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尽酷刑 齐齐哈尔优秀工程师李顺江被迫害离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9日讯】齐齐哈尔市优秀工程师李顺江,因信仰遭中共冤狱累计12年,狱中受尽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在对李顺江酷刑时,中共警察们说:“法轮功是好人,国家让抓,我们就得抓”。“我打死你们就像杀死小鸡儿一样,打死后浇上汽油点着,对外就说你们修炼法轮功的自焚”!李顺江在监狱被迫害致胸积水、肺积水,出狱后没有好转,近日获悉被迫害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二零一七年被绑架、枉判三年,在冯屯监狱和泰来监狱里被迫害致胸积水、肺积水,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好转,喘气都困难,加之派出所不断的骚扰,最终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才50岁出头,留下也是被中共迫害出精神疾病的妻子,和瘫痪在床的岳母。

由于走得突然,李顺江的父母和姐妹也没能看到他最后一面,亲人嚎啕大哭。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怎样的一种心痛?

李顺江毕业于理工大学,是一位优秀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思想境界得以升华,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无私奉献,仁厚正直。李顺江因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遭绑架、二次被非法判刑(九年、三年),在看守所、监狱遭受吊挂、铁椅、毒打、铁鞭抽脸、支棍、反铐、关小号、死撑子等酷刑摧残。

以下是李顺江这些年来遭受的部分迫害简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法轮功学员没有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修炼环境,李顺江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在外、居无定所。为澄清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为使民众了解法轮功遭迫害事实,他们坚持向人民讲清真相。

遭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夜里十点多,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一伙警察突然破门而入,将李顺江家里的两千多元钱占为己有,对他连踢带打,用绳子捆绑,还用布将他的眼睛蒙住,戴上脚镣,押送到铁南派出所。

李顺江被双手反铐在走廊尽处的暖气片上,蹲不下、立不起、四肢无倚无靠;翌日白天,又被关到小屋里,还是双手反铐在暖气片上;晚上,把他弄到刑讯室的铁椅子上,铁椅子背上有两个孔,双手从身后椅背的孔里伸出去反铐,警察往死里勒、铐,使李顺江的双手被铐处不过血,双手肿得如同馒头一样。

第三天,他们又将李顺江蒙上眼睛,戴上很重、很大的头盔,推上警车,押送到荒无人烟的废弃的三粮库院内,那里有一排平房,也是对法轮功学员秘密刑讯逼供的场所。室内有一上下铺,将他双手铐在下铺上,蹲不下,立不起来。

第四天,由原龙沙分局政保科科长张春秋一手操控,铁南派出所所长刘耀福坐镇、铁南派出所副所长杨老八和一警察王立对他拳打脚踢,往头盔上砸,使其顿感头昏脑胀,嗡嗡作响;晚上,将其双臂吊挂到房梁上,用木头方子立着猛力向下砸双脚,砸了二百多下,李顺江的双手双脚肿大青紫变形,十个脚趾盖瘀血,没有好地方。

李顺江对他们说:你们别这么做,这样迫害法轮功,对你们自己不好。中共警察们竟说:“我宁可下地狱!犯罪、嫖娼、赌博,国家不让抓,我们就不抓;法轮功是好人,国家让抓,我们就得抓。”

警察们威逼利诱得不到他们所要的,张春秋便破口大骂个不停,口出狂言、诬蔑大法,叫嚣著:“我打死你们就像杀死小鸡儿一样,打死后浇上汽油点着,对外就说你们修炼法轮功的自焚!”

他们将李顺江从房梁上放下,从里屋带出来的过程中,铁南派出所的副所长阴险的说:“你现在可以走,你走几步,我就从后边开枪打死你,然后就说你逃跑。”

李顺江又被戴上脚镣,双手反铐在床上。他的脸肿大变形,双脚脚趾疼痛难忍,头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极为艰难。后来,又被带到铁南派出所,双手又被反铐在铁椅子背的窟窿里一天一夜,他们又用凉水泼。酷刑折磨五天五夜。

五天后,仍得不到所谓的口供,便软硬兼施,让户籍骗取他的信任后诱供,谎称其岳母也修法轮功,让他谈谈什么时候炼法轮功,有何感受,然后草草形成文字作为所谓的审讯材料。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八点左右,李顺江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李顺江的双手肿大如馒头,铐子陷在肉里,往出渗黄油,浑身上下青肿变形,步履蹒跚,狱医见状拒收。警察说没事儿,并向上级请示,市公安局副局长特批,打电话给看守所迫使他们将其收下。看守所让他签字,李顺江拒签,狱医老马头对他连打带骂。

在看守所,李顺江双臂双手双脚麻木红肿半年之久,双臂不能抬起,双脚麻木不听使唤达五年之久。一次,李顺江被警察刘景齐强行戴上手捧子半个多月之久,致使双腕皮肉绽开,往出渗血和油,至今手腕还留有疤痕;一次路过关押岳母的女号时,他与岳母打招呼,便招致警察张勇的踢打;被非法判刑要求照相时拒绝照相,又被警察房正伟暴打一顿。

被非法判刑九年入冤狱摧残

李顺江在齐齐哈尔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零十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九年,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龙江泰来监狱。

刚入泰来监狱集训队,检查身体验血时,狱医一看血脂就说李顺江严重贫血,他走路头晕、吃啥吐啥。李顺江拒绝穿号服,狱警李忠孝找他谈话:“你不穿我想办法叫你穿”。在他指使下,犯人吴海龙(甘南县平阳镇人)带头施暴:他们一哄而上,用竹条坯子、九毫米粗铁丝做的鞭子,劈头盖脸一顿抽打,拳脚相加,他的脸、头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双眼被血流冲的模糊不清,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李顺江被送到六大队,因被齐市警察酷刑折磨加之泰来监狱的非人迫害,身心交瘁极度贫血,头晕不能行走。

二零零三年二月,李顺江一天坐在床上,被恶犯汇报说他炼功,被二中队警察带到管教室,李顺江对其讲法轮功的真相,被九队狱侦干事王长冰(现任十四监区指导员)伙同几个警察及犯人头儿戴贵斌(齐市人)一顿疯狂殴打。自此,李顺江身体状况更加虚弱、精神恍惚、出现幻觉、走路扶著墙走,否则随时晕倒。当时六队大队长叫刘雄(调六三监狱任改造狱长,后驾车车祸身亡)。

后来李顺江又被弄到九大队一中队。二零零三年深秋,李顺江由于炼功,被指导员马洪彬指使犯人将他找到办公室,抓起笤帚发疯似的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打,还叫来犯人李忠孝、韩再辉、王子军等,将李顺江吊到车间外一大铁架子上,拳打脚踢、恶语相加,晚上收工时直接关入小号,双脚戴上支棍、双手背铐达七天之久。

李顺江绝食抗议监狱的罪恶行径,被九队狱政干事王佰文等野蛮灌食,灌的是喂狗的不去皮儿的苞米面加水,还时常将管子插到气管里。

二零零四年至零六年,改造队长安盛私自扣押李顺江的信件,不让看书、不让写字、不让打电话、不让说话、不让到狱中超市购物,态度相当蛮横粗暴。

二零零七年一至四月份,泰来监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高压迫害。司法部下发文件,对法轮功学员百分之百强行转化(放弃修炼),否则,相关警察扣发工资、奖金,直接关系到升迁。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参加大会,齐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到泰来监狱坐镇,邪悟者陈滨做胡说八道的所谓演讲。

一月二十六日,九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戴剑锋,找李顺江谈话威胁说:“你必须转化,不转化就火化!”他派多个包夹(专门控制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管制李顺江,把他单独禁闭在一个小监室里二十多天,不许他与任何人说话、接触,剥夺接见、接电话及邮包信件的权利,所有食物被没收。

三月十日开始,大队长王永强、副教王建民背后操控,整日整夜不让李顺江睡觉,还罚坐在瓷砖地上,拳打脚踢;看不见效,就把门和窗打开,窗户和门强烈对流,北方的早春寒风刺骨,那些犯人打手穿着棉衣捂著棉被还直喊冷,可是他们竟扒掉他的棉衣,只剩单衣单裤,还往身上浇凉水冷冻,拳脚相加;多日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只能喝咸盐水,致使他小便失禁;且强行将李顺江衣服扒光,一丝不挂,在水房里将自来水龙头接上水管,对准身体猛哧凉水;还逼他光脚蹲小板凳等折磨。犯人头儿刘海龙(富裕镇人)说:“九大队全体警察开会研究下令,采取任何措施强行转化,不转化就打死,打死了就算自杀,再火化。”

被迫害致死

历经九年的身心摧残、生死劫难,李顺江于二零一零年出狱,失去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身为工程师的他只能靠打工艰难维持生计。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李顺江又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警察绑架。当天齐齐哈尔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高福平、张福海、田勇、王爱华、赵义、张立群、张氏民、宋玉兰、刘明英、朱秀敏、王宇东、王艳、张艳华、刘慧杰等十多人。

在东市场派出所,李顺江遭到恶警于刚、常帅的酷刑折磨:1、吊挂,背铐铁椅抓住两条腿抻;2、背铐铁椅往腿底下垫砖头;3、头套塑料袋;4、胶鞋抽脸;5、用尿刷牙;6、小刀扎脚后洒酒和盐;7、用布倒上芥末油捂住鼻子、嘴,脸上身上都是伤。两天后送至看守所,看守所拒收。于刚等人又把李顺江拉到医院,开具假证明,强行把李顺江送进看守所。

四月七日,律师在看守所见到李顺江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李顺江被戴手铐脚镣且前穿,佝偻著腰步履蹒跚艰难的挪到接见室。律师立即要求马上把刑具打开,严正告知这是违法。

检察院人员提审李顺江时,他把派出所人员对他的酷刑逼供之事反映出来。过后于刚又来到看守所以提审的名义威胁李顺江,你要再坚持说酷刑的事,就把你再拉回派出所,看你能不能受得了。最后逼迫李顺江签字,承认伤是磕的。

此次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李顺江被非法判刑三年。李顺江、田勇、张福海等七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冯屯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李顺江抵抗监狱的奴役劳动,遭到十监区指导员翰可欣的迫害,上大挂、不准上厕所,导致身体出现胸积水住院,家里存钱也不让花。

九月十一日,李顺江家属在齐市泰来监狱接见时,见到李顺江被警察搀出来,身体很瘦弱,说话无力。警察说刚在监狱医院抽完胸积水和肺积水。

在监狱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被长期迫害,原本一百六七十斤的身体只剩八十余斤(身高一米七八),全身无力,走不动路,吃不进饭,喘不上气。监区邪恶用各种非人手段对他残酷迫害,逼着写“四书”等,把他双脚全天锁住,脚腕皮都被磨掉了,白天出工,双手被吊锁在车间大门上,并且毫无人性的不让上厕所,晚上躺在地上手被铐在床腿上,犯人看着不让睡觉。

二零二零年三月李顺江出狱后,身体已非常消瘦,朋友看到他都没认出来。李顺江的身体一直不好,经常咳嗽。

李顺江的妻子陈丽曾经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刑三年,原本健康的人,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的回来后精神就不正常了。李顺江的岳母也因修炼大法被判刑四年多,回来后一直瘫痪在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他的岳母身材高大微胖,一次从床上掉下来,身体虚弱的李顺江试了几次都没拽动,使尽全身力气才将她扶上床。妻子精神不正常,放水一放就是半天,要么就点火。他整天担心失火跑水。李顺江白天照顾她们娘俩,晚上妻子也不让他休息,使他原本不好的身体更加雪上加霜。

李顺江家在铁锋区,辖区龙华路派出所,不让李顺江在他们辖区内居住,多次找到他要求他搬走。他们生活在夹缝里非常艰难。

二零二一年三、四月期间,派出所又去骚扰李顺江,有次敲门敲了一个多小时。在多重压力下李顺江被迫害的最终离世。

关于李顺江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遭九年冤狱酷刑 齐齐哈尔工程师又被绑架》《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

从迫害法轮功至今22年,李顺江在冤狱中度过12年,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被剥夺了自由。在中共的天下,这也只是无数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李顺江曾经的愿望就是:呼吁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关注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所遭受的迫害,制止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相当于“文革”小组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继续犯罪,让自由、人权、和平之光朗照曾经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大地。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被迫害离世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