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女子直面中共警察的传奇(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30日讯】河北石家庄,夜色笼罩。十来个警察气势汹汹地闯入她家所在的居民楼,一层一层楼地排查,口里嚷嚷:找东西,有人拿东西到这里来了。

闻讯赶回的王喜凤,将一切看在眼里,心想:那个光盘刻录机,就放在挂衣服的大立柜里,我连盖都没盖。

王喜凤家住四楼,进屋后随手找了件衣服,搭在刻录机上,关上柜门。这时,她镇静地坐下,打坐炼功。直到警察敲她的房门,她还保持着打坐的姿势。

王喜凤打开房门,警察立即闯了进来。她顺势站在大立柜前。警察抬了抬头,说:看看。王喜凤打开柜门,说:你看,这都是我的衣服。警察扫视了一下,似乎没有怀疑她的说法,开始搜查房内的其它地方。

这是2005年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喜凤所亲身经历的一幕。当年,她是石家庄一家饭店的老板娘。警察来家搜查的前几天,一位法轮功学员提出要将刻录机送来,请她刻录法轮功真相光盘。她几乎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王喜凤长著一张似乎天生会笑的鹅蛋脸,看似柔弱,内心却蕴含着无穷的勇气和力量。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在中共警察的眼皮底下,她一次次地化险为夷,令人称奇。

初学法轮功

1997年,河北保定的婆婆给了王喜凤和其他亲戚几乎一人一本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婆婆说法轮功祛病健身,对身体很好。王喜凤跟着婆婆比划着学了一点点动作。但是,由于饭店生意繁忙,她没正式炼功。

王喜凤那时候年纪轻轻,但有严重胃病:不能喝凉水,不能吃凉东西,否则,胃病犯了,得哈著腰走路,晚上也睡不着觉;还有腰腿病、神经衰弱等等。

1998年,王喜凤开始在工作地点石家庄寻找炼功点。

一天清晨,她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石家庄桥西区的老年活动中心,正好看到一群人正在音乐声中炼法轮功。她也加入其中。

“炼动功的时候,我看到整个场上红光照着,一片红。”后来,她知道这是《转法轮》里提到的能量场。

头一次炼法轮功的第五套功法打坐静功,她“看到眼前一个大火球似的(东西),像花一样开始翻,五颜六色的。我就感觉(法轮功书里)讲的,是真的。 ”(编注:《转法轮》 讲开天目时讲到相关部分。)

炼功一个多月,王喜凤身体好了。“什么都能吃,什么(禁忌)都不怕了。还长胖了。”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为原则的性命双修功法,包括五套优美缓慢的功法动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去省政府、北京天安门请愿

1999年7月20日那天清晨,王喜凤记得她和往常一样来到炼功点。现场来了几个穿警服的警察,口里嚷嚷、咋咋呼呼的。王喜凤和其他学员都没在意,炼了两个小时的法轮功功法,就离开了。

当天回家后,其他法轮功学员告诉她:政府不让炼法轮功了,咱们上省政府请愿去。

王喜凤上午9点多到了省政府,“人可多了,(队伍)老长。几百人。大家都静静的。”

由于饭店中午生意繁忙,王喜凤待了一个多小时就走了;等到下午2点半,饭店关门休息的时候,她又去了省政府,待了一个多小时;到下午4点,急着回饭店干活,所以,又离开了。

然而,河北省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出于信任去请愿上访的行动,置之不理。

电视上的宣传打压,更严重了。几乎所有的电视台,每天都一遍遍地重复播放那些诋毁法轮功的谎言。

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在1999年7月迫害之前,预先编造好“1400”例所谓“杀人、自杀、死亡”的案例,控制所有的媒体一哄齐上,极尽能事、栽赃陷害。

王喜凤心想:按法轮功“真、善、忍”做好人,怎么可能有错呢? 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人炼呢?

因为没有任何正常上访的途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开始直接去北京天安门请愿。

2001年8月的一天, 王喜凤所在的炼功点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告诉她:今天去天安门打横幅,顺利回来了。

王喜凤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去北京天安门表达一下心声。

王喜凤从其他法轮功学员那里拿了两条横幅——不到一米长,黄底红字,上面写着:“真、善、忍好”。

王喜凤、婆婆,还有其他两位熟悉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相约一起去天安门。当天出门前,王喜凤就和几位说好了——谁也不唠嗑。

4人是坐早上7点的火车去的。到了北京,都快上午10点了。

从火车站出来,4人坐上去天安门的公交车。到站下车,4人徒步向天安门的方向走去。

风声鹤唳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当时的北京,风声鹤唳。

“快到北京天安门,尽是便衣,来回走。那天,我就背一个小挎包,横幅装在里面,带点吃的。”

这时,走在王喜凤前面的两个年轻人“拎着包。正好便衣警察给翻了”。

便衣翻包,并没有在王喜凤心里荡起涟漪。

她说,“我心很正,顺利就过去了。”

“过了金水桥,来到天安门门洞。门洞很长,人很多。警察一排十多个,齐刷刷地踏步走,走到(门洞)那头,再回来。来回走。”

(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