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說:「真不好意思,我當時沒有答應你」

文: 河北法輪功學員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2日訊】「真不好意思,我當時沒有答應你。」領導激動的握著我的手說。我心裏一下就明白了,領導已經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了,並且他已經受益了。這是怎麼回事呢?還得從頭說起。

幾天前,單位的辦公室裏只有我一個人。領導上班來,表情挺複雜的,見我一個人在屋裏,就對我說:「你得救救我了,不然就來不及了。」我問他怎麼了?他就掀開衣服讓我看,他胸前粘滿了治療用的粘貼。他告訴我:心臟出現了問題,當地醫院檢查結果不樂觀,需要北京來專家進一步確診。他心裏沒底,說不定就得住院治療。

說完,他就到裏面的辦公室,在電腦上開始辦公。我忙完我的工作,就進到了裏面的辦公室,坐在他旁邊。給他講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經歷的三件神奇事。

第一件事是,我妻子的大姐,當年七十歲了,他們夫婦兩人到我家做客。中午剛吃飯的時候,大姐說頭有點暈,想上廁所。我妻子扶著她,眼看著大姐的身體就往下出溜,我趕忙和妻子一起把她架住。一下子,大姐身體都僵硬了,人事不知,沒氣了。我們趕緊把她架到床上,求大法師父救她。

大約過了五分鐘,大姐醒過來了。就見她渾身哆嗦,我們給她蓋了一個毛巾被,她還說冷,我們又給她蓋了一個薄被,她身體哆嗦的還很厲害。

我們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很快她就恢復正常了。問她剛才怎麼了,她說只知道剛才在吃飯,後來的事就不知道了。出了這麼大的事,中午飯誰都沒吃好。她兒子接到電話,趕緊開車就過來了。

下午大姐回到家裏,吃了一大碗餃子。她以前有一個毛病:無論春夏秋冬,每天都要喝很多的冰鎮水。經過上午的事情之後,她這個毛病就好了。

出了這樣的事,現在雖然沒事了,可她兒子還是不放心,就把她送到了北京一家著名的醫院。醫院告訴她兒子得住院觀察。這儀器、那儀器,這檢查、那檢查,沒辦法,檢查不出毛病。經過幾天的觀察,沒發現問題。十七年過去了,我妻子的大姐依然健在。

第二件是,我妻子的三姐有頭暈病,從一天的幾次到後來的一天十幾次。沒辦法,就到北京的朝陽醫院檢查,經醫院確診是腦動脈血管狹窄。住院保守治療,每天吃藥,輸液,四十多天,病情不但沒有好轉,每天頭暈的次卻數越來越多,增加到了幾十次。醫院跟她家人商量,需要動手術,下兩個支架。對農村人來說,下支架費用很高,很難承受。我們到北京去看她,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會有奇蹟發生。

三姐在住院期間,問做過支架手術的病友,做過手術是否還會頭暈。病友告訴她:做完支架,頭暈病還會復發。花著錢,受著罪。三姐膽小,怕動手術,決定出院回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病好了。六、七年過去了,三姐生活的很好。

再一個就是,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二零二零年三月五日下午兩、三點鐘,正好是這位領導值班。坐在我對面的同事突然噴嚏一個接一個,滿臉通紅,用衛生紙堵了左鼻孔,鼻涕從右鼻孔流;堵了右鼻孔,從左鼻孔流。最後兩個鼻孔全堵上了,同事發燒了。

怎麼辦?疫情期間,不管是誰發燒,都得被120拉走,做核酸檢測,密切接觸者都得被隔離。如果同事是第一個被120拉走的人,我就是第一個被隔離的人。單位那天值班的領導與下班的職工和外單位施工的人員都得隔離。單位施工剛開始沒有幾天,就得停止,全系統的施工也將受到影響,這樣一來,影響就太大了。

這個同事他受中共的謊言毒害比較深。看著他這樣,我告訴他:趕緊喝一杯白開水,我又給他拿了三個橘子,讓他趕緊吃了。吃橘子的時候,他很不好意思,只拿了一個。我告訴他:都拿著,趕緊吃了。他很聽話,沒說甚麼。過了一個多小時,他出了一身汗。慢慢鼻涕也不流了,臉色也漸漸的恢復了。

等到晚七點半下班的時候,下班人員都要測體溫。別人給他測了一次,體溫正常。他有點懷疑,就從座位上起身,自己親自測了一次。剛走兩步,他又轉身回來,又測了一次。他不正常的舉動,正好被領導看見了。領導就說了他一句:你有病吧。他嘟囔說了一句:我就想試一試。當時我看著領導笑了笑,沒有說話。

直到今天,我才跟領導提起這件往事。這麼嚴峻的時刻,一提誰發燒了,都嚇的夠嗆,都得遠離。可是作為大法弟子,我不但沒有遠離,也沒有告訴領導。

三件事說完了,我就告訴這位領導說: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會出現奇蹟。他一邊忙他的工作,一邊默默的聽著,甚麼話都沒說。

幾天後,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在飯店裏見面了。他從房間的最裏面轉過桌子,到外面告訴服務員,特意給我點了兩種素餡的餃子和素菜。吃完飯後,就出現了領導激動握著我的手的這一幕。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