思。武汉病毒所的合作者,著名专家巴里克教授现在加盟要求调查“病毒实验室泄露”,也使得现在的调查呼声变得越来越有力量。

我们来看,达萨克邮件,是如何写的。他的标题是这么写的:“Ralph,你不用签署这份‘声明’!!”信中写道:“关于我们到处发出去的这封邮件,我昨晚和Linfa(王林发)谈了。他和我都觉得,你、他和我,都不应该签署这份声明,这样才能够让它和我们保持一点距离,不然会适得其反。

“Jim, Linda, Hume,以及我觉得Rita应该会连署这份声明,然后我今晚会再把它发给其他一些关键的人。然后我们就把它公布出去,方式上要让它看起来不能扯上我们的合作(link back to our cooperation),这样我们才能最大化独立立场的声音。”

秦鹏:巴里克没有在声明上签字。最后,达萨克本人署名了。

Iris:结果现在达萨克本人成为了众矢之的。

秦鹏:至少有六名其他签名者曾在他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工作或获得过其资助。

具有讽刺性的是,这份声明以客观性声明结束:“我们声明没有竞争利益。”

关于达萨克和武汉病毒所的关系,我们在二天前那期谈福西博士的邮件门的视频中揭露过。他们之间有很深的利益互动,并不是声明说的没有竞争利益。达萨克和至少其它六名署名科学家和中共武汉病毒所有直接和间接关系。

换句话说,我们只能理解为,这封被冠有“科学权威”之名的“自然论”连署信,从发送给谁,到谁签、谁不能签,仿佛都在达萨克的“运筹帷幄之中”。而要求这两个人不能签名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避免引火烧身,一不小心“适得其反”,把公众目光烧回了与这些人有关联的武汉病毒所。

Iris:大家可以设问,如果出于科学公义,穷理思辩,那还有什么怕见不得人的呢?按照达萨克邮件的原话,他们是想“最大化他们独立立场的声音”。但如此费心地利用“科学家”头衔,拼凑起一副“独立第三方”的拼图,是否是为了更掩人耳目地替中共洗地?大家不妨自己思量。

秦鹏:当然,《名利场》的调查认为,达萨克的机构,致力于重新包装美国政府的赠款,并将其分配给进行功能获得性研究的设施——其中包括WIV本身。

达萨克另一封邮件披露获50万美元资金

而达萨克的“邮件门”,其实还不只这一起。之前还有学术论文,其中曝光了达萨克的另一封邮件往来。

Iris:这另一封邮件的发信人是一位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教授,叫做Randy Schekman。邮件显示,他给达萨克写信,要为达萨克负责的“纽约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注入50万美元资金。

秦鹏:而我们知道,美国的国家卫生院(NIH),在2014到2019年间,就是通过达萨克的“生态健康联盟”组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拨款60万美元,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它和武毒所的瓜葛,最后在2020年被川普(特朗普)盯上。川普当时喊停了对它的拨款。

Iris:而恰巧就在丢了联邦饭碗的时候,这位大学教授找上了门来。邮件是这么写的:“亲爱的Peter……我们不期待您的回复,但我们希望对您重要的工作做出建设性的贡献。为弥补您的损失,我们帮您寻找了私人的基金……我高兴地汇报,有个团体将会为EcoHealth Alliance提供一笔50万美元的补助金……因为他们想要保持匿名,所以我会很高兴做中间人,把这笔资金转入您的项目。”

秦鹏:这个团体具体究竟是什么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做贡献”、做慈善吗?还是看准了这家机构,甚至看准了背后的达萨克,想要用钱去左右达萨克在后来病毒来源上的表态呢?换句话说,这50万美元的“天上掉馅饼”,是不是中共抛出的?我们无从得知,但是的确令人生疑。

“病毒猎手”利普金和中共有合作

Iris:还有一位,美国传染病学家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在采访中指出,他和其他几位知名的科学家都证明了武汉病毒是来自大自然而非实验室人工制造的产物。而且还说,“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它是在实验室里被人为制造出来并意外泄露的。”

这样的说辞与中共完全一致,其利用自己的名声为中共站台、撇清中共有意祸害世界的用意明显。

秦鹏:那么他和中共又有什么渊源呢?

利普金教授被中共称为“病毒猎手”,被中共官媒大肆报导。利普金与中共的关系,应该始于2003年。当年SARS爆发,他受邀前往北京。在北京,利普金与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竺等,制定了抗击SARS的策略,他还向中共当局赠送一万份检测试剂。

SARS之后,利普金协助中共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疾病研究机构。2013年5月,他再次来到北京与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签约组建了病源发现联合实验室,其投资全部来自中共。基于利普金的“巨大贡献”,2016年1月,他作为7位外籍科学家之一,获得2015年中共政府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Iris:虽然不清楚利普金在协助中共这么多年来是否存在利益交换,但从其在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爆发并祸乱全球后,替中共公开站台,为其撇清罪责看,双方间的关系绝不简单,因为中共在统战海外人士方面是很有手段的。

不知是否是巧合,就在不久之前,利普金在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中共媒体人杨澜的专访。而在2020年1月28日到2月4日,利普金曾来中国与政府高级官员和专家见面。

期间,他还与老朋友钟南山在机场就疫情相关情况进行面谈,而一再替中共站台的钟南山就是“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发源在中国”言论的抛出者。不去疫区,而与中共官员和专家见面,能得出怎样的结论就不难猜测了。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