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吹云南防疫 通报疫情再穿帮

4月7日,中共党媒新华社报导《云南瑞丽: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采样完成35.3万余份》。这篇文章当然想宣传中共有效控制了云南瑞丽忽然爆发的疫情,但透露的一些数据却令中共每日通报的疫情穿帮了。

实际感染人数欲盖弥彰

报导称,瑞丽市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共完成采样353,960份,但实际检测了185,979份。也就是说,不管检测是否准确,检测的试样还有约一半没有出结果。瑞丽迅速开始第二轮检测,自然因为第一轮检测后,相继发现了一定数量的感染者,这些感染者接触的人群无法一一追踪,只好把所有人再全部检测一遍。

云南卫健委通报称,4月6日新增确诊病例2例,现有确诊病例68例,无症状感染者46例,流调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这表明,与感染者接触的人群,还没有排查完。新华社的报导称,云南瑞丽市委书记龚云尊介绍,截至4月7日16时,共追踪密接和次密接8,162人,其中密接4,594人,次密接3,568人。

68个确诊病例+46个无症状感染者 = 114个感染者,已追查到了接触者8,162人。这相当于每个感染者平均接触或间接接触了至少71人,但还没有追查完。114个感染者能影响8,162人,这个数字应该相当惊人,要么这114人都交往甚广,要么发现的感染者本来就不只114个。瑞丽市急忙又进行第二轮全员检测,应该也间接证实了真正的感染人数远比114个要多。

检测结果语焉不详

新华社还报导,截至4月7日12时,瑞丽市累计采样重点人群血清样本2,006份,已全部完成检测。

这至少表明,目前的核酸检测方式仍不可靠,只能再采用血清检测才能最终确认。报导没有解释,这些需要进行血清检测的重点人群是如何界定的,如果全部来自追踪到的8,162人,为什么只有2,006份血清检测。如果这2006份血清检测并非全部来自追踪到的8,162人,其余的又来自哪里?

瑞丽市依据什么确定了这些重点人群,是因为与感染者长期接触,还是出现了明显症状?或者核酸检测出现阳性,但为了进一步确认,再进行血清检测?

报导称2006份血清检测全部完成,但隐去了检测结果的数据,没有标明发现了多少感染者;同样,第二轮已完成核酸检测185,979份,报导也未表明有多少阳性。但报导称,瑞丽市主城区(含姐告)将继续实施居家隔离管理;同时,对45个重点接触区域进行封控管理。若血清检测、核酸检测仅发现少量感染者,何须继续封城?

医学观察人数的矛盾

新华社报导,瑞丽市追查到了8,162人,这些人应该已经被隔离,或者说在医学观察中,但与中共国家卫健委通报的疫情数字却出现了矛盾。

中共国家卫健委通报,4月6日,全国新增确诊病例12例,上海2例,四川2例,北京1例,江苏1例,福建1例,山东1例,湖北1例,广东1例,本土病例2例,均在云南。同时公布,全国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7,550人,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295例,总计7,845人。

全国目前处于医学观察的7,845人,竟然少于一个云南瑞丽市目前追查到的8,162人。无论瑞丽市追踪到的密接4,594人,还是次密接3,568人,至少需要隔离观察14天,或者14+7天,目前应该无人可以解除隔离。

最大的可能应该是,中共国家卫健委根本就没有通报瑞丽市的医学观察人数,或者说,中共国家卫健委每天通报的疫情,实际完全是一个被精心加工过的数据。

新华社急于宣传瑞丽抗疫,无意中泄漏了实情。这样的笑话或许有其它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中共国家卫健委仅公布目前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人数,隐藏了次密接的人数,或者云南省/瑞丽市仅上报了密切接触者人数,没有上报次密接的人数,但这样的可能性较小。

中共国家卫健委4月6日公布,全国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7,550人,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295例。4月5日公布,全国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7,773人,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304例。

4月6日与4月5日相比,全国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实际减少了223人,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实际减少了9例。近日的通报,基本都是同样的路数,即便与瑞丽市公布的密接4,594人,也对不上号。

第二种可能,瑞丽市虽然共追踪密接和次密接8,162人,进行隔离或医学观察,但根本没有上报,中共国家卫健委也基本不闻不问,应该也不敢问,很可能中共上层直接过问,决定不上报、不公布,仅允许象征性公布少数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新华社的文章捅破了中共公布的假疫情数字。一个不大的瑞丽,照出了中共的原形。瑞丽的疫情到底如何?云南、上海、广东、北京和各地真实疫情如何?中共从来都没有真正通报过,如同2019年12月、2020年1月隐瞒武汉疫情一样,中共制造的抗疫胜利,一年多来把多少人置于了生命危险之中?

这样的政权仍然每天唱着赞歌,宣传着民族主义,中共哪有一句话是真的?中国的老百姓真该醒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