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棒打百余款APP 中共藏两深层目的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2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5月21日,星期五;亚洲时间是5月22日,星期六。

今天焦点:棒打百余款APP,中共藏2大目的;蔡英文无恙,台湾不封城;年轻医护送暖心话,直视不敢超3秒;疫情虽猛不意外,心理专业早有准备;赛格封楼,商户急撤;《真实中国》画作欣赏。

全球科技公司微软近日宣布,IE浏览器将在明年6月走入历史。取而代之的是Edge浏览器,将与谷歌Chrome浏览器力拼市场占有率。

当地时间21日晚9点48分,云南大理州漾濞县发生6.4级地震,震源深度8千米。截至晚10点55分,已知至少造成2人死亡、9人受伤,邻近5个县城受灾。昆明、丽江等多地震感强烈。

英国《卫报》20日报导,法国国立兽医学院与巴黎尼克尔‧柯钦医院临床部门研究,嗅探犬对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阳性样本的侦测准确率高达97%,对阴性样本的准确率为91%。

刚刚宣布停火不久,以色列警方与巴勒斯坦民众21日在耶路撒冷的艾格撒清真寺院区再爆冲突。2周前,这个敏感场所曾爆发以巴警民冲突,引发加沙地区敌对行动。

20日,希腊吉安尼亚山野生生物保护区发生森林大火,21日火势仍在蔓延。数百位消防员连续两天都在努力扑灭火势,目前已有超过40平方公里的森林被烧毁。

截止到美东时间5月21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37万9,401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6,622万2,827人,死亡总数是345万1,354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中共今天突然公布了一份通报,指出一百多款APP侵犯个人隐私。网信办泄密,凸显出中共隐藏较深的2大目的。台湾疫情形势严峻,但陈时中指出,还没有封城的必要。台湾坚守在一线的年轻医护们说,为了你们,我们留在这里;为了我们,请你们待在家里。

在今天的《真实中国》画作展示当中,为大家奉上一位台湾8岁小姑娘的作品。在稚嫩的画作当中,小姑娘所展现出的对中共的认识之深,令人惊讶。另外还有一位台湾艺术家朋友,他的画作也是相当有深意,应该引起更多人的深思。

网信办撒网 105款APP被通报

昨天(20日)我们谈了北京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已经发出公告,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后,交棒给字节跳动的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我们分析了张一鸣辞职的背后原因,可能是跪太久了,换一个人接着跪。因为当局正在以“反垄断”为名,整顿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企业。

今天(21日),中共网信办发出一份通报,指105款APP存在着“违法违规手机使用个人信息情况”。要求这些APP的相关运营者,在15个工作日内完成整改,否则“予以处置”。

网信办这次点名通报包括19个“短视频类”、34个“浏览器类”、51个“求职招聘类”和1个“实用工具类”。

其中在“短视频类”,北京微播视界公司的两款APP——抖音和抖音火山版,分别被列在了第一位和第三位。快手和快手极速版分列在第二和第四位。

在“浏览器类”,被点名的包括360浏览器、搜狗浏览器、百度浏览器和傲游浏览器等等。在“求职招聘类”,被点名整改的有领英、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等等。“实用工具类”只有一个百度。

网信办泄密?大陆网民的窘境

网信办的这个通报,其实泄露了一个“公开的秘密”,这些APP都在非法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朋友知道,无论是手机还是电脑,只要想使用某一款APP,都必须实名注册。

所谓实名注册,就是必须要使用身份证上的姓名、出生年月等等。有的甚至还得把手机号码也输入,或者得给它一个实名注册的邮箱,接收它发送的验证码,然后才能注册使用。

也就是说,只要在大陆使用手机和电脑,基本上是个人信息公开化的,大陆网民都是处于裸奔状态。如果在西方国家,这就是侵犯隐私,用户可以告它。

但是在中国大陆,人们都很无奈,根本告不赢,也没地方去告,大陆网民就是这么一种窘境。互联网企业就用这种的办法卡着人们,只能“自愿”上传个人信息。除非不使用手机,不使用电脑,否则个人信息就得交给他们。

之所以说这是“公开的秘密”,是因为人们都知道这种窘境,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办法,也没有人说破。所以说网信办的这个通报,是泄露了一个“公开的秘密”。

既然是“公开的秘密”,网信办为什么非要捅破这层窗户纸呢?其实网信办打板网企,背后有双重目的。

目的一:构建“天罗地网”

首先需要清楚一点,中共并不是不许收集个人信息,而是在想方设法地收取个人的详细信息,甚至还“暗中鼓励”这些互联网企业收集个人信息。

大家知道,今年3月,中共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开发推出了一款APP“国家反诈中心”。声称是“维护电信网络安全”,“建立电信网络涉案举报渠道”,“构建良好的电信网络环境”。

但是这款应用向用户“请求”29项权限,包括身份证号码、手机号、所在地等等。甚至要求用户上传敏感的人脸信息,还必须上传手持身份证的照片。

打个比方,就好比一群有权力的人,蹲在小区门口,强迫每一个人都必须安装某个APP,不安装就不让进小区。公安部的这个APP就这么霸道,这么暴力。从我们得到的网友反馈来看,现在全国多个地方都在强迫人们安装。

毫无疑问,这就是在大面积地收集中国民众的隐私信息。中共把收集到的所有个人信息汇集到一起,建立一个大型数据库,可以随时掌握每一个人的动态。中共用这种方式,在中国构建一个“天罗地网”,监控著每一个人。

这相当于把十几亿人关进了一个超大型监狱。这种事情,也只有中共干得出来。所以网信办声称那些APP“非法获取、超范围收集、过度索权”等等,纯粹是一个幌子。

目的二:处罚后可以公开收钱

昨天(20日)在说张一鸣辞职事件时,我已经点明了背后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中共找借口割韭菜。因为对于极为看重“伟光正”形象的中共来说,直接要钱,面子上不太好看。

如果用这种处罚的方式,既可以让字节跳动吐出一部分钱,又能让人感觉中共“伟光正”,在为中国百姓考虑。所以张一鸣在事业巅峰阶段辞职,不能不说他这个人眼光是比较锐利的。看透了这种形势,所以说自己“不善交际”,要辞职。

这样一来,存在一个问题。网信办公开指出这些APP非法收集个人信息,这不是要断了这些互联网企业的财路吗?

大家知道,互联网企业收集个人信息,目的之一是进行大数据分析,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营销。它们根据用户的喜好、行为、习惯、行程等等各种综合信息,可以分析出用户的大体轮廓,然后精准投放广告。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这是互联网企业赚钱的一种主要方式。那么中共又想割韭菜,又指出它们在非法收集个人信息,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其实不是这样。中共当然不想让这些互联网企业死去,因为那是它重要的经济来源,中国三分之二的经济成长,都来自这些数字科技企业。它怎么可能真的打死这些互联网企业呢?

中共的这个做法,隐藏的目的很深。它是要割韭菜之后,让这些互联网企业可以堂而皇之地收集个人信息,同时还可以打造一个“中共为百姓着想”的假象。

大家还记得4月30日,中共对腾讯的处罚吗?大陆新浪网报导,因为所谓的“垄断”问题,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向腾讯开出了50万元人民币的罚单。

50万人民币,对腾讯来说就是毛毛雨,甚至相当于是给它打了一个“免费广告”。可能是与马化腾的“懂事”有关,在处罚之前,马化腾曾主动找到相关监管机构,表示怎么处罚都接受。

马化腾怎么“运作”,咱们就不说了,反正腾讯还是在正常经营,甚至现在没有了什么顾虑,因为已经被处罚过了。可是腾讯的企业营销,也是通过手机用户信息,之后精准投放广告等等。

所以通过腾讯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出,中共并不是真要打死互联网企业,而是割韭菜的同时,给它们吃一颗定心丸。只要甘心接受中共的领导统治,就可以放心地收集用户信息。而最终这些企业收集到的用户信息,都得交到中共手里。

赛格大厦封楼 商户撤退急

连续3天都出现晃动后,深圳赛格大厦今天(21日)全面封楼了。从夜间零点开始,所有业主、商户和租户,都暂停进出赛格大厦和电子市场。

目前,赛格大厦写字楼的入口处、停车场周边都已经封闭,暂停人员出入。一楼的电子市场24小时便利店,也贴上“暂停营业”的告示。

赛格集团在通知中表示,要等到相关检测工作完成后再开放,相关事宜另行通知。

这个通知发出后,加剧了人们的恐慌心理。许多商户加紧往外搬货,赛格大厦周边的空地,摆满了不少电子设备等货物。许多商户正在联系或等待车辆,搬运货物。

有商户表示,在大厦发生不明晃动后,这几天一直有人陆陆续续往外搬运货物,今天搬货的人更多。

赶紧撤离吧,否则在大厦里,整天都得提心吊胆。早点离开是非之地,心里比较踏实。

其实说真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同感,在中国大陆,在中共统治下,人们每天都是生活在提心吊胆的惊恐当中。

蔡英文无恙 陈时中:没必要封城

接下来继续关注台湾的疫情。今天(21日),总统府发言人张惇涵表示,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和24名随扈经过紧急检测,全部都是阴性。

前天(19日),总统府官邸一位负责照料退役搜救犬的志工,被确诊出感染了中共病毒。但张惇涵透露,这位志工上次进入官邸是5月11日,期间并没有与蔡英文接触。

但即使如此,总统医疗团队仍然紧急为蔡英文和随扈人员、幕僚及其他志工进行了核酸检测。筛检结果是包括蔡英文在内的25人全部都是阴性。

不过,台湾的总体疫情情况依旧严峻。中央疫情指挥官陈时中公布,全台湾新增确诊了315例,其中本土病例是312例,3例境外移入。

从公布的数据来看,新北市的新增病例依旧是最高的,有144例。其次是台北市,有127例。这已经是连续第7天,单日本土新增破百了。

陈时中要求,如果发现“偷偷营业者”和刻意不配合戴口罩的民众,“将予以重罚”。同时呼吁民众“收收心、减少外出、避免聚会”,如果没有必要,周末“别出门”。他希望在这两天把人流降到最低,逐渐切断传染链。

这位经验丰富的首席卫生官强调,目前中央与地方要“标准一致、说法一致、脚步一致”。否则会造成社会混乱,给防疫造成困难。

陈时中特别强调指出,目前绝对没有要升级为第四级警戒,呼吁民众不要以讹传讹。根据分级标准,第四级警戒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封城”。

而陈时中说得很肯定,“目前绝对没有要升级为第四级警戒”,也就是目前不会封城,没有这个必要。

台湾时间今天(21日)早上7点半,陈时中与美国卫生部长贝西拉交流了疫情情况。贝西拉表示,美国会协助台湾取得疫苗。

为你我们待在这里 为我请你待在家里

说到这里,想起了前天(19日)那位台湾朋友给我写的邮件。那位叫“果冻鱼鱼”的朋友说,现在网络上有很多中共媒体、大小五毛和台湾的红媒,都在故意带风向,“唱衰”台湾的防疫。

“果冻鱼鱼”认为,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中华民国政府一直在“尽心尽力”,否则一年都撑不过去。但是那些虚假的渲染宣传,在打击著一些人的信心。

其实我前天(19日)在节目中已经谈到了。但是昨天(20日),我的一位同事告诉我,有一个人在网络上对我攻击,如何如何。我说过,我不会对任何个人进行攻击的,我只揭露中共的画皮。不管个人骂我、攻击我,我都不会针对个人。

但是我想到一个问题,看什么内容,其实人们是可以选择的。明知道中共的媒体、大小五毛和红媒会在这个时候搞信息战,明知道它们不可能报导真实消息,明知道一些人会说些不好的内容,为什么还要去看呢?

看了他的消息,就会对自己产生一些影响的。所以建议大家,尽量不要去看那些不好的内容,不看那些渲染的负面消息,这就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多看一些真实的正面消息,看看台湾人是如何在抗疫。其实我非常希望能够有台湾的朋友向我传送一些一线消息,特别是不同岗位上抗击疫情的台湾人的消息。

给大家看一张合成照片,是台北万芳医院急诊科的几位护理人员。这10位年轻人向大家送上了两句话:为了你们,我们会在这里;为了我们,请你们待在家。

台湾作家张曼娟看到这张照片后,说自己注视这张照片不能超过三秒,“怕自己落泪”,说真的,我也不敢盯得太久。

张曼娟表示,他们中一定有帮助过她的医护人员。在张曼娟的眼中,“他们不过是孩子,却扛负着巨大的身心压力,站在最前线,为保护我们而战。他们也是别人的儿女、兄弟姐妹、配偶和父母。”

喝口水都困难 与家人分房就寝

Evelyn在年初刚刚生产完,宝宝刚刚几个月。而立之年的她,做护理工作已经十多年了。这一波疫情袭来,她和同事们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忙碌著。她在接受BBC采访中表示,目前是一天三班,每班都是8小时。

她说,“就像很多人知道的,穿上全套的兔宝宝(防护衣),无法喝水也无法上厕所,而我们急诊室就是第一关。许多同事因为体质的关系,比较难排汗,十分需要喝水,就特别辛苦。勉强在途中可以找到空档喝口水,但穿脱防护衣,又要重来一次SOP(标凖作业)流程。”

Evelyn介绍,就像在前线的每一位医疗人员和检测人员,每天上下班都要严格按照程序穿脱防护衣。全身上下都清洁、消毒后才离开岗位,再把工作日志完成后才下班。

不过她也表示,确实也有担忧,怕染上病毒,传播给亲人。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许多医护人员最近都跟家人分房就寝。

疫情来袭不意外 心理专业早有准备

Evelyn告诉BBC,这次变种病毒带来的危机并不好应付。但是她说,去年年初疫情席卷全球,就算台湾疫情管控很好,工作单位还是每天都会看指挥中心的每日记者会的。所以在急诊室,大家都有心理和专业准备。

正因为有多年的职业训练,所以大家能在专业上保持冷静。也因为大家有心理准备,所以没有把这次疫情当作是“纯粹意外”。

住院医师陈亮甫观察到,最近医院的筛检量暴增,说明民众具有基本的照护知能,可以顾好自己的健康。

但是他也表示,如果真的民众“很焦虑”,也没关系。他说“虽然我们很忙很热很累,也还是愿意替你解决担忧。但可能语气不会很温柔,表情没办法充满笑容”。这都需要大家“彼此体谅、信任、鼓励”。

台北市立联合医院的顾文玮医师也对BBC表示,现在同事们的“心情比去年笃定”。因为去年疫情刚来的时候,大家都不熟悉,比较恐惧慌张。去年花了很多心思和时间制定了各种标准流程,大家可以按图索骥。

顾医师表示,现在疫情比去年严峻很多,来得又快又急。但是大家反应很快,态度也很正面。顾医师补充说,现在的台湾民众,“大家都在说挺医护,挺医护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先尽量待在家,非必要不要出门。”

《真实中国》征集绘画 部分作品欣赏

有一位自称“郑岗‧待弯狼”的台湾朋友,是我们的老观众。而且他的全家、包括岳母一家,也都是《新闻看点》的忠实观众。他给我们发来了一幅画作,是他8岁女儿的画作。

我们先来看这幅画。画面正中是一个蓝绿的椭圆,代表着地球。而那个几乎环绕地球的红色的东西,是中共的“党徽”——镰刀斧头。上面有两个字“中共”。

在画面的右半部分,最大的一个黑框里,画了一个巨齿獠牙的撒旦魔鬼形象,面目狰狞。在魔鬼的周围,还有多个黑色框子,每一个框子,都代表着中共的一桩罪恶。框子旁用不同的颜色写着“沙尘暴”、“蝗虫”、“疫情”、“洪水”、“地震”、“空气污染”、“水污染”、“破坏大自然”和“杀生命”。

“郑岗‧待弯狼”表示,女儿在这幅画作中所表达的是,红色党徽代表中共想统治全世界。但中共是撒旦恶魔,是病毒,是环境的破坏者,是杀生命的,中共是这个世界所有一切的乱源。

真的很让我感到惊讶,一个8岁的孩子,能够对中共有这么深刻的认识。完整看过“郑岗‧待弯狼”的email,我才明白原因所在。

过去几年,“郑岗‧待弯狼”听信了中共大外宣的误导,放弃了台湾的产业,去中国大陆做起了生意。开始还觉得不错,但是仅仅过了几个月,最初的“美好感觉”就变了味。

薪资被坑了,也逐渐感觉到两地人的价值观差距非常大。“郑岗‧待弯狼”开始怀疑中共宣传的“两岸一家亲”了。

后来换了一个工作,常常跟新老板交流墙内外的事情,也就是民主与中共暴政的差别。他这才发现,中国大陆其实至少有7成的人,非常恨中共。

再后来遇到一位在外创业的红三代,向他讲述了中共种种的邪恶计谋,以及中共在过去如何实施暴政等等,这狠狠地打醒了他。所以可想而知,受到父亲的影响,再加上自己在中国生活过几年,8岁的小姑娘比一般人多了一些经历,所以才创作出这么有深意的作品。

今天要为大家呈现的第二幅作品,是来自一位台湾的艺术工作者。画作的名字是“团体照”。

这幅画面上是排列整齐的一些人,手里拉着一个横幅。乍一看,每个人都是面带笑容,不过眼角都有没擦去的泪滴。仔细看会发现,第二排最右边的那个人,眼睛圆睁,表情是惊异的,似乎有所不解。

这位朋友在文字中介绍,早些年,两岸关系还算好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大陆举办的“创业交流活动”。虽然当时也知道这是中共的统战手段之一,但“听说不如自己亲眼见证一回,所以就去了中国几天”。

这位朋友介绍,中共派了一群在中国工作了几年的台商子弟,专门接待他们。在中国交流的几天,几乎都是他们全程陪同。

文字中说,“我在社会打滚了二十年,也有基本的识人能力。而那些来接待的台商子弟,是我见过最不快乐的一群人。虽然他们脸上堆满笑容,但我能感受到背后的疲惫、紧张、无奈和一丝恐惧。”

这位朋友说,“其中一个相处比较熟的,谈天中不小心透露,他们家族在中国事业的生杀大权都是被当地政府掌控著。”

网友在最后表示,在交流活动结束后,照惯例举个布条拍了照。他说“我不知道这些人在中国能赚多少钱,我只知道他们得每天生活在一定程度的恐惧中。我很庆幸自己不用过这种生活,也希望在中国生活的善良百姓能早日脱离这种日子”。

非常感谢“郑岗‧待弯狼”父女和这位艺术家朋友,你们对中共的深刻了解和认识,通过画笔呈现出来,也可以帮助不少大陆朋友认清中共。真的要谢谢大家!

最后还是跟大家说,《真实中国》征画活动还在进行当中,希望大家把这个消息告诉更多人,大家都来参加。我们的投递邮箱就是爆料邮箱xwkd2017@gmail.com。

我们在节目中展示您的作品后,还会上传到优乐客网站,使每一幅画作都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揭露中共,解体邪恶。

**************

钱学森和徐璋本都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学的都是导弹。但是面对中共的“反右”风暴,他们却选择了不同的人生。

在今天的“历史看点”,将为大家介绍钱学森与徐璋本两位顶尖物理学家的故事。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尽可能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好的,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文化看点】慷慨解囊救人命 福荫子孙百姓敬

老人们常说善有善报。但是有一些年轻人,对这种说法并不相信。今天就给大家讲几个古人行善得福报的故事。

这里要说的第一位是北宋时期的曾公亮,这是一位大人物。他考中进士后,当过很多的官,甚至做到了宰相级别,后来还被封为“鲁国公”。

曾家一共出过四位宰相和一位状元,所以对曾公亮,宋朝的三代帝王都相当看重。中国有句老话:祖上积德,子孙昌茂。就是说,子孙如果有作为,必定与他们父辈们的高尚德行有密切关联。

曾公亮当官之前,就是一位乐善好施、慷慨侠义的人。有一次,他在外地遇到一个人,这个人没有能力偿还借款。情急之下,要把女儿卖给商人。

曾公亮听说后,不忍心这一家人骨肉分离,就主动拿出四十万铜钱,帮那个人还了债。后来,曾公亮中了进士,在朝中平步青云。再后来,曾公亮的儿子做了枢密使,他的孙子官至宰相。

这里要说的第二位,是江西南丰的朱轼,这是一位在乡间私塾里的教书先生。

有一天,朱轼在路上看到一个农民在上吊自杀。朱轼赶紧救下这个人,不一会儿,这个人醒过来了。

朱轼问他有什么难处,为什么非要走上绝路。这位农民说:“我欠下了很多租子,一直都还不上,马上就要被问罪下狱了。虽然被官府宽限了几天,但终究还是拿不出钱来,就想着一死了之。”

朱轼听了于心不忍,就问他欠了多少钱。农民说:“只要几千钱就行了,可我实在是没辙啊!”

恰好,朱轼当时身上正好带着这么多钱,就全给了那个农民,连姓名都没留下。

其实朱轼并不是有钱。到了年三十的晚上,他已经拿不出钱来置办祭神用的物品了。但他并不后悔把钱送给别人,以解他人的燃眉之急。

后来,朱轼多次被举荐,当上了承议郎,他的五个儿子中,有四个都当了官。比如朱京当了国子监司业,朱彦是待制,朱褒成了郎官,朱襄担任太守,个个都很有名气。

至于朱轼本人,他身体一直很康健,活到八十多岁才去世。

跟大家说的第三位叫黄汝楫。这是一位浙江越州的有钱人。北宋徽宗年间,方腊的军队快要打到越州了。

为了躲避兵荒马乱呢,黄汝楫把平时攒下的价值两万贯的金银细软,都埋在了家中,然后自己躲到山里去了。

有一天,方腊军中一个巡逻的兵士,拿着白旗来找他。见到黄汝楫后,又是作揖又是跪拜。黄汝楫起先还有点害怕,后来发现这个人以前是他家的一个仆人。于是黄汝楫问他来意。

那个人说:“我们的主帅已经抓了很多士大夫和普通人家的女子,把她们关在一间空房子里,向她们的家人索要赎金。若是不给,就会大开杀戒。”

黄汝楫听到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就问他关了多少人。那个人说大概有上千人。

黄汝楫就问:“我在家里藏了些值钱的东西,大概有两万贯。如果拿去赎回那上千人的性命,不知够不够?”那人说“足够了!”于是黄汝楫就让那个人回去禀报,第二天再来答复。

第二天,那个人来了,说主帅同意了。于是黄汝楫带人回到家中,把埋好的那些金银细软都挖了出来,再用车辇运送到方腊的军营中。

没过多久,被关押的上千人都放出来了。这些人一起到黄家去拜谢,为黄汝楫诵念经文祈福。

后来,方腊之乱平息。黄汝楫有天梦见了一位一丈来高的金甲神人从天而降。那位金甲神人对黄汝楫说:“玉皇大帝有诏,因你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特嘉奖你五个儿子登科及第。”

到了高宗绍兴年间,黄汝楫被任命为浙江浦江县知县。他儿子黄开、黄阁、黄阅,都在同一年登上了乙科的进士榜。另外两个儿子后来也中了进士。这跟那位金甲神人所说的一模一样。

最后要说的是江西奉新县的县令高南寿。高南寿参加进士考试的时候,在途中遇到了一名正在上吊的男子。跑过去一看,还没断气,于是赶紧解开绳子,把人救了下来。

原来,这人是开化县的一个弓箭手。县尉家的一个小妾跑了,让他去追捕。后来他打听到,这个小妾被贩子卖给了一个富户人家。如果想让这个女人跟他走,就得花三万钱把她赎出来。

这个人很无奈地对高南寿说:“我家一贫如洗,怎么也不可能筹到那么多钱。如今,我的儿子、侄子和女婿都在县尉手下当差,我若这样空手而归,他肯定会大发雷霆。我实在是没办法,又不想连累家人,不如一死了之。”

高南寿听了,很同情他。当即就掏空了自己的口袋,凑足了三万钱给他。

就在同一年,高南寿考上了进士,又正好被派到开化县当县尉。上任后,他向人打听那位弓箭手的下落,别人告诉他,这人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

当时,有一伙盗匪正在开化县抢劫那里的富家大户,州里下令一定要将他们缉拿归案。于是县尉高南寿把衙门关了,让所有人都去抓捕盗匪。忙了很久,却没有消息,高南寿也不知如何是好。

一天,他一个人在亭子里来回踱步,思来想去地都想不出更好的对策。这时,有人突然出现在台阶下,跪着拜见他。高南寿很惊讶,赶紧问他是谁。

这人说:“老爷莫怕,我就是您曾经出手相救过的那位弓箭手。虽然我已经死了,但还想着未能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如今我知道那伙盗匪的下落,所以特来向您禀报。他们此时喝多了酒,正躺在城外的神庙里,您赶紧派人去抓吧!”

高南寿一听,立即把手下的人召集起来,让他们跟着弓箭手前往城外的神庙。那伙强盗果然在里面,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了,正是抓捕的好机会。最终,盗匪们都被缉拿归案了,没有一个人漏网。

由于高南寿捕盗有功,他被调往京城做官,随后又被派到奉新县当县令。他为人正直、爱民如子,还留下了为百姓祈雨的佳话。他死后,奉新县的老百姓将他奉为城隍神,直到今天他还被供奉在城隍庙里。

加入会员拒绝审查:https://ept.ms/3hlXMdv
支持沐阳:https://donorbox.org/newsinsight
欢迎订阅 + 按小铃铛:https://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