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密歇根Dominion报告揭重大舞弊 美国再次面临1776?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5日讯】美国的1776,川普的“玄武门”,这次的敌人是谁?7摇摆州出现两套选举人票,国会将成关键?密歇根州Dominion报告成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热点互动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14号星期一。今天又是很重要的一天,也有很多热点事件发生。那么今天是各州的选举人团投票的日子,不过在一些关键的摇摆州却出现了,两个不同的选举人团的投票,分别投给了川普和拜登。当然官方认证是拜登,不过共和党的选举人投票给了川普。所以我们要看一看接下来形势的发展。那么最新消息是司法部长巴尔辞职,川普总统在推上发布了这个消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密西根州的多米尼机器的审查报告出炉,揭示出重大的系统舞弊。

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分析解读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特约评论员林晓旭博士,晓旭你好。

林晓旭:方菲你好,唐靖远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观众朋友们今天在节目开始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说一个预告,今天《大纪元》、新唐人联合推出了一个重磅的纪录片,叫做《谁在盗窃美国》,这个纪录片的英文版今天推出,在新唐人和《大纪元》的英文网站上,大家可以去新唐人的英文网站NTD.COM去观看这个纪录片,1个半小时的纪录片,完全是免费观看。而明天这个纪录片的中文字幕版,就会在中文的《大纪元》网站上和新唐人网站推出,也欢迎大家前去观看。

那么要请大家注意一下,这个纪录片不会在YouTube上推出,它不会在YouTube上推出,只会在《大纪元》、新唐人网站推出,所以请大家去新唐人、《大纪元》的网站观看。好的,那我们也会看看,我们也许把这个纪录片的链接,等它中文字幕版推出之后,我们会把链接放在这个视频的下方。唐靖远先生,我先很快地问一下二位,对于这个最新消息的解读,司法部长巴尔。

川普总统发推是说,比较友好地说,我们有个很好的对话,根据下面这封信,他在12月23号会离职,下面这封是巴尔的辞职信。你怎么看巴尔辞职这个事情?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我觉得他这个辞职更像是一个被辞职,因为巴尔他其实他也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刻,他要再没有什么,就是无所作为的话,他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他这个被辞职多少有一些,就是自愿和被不自愿的这样一个成分。所以他最主要我觉得是两个原因,一个他自己承受这种压力,双方的压力对他都很大,他已经处在这种夹缝中。过去我曾经打过一个比方,我说巴尔的地位就有点像摇摆州,他把自己弄成了一个摇摆州,但是这样的话,你就会成为,你肯定是要承受双方的压力。

第二个,巴尔他多少是有一些背景,之前他在当司法部长之前,他曾经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那么这家律师事务所有介入到了SSC这家公司,收购多米尼的这个公司的这桩收购案,有介入到那里面去。所以现在我们不太清楚巴尔在这桩收购案里面,他究竟承担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是有很多事情对他来说,是有点说不清楚的。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有这两个因素,看到他现在巴尔从这次大选舞弊这个丑闻爆发以来,他起始的态度和我们看到这次最高法院的态度,我觉得是一样的。

巴尔现在这个辞职,我觉得可以视为是最高法院的一个翻版,其实是一种逃避主义。就是我回避这个最尖锐的矛盾,你们不要把矛盾直接扔到我身上来,我惹不起,我就只有躲得起了。其实我觉得他是有这一点因素,我觉得川普总统,我刚刚为什么说他是被辞职,就是川普总统可能也看到他现在这样一个处境,但是他又缺乏一些足够的勇气,所以川普总统可能就,也许是跟他经过了交谈之后,主动那要不干脆你就,你要实在承受不了,你干脆就让位算了,这件事情就我来处理了。

我觉得可能是有这样一个因素存在的,就是巴尔我觉得他还不算是一个没有良知的人。就刚才你提到他那封辞职信。

主持人:他还是对川普总统是相当的……

唐靖远:就很肯定,包括川普总统,他还提到川普总统这4年以来,受到了多少这种无端的攻击、陷害,他都有提到这样一些内容。我觉得至少说明他是个明白人,而且他把这些话,反正我都要走了,所以我把这些话都给先说出来,相当于也是在暗地的,其实还是帮助了一下川普在舆论上澄清了很多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可以看出来,他其实还是一个比较有良知的人,只不过缺乏一点勇气,我是这么看。

主持人:对,在大选之后到现在40多天,面对这个广泛的舞弊的指控,来自这么多人指控,巴尔如此没有作为。我觉得在我个人来看的话,这个实在是……

唐靖远:有失职。

主持人:实在是失职。

唐靖远:那你要用没有勇气来解释,我觉得当然也是可以理解。但是这个从你在这个位子上的话,你其实是严重失职。那我不知道晓旭你怎么看巴尔这个被辞职或者辞职这个事情?

林晓旭:我觉得说失职还是比较恰当的,因为特别是从去年以来,亨特‧拜登的电脑被FBI搜获以后,其实巴尔肯定知道这个情况,而且他实际上应该全力的要求FBI加紧追查这件事情,应该甚至在拜登获得民主党提名之前,就应该有个结果。因为这个事并不很难的一件事情,然后他就把这件事情压下来。所以这个实际上造成目前很混乱的这样一个局面的话,其实他也可以说是……

主持人:难辞其咎。

林晓旭:因为不单是找出来,也许拜登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候选人,因为这个牵扯到国家安全的问题,你就一个提名人,如果你跟中共,跟其他的外国势力明确的经济往来的话,那这件事情就完全不是现在的一个状况。所以我觉得他当时可能就牵扯到一些不同的团体给他施加压力吧,把这个事情压下来。所以你对这种,比如说一些极左的利益,你一旦退守的话,你一旦没有有勇气顶住的话,你就只能节节后退。

所以到了选举结果出来以后,看到大面积舞弊的证据不断的爆料出来,他也只能是,好像自己是骑墙派,两边都不得罪、不说话。最后你也逼着他不得不对外说话,最后逼得他必须在美联社那边来说。

主持人:对,还是说了。

林晓旭:一开始我觉得他是想要骑墙,两边都不说,好像就可以撑过去,但是你一旦对邪恶退让的时候,邪恶不会让你好日子过的,所以我觉得另外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墨菲,总务署的墨菲,她也是受到很多压力以后,她说必须启动交接的程序,你一旦对邪恶退让,邪恶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只会层层加码。所以我觉得巴尔也挺可惜的的。

主持人:你觉得他为什么没有勇气呢?

林晓旭:我觉得因为我近距离观察过巴尔,我曾经参加过一个研讨会,他讲了一个多小时法律方面的问题,宪法的很多问题。我觉得这个人就在一个法律的框,给自已设的一个槽臼里面,就觉得自己非常强的宪法方面的学者,法律方面的学者。他讲了一个多小时,我就觉得他没有讲出很多实质的问题。

主持人:纸上谈兵派。

林晓旭:对,他就觉得自己是个大学者,大的法律学者,可是他却没有勇气去针对很多弊端去查,敏感的案子去追查,所以当时他挡住穆勒通俄门事件,确实是帮助川普立功,抵住了当时那一轮最恶毒的攻击。因为一般看可能川普被穆勒调查给拉下马,所以他是有功之臣,可是后面我觉得他的个性上的特点,和他陷在自己的法律学者的框框里面,使得他可能走不出来。另外我觉得补充刚才你提到那个多米尼的事情,其实我觉得那个事情需要进一步查证。

因为有一家公司也叫多米尼,但是那个是能源方面的公司,是不是跟这个多米尼的投票系统相关,还是需要进一步查证。所以巴尔到底有没有利益纠葛,还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总的来说,还是满可惜的,有点觉得晚节不保的样子,有点可惜。

主持人:是,我觉得也许有点迂腐,好像我们说中国的有一些可能象牙塔中的这种公知,或者是什么样。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确实我觉得下一步,在他辞职以后的下一步,一直到1月20号会不会还是新的司法部能有一些作为,我不知道。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因素是存在的,之前就是大家都很关心国家情报总监他会提出一篇报告,有45天的期限嘛。其实那个特别行政令,他后面还有一个后续,就是说在这个情报总监提出,在45天之内提出这份评估报告以后,这份报告一旦出台,那么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这两个部门,又要在接下来的45天之内,他们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就是要不要根据这份情报总监的报告来采取行动。

主持人:所以那时候司法部还是要来,要是其中一员,那也很关键的角色。

唐靖远:很关键的,而且他刚好差不多就在,就是我们说总统大选最后1月20号出最后的结果,刚好在这个期间之内,所以巴尔在现在他辞职也好,被辞职也好,反正他带来一个客观的后果,就是这个位置腾出来了,那么川普总统很可能现在暂时是有一个人代理,我们现在不清楚川普会不会马上任命一个新的这个人选,但是我相信新的人选,无论是谁上台,他应该在司法部这个位置上他可能会起到更加重要的一个作用。

主持人:其实这一周有关键的三天,大家都在说。今天是一个选举人团投票。周三是国会第一次就大选舞弊问题听证,举行听证会。

然后国会也会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然后呢就是周五就是你刚才说的2018年这个行政令。如果是照那个行政令所说45天的时候,他一定要出台一份评估报告,截止日期就是周五,那么国家情报总监他必须出一个报告评估这个有没有受到外国势力干预,外国势力干预这个等一下我们再谈到Dominion时候再谈。但是今天这个选举人团这个投票的日子,不出所料,这个官方的都是拜登啦。

但是确实很有意思的是6个还是7个关键的摇摆州,共和党的投票人他们也做了一个这种叫有条件投票或者程序投票,投给了川普,你觉得这样的一个投票有多大意义?

唐靖远:我觉得他还是有意义的,就是说他现在事实上就出现了。这些有争议的,其实刚才看到的是,我看到的消息是说,是7个州,就是除了6大摇摆州还加上一个新墨西哥州,都出现了,就是共和党的这个议员,他们把这个选举人票,指定给了就是共和党人。那么他们就有可能把这个选票是投给川普,出现了不同的结果,我觉得它带来的最大的一个意义,这就出现一个就是两套选举人票。这两套选举人票都按照正常情况,都要在1月6号送达到国会去。

送达到国会以后,国会就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要由国会来决定,他们究竟接收哪一个结果。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系统,就是州政府系统他们所认证的都是投给拜登的。那么州立法会,就是州议会所推举选举人的投票结果是投给川普的。那么在过去的历史上,好像这个还非常的罕见,像这种情况非常的罕见,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明确的可以作为参照的,那么作为这个国会,他究竟接收哪一边的这个结果来作为可以确认的,这个就存在着。如果说大家国会意见都统一,我们都只认证拜登的或者是我们都只接受川普的,那么当然就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如果说在这个问题上国会也出现了矛盾的话,那么就会带来一个挑战。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麻烦的问题,就是国会因为他也包括了这个众议院和参议院,所以如果说是按照这个规则,我看到是,就是我们很有可能会走到所谓的权变选举(Contingency),之前我们有提到过这条路上去。

对,权变选举选举的话,它就会带了一个条件。如果说出现了至少一个众议员,和一个参议员都同时提出来,就是挑战你这些认证的这几个争议州的结果的话。那么就必须要有国会,就他就不能够再承认这些就是选举的结果,那么最后就只能是达成权变选举由国会的这4百多……

主持人:这里面好像还有一点点,就是比较复杂的东西,因为就我所知,就是如果说有这个争议,国会有争议,其实可能甚至还会需要最高法院来裁决。因为他要看这个选举人票的,确实是不是两方面都没有达到270票,还是说一方达到,但是你只是不承认,那你这个不承认有多大的这样一个法律的效应。所以这里面的法律问题似乎是比较复杂。

唐靖远:是,它涉及到好几种情况,当然,如果说我们要是站在这个角度来看,如果说最乐观的一种情况就是会出现有可能双方都达不到270票的这样一种情况。这种情况就是涉及到刚才我们所说的权变选举,它就将由一个州只有一票,这样的一个方式来进行投票选举。就是由众议院来选出总统,然后由参议院来选出副总统,那么这个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基本,川普通过这种合法的方式可以夺回大选的。可能目前看起来是最后一步了,最后一种形式了,如果说这一条路都走不通,那么他的确就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主持人:晓旭你怎么看。因为我看到有人说就是这个,比如说这7个州他的共和党的选举人,他投出的票是给川普的,这个是有条件的,他是可以呈报给国会。但是只有在川普比如说赢了这一州的官司之后,比如说他赢了内华达州,他赢了内华达州的官司之后,内华达州他才会变成说,那就共和党人投的这个票是算数的,他没有赢官司的时候,从理论上或者从法律程序来讲,应该还是州政府认定的那个选举人是官方的。就这一方面,他的这个法律上的影响和意义有多大,你怎么看?

林晓旭:我觉得有两方面,因为你刚才提到的有内华达州的例子,就是法律这一方面的限制,他有这个条款,他要求你这个相关的诉讼,你应该在本州成立,要赢了这个诉讼,那你这个选举人票改变了,不是按照这个多数 popular vote (普选)结果,跟他一致的话,你做了这样的违背的话,这个叫16:03faceless你这样的结果你必须有条件的,但是有些州呢,是严格禁止的像亚利桑那州,他是严格禁止,就是说elector (选举人)来投一个跟普选结果不一样的投票的选择,所以我其实今天看了亚利桑那这个结果我还surprised (惊讶)一下,我觉得这些共和党的议员还是真的是很有勇气,他们真的是觉得这个事情是不能接受,所以才会违背州法律的情况下去做这件事情。

那我觉得另外一个层面说呢,就是说他们必须这么做,就是因为他们想给川普总统留一个机会去说,因为你的法律层面从州一级一直到最高法院,他还是可以不断的往上走,然后呢你最后就是,如果到了1月6号,到了国会开票,看这个选举人团结果的时候,川普总统他之前有这些州的共和党的人有采取这样的一种意义的行动,就是说有不同意这个electoral college (选举人团)选举结果,他就有一个法律的基础,到时候还是可以有些法律层面的诉讼,还可以提到最高法院去。所以呢,实际上是帮助川普在赢保留了一个工具。如果他们现在全部就走 popular  vote (普选)的话,那就很难帮他,所以我觉得这两方面的意义都有。

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这几个州的共和党人还是有勇气,还是了不起。

主持人:对,其实我觉得现在的这个状况确实在法律战和立法战上,这个走得是比较艰难,周末的时候我们看到高院的这个最新的通知,最新的一个决定,就是把德州的这个案子给基本上是拒之门外。所以周末的话我倒是想请晓旭谈一下,因为周末我们都在DC参加这个集会和游行,那我自己感受比较强烈在DC这个游行中,就是这些集会的民众,他们在这个法律战这样的一个艰难的时刻呢,我觉得他们还是很坚定,他们觉得说这种舞弊的现象是不能接受,而且非常广泛,所以呢,我看到集会中的这个人群,他们这样的一个信念,他们对国家这种爱国之心,挺让人感动的。先请你谈谈,晓旭你周末参加这个集会的有些什么样的感受呢?

林晓旭:那我就顺着你刚才提到的那个话题说一下,因为这里面说到这个法院啊,最高法院的选择,这个周末有那么两三次的集会都在最高法院之前嘛,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民众确实是都是希望最高法院能够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但是我呢,也采访了一个主教,这个主教是来自肯塔基州,他的名字叫Joseph Pfeiffer,这个天主教的主教他就很明确的说,他说这个最高法院的就是9个常人啦。

主持人:9个人。

林晓旭:他说他们也很容易被各种各样的势力所影响,也可能会被威胁啊,所以对他们来说,你不能完全指望这个最高法院就一定能够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他讲就是共产主义无处不在,你要想这个反击共产主义的话,你不能只是口头上说一说我反对共产主义就好了,他说你应该是要用神的力量来取代它,所以我就觉得这个主教说得非常好。

然后呢,我自己在最高法院门前还有这个Freedom Plaza还有这个国家广场那边我都看了一下这个情况,觉得总体上确实是人们其实也是相互鼓励的这种情况下,能走出来的民众毕竟在全国范围来看还算是少数,对吧,那么就是大家互相……能到华盛顿来的就是少数中的少数,所以对他们来说互相鼓励也很重要。我觉得另外一个比较大的特点就是这次在国家广场的那个集会,是更代表从宗教力量的崛起,就是说来捍卫美国的宪法的这个体制,所以那边的几个小时的演讲,基本上是很多不同的宗教团体的人出来讲,就是希望人们更多的为这个国家的未来祷告,不同的牧师也特别强调,现在是正邪大战。

包括我记得我遇到一个也是肯塔基州的牧师,他叫20:51Brian Gibson 他就特别强调,他当时在肯塔基州,因为州长以COVID-19   (中共肺炎)作为借口,不让很多教堂开门,结果他就起来反抗,结果第一个周末大概三百多个教会就开门了,抵抗州长的命令。再过一个周末,将近一千多个教堂也加入了,再过一个周末,有三千多个教堂都起来反对州长的命令,所以他很明确,确实是现在需要勇气的时候了。

而且是人们站出来看到整个威胁是共产的威胁,这些力量它们是用COVID-19 (中共肺炎)作为借口,让人们陷入在无助之中,然后作为一个所谓的重启,就是要改变整个社会的秩序,让全球化的理念在全美推广开来,所以他觉得这实际上是国家宪政的危机,是正邪之间的大战。然后他最后强调,实际上现在也是神在掌控,那就是美国觉醒的reset (重启)**,所以我觉得这些发言我觉得都很感人,让人看到美国信仰的力量还是根基很深的,人们看得也是很透彻。

主持人:是,我自己觉得在周末的集会中,像您刚才所说的,很多民众是非常有信仰,他说我们现在其实是,一个他说你不能靠外边的,靠法院、靠官员,他说你真的得靠自己,因为很多时候,现在美国已经是一个lawless country(没有法律的国家) 我采访的那个Dr. Shiva  ,他说现在像他很多的举报的违法行为,没有人来问他,根本没有人管。所以他说现在你不能靠任何外在的机构、人,你只能靠你自己,靠你自己内心的良知正义,你怎么去做。

还有不少有信仰的人说,其实现在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其实是神在主宰,他说上帝最终会来显示祂的荣耀,就这意思。所以我觉得他们都是比较有信仰,而且美国人这次不少人提到1776,就是美国独立战争,所以对美国人来讲又一个捍卫自由的时刻,这个等一下可以请晓旭再讲一讲。

但是我觉得对于华人来讲,很有意思的是,很多华人提到了一个概念,他说川普总统今天所处境遇,和当年玄武门之变之前,李世民的境遇很像。我觉得这个华人的思路,就是很有历史观,一下子连到这个。后来我想想好像也是有道理,我不知道靖远你怎么看他这样一个观点?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说法的确是有一点道理的,因为我们要简单回顾一下历史上玄武门之变,当时李世民的处境,他和川普总统现在这种处境的确是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的。第一个,他们俩个可以说都是处于绝境之中了,就是被想要篡夺权力的另外一方,就是节节进逼,已经把他们逼到悬崖边上去了。

主持人:就是你认为现在这种大选的舞弊,它其实是一种政变,是吗?

唐靖远:对,这个定性其实毫无疑问的,这种舞弊和欺诈不是简单的是冲着总统大位来的,而且它是完全冲着美国最基本的政治制度来的,要把你整个政治制度都要给你颠覆掉的,所以刚才在说1776这个独立战争,其实我觉得它这个涵义是相通的。因为1776独立战争你争的是什么?争的就是美国最基本的价值观,自由、民主,对吧。

现在这种表面上看上去,美国好像还享有一个自由民主,但是实质上,如果说这次大选让它们得逞了,这个欺诈和舞弊得逞了,你的自由和民主就再也没有了。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的确就是再一次的要重新夺回美国的自由,就相当于是再一次独立战争一样。

主持人:就是双方都面对着政变势力,想要把他陷于绝境。

唐靖远:这我觉得都是被想要篡夺权力,而且是非法篡夺权力的这一方,把他们给逼入到了这种绝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乎都是已经用尽了各种合法的方式,想要来制止篡夺,但是目前看起来,基本上都收效甚微,所以基本上他们就是处在这么一种状况下,这是第一个。

那么第二个我觉得比较相似的,他们两个人在过去,无论是李世民还是川普,在跟恶势力在进行博奕的过程中,他们在过去都曾经受到过对方疯狂的迫害、挤压、打击等等,李世民不用说了,他在历史上,他在玄武门之变之前是曾经多次被李建成和李元吉设计暗害,曾经还直接是下毒,差一点把他毒死,还有这样的想要暗害他都是好多次,当然对他的名声和他的污蔑更是不计其数了。你就可以看到跟川普现在所处的这种境遇,也是非常相似的。

第三点,我觉得他们比较相似的,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他们其实现在都面临着一个选择,就是你已经处在一种,你如果不采用一些非常手段,在非常时期要采用一些非常措施,你才能够把这个可以说是一场动乱,或者是一场叛乱,你才能够把它给平息下去。在李世民当初我们知道,他也是面临这样一个境遇,虽然对方是太子加上齐王李建成和李元吉,但是实质上李建成和李元吉当时他们的目标,并不仅仅说是要干掉李世民一个人,他们是要把李渊都一块要做掉的,他们要篡位的,其实就是用现在的话就是要发动政变,他是要非法的篡夺政权,是这么一个情况。

李世民当时处在的处境就是,他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他不仅仅是要保住自己安全和性命的问题,他还涉及到要拯救整个大唐王朝。如果他在那个时候选择了一个不作为,不但他自己可能身家性命难保,整个大唐的命运,再也不可能有什么贞观之治这样的大唐盛世的,如果是由这两个人上台的话,整个大唐王朝就完全是走另外一条路。

现在我们会发现川普其实面临着非常相似的,他现在也是面临这么一个抉择,如果他在这种时候,他要是选择不作为,或者手软,或者是缺乏了这种勇气,不但他以后自己的身家性命可能都难保,因为现在左派早就已经放过话了,我们上台以后就要调查你,就是要定你判国罪什么之类的,叛国罪是可以定为死罪的,是可以执行死刑的。对他来说不仅是自己个人身家性命面临着危险,而且他也是面临你还要拯救整个美国,如果让这批人通过欺诈上台掌了权,美国就将走向社会主义了。

川普不是曾经反复说过吗?说美国永远都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多次说过,你就没有能够兑现自己保卫美国,你是美国总统,你现在不仅仅是为了你个人在争夺这个总统位置,不是这个概念,而是你作为美国总统你要保卫美国,美国现在正面临着被颠覆的威胁,他是这样一个概念。你如果不出手,其实对川普来说,我觉得可以说是他的一种失职了。

如果美国现在被这批人所篡夺,那么美国就将走向另外一条道路,所以他们两个可以说都是处在这种历史关头,非常重要的历史关头,既有自己个人的身家性命和个人的荣辱,这个利害关系在里面,同时有整个国家的一个重大的未来走向的,这样一个重大的利益关系在里面,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他们也可以说是非常相似的。

主持人:国家民族。其实你刚才讲的那个相似,就是你说的他们处于绝境之中,而且我觉得不仅仅处于绝境之中,其实他们两个应该说,都可以说对于他的对手,可以说是仁至义尽,至少李世民我知道他当时,好像是说他喝了那个毒酒之后,回去吐血,吐了一晚上,他还是没有下决心要去做一些什么。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设计陷害,是不是?,他当时都想要忍气吞声。

唐靖远:当时李世民本来要采取一个回避的办法,当时李渊找他谈话,李渊可能也察觉到他们兄弟之间有些问题,有点不对劲了,这次跟他谈话意思就是说,你可以干脆到洛阳去,因为那个时候,唐王朝建都是在长安,你到洛阳去,相当于当一个铁帽子王,但是前提条件是你以后不能再回到长安来。说白了就是有一点你到那个地方去,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自过各自的,然后李世民本来是同意了的。就说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自己已经明明被对方下手暗害,好不容易九死一生捡了一条命回来了。但他也没有说想到我要报复他们,或者说要怎么地。那可以,只要能够保全兄弟之义,那我就到洛阳去,换句话说,他本来是选择我可以回避你。

主持人:对,我就躲开。

唐靖远:我惹不起你,我躲远一点吧!说白了。但是就是这样一条路也都是被对方给截断了,就是李元吉就特别坏这个人。李元吉就出了一个馊主意跟这个李建成。李建成当时还很高兴说,这个人要是一旦远离了我,起码不在眼前,对我不构成威胁。结果李元吉就去给他说坏主意,就说这个人如果说你把他留在长安呢,他就只是一个匹夫。但是如果你要是放他去洛阳,他就会成为一只猛虎,你是放虎归山。那将来对你来说,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再能够制住他。

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李建成一听好像有道理阿,然后马上又到李渊面前去进谗言。最后李渊一听,反正是然后又把这道密命又给取消,就始终把李世民扣在长安城内,同时又把他的兵权全都给拿掉了,一步一步的剥夺他的兵权,直到在最后,就是到玄武门之变之前。当时还找一个借口,说有这个突厥入侵,就让李元吉作为一个大元帅,让他来领兵,他领什么兵呢?就把秦王李世民手下所有这些猛将,全部划归到李元吉的手下去。就是把他的兵权全部拿掉嘛,是这么一种情下之下要对他下手。

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还拟定了一个计划,就是借用饯行的这个盛大的仪式的时候,要把李世民的这些手下,这些猛将全部都一次性全部杀掉。然后就发动宫变,胁迫李渊让位,这样一个计划,他是被一个叫做王志的人,透露给了李世民,所以李世民是在这种完全已经是没有任何…

主持人:没有退路了。

唐靖远:没有任何退路的这种情况下,就是刚刚我说的,他要是再不采取果断的措施,不但他自己身家性命不保,那么整个大唐王朝,连他的父亲李渊可能都性命难保。他面对这样一种选择,你怎么办?那么就只能采取果断措施。其实,我觉得川普现在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一种处境了。

主持人:对,因为我觉得川普他不管是程序战,还是法律战,现在这个所有的法庭几乎看不看就扔掉。就是他给你呈现证据的一个机会,他也不说这个证据对还是错,他基本上就不审。

唐靖远: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因为中国过去他是封建王朝嘛!他是王朝制度,所以其实真正最高的司法裁决权,其实是在李渊的手里。所以李渊从某种程度上讲,可以把他看成最高法院的,他充当这样一个职能,充当这样一个角色。也就是说,李世民其实是多次有找李渊,希望由李渊出面来把这件事情的裁决,明明是他们两个在害我,就是做一个公平的裁决。但是李渊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始终采取的一种和稀泥这样一种做法,不说谁好也不说谁坏。其实你就会发现跟现在刚刚我们说到最高法院,我也是把你这个案子,我给你驳回,我都不立案,我也不说你好,我也不说你坏的,其实非常相似的。

主持人:就不主持正义。

唐靖远:对,就是一种逃避,采取一种变相逃避。其实这种逃避他就只会造成一个结果,是会让这个局势越来越尖锐,越来越恶化。你根本其实对解决这件事情没有任何意义。

主持人:对,晓旭刚才靖远谈到玄武门的这样一个概念,就是其实从中国的这种历史角度来看,这两个处境确实是有很大相似之处。那对于美国人来说,他更熟悉的是1776。这次我在DC听弗林将军的演讲,他最后就提到,1775年Lexington这个枪声,是很著名的独立战争第一枪。然后他说:当时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殖民地这样的敌人,我们今天面对的是这种媒体、全球主义者等等,他就没有多列,就其实今天面对的是不同的敌人,但是同样的这种争取自由的战争。所以你怎么理解现在很多美国人把今天看作是1776的再现?

林晓旭:我觉得这个联想对美国人来说,确实是满自然的,因为让他们看到他们现在所要争取的就是基本自由,捍卫国父们所建立的宪法的这个体制。所以现在的处境,我倒是觉得有点像Valley Forge就是1776的时候,当时乔治·华盛顿领兵最艰难的时候,那时候费城也刚刚失去失败的情况,而且又是冬天,所以很多人都士兵被冻伤和士兵被截肢等等,就战况非常不利。

就像现在你的将军,比如说Bill Barr你这个将军被敌人俘获了,或者被打败啦!就是你手下的人未必对你忠心,然后你的这个好像是节节败退的这种情况。但是这种情况下,乔治·华盛顿将军做的最伟大的事情,我觉得就是他向神祈祷。现在这好像变成一个传说,但是我觉得美国人深深记得这样一个历史。可以说是历史传说,但也可以说是历史上给人留下了最重要的启示,所以这一次你看到这么多人都在祈祷,对吧!不管是集会开始,或者中间,或者结尾,很多人都在祈祷,就是也觉得应该把这个美国重新归回到神的路上。这一点上,我觉得其实也是跟1776非常相似。

因为当时美国人争取独立,不仅仅只是好像世俗方面的自由而已,其实这里面自由的含意很多,就是天赋的人权自由,也包括信仰的自由。他们当时在欧洲大陆上不能得到信仰自由的保障,然后来到美洲开辟这样一个新的地方。这个信仰自由的根本追求的话,对他们来说也非常非常关键的东西,也是在神的启迪下,先父才能够传承这样一个宪法体制。所以我觉得这里面,确实是美国人再次想到1776年,想到他们需要抗争,他们也想到了当年1776年这些他们的先辈们付出的鲜血。所以这一次我也碰到好多人,他们就说我们愿意付出鲜血,我们愿意再次像先人一样。

主持人:保护美国的。

林晓旭:保护美国而战,虽然是明确是个Spiritual War   ,但是从肉体方面,他们也愿意。就是如果真有冲突,真有需要拿起枪来捍卫宪法,他们也愿意做。但也许不见得会发展到这一步,但是我觉得很多人表达了这样的愿望。就说他们看到要捍卫自由,必须付出代价,这他们的理解。很多人也跟我说Freedom is not free,现在他们比较理解了。所以我觉得其实现在想起来跟1776年比较起来,是现在的很多美国人已经对自由已经Take it for granted就想当然了。所以就比较有意思的这次我也碰到了。

比如说来自越南的,还有来自前苏联国家的人。他们就说美国人现在不知道失去自由是什么滋味,那这一次让很多人开始意识到,哇!原来我的言论也可以被YouTube封杀,我可能以后自由会进一步失去。有些人开始意识到失去自由是什么滋味。所以我觉得这是两百年以后,美国人重新要体验这一点。所以也许还不是至暗时刻的至暗时刻,可能很多人还要面对更多的自由被威胁到的时候,他们才会真的觉醒起来。就是真的更努力的去捍卫美国的这个自由的精神、宪法的体制,所以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历史好像在重演。

主持人:是,我碰到的有的美国人也说,我们一直在睡觉,我们一直在sleep,我们一直在沉睡,现在才醒过来,才意识到,哇!美国这个自由已经危在旦夕了。

那还有一点时间,还有个很重要的事情,也想请二位很快再评论一下。就是今天的密西根Dominion系统,它的评估报告终于公诸于众。其实上周二晚上大家就在等待这份报告,一直没有出来,原来是被法院禁止令。那么现在出来了之后,我看到最重大的结果是说,他们发现这个Dominion系统它有制造68%的错误率。而它制造这个68%错误率的目的,是把这个68%的选票变成一个可以手动去更改的选票,这样的话就没有任何系统这样的一个监督过程。你看到这样一个报告,你什么样的感想跟我们很快分享一下。

林晓旭:第一点我觉得这个数据非常令人震惊。因为联邦方面规定,你的错误率应该是25万分之1。

主持人:百分之零零零几。

林晓旭:对,它居然是68%,所以这个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另外一个就是很明确的证据,就是Dominion这个system它经过2次update,一次是10月份,10月23日的时候做过一次update。这个update过的software是统计了11月3日选举的结果,但是11月5日又来了一次update。所以等于说Dominion system这一次update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因为有个90天的Safe Harbor的期限。就是在这个90天之内,不允许对于任何投票系统的硬件、软件做任何的改动的。所以这个Dominion 系统11月5日做的事情,也是明确违法的事情。

另外比较重要的证据,就说这个Dominion system本身存在的大量的安全隐患,就是一个是Server有被人攻击的证据,就是曾经有人想hack到这个系统里面,把所有的选举结果都清零,结果这人没有成功,但是留下了纪录。就说明这系统可以联网的,然后当地的county clerk工作人员,他们也有丢失USB找不到,没有很好的保管这些重要的这个文件,所以这个我觉得就是也是很明确的一个漏洞。

然后他也提到了这个Dominion system公司,实际上间接的是有瑞银所控制。其中董事会成员7个中有3个都是中共的官员,所以他也明确提到了有可能是外国势力的介入等等。所以这个报告,我觉得非常关键的,他虽然是一个小郡的几个Dominion机器的forensic audit。但是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投票机本身设计的时候,就是为了来制造选举舞弊的,而不是说是人为的错误。所以他明确在这份报告说,这个郡里面的官员,还有州务卿,都在做错误陈述,也就是他们撒谎,因为他们说这是人工操作中的故障或者是错误等等,但是最重要这个结论就是说,这套机器本身设计时候就是为了做舞弊用的。

主持人:是,靖远很快评论一下,这样报告出台,他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这份报告,我觉得它是一个司法审查的结果,那么他是有法律意义的第一个直接的证据。就是证明Dominion的投票机器,他的确是有人为设定的、操纵舞弊选举这么一个证据。

主持人:有意做的。

唐靖远: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他存在着严重的舞弊问题,就是他绝对不仅仅只是涉及到Antrim(安特里姆)这么一个小县一个问题,他事实上这个证据一旦确定,他就等于挑战了整个大选所有采用Dominion机器所有这些州。

主持人:对,亚利桑那州不是已经说了吗?他们要去审查。

唐靖远:只要这个证据一立起来,其他的就接踵而来,他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那么第三个他涉及到一个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因为我们都知道Dominion这个系统,他采用的是Smartmatic的软件,而这个软件是委内瑞拉弄进来的。而委内瑞拉这家公司他还是对中共和古巴的投资在里面,所以他就直接带来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外国势力的干预。而外国势力干预这个证据一旦被坐实,他会非常有力的促进,就是刚才提到的国家情报总监这个报告的出台。

主持人:周五报告。

唐靖远:只要这个报告出台,把这一点证据一确立,川普就有了非常充分的合理的依据,可以启动就是那个2018年的特别行政令。

主持人:对,好的,非常感谢。我们看一看这周还有一些关键的进展,进展如何?我们会在后续节目中继续的持续为大家分析。谢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
特约评论员:林晓旭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