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美大选诡异“乾坤大挪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3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首先,要请大家去订阅我们的英文频道,自从上次被封杀之后,我们又重新开了一个新的号,改了一下名字,现在叫“KSJ-Bridging the Gap.”现在主要是做一些英文原声+中文字幕,经常会有更新。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订阅。感谢大家支持!

昨天搜集了一些关于软件乾坤大挪移的作弊证据和相关资料,今天整理了一下给大家看看。我们先看一个视频,这是有人在大选之夜录了一段电视节目的视频,在屏幕的下方一直在滚动显示实时的各州开票情况。

然后有人就发现,在这段视频开头和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四十几秒的时间,屏幕上显示宾西法尼亚州的数字发生了变化,非常诡异的是,川普得票减少的数量,跟拜登得票增加的数量是一样的,都是19,958票。这也太巧了!

上次在舞弊手段集锦的视频里就有一段电视节目视频也显示了跳票的数字一模一样。这一幕又神奇地被捕捉到了。有利害的电脑高手写了一个程序,计算出各州跳票和吞票的数字。这个网络高手叫杜鲁门·布莱克(Truman Black),他通过自己写的脚本,搜集和整理可靠来源的选举数据,主要是那些从川普的票转换成拜登的票,和一些消失的选票。

从他的数据可以看到,宾州竟然有22万多张川普的选票被乾坤大挪移到了拜登那里,还有94万张票被丢失。每个州几乎都有不同数量的这种跳票和吞票的现象发生。难道都是软件“故障”吗?

第一次发现这个现象的是密歇根州的一名工作人员,她因为机器故障只好用手动计票,结果发现跟机器机票的结果不一样,就重新计算,最后竟然有6000张川普的票输进去就成了拜登的票。现在大面积出现这种情况,还能说是“机器故障”吗?这就是赤裸裸地利用高科技偷票。

在大选中使用投票机,本来就是备受争议的,以前就总结了出现过的问题和风险,比如增加或减少特定人的得票数;改变选民在电子投票机上的选择;误计选票;选前通过测试却在选举日出故障;反转选举结果;机器崩溃让选民大排长队等,甚至机器起火。

而且这些投票机生产商都是私营公司,涉及一些技术专利,比如软件开发的公司有可能因为技术专利的问题,不会对外公开关键的技术,这些软件的源代码都不会公布,也不受司法管辖区检查。所以各州购买这些公司的软件后,选举局官员只能是学习操作和测试软件,而不能检查软件写入程序中是否有恶意或者问题程序。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舞弊漏洞。

而且除了人工计票外,许多州的计票工作实际外包给了这些投票机私营公司。从选民登记到投票,也都外包给了私人企业。这些私营公司的股东和财务状况都是商业机密,这就很难说背后不会有利益勾结了。

投票机:川普名换拜登

“全国选举防卫联盟”说,这为选举技术创造了一个“黑盒子”,将民主选举带出了公共领域,进入了虚拟的后台。也就是说,谁拥有这些机器和软件,谁来监管这些私人公司?这都会是大选舞弊的窗口。

从Ballot Pedia上可见,有很多州都提供填票机,包括那些竞争激烈的摇摆州。投票机行业现由三大公司主导:选举系统和软件公司Election Systems&Software(ES&S);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以及Hart InterCivic系统。前两家主要做软件,用来扫描条形码,第三家主要做硬件设备。

这三家公司占全美国选举设备的90%。其中多米尼投票系统是一家来自加拿大的选举服务公司,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多米尼投票系统服务40%的美国选民,负责这次大选许多摇摆州的选票技术,包括在北卡、内华达州、乔治亚州、密西根州、亚利桑那州和宾州使用,在这些州的票数是左右竞选胜负的关键。

目前爆出“故障”的是多米尼公司的软体。结果这家公司被发现跟奥巴马、克林顿基金会,还有众议长佩洛西有关联。

多米尼的官网显示,2018年7月16日,位于纽约的私募股权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购了多米尼以及公司管理层。Staple Street Equity由前凯雷投资集团创立。在Staple Street Equity官网的执行董事会中,可以看到肯纳德(William Kennard)的大名。

肯纳德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美国驻欧盟大使,克林顿政府联邦通讯委员会主席,凯雷投资集团执行董事,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外交政策顾问委员会成员。肯纳德目前还是AT&T、杜克能源、福特汽车公司和大都会人寿的董事会成员。而美国主流媒体CNN是AT&T旗下一个子公司。

美国这么多年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美国总统会用大使身份来奖励大型捐助者、筹款人。美国非盈利组织“回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开放秘密网站(OpenSecrets)的数据显示,肯纳德2009年~2014年担任欧盟大使,他在2008年是奥巴马50万美元政治筹款人(Bundler),并为民主党的金库贡献64,450美元,为奥巴马捐款11,900美元。

凯雷投资集团是世界最大的全球投资公司之一,也是全球主义的纽带。凯雷有“总统俱乐部”之称,给凯雷当顾问的包括美国前总统小布希、英国前首相梅杰、克林顿政府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麦克拉提(Thomas McLarty)以及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李维特(Arthur Levitt)等等,拥有深厚的政治资源,凯雷在中国也有大量的投资。1990年代中期,索罗斯(George Soros)成为凯雷的合伙人,凯雷的资金筹集一下就变得惊人的容易。

在《华盛顿邮报》2015年的一份榜单中,多米尼在2014年被列为柯林顿基金会的25,000~50,000美元捐助者。据“彭博政府”(Bloomberg Government)官网2019年4月报导,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聘用了它的第一个高权势的团队,包括众议长佩洛西发言人哈米尔(Drew Hammill)的长期助手。

多米尼投票系统在大选前已经被警告存在安全问题,在德州,多米尼投票机三次被拒获得州选举认证。测试报告列出了系统存在重大安全问题。其中2019年1月的测试报告中第一个问题写道:系统中的某些硬体可以连接到网际网路,但是供应商说对数据和IP地址强化了保护。德州拒绝了使用多米尼,但是德州和堪萨斯州还是使用的多米尼的子公司产品。

多米尼的投票系统还有另外两个疑问,一个是这个系统中使用了中国组件,包括LCD控制板,触控式萤幕和晶片组件。20%的组件来自中国。另一个是多米尼的另一家子公司Smartmatic曾经影响菲律宾2010年和2013年的中期选举,受到选举欺诈调查,在对机器源代码进行调查后,报告结论是这家公司提供的机器软件清单不足,可信性受到质疑。

事实上,投票机公司的控制者是一些全球主义的政治人物,Smartmatic的董事长就是英国上议院议员马克·马洛克·布朗(Mark Malloch Brown)勋爵,他是一位连接全世界投票系统的中心人物。是索罗斯(George Soros)投资基金的前副主席,世界银行的前副主席,世界经济论坛的前副主席。他跟联合国、英国内阁、布什家族都有密切的联系。

而索罗斯更加是华尔街巨鳄,连Antifa和黑命贵运动都是他出钱资助的。从这些我们或许可以推断,投票机系统都掌握在全球主义者手中,他们利用投票机器,在各国干预选举,试图控制选举结果。感觉科技越来越发达,可是人心越来越险恶,科技就变成了坏人的工具。

邮寄选票作假五步骤

另外在这次大选以前,大概8月份的时候,就有一位民主党的情报人员向《纽约邮报》透露了邮寄选票作假的五个步骤。他说,第一步是造假选票。选票没有特定的安全保护功能(类似印记或水印),因此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做选票,只要放在复印机上复印就行。

第二步就是收集回邮信封。邮寄选票首先以大信封将空白的选票寄给注册选民,大信封内包括回邮信封、选民必须签名的“邮寄选票证明”以及选票。回邮信封不能重新制作,他们就必须从真正的选民那里收集这些回邮信封。他会让他的手下挨家挨户地去说服选民,说我们是社区工作者,义务帮大家邮寄选票。然后,他们把密封的信封带回家,用水蒸气使封口的信封松开,然后用伪造的选票将真实的选票换掉,并重新密封信封。他们这样做,最多五分钟可以处理一张票。然后,再将信封分散到所有不同的公共邮箱中,以避免上百张选票同时出现在一个邮箱里引起人们的注意。

这名情报人员还说,有时邮政员工也会加入欺诈骗局中,他们会从邮件中筛选选票,将投给共和党和川普的选票扔进垃圾桶。

第三步是“帮助”老人投票。他说,在某些疗养院中,护士实际上是带薪的特工。他们代替这些老人填写了选票。这是一个巨大的金矿。宾州确实发生了这种事情,有2万5千多个老年护理中心的老年人同时投票。这些现象跟他说的这第三步是能对上的。

第四步,冒充选民投票。这名特工说,他会派遣团队冒充那些不去投票的注册选民,去投票站现场投票,因为这些注册选民信息都是公开的。特别是在新泽西州和纽约州等不需要查看选民身份,宾州在大多数情况下也不需要查看身份证。

最后一种是贿赂选民。就是找那些流浪汉,这些人是不会去投票的,就成了他们可以买到的选票来源。这名特工透露说,他们还有一个暗号,就是在选民证书上折一个角,这样计票人会知道这是操纵的票,就不去严格查看身份信息,不去验证投票人到底是不是这个人,这些选票将跟真选票混合在一起,成了有效票。

这次我们大家算是大开眼界了,知道选举还有这么多猫腻。幸亏这次川普总统有防范,昨天川普总统发推文说,我们将取得巨大进展,下周会有结果出来!然后又发推说,我们会赢!昨天蓬佩奥也出来说,川普政府将顺利过渡到下一个任期。听他们这么说,感觉已经是胸有成竹了。看来,我们低估了川普的智囊团。希望好消息不断!

好,今天说这些了,薇羽看世间,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