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多年骚扰 吉林袁玉娥在迫害中离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5日讯】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袁玉娥,因坚持信仰真、善、忍,遭中共多年来的骚扰迫害、抄家、绑架、罚款、刑拘等,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于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在迫害中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袁玉娥家住舒兰市天合街丰广二井,她从小就是个体弱多病,全身无力,风都能吹倒,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整个像变了个人,脸也红润了,人也精神起来了,走路一身轻,特别是脖子上长了一个像乒乓球大小的瘤子,炼功二十多天就消失了,这神奇的经历更让她坚定在大法中修炼。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出于小人嫉妒,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疯狂迫害这些学真、善、忍的好人,使他们身心遭受极大的痛苦。下面是袁玉娥遭受迫害的事实。

在二零零零年冬季里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袁玉娥和丈夫都睡觉了。孩子没睡,听到有人敲门就开了门,一看是舒兰市天河派出所警察李海生。李海生逼袁玉娥跟他上天河派出所一趟,还上孩子的屋里把《转法轮》书强行抢走。那天,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绳桂兰(已离世)一起被警察李海生、刘庆国带到天河派出所,他们逼她俩签字,说不签就拘留。

大约二零零一年的时候,舒兰市吉舒派出所来六、七个警察闯到袁玉娥家里骚扰,不让炼法轮功,还诬蔑法轮功,袁玉娥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他们坐了一会就走了。

二零零二年的时候,委主任马彦珍带领舒兰市天河派出所警察孙继库、李海生、还有一个不知名的警察闯到袁玉娥家后,开始翻东西,屋里屋外到处翻,到处一片狼藉,还抢走炼功带。然后他们又闯到法轮功学员刘淑云(已离世)家,刘淑云没在家,只有刘的一个女儿和一个二、三岁的小孩在家。恶警又乱翻一通,什么也没有翻著。这伙流氓警察不罢休,半夜三更的时候再次闯进刘家,刘淑云的女儿和小孩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吓的哇哇大哭。警察还恶狠狠的说:“也没怎么地你,你哭啥?!”

二零零三年的时候,袁玉娥家在废弃的学校养羊。天河派出所警察李海生、委主任马彦珍到她家看没人。又到学校找她,强行把她拽回家。到处乱翻一通,什么也没有翻著就走了。事后才知道。恶警也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把石志芳(已离世)强行绑架。姜秀琴在家人正义配合下正念走脱。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那一天,委主任马彦珍带领警察李汉祥、孙继库、还有一姓孙的和一个姓刘的到绳桂兰家骚扰。当时她们四个法轮功学员在那学法。有人敲门,绳桂兰没问就打开了门,这群警察就闯了进来。马彦珍说他是新来的所长。袁玉娥问他贵姓。所长没敢报他的实姓。谎称他姓刘。他们开始翻箱倒柜,把大法真相资料都翻了出来。呆了一会,袁玉娥就走了。马彦珍和姓刘的紧随她身后,跟她回家。姓刘的一到她家就开始翻东西,翻出一张真相挂历和新唐人安装说明就走了。同时,在绳桂兰家强行绑架的有杜贵如和赵淑清。

下午三点多钟,警察又返回来敲她家门。她没开。他们到了绳桂兰家逼她签字,又逼她带他们到袁玉娥家敲门,袁玉娥一听是绳桂兰的声音就开了门。警察李汉祥、孙继库随之闯进来,强行让她跟他们走,她不配合,他们用软招骗她说,都是老邻居,到派出所说说就回来了。袁玉娥就跟他们走了。到了天河派出所,他们强迫她写骂师父、骂大法的话。袁玉娥不写。他们说不写就送走,写就回家。袁玉娥没写。他们就把袁玉娥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舒兰法院,然后又劫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十多天,袁玉娥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由于血压高,左腿也开始麻木。行走困难。腰也开始痛。看守所不几天就把她放回来了。从那里出来的时候,他们拿一张白纸让袁玉娥签字,她不知是骗术就签了。回来才知道是悔过书签字。为这事她一直在懊悔。

这些年警察、街道人员的骚扰迫害,对袁玉娥及家人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这样的悲剧每天在大陆上演。袁玉娥孝顺的儿子在外打工,怕母亲再受迫害,就把父母接到他家。袁玉娥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山东离世。

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刘淑云、绳桂兰、石志芳三人大约于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三年离世,具体哪年不详。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吉林舒兰市袁玉娥生前遭多年骚扰迫害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