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誰是石的外國幫兇? 蓬佩奧打開「蠕蟲罐子」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5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4日,京港澳時間6月5日。我是秦鵬,歡迎來到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今天我還是邀請到了Iris一起來探討一個非常重大的話題:病毒溯源的問題。今天我們有一些重大和獨家的發現要和大家一起分享。

今天焦點:警告蓬佩奧、威脅美國CDC主任,誰是石正麗和中共的海外幫凶;蓬佩奧揭自己執意調查「實驗室洩漏」,打開了一隻「裝滿蠕蟲的罐子」?

Iris:大家好。謝謝秦鵬老師的邀請。也請觀眾朋友們支持我們,關注、點讚和專訪我們的新唐人頻道和秦鵬政經觀察頻道。

秦鵬:我們今天想談一個全世界都在關注的問題:即,到底是什麼阻力,讓世界到現在才開始調查病毒的來源?

6月3日,前國務卿蓬佩奧接受《大紀元》專訪,透露他在要求調查病毒來源時,曾經遭到來自美國政府內部的阻撓。一名美國國務院職員警告,調查會打開一隻「裝滿蠕蟲的罐子」。那麼,令人好奇的是,這隻罐子裡面都有哪些赫赫有名的人物呢?

Iris:幾乎同一時間,美國著名媒體《名利場》的深度調查報導顯示,美國前CDC主任雷菲爾德證實,自從3月底,他公開支持病毒的實驗室起源學説後,他居然收到了來自其他某些「著名科學家」的死亡威脅,而之前,他原本以爲這更應該是來自政客……

秦鵬:這些謎團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呢?本期視頻,秦鵬和Iris,會獨家挖掘這些背後的故事,看看什麼樣的人充當了幫助石正麗和中共掩蓋病毒來源的海外幫凶?


蓬佩奧遭警告 CDC前主任遭「著名科學家們」威脅

Iris:我們先來說一下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披露出來的重要信息。

我們知道,在1月15日,蓬佩奧發表了一份國務卿聲明,其中包括一項重要信息披露,即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在病毒疫情蔓延到整個中國和其它國家、包括美國之前,已提前數月出現病毒症狀。聲明還提及,武漢病毒研究所在進行功能增強實驗,並詢問美國納稅人資金是否可能被挪用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中方祕密軍事項目。

蓬佩奧:發表這份聲明很費勁

6月3日,蓬佩奧向英文《大紀元時報》證實,即使當時發表這份聲明也很費勁。

他介紹說,當時的一個主要障礙是重要證據部分在情報機構手中,這些機構反對公開發布這些證據。

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前國務院高級官員也向《大紀元時報》證實,蓬佩奧對每個參與國務院調查病毒來源的人士都明確表示過,要他們追求事實,無論事實導向何處。

當調查遭遇美國政府內部激烈反對時,這位前高級官員說,蓬佩奧用一句話作為回應,那是他在軍隊生涯中的一句咸澀格言。

「他(蓬佩奧)說,『去他們的,告訴他們,是國務卿說要做的』。他還說了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話。他說:『我不在乎你們挖出什麼結論。管它是我們在政治上喜歡聽到的東西,或者是我們不喜歡聽到的東西,我想知道真相。這正是這個小組在整個調查過程中的態度。」這位前高級官員複述蓬佩奧當時的話說。

CDC前主任遭威脅

秦鵬:同一天,美東時間6月3日,美國媒體《名利場》(Vanity Fair)發表了一個重磅調查報告,其中也披露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告訴《名利場》,他在3月份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他認為冠狀病毒意外地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動亂」逃逸後,收到了其他科學家的死亡威脅。

他說,「因為我提出了一種假設,我就遭到了威脅和排斥,本來我以為會來自政治家們,沒有想到來自科學家。」

Iris:那麼,為什麼蓬佩奧和雷德菲爾德會遭到如此待遇呢?6月3日《名利場》的報導中稱,國務院內部主要官員試圖阻止公眾了解美國資金支持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功能增強研究,蓬佩奧說,這是一場「有爭議的鬥爭」。

《名利場》的這份重磅報導,是經過長達一個月的調查、對四十多名科學家和官員的採訪,以及審查了數百頁美國政府文件(包括內部備忘錄、會議記錄和電子郵件通信)完成的一個報告。它披露,利益衝突部分來自於美國政府大筆撥款支持有爭議的病毒學研究,阻礙了美國對COVID-19起源的每一步調查。在國務院的一次會議上,尋求中國政府透明度的官員表示,同事們明確告訴他們不要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功能獲得性研究,因為這會引起對美國政府資助的不受歡迎的關注。

調查病毒起源 會「打開一個裝滿蠕蟲的罐子」

在《名利場》獲得的一份內部備忘錄中,美國國務院負責「軍備控制、核查和合規局」的前代理助理國務卿托馬斯‧迪南諾寫道,他自己局內的工作人員,以及「國際安全與不擴散局」的工作人員,都「警告」領導人們「不要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調查」,因為如果繼續下去,它會「打開一個裝滿蠕蟲的罐子」。

秦鵬:那麼,觀眾朋友們可能會好奇,如果調查進行下去,會打開一個什麼樣的蠕蟲罐子呢?我們知道,如果不進行調查,誰最高興?當然是中共還有武漢病毒所的那些主人們,所以呢,今天我們的節目就來挖一下,到底哪些人在幫助中共掩蓋真相,有意或者無意地充當了中共的幫凶。

因為時間關係,我們今天主要聚焦於相關的科學家們。我們主要的研究方法,是沿著兩條線做的分析,其中一條,是引起去年科學界和政治界極大震動的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港台叫刺胳針)的那篇著名的聲明,看看上面有哪些著名的署名人,然後去研究一下,哪些人的話被中共媒體經常引用批駁「實驗室起源」的陰謀論,以及幫助中共來支持所謂的自然起源論,同時看看他們和中國科學家/政府/武漢病毒所有項目合作;第二條線,則是我們順著《名利場》這篇報導,看看阻止蓬佩奧當時的國務院調查功能增強研究的,到底有哪些人,並且看看,他們和中共有沒有什麼聯繫。

Iris:對了,秦鵬老師,你要不要先解釋一下,為什麼你要反覆提到一個關鍵詞「功能增強研究」,以及為什麼這個是判定和中共有聯繫的那些科學家的一個重要依據?

秦鵬:關鍵詞「功能增強研究」,我們在二天前講述震驚美國的美國最著名的科學家福西博士的三千多頁郵件門的那一期節目中,已經介紹過什麼是功能增強研究,簡單說就是通過基因改組的方式增強病毒的特性做科學研究。

為什麼那麼重要呢?因為,我們知道,首先,武漢病毒所的一個重要工作是做病毒增強研究,他們之前還成功地合成了病毒,包括把SARS病毒和蝙蝠病毒合成;其次,更重要的是什麼呢,這一次《名利場》報導還披露了一個從來沒有發布過的重要信息:

一位前國務院官員說,去年11月,這條線索出現了「絕對令人震驚」的機密信息。三名政府官員告訴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員,他們都與冠狀病毒的功能獲得性研究有關,於2019年11月生病,似乎曾以與COVID-19相似的症狀到過醫院。我們之前也知道,國務院的官員還披露過,其中一名科研人員的妻子因此去世。

Iris: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消息,中共為什麼要極力掩蓋功能獲得性研究,以及美國一部分人為什麼要極力掩蓋這個信息,似乎都有了共性,不管出發點是什麼,客觀上都會使得武漢病毒所逃避檢查。

秦鵬:是的。

世衛調查組專家達薩克 《柳葉刀》聲明的幕後組織者
Iris:現在,我們的發現,不僅是政界對真相的掩蓋,甚至深入到了眾人以為「最權威」、「最可信」的科學界。《名利場》這份深度挖掘報導,也挖出了此前科學家們齊發聲背後的內幕。

秦鵬:沒錯,我們印象深刻,在2020年2月,國際頂尖的醫學刊物《柳葉刀》,發表27位公共衛生科學家的聲明,說:「我們團結一致,強烈譴責暗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這份聯名信一直被當作是捶打「實驗室陰謀論」的最大棒子:「你看,科學家都齊刷刷地這麼說了,還敢不相信病毒是自然來源嗎?」但現在真相被揭露:這27個人真的是「異口同聲」、「不約而同」地按照科學結論發聲嗎?

Iris:報導披露,這份連署信,其實背後有一個主要的「布局者」,這封信從連署人名單,到最後發布的一條龍環節,都在這個人精心的安排和股掌之中。他就是現在已經因為美國國會調查對NIH資金有沒有資助武漢病毒所的功能增強研究,以及這兩天的福西博士的郵件門,被推上風口浪尖的達薩克(Peter Daszak)。而且,他故意地隱藏了他和幾位科學家在其中發揮的角色。

秦鵬:那為什麼怕出這個風頭呢?是因為怕被外界順藤摸瓜,找到他們與武漢病毒所的聯繫,從而讓這封肯定「自然論」的聯署信成為「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達薩克特意提醒另兩個科學家 不要連署這份聲明

一封被曝光的郵件顯示,達薩克特意提醒另外兩個科學家,不要連署這份聲明。這兩個科學家分別是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的王林發教授(Linfa Wang)、北卡羅萊納大學的巴里克教授(Ralph Baric)。

其中,2011年,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的官方網站激動地報導《武漢病毒所客座研究員王林發當選為澳大利亞技術科學與工程院院士》。

而巴里克教授非常有意思,曾經是北卡羅萊納大學和武漢病毒所合作研究功能增強實驗的一名科學家。今年5月14日,18位著名科學家在《科學》雜誌上發表的一份聲明中,呼籲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透明、客觀」的調查,並指出:「我們必須認真對待關於自然和實驗室溢出的假設,直到我們有足夠的數據。」簽名者中有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

15個月前,他曾經幫助達薩克一起組織柳葉刀的這份聲明。所以,科學共識已被粉碎。這讓中共惱羞成怒,《環球時報》那篇現在很著名的指責福西博士的文章《他們,背叛了中國科學家》,「他們」就包括巴里克。

Iris:確實非常有意思。武漢病毒所的合作者,著名專家巴里克教授現在加盟要求調查「病毒實驗室洩露」,也使得現在的調查呼聲變得越來越有力量。

我們來看,達薩克郵件,是如何寫的。他的標題是這麼寫的:「Ralph,你不用簽署這份『聲明』!!」信中寫道:「關於我們到處發出去的這封郵件,我昨晚和Linfa(王林發)談了。他和我都覺得,你、他和我,都不應該簽署這份聲明,這樣才能夠讓它和我們保持一點距離,不然會適得其反。

「Jim, Linda, Hume,以及我覺得Rita應該會連署這份聲明,然後我今晚會再把它發給其他一些關鍵的人。然後我們就把它公布出去,方式上要讓它看起來不能扯上我們的合作(link back to our cooperation),這樣我們才能最大化獨立立場的聲音。」

秦鵬:巴里克沒有在聲明上簽字。最後,達薩克本人署名了。

Iris:結果現在達薩克本人成為了眾矢之的。

秦鵬:至少有六名其他簽名者曾在他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工作或獲得過其資助。

具有諷刺性的是,這份聲明以客觀性聲明結束:「我們聲明沒有競爭利益。」

關於達薩克和武漢病毒所的關係,我們在二天前那期談福西博士的郵件門的視頻中揭露過。他們之間有很深的利益互動,並不是聲明說的沒有競爭利益。達薩克和至少其它六名署名科學家和中共武漢病毒所有直接和間接關係。

換句話說,我們只能理解為,這封被冠有「科學權威」之名的「自然論」連署信,從發送給誰,到誰簽、誰不能簽,彷彿都在達薩克的「運籌帷幄之中」。而要求這兩個人不能簽名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避免引火燒身,一不小心「適得其反」,把公眾目光燒回了與這些人有關聯的武漢病毒所。

Iris:大家可以設問,如果出於科學公義,窮理思辯,那還有什麽怕見不得人的呢?按照達薩克郵件的原話,他們是想「最大化他們獨立立場的聲音」。但如此費心地利用「科學家」頭銜,拼湊起一副「獨立第三方」的拼圖,是否是為了更掩人耳目地替中共洗地?大家不妨自己思量。

秦鵬:當然,《名利場》的調查認為,達薩克的機構,致力於重新包裝美國政府的贈款,並將其分配給進行功能獲得性研究的設施——其中包括WIV本身。

達薩克另一封郵件披露獲50萬美元資金

而達薩克的「郵件門」,其實還不只這一起。之前還有學術論文,其中曝光了達薩克的另一封郵件往來。

Iris:這另一封郵件的發信人是一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教授,叫做Randy Schekman。郵件顯示,他給達薩克寫信,要為達薩克負責的「紐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注入50萬美元資金。

秦鵬:而我們知道,美國的國家衛生院(NIH),在2014到2019年間,就是通過達薩克的「生態健康聯盟」組織,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撥款60萬美元,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它和武毒所的瓜葛,最後在2020年被川普(特朗普)盯上。川普當時喊停了對它的撥款。

Iris:而恰巧就在丟了聯邦飯碗的時候,這位大學教授找上了門來。郵件是這麼寫的:「親愛的Peter……我們不期待您的回覆,但我們希望對您重要的工作做出建設性的貢獻。為彌補您的損失,我們幫您尋找了私人的基金……我高興地匯報,有個團體將會為EcoHealth Alliance提供一筆50萬美元的補助金……因為他們想要保持匿名,所以我會很高興做中間人,把這筆資金轉入您的項目。」

秦鵬:這個團體具體究竟是什麼目的,真的只是為了「做貢獻」、做慈善嗎?還是看準了這家機構,甚至看準了背後的達薩克,想要用錢去左右達薩克在後來病毒來源上的表態呢?換句話說,這50萬美元的「天上掉餡餅」,是不是中共拋出的?我們無從得知,但是的確令人生疑。

「病毒獵手」利普金和中共有合作

Iris:還有一位,美國傳染病學家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在採訪中指出,他和其他幾位知名的科學家都證明了武漢病毒是來自大自然而非實驗室人工製造的產物。而且還說,「沒有任何證據說明它是在實驗室裡被人為製造出來並意外洩露的。」

這樣的說辭與中共完全一致,其利用自己的名聲為中共站台、撇清中共有意禍害世界的用意明顯。

秦鵬:那麼他和中共又有什麼淵源呢?

利普金教授被中共稱為「病毒獵手」,被中共官媒大肆報導。利普金與中共的關係,應該始於2003年。當年SARS爆發,他受邀前往北京。在北京,利普金與時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陳竺等,制定了抗擊SARS的策略,他還向中共當局贈送一萬份檢測試劑。

SARS之後,利普金協助中共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廣州生物醫藥研究所等疾病研究機構。2013年5月,他再次來到北京與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簽約組建了病源發現聯合實驗室,其投資全部來自中共。基於利普金的「巨大貢獻」,2016年1月,他作為7位外籍科學家之一,獲得2015年中共政府國際科學技術合作獎。

Iris:雖然不清楚利普金在協助中共這麼多年來是否存在利益交換,但從其在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並禍亂全球後,替中共公開站台,為其撇清罪責看,雙方間的關係絕不簡單,因為中共在統戰海外人士方面是很有手段的。

不知是否是巧合,就在不久之前,利普金在哥倫比亞大學接受了中共媒體人楊瀾的專訪。而在2020年1月28日到2月4日,利普金曾來中國與政府高級官員和專家見面。

期間,他還與老朋友鍾南山在機場就疫情相關情況進行面談,而一再替中共站台的鐘南山就是「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在中國」言論的拋出者。不去疫區,而與中共官員和專家見面,能得出怎樣的結論就不難猜測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