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川普团队“抽丝剥茧”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0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美国大选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想大家应该已经看清楚了,这是美国史无前例的选举欺诈,更重要的是,这是一起勾结外国势力颠覆美国政府的政变川普团队会怎么应对?是否有足够的证据给这些叛国者定罪?

目前最关键的证据锁定在修改选票数据的投票机系统。因为这些投票机系统的背后是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一旦证据确凿,那这次选举就会变成无效选举,大家担心的重新计票有没有时间,重新计票会不会还是有不透明现象,这些就都不重要了,拜登背后那些操控选举的暗黑势力都会因为参与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被制裁。

今天我们继续挖了一些投票机公司的背景资料,从这些人物和机构之间的关联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画面。

大家可以看看这张图,以多米尼(Dominion)公司为中心,联系了另外的三家公司,一个是在2018年收购了多米尼的纽约私募股权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其次是以分包商出现的Smartmatic公司,还有用来存储数据的Scytl公司,和另外一家红杉公司(Sequoia Capital)。

这几家都是投票机相关的公司,跟这几家公司有关联的其它公司和组织又有克林顿基金会、Antifa、黑命贵、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等等,和这些组织相关的人联系起来组成了一个庞大关系网,就像盘丝洞的网。

多米尼和Antifa的关系

我们没有办法把里面所有的人和组织的背景关系都厘清,就把目前能从川普律师团队得到的资讯跟大家补充一下,因为前面也有两期节目也围绕这个投票机谈过一些了,今天主要说一下多米尼和Antifa(安提法)的关系,以及Smartmatic公司的证人对这家公司的指证。

川普最信任的律师朱利安尼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玛丽亚的采访时谈到,“在几个摇摆州使用的多米尼投票机是一家激进的左翼公司,里面有一个人是安提法的忠实支持者,而且在过去三、四年写了很多攻击川普总统的言论。他们使用的软件是由一家名叫Smartmatic的公司提供的。这个公司是由委内瑞拉的现任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的两个盟友创立的,现在还是由他们持有。这个公司被用来在南美的选举中作弊,因此大约十年前被美国政府禁止了。”

朱利安尼提到的这个安提法的忠实支持者就是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的CEO艾瑞克·库默(Eric Coomer),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过直接和Antifa有关联的帖子。

库默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核物理专业的博士生,2005年开始在选举行业工作,与一家名为红杉投票系统(Sequoia)的公司合作,担任其首席软体架构师。

这个红衫公司跟中国的红杉资本是不是有关系还需要进一步确认,不过在收购了Scytl的Paragon公司背后就有红杉资本的股份,红杉资本的背后就有中国红二代背景的沈南鹏,我们从维基百科的资料看,沈南鹏是新加坡籍和中国香港籍,2018年中国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双国籍的中国政协委员。他也是携程网和如家酒店的创始人。我们还没有找到红杉资本和红杉投票机公司之间联系证据。我们还是继续说库默。

2008年,红杉公司一开始被Smartmatic收购,但被美国政府强制分拆,最后专卖给多米尼,但红杉公司的知识产权还是掌握在Smartmatic手中。从那时起,库默担任美国工程副总裁,负责监督科罗拉多州丹佛办事处的发展。

安提法成员:担保川普不会赢

《保守党每日播客》的主持人、“信仰教育商业”联合创始人奥特曼(Joe Oltmann)在一个采访中说,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跟安提法的人接触了,在跟安提法的成员接触的过程中听到了他们对这次美国大选的评论,有人说,“别担心选举,川普不会赢,我XX可以担保。”他用了一个说脏话的词。

从另一位网友的推文中证实说这句话的就是库默。后来奥特曼了解到库默原来是一名安提法成员,而且是一个两面人。表面上给人的感觉是精明能干、很专业、有头脑。但是奥特曼在库默的私人脸书空间,发现他是一个极端主义者,对川普和美国有着极端的仇恨,是个地地道道的疯子。

奥特曼提到,他从库默的一个好朋友那里了解到,库默是一个疯狂的人。奥尔特曼在推特和脸书上发布这些消息后,他的账号就被封了。

随后,库默也删除了他的脸书账号。不过奥特曼都留了备份,并且签署了宣誓书,声明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就是多米尼投票机系统跟安提法组织之间最直接的关联。

证人:Smartmatic操纵查韦斯大选

再说说Smartmatic。这个公司的老板是委内瑞拉现任总统查韦斯的两个盟友。一个是公司创始人和执行长穆吉卡(Antonio Mugica),另一个是索罗斯的长期合伙人、英国的马洛克-布朗勋爵(Lord Mark Malloch-Brown),他是Smartmatic总部位于伦敦的控股公司SGO的董事长。

我们在乾坤大挪移那期节目中已经提到过,这位是布朗勋爵是跟索罗斯关系密切。他是索罗斯(George Soros)投资基金的前副主席,世界银行的前副主席,世界经济论坛的前副主席,跟联合国、英国内阁、布什家族都有密切的联系。而索罗斯更加是华尔街巨鳄,他几乎是深层政府的大管家,负责出面安排所有的事情,包括民主党、外国关系顾问、媒体、Antifa组织都由他出面出钱。

鲍威尔律师昨天对外界公开了一个重要证人的证词。这个证人就是前委内瑞拉总统的贴身国家安全警卫。他是Smartmatic公司和委内瑞拉政府领导人之间进行选举舞弊、创建和运行这套电子投票系统的直接见证人。根据鲍威尔律师公布的证人证词,我们可以理出一些基本的头绪。

2009年2月中旬,时任委内瑞拉总统、社会主义者查韦斯通过修改《宪法》,解除包括委内瑞拉总统在内的民选官员任期限制。随后,查韦斯与时任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和Smartmatic公司的三名高管进行了多次会面。他要求Smartmatic公司开发一个投票系统,可以确保在任何时候进行投票时,都能保证得到查韦斯想要的结果。当然,他也提供了很多丰厚的条件,跟Smartmatic达成了协议。

Smartmatic随后开发了这套“选举管理系统”,通过互联网将投票数据传到计算机中央制表中心。投票机具有指纹识别功能,并能打印出投票人的选票。按照查韦斯的要求,这套系统的核心是,使“系统可以更改每个选民的选票而不会被发现”。

这名证人在2013年4月14日,目睹了委内瑞拉的一场全国大选中,马杜罗(Nicolás Maduro)通过Smartmatic选举管理系统操纵和改变选举结果,战胜了对手拉登斯基(Capriles Radonsky)。

当时在加拉加斯控制中心的一个控制室里,有多个数字显示屏,实时显示委内瑞拉每个州的投票结果。当天下午两点,当对手拉登斯基以200万票领先于马杜罗时,马杜罗担心自己将输掉选举,就下令委内瑞拉几乎所有地区断网并更改结果。

Smartmatic系统的操作人员将拉登斯基的票修改成马杜罗大约花了两个小时。当重新联网并重新开始运行在线报告的时后,就像美国大选11月4日凌晨的停止计票和出现拜登曲线一样,选情反转,马杜罗靠舞弊赢得了20万票的微弱胜利。今年的美国大选如出一辙。

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 拜登团队参与

证人在证词中说,“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发生的这些明目张胆的事,令我感到震惊。这种情况和事件不禁让我联想到Smartmatic软件在2013年委内瑞拉总统选举中以电子方式更改选票的过程。”

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是,大选之夜,有5个使用多米尼系统软件(Smartmatic软件)的州突然停止计票工作。在停止点票时,川普的选票明显领先。然后在(选举夜后的次日)凌晨,没有投票发生,也没有投票机报告脱机,选情却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投票报告在第二天早上恢复时,投票结果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投票结果转为支持川普的对手、候选人乔·拜登。

证人说,电子选举系统的软件和基本设计,美国投票机多米尼及其它选举制表公司的软件都依赖于Smartmatic选举管理系统的衍生品。换句话说,Smartmatic软件是每一家选票制表公司软件和系统的DNA。这恐怕也是为什么Smartmatic公司因为安全问题被美国禁止,却又变身份包商,躲在暗处继续运作的原因。

多米尼使用跟Smartmatic“相同的方法和基本相同的软件设计来存储、传输和计算投票者的ID和投票数据”。多米尼和Smartmatic在一起使用时,软硬件系统预留了漏洞,这些漏洞允许数据被修改,一般人还看不出来有任何修改痕迹。

而Smartmatic公司15日曾发表声明,说它与多米尼投票系统无关,说“两家公司是市场上的竞争对手”。明显这是在撒谎。朱利安尼律师说,“Smartmatic十年前在美国被禁,现在它以其它公司分包商的形式又回来了。有点像混水摸鱼一样。”也就是说,这个公司出现在美国本身就是违法的。

另外,鲍威尔还指出Smartmatic董事会主席内芬格(Peter Neffenger)现在是乔·拜登“过渡团队”、也就是所谓的“接管政府”的一员。内芬格是前美国海岸警卫队副司令,之后于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20日担任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局长。估计是这次选举舞弊有功劳被拜登论功行赏安排到核心管理团队了。

确认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并且有拜登团队的参与,是目前川普总统扭转局势的关键。拜登团队跟投票机公司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明确了,他迫不及待就露出马脚;而投票机公司的外国背景这也是无需置疑的,查查公司的股东和注册国家就知道;最后就是投票机公司的作弊证据,修改投票数据的证据,根据川普律师团队的说法,他们已经掌握了大量的证据。

我感觉这个脉络越来越清晰了。川普总统正在准备这些有力的证据,然后收网。如果美国的法律还没有死亡,这次就一定会顺利了结,抓捕高层应该是最有效的方式,也是防止动乱的方式。擒贼先擒王,把这些金主给抓了,下面那些Antifa、黑命贵想闹事也没劲了,没人给钱了嘛。我相信,这一切也都在川普总统的部署之中了,我也相信,正义虽然姗姗来迟,却从不会缺席。

薇羽看世间,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