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说:“真不好意思,我当时没有答应你”

文: 河北法轮功学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2日讯】“真不好意思,我当时没有答应你。”领导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我心里一下就明白了,领导已经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了,并且他已经受益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还得从头说起。

几天前,单位的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领导上班来,表情挺复杂的,见我一个人在屋里,就对我说:“你得救救我了,不然就来不及了。”我问他怎么了?他就掀开衣服让我看,他胸前粘满了治疗用的粘贴。他告诉我:心脏出现了问题,当地医院检查结果不乐观,需要北京来专家进一步确诊。他心里没底,说不定就得住院治疗。

说完,他就到里面的办公室,在电脑上开始办公。我忙完我的工作,就进到了里面的办公室,坐在他旁边。给他讲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经历的三件神奇事。

第一件事是,我妻子的大姐,当年七十岁了,他们夫妇两人到我家做客。中午刚吃饭的时候,大姐说头有点晕,想上厕所。我妻子扶着她,眼看着大姐的身体就往下出溜,我赶忙和妻子一起把她架住。一下子,大姐身体都僵硬了,人事不知,没气了。我们赶紧把她架到床上,求大法师父救她。

大约过了五分钟,大姐醒过来了。就见她浑身哆嗦,我们给她盖了一个毛巾被,她还说冷,我们又给她盖了一个薄被,她身体哆嗦的还很厉害。

我们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很快她就恢复正常了。问她刚才怎么了,她说只知道刚才在吃饭,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中午饭谁都没吃好。她儿子接到电话,赶紧开车就过来了。

下午大姐回到家里,吃了一大碗饺子。她以前有一个毛病:无论春夏秋冬,每天都要喝很多的冰镇水。经过上午的事情之后,她这个毛病就好了。

出了这样的事,现在虽然没事了,可她儿子还是不放心,就把她送到了北京一家著名的医院。医院告诉她儿子得住院观察。这仪器、那仪器,这检查、那检查,没办法,检查不出毛病。经过几天的观察,没发现问题。十七年过去了,我妻子的大姐依然健在。

第二件是,我妻子的三姐有头晕病,从一天的几次到后来的一天十几次。没办法,就到北京的朝阳医院检查,经医院确诊是脑动脉血管狭窄。住院保守治疗,每天吃药,输液,四十多天,病情不但没有好转,每天头晕的次却数越来越多,增加到了几十次。医院跟她家人商量,需要动手术,下两个支架。对农村人来说,下支架费用很高,很难承受。我们到北京去看她,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会有奇迹发生。

三姐在住院期间,问做过支架手术的病友,做过手术是否还会头晕。病友告诉她:做完支架,头晕病还会复发。花著钱,受着罪。三姐胆小,怕动手术,决定出院回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病好了。六、七年过去了,三姐生活的很好。

再一个就是,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二零二零年三月五日下午两、三点钟,正好是这位领导值班。坐在我对面的同事突然喷嚏一个接一个,满脸通红,用卫生纸堵了左鼻孔,鼻涕从右鼻孔流;堵了右鼻孔,从左鼻孔流。最后两个鼻孔全堵上了,同事发烧了。

怎么办?疫情期间,不管是谁发烧,都得被120拉走,做核酸检测,密切接触者都得被隔离。如果同事是第一个被120拉走的人,我就是第一个被隔离的人。单位那天值班的领导与下班的职工和外单位施工的人员都得隔离。单位施工刚开始没有几天,就得停止,全系统的施工也将受到影响,这样一来,影响就太大了。

这个同事他受中共的谎言毒害比较深。看着他这样,我告诉他:赶紧喝一杯白开水,我又给他拿了三个橘子,让他赶紧吃了。吃橘子的时候,他很不好意思,只拿了一个。我告诉他:都拿着,赶紧吃了。他很听话,没说什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出了一身汗。慢慢鼻涕也不流了,脸色也渐渐的恢复了。

等到晚七点半下班的时候,下班人员都要测体温。别人给他测了一次,体温正常。他有点怀疑,就从座位上起身,自己亲自测了一次。刚走两步,他又转身回来,又测了一次。他不正常的举动,正好被领导看见了。领导就说了他一句:你有病吧。他嘟囔说了一句:我就想试一试。当时我看着领导笑了笑,没有说话。

直到今天,我才跟领导提起这件往事。这么严峻的时刻,一提谁发烧了,都吓的够呛,都得远离。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不但没有远离,也没有告诉领导。

三件事说完了,我就告诉这位领导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会出现奇迹。他一边忙他的工作,一边默默的听着,什么话都没说。

几天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在饭店里见面了。他从房间的最里面转过桌子,到外面告诉服务员,特意给我点了两种素馅的饺子和素菜。吃完饭后,就出现了领导激动握着我的手的这一幕。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