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专访共和党委员:川普法律诉讼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0日讯】专访共和党委员会高层:透露川普法律战最新进展!150位证人到位;川普连任之路仍然畅通!中共为何不敢祝贺拜登?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本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9号星期一。川普团队本周将继续提出多项法律诉讼,指控在关键州出现的选举舞弊现象。本期节目专访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先生,请他介绍诉讼情况、舞弊证据及下一步的计划。俞怀松先生出生于中国上海,幼年时曾经历文革,目睹过当时发生的一些可怕情景。80年代他为躲避中共迫害,来到美国。90年代开始积极投身政治活动,并担任俄勒冈州共和党多个高级职位。

那么采访结束以后,我们会请横河先生点评,并进一步分析大选的最新局势。采访会用英文进行,我们会有同声翻译,之后我们还会将英文原声版本上网。俞怀松先生很谢谢你加入我们的节目。

俞怀松:谢谢邀请我到来。

主持人:谢谢,很重要的现在大家在大选中看到的,不仅关系到谁会成为我们合法当选的总统,还关系到我们宪法制度的完整性。我知道你有最新的情况,可是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上周六大多数媒体宣称拜登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赢家。然而川普总统他发表声明,他说大选尚未结束。那川普的法律顾问爱丽斯他也说,在我们对谁宣布说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做出正确的,正式的法律约束力的决定之前,川普团队的法律挑战,必须在法庭上得到解决。

那你能讨论一下目前的情况吗?

俞怀松:肯定的,我觉得川普总统是对的,我觉得现在这边的问题是,媒体不能够决定谁赢得大选,我们人民才能够决定,也要通过一个认证的过程。各州的选举委员会还有官员,都一定要确保选举是公开透明,公正公平的。可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不是这样,我们看到很多民主党执政的州跟郡,都有很多的舞弊情形,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那当然现在媒体的策略,就是直接宣布了当选者,所以我们很难去翻转这个局势。

在他们的心目中,不过在我的经验中,2000年的高尔总统跟小布什总统的案件中,他们的确是花了一段时间才去决定,在佛州谁是当选者,谁是赢家。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他们现在在计算所有的,包括是违法的选票。可是每个州都有不同的选举规定,他们会告诉你说要怎么去认证这个签名,怎么去计算选票,还有怎么去监票。那如果他们违反了规则,如果没有一个签名的认证,也没有监票员,而且他们还系统性的去教育民主党人怎么去投票,这个是完全违反选举规则的。

最后我们有一个新的指控,就是一个法律的保护,这个是很重要的。民主党的郡还有共和党的郡,民主的州、共和党的州,他们都一定要对待每个选民都是平等的。有一些民主党执政的郡,他们有不公平的对待的情形。他们把选票突然在午夜才开始去搜集、去计算,那我们发现了这个情况。这个选举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他们主管告诉他们,要把这个日期往前移,把这些选票的日期修改。

主持人:是的,有听说过这种情况。俞先生我们有看到川普的法律团队,这周六提出了更多的诉讼案,你能不能给我们最新的进展,关于这个最新的法律行动,那他们现在的进度如何呢?

俞怀松:宾州的诉讼案已经提出了,会一直到最高法院去。宾州的法律团队到最高法院,那的确是最高法院承认了有问题存在,这是他们的立法者试图通过一个选举的规则,他们的州务卿是违反了这个选举规则的。所以现在宾州的最高法院竟然是跟他们的州务卿站在同一阵线,那我们到了最高法院,他们是说如果有问题的话,你再回来找我们。可是他们是说晚的选票应该是要被区分细算出来的。

可是他们却违反了这个最高法院的裁决,所以发现这个晚到的选票,并没有被区分去计算。他们现在说我们必须再回去,再回答这件事情。他已经做了这个决定,然后要去回答这些问题。最高法院做了这样的裁决,为什么他们没有去遵守?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在最高法院的这个案件。另外一个案件,我跟你分享过的,就是在宪法之下,每个选民都要是被公平对待的。你要对待每个选民都是公平的。

你不能够对待民主党的郡的选民一个样子,然后共和党郡的选民又是另一个样子,还有密西根州也在进行诉讼案。我们现在收集很多的证词,有大概一百多个证词。威斯康辛州也有诉讼案在进行着,包括亚利桑纳州,我们可能也会到乔治亚州,还有内华达州。不过在最后我要说,我们可以在10个州展开这样子的诉讼案是很多的。有很多的证词都一直在搜集过来,人们在誓言下,他们人是发誓的,说这是他们看到的情况。好多个州都看到了选举舞弊的情形。

主持人:你看到宾州的案件,是关于他们的州务卿,他们有没有一个日期的决定呢?

俞怀松:可能是这州他有好多个事情,在宾州发生著。他们竟然不让监票员去监管选票计算的情况,这是一件事情。这是州的选举法规定的,说民主党跟共和党的监票员,都可以去看的,但是他们却拒绝监票员的监管。那另外一件事情是,没有选举签名的认证,有一边是共和党,一边是民主党。那你要给他们看信封上面的签名,是跟纪录的签名要是一样的。然后你把选票拿出来,然后你在跟两方都展示说,这个选票是合法的。

然后你在把它放入这个要被计算的选票堆中,那如果有一方挑战这个选票的公正性的话,他们就要把他们放到一边去。可是当有一方提出了问题,他们还是把它放到了同一堆选票中。另外,还有一些监票员是被踢出监票所的,这也是违反法律的。

主持人:那目的是什么呢,川普的法律团队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他们是想要重新计算选票吗?在这些摇摆州,还是它们想要让在这些摇摆州的结果是不被确定不被认证的呢?

俞怀松:有三个目的。第一个,就是有一些州它们自动的就会去重新计算选票,包括威斯康辛州,那我想亚历桑那州、内华达州也是,还有乔治亚州,它们应该是自动会去重新计算选票的。那第二个目的,就是你有一些证词,你看到有系统性的这样子的舞弊事件,应该要被调查,应该要有一个法律的裁决。这个法院的裁决说,我们发现了这样子的问题,要怎么去解决?

还有再找一些解决方法,看看,有一些方法有时候是比较极端的。有可能是全部重新投票,那或者是有一些方法。也有可能是说违法的这个选票,这些不合法的选票,没有在监管之下的、没有签名认证的,或是在选举日之后才寄到的,这些都是违法的选票,不合法的。因为州务卿当时并没有把这些选票区分计算,这些就不应该被计算。那我们还讲到了很多机器的出错,还都是有利于拜登的。

主持人:当你说要把这些违法的选票剔除出去时,我的问题是,尽管我们去重新计算选票,你有没有办法去区分这些合法的选票,或者是不合法的选票呢?

俞怀松:是可以的。有一个法院的裁决,我们是想要去看很多的证据的,但要区分是很简单的。这是要看说这些选票是在11月3号晚上8点之后才寄来的,就都是违法的。或者是说在11月3号晚上8点之后,日期被修改的也应该被剔除。还有这一些不合法的人去投票的,也都是违法的,或者是说已经迁移出去搬出去其他州的。例如说亚历桑那州大概有十万多的人因为疫情的关系他们搬到了其他的州。那猜猜怎么了?那么多人他们都还是去投票了,那这些也应该都得剔除,因为你已经不是亚历桑那州的人了,所以像这样子的选票都是违法的选票。

主持人:你会不会担心这个证据被摧毁呢?

俞怀松:是的,是会去这样子去忧虑的,那我们要一个解决方法,是说你要公开的去谈这件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吹哨人给我们他们的证词,还有这个目击者给我们他们的证词,他们跟我们分享他们看到的情况,他们是在誓言之下是发誓告诉我们,他们知道的事情。包括很多的邮差也会给我们证词,可能是关于这个邮局的阴谋行为。邮局做得一些修改邮戳的行为,都是违法的,这些选票应该要被剔除。

主持人:如果在这个12月14日的选举团投票之前,这些法律挑战不能全部解决会怎么办?

俞怀松:其实州的立法者可以做一个决定,州的立法者是可以投票去选择选举团的,那当他们看到这样子的情况在发生著有这些舞弊的情形。他们要说,好的,我们没有办法再去决定,再去举行一次选举了。可是我们可以是说民主党的这个选举人这个选举团,可能是没有办法去好好代表我们的州,那我们可能得另外的去选别的选举团。我们当初的创国者就是给我们州的立法者这样子的权力,他们可以去选择谁才是合法的选举团来选出我们下一任的总统。

主持人:那现在一些很重要的诉讼案,这个下一步是什么计划?

俞怀松:之后的计划是你到法院去,然后有目击者要在发誓的去提供证词,那如果你得到了一个法院的裁决,在这个证据之下你要去找更多的证据,你有听到这个13万张的选票在最后一分钟,突然全都是投给了拜登。这些13万8千张的选票你要去找出这个事情的根源,为什么这些选票都只投给了一个人,就是投给了拜登呢?

包括这个参议院的选举也是这样子,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十几万的选票同时竟然只投给一个候选人,通常就算是在蓝州,20%也是会去投给共和党的,那还有这个选民的登记,如果说一个州你有十万个登记选民,结果却有12万的人去投票那这也是一个问题,那例如说在密西根州像这样子的选票就不应该被计算,这就是我们现在在看的,也是我们在等到法院的裁决下来之后,我们要做的。

主持人:是的,那媒体是说,川普总统说选民舞弊选举舞弊是没有证据的,它们也不知道这是系统性的舞弊,那你会怎么说呢?

俞怀松:你要去看这些证词,因为这一些选举的舞弊的事件,你一定要去看这一些目击者的证词,他们是发誓的,他们的确是讲出他们看到的情况,如果他们说谎了是要受惩罚的,例如我在新泽西就看到有一个人给出不好的错误的证词,他是得去坐牢十年的,那法官他会去读这些证词,然后把这个人带到法院中,然后去问他更多的问题,这个人都是要在誓言下去回答,而且双方都可以去质问这个证人,那也都是要根据证据的,那根据这个证据法官会给出他的裁决,在这个裁决下我们会再去寻找解决方法,所以呢我们现在就是要去走这个流程,那这个民主党有什么好怕的呢?

主持人:是的,那在这个时间,你觉得川普总统还有可能连任吗?

俞怀松:肯定的。

主持人:好的,那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俞先生是关于你的个人经历,你知道很多的年轻人是在这一次今年第一次投票,他们中很多人其实很向往社会主义的生活、社会主义的社会,他们有一些人甚至不反对美国的共产主义思想,我们觉得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子,你还是个青少年的时候,就逃离了中共控制的中国,你能不能分享一下自己在共产主义社会生活的经验?

俞怀松:生活在一个共产主义的国家,就像生活在地狱一样,我不想要任何人经历那样子的事情。我也不想任何人去生活在共产中国,第一个是没有言论自由,第二个是,如果讲了什么违反政府的话,你就变成一个被攻击的目标,所以你如果看到类似这样子的事情,在我们的国家发生,包括AOC他已经去恐吓了川普的支持者,说你是会被这个恐吓的,我会叫这个法西斯主义,今天在共产中国,他们还有个信用制度,如果你不跟随着这个政府的宣传,或者你不跟随着政府的言论,如果你违反了政府,你就会得到很低的信用分数,你就不能够取得好的工作,你也不能够坐飞机,你可能也不能够去申请贷款,所以我当初是逃离了这样子的生活,我也不想要再回去这样子的生活。

对我来说,我想要为每个人的自由抗争,我也是在为自己的自由抗争,我逃离了,如果我们今天失去了美国的宪法下面这样的制度,我们也会失去自由,我希望川普支持者能够跟我一起抗争,或是为这次的选举公正性来抗争。对我来说我们已经无处可逃了,无处可去了,我们只能够挺身而出去发声,这个是关乎你的自由,包括班杰尼法兰克福他也说,这个是你的国家,而你要去守住你的国家,我们要挺身而出。

主持人:有些人说情况没有这么糟糕吧,我们讲得是民主的社会主义制度,也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那也不是跟共产主义相符的,您会怎么回答呢?

俞怀松:当你告诉我说,当别人能够决定你能够讲什么,或者是不讲什么的时候,你都已经迈入了共产主义的道路了,我告诉你,20年前我当时上任了共和党委员,在俄勒冈州发表演说时,我就说过类似的话,我当时就是这样子被选上做共和党委员的。今天川普跟我有一样的言论,也有人在谈这件事情。

你知道为什么现在的选举有那么多问题吗?是因为你只要一发声,别人就说,你是种族歧视者,他们就叫你法西斯主义者,我是赢得了这一次的抗争,通常我就会直接的回他们,我是根据他们的人格、他们的人品去评论的,而不是依据他们的肤色,可是为什么大家那么害怕呢?因为他们害怕发声,是因为他们不想要被别人说成是种族歧视,或者法西斯主义者。

所以有一些人觉得,如果这个民调的人说,你如果不接我们电话的话,那我们就直接说拜登会领先这个选举了,那这就是发生的事情。

主持人:是的,很多在共产主义国家生活过的人,都看到(美国)现在的情况是(与中国)非常相似的  我们看到从古巴或者是越南逃离出来的人  或者是从共产中国来的人都在说同样的话  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些话。

俞怀松:是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谢谢俞先生给我们很重要的采访,我们今天讲的对美国人来说至关重要的,所以非常谢谢参加我们的节目。

俞怀松:谢谢。

主持人:观众朋友,刚才是我们对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俞怀松先生的专访。下面我们邀请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来做一些点评  横河先生今天就在现场。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横河先生跟我们谈一谈,刚才我们对俞怀松先生做了20多分钟的采访,先跟我们谈一谈您对这个采访,以及对他说的这些情况的一些基本的感觉。

横河:他有很多第一手的直接的消息,因为他自己参与了作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委员,在这一次整个的,包括在法律上面,还有证据方面的收集,他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几乎是如数家珍的把一些,大家可能零零碎碎听到的一些消息,都把他列举出来了,而且从法律层面上解释的非常清楚,这一点我们在看新闻的时候,很少得到这样的消息。这一来的话,整个的画面就非常清楚,这个事情是什么问题,问题有多严重,为什么大家要站出来,为什么要把这个事情追究到底,包括他个人的经历,我觉得这个对于很多华人,还有很多古巴裔的,还有委内瑞拉的,还有以前从一些共产主义国家移民到美国来的,这些人都应该有非常亲身的体会,所以很能够理解他所讲的东西。

当然对美国人来说,相对来说也是在其他各个国家当中,他也是最清醒的,因为美国曾经在过去欧洲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市场蔓延的时候,美国曾经拒绝过共产主义,而且这几年来说,这四年当中,我想很多人通过这四年的发展情况和各种辩论,其实大家对于共产主义的危害,比以前要更清楚一些。因为媒体不报导,全球看在这个行政当局的很多措施当中,特别是跟中共打交道当中,大家也认识到这一点。

主持人:我印象比较深就是我问他,媒体说他们没有证据,川普总统一直在说这个 voter fraud,但是没有证据,他说 Read affidavit,而且他提到至少有150个证人的证词,所以这个在法律途径上非常强有力的证据,是不是?

横河:对,Affidavit 就是一个宣誓的证词,这个宣誓的证词在美国法庭是非常重视的,因为美国是一个信用社会,信用社会就个人直接观察到的东西,是属于第一手证据的。证据有分几个档次,这是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的,就是个人签字以后的证词,发誓的证词,因为这个社会就是靠这样运作的。这些人其实是有风险的,我们看到一些采访的时候,采访的时候一些证人讲的这些证词,你一听就知道是真的,但是主流媒体要就是不报导,要就是去把他的证词,但现在他们不知道是还没有这么清楚哪一些人做证。

主持人:现在好像有一些媒体开始说一点点,但是他们就说这个只是个别案例,或者不是系统性的,所以他们还是试图用这样去定义他。

横河:因为你要知道这种为什么它不是个别案例呢?是因为这些事情是发生在每个地方,要收集证据是非常困难的,愿意出来作证的人,首先是要认为这个事情不对,他需要出来作证,这就去掉了一大批,因为参与的人当中,他们本来是绝大部分可靠的,或者是跟他们想法一样的,即使他不同意这个做法,他也不至于出来反对他自己的党,所以这就要去掉一大部分。在不满意又愿意作证的人当中又要……

主持人:他得有这个勇气,有这个胆量。

横河:又要能够被这些委员会的人找到。他就是主动出来作证的机会本来就要少了很多,你找到他,他愿意作证,但是你不找他,他不会主动来找你,这要去掉一大部分。所以现在能找到150个,已经愿意发誓签字的人,这一类的证人如果是普遍去找,然后媒体去找,我们知道媒体不会去找。媒体去找,然后各种各样的人都去找,鼓励他们出来的话,那就要乘个十倍、百倍的证人,所以这种情况下,你看到有这么多宣誓作证的人,那就可以知道这种情况绝对不是偶然的,绝对不是个别的。

主持人:所以我问俞怀松先生,他是不是觉得川普总统通向连任之路还是畅通的?他说是。您怎么看?

横河:对,现在就是看法庭能不能秉持公正了。作为一个民主制度,其实最高法院是最后一道墙。如果最高法院不能够秉持公正去判这个案的话,如果法庭都不能够秉持公正去判案的话,那么这个民主的基石就没有了。因为我们知道在这次选举当中,体现出来一个民主选举制度受到了最大的威胁。所以很多人说这是一个宪政危机,它不是一个开玩笑的话。因为如果说他能够一次逃过去,其他人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四年以后不会再有选举了。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说,比如像高尔和布什2000年那一次,高尔觉得其实是有作弊现象,但是他最后还是承认落败了。有人举这个例子,就说不至于这么严重吧!如果真的有一点点的作弊,你承认落败也可以,以后还有机会再来。您怎么看?

横河:问题在于此,那一年是一个州,而且一个州的选票非常非常接近,并没有大规模舞弊的任何证据。因为实际上讲他们都是体制派的,就建制派的人当中大概不会有特别大的舞弊,这次舞弊是非常特殊的一个现象,这第一。第二现在发现的是摇摆州。摇摆州之所以能够被发现,并不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舞弊,而是因为这些舞弊已经决定到谁能当选的问题,所以才会大家去到这些摇摆州去挖掘。这次摇摆州有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它的相差比例这几个州都差不多,都是非常非常接近。这个事情在以前没有发生过,这么多州都这么接近,也很少发生。

那么这就问题很严重了,他是这么多州甚至要加上一些没有摇摆的这些州,那么这些州里头其实也有很多问题。只是说大家没有去着力去挖掘它,因为现在没有这个精力。所以说它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原来只是一个州的个别问题,而且只是选票接近的,没有其他的问题。现在就是这么多摇摆州都出现了,那也就是说不是摇摆州也出现了,也就说这个选举系统已经有非常大的问题了。如果这里选举系统这一次的问题不被透明化,不被每个都追究的话,也就是鼓励这种现象。因为他只要逃过一次,就绝对会有第二次,这个我们从任何一个国家来的人都会知道。

主持人:对,所以Lindsey Graham 就说这一次我们不去抗争,就是不把这个现象追究到底的话,那共和党就不要想再有第二次被选上了。

横河:对,实际上就没有第二次选举的机会了。

主持人:没有第二次公正选举的机会了。

横河:对,没有第二次公正选举的机会,只会一次比一次糟,一次比一次糟。所以这一次为什么这么重要!那么现在选举系统出了问题,你不能从选举系统内部自己解决,对不对?媒体现在完全失去了第四权,监督权。就是包括对选举的监督,不仅是完全放弃了,完全站在一边去了。所以媒体不存在,就是包括像FOX这样的,就是原来还是中间偏右的的媒体,都已经立刻就转变了,你就很难指望。

既然民主选举的制度出了问题,媒体监督权出了问题,那不要说社交平台的封杀,这么多的问题在这里。最后就是靠法庭了,因为美国到现在为止,他的最高法院是用来解释宪法的。当发生宪政危机的时候,就要靠最高法院。如果最高法院漠视这个现象的话,那么也就是说他就放弃了最后一道防线。所以为什说所有的合法选票被计算以后,川普总统肯定当选,因为把非法选票去掉了。

主持人:您觉得就是现在大家唯一的希望就只能是法院系统吗?比如说现在我们看到这个周末有很多人上街,很多民意在不断涌现,那民意本身是不是也是一种力量呢?

横河:民意本身是一种力量,但是民意力量最终是通过其它方式表达出来的。

主持人:起作用。

横河:你现在不可能全国去大选,但是民意可以给各地的、各个地方的民选官员施加压力。包括他们已经选上的国会议员,参议员、众议员施加压力。因为毕竟他们的选举目前还没有出现大问题,他最终还是希望能够得到选票的。当然以后怎么做,如果这次不行,那下一次就很难说了。所以说选民的压力是增加整体民选代表的压力,这个压力也会有用的,我觉得各个州现在已经开始在动起来了。

比如说乔治亚州,乔治亚州就决定重新计数,重新计票,这就是个非常好的迹象。其它的州现在也有很多在公开场合把这个揭出来了,毕竟他不可能把所有的媒体全部压掉。现在有很多地方媒体在报导,包括三大电视台的地方分支,也在报导这些消息。因为他们受的外界的压力和来自垄断财团的或者是他们的大老板这个压力,相对小一些。

主持人:而且他们就在那,就在当地。

横河:对,当地在报导不少这样的消息。他们毕竟才刚刚开始,不能像中共那样有个中宣部,把所有的声音一次性全部压掉了。这可能还得折腾几年,所以现在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就通过民间抗议来施加各种压力,来把这个大媒体不报的东西,通过小媒体报导出去。因为这个也是有用的,他们为什么不报导?其实是怕民间压力的。因为报导以后民间压力就会出来了,就是民众觉醒,他们最怕。所以在不能寄希望于大媒体的情况下,各地的抗争可以通过地方媒体报导出来,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之所以他们怕大家知道,那也就说明大家知道是有用的。

主持人:对,还有就是最新的一些形势,您刚才提到有10个州的总检察长也加入这个法律诉讼是吗?跟我们介绍一下。

横河:对,就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提出来一个诉讼,就是关于过期的选票不能用,就是刚才俞怀松先生已经讲到的。那么今天有10个州的总检察长,发了一个联合声明,这个联合声明就是支持宾州的诉讼案。因为他们不是原告,所以他们不能够直接去起诉,但他们发了一个法庭之友,就作为10个州的检察长加入了。今天是一个比较大的迹象,就是有各个州的以前的民选官员、现在的民选官员出来讲话,表示要计算这个合法选票。所以这个压力也是应该是存在的。

主持人:但是他们总检察长是不是直接就到高院去?还是怎么样?

横河:不是,他们发给一个,他们叫作法庭之友。法庭之友就是作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对这个案子发表他们的意见,就是专家意见。这10个因为总检察长,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直接把这个发给最高法院,这个是发到最高法院去的。他们今天开了个记者招待会,就把他们这个叫做Amicus brief,就是法庭之友的声明,把它公布于众。现在媒体也在开始捡起这个东西,也开始在报。

主持人:对,我感觉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也好、还是声音也好,确实在这方面形成一种好像越来越大的浪潮。

横河:对,这个就是靠民间的压力了。就是两条路同时走,一条路是通过法律途径,另外一个就是大家上街。这是很重要的,在民主国家毕竟还在民主国家,他还没有一天就变成像中共那样子,独裁国家。

主持人:委瑞内拉。

横河:大家要做的就是避免它变成像中国和委瑞内拉那样的情况。

主持人:是。

横河:那么现在还是有机会的,所以大家用民间的压力和法律诉讼相配合。

主持人:是,再来还有一点时间,稍微看一看是国外的一些反应。因为这个媒体一宣布,很多国家也开始把这个当成一个正式的了。实际上媒体真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应的,但是有意思的是,很多国家确实有的开始发来祝贺等等。不过大家都注意到了,中共那边并没有正式的祝贺。很多人网路上在热议说习近平为何么没有发来贺电或者表示一下祝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横河:我们先看谁来发了贺词,没有发的是俄国、中国、墨西哥。

主持人:巴西。

横河:施洛维尼亚,对,其实南美的都没有发。就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因为墨西哥人都认为在川普总统签的新的NAFTA协议当中,好像对墨西哥不利,墨西哥为什么会不发表声明。我觉得他们是很正常的表现,就说他不需要去讨好哪一个,不需要去讨好。你爱干不干!你按照规矩走,这其实是正常的,结果现在变成异常的。俄国其实也是,俄国比较聪明的就是他说会跟任何新当选的总统合作。

主持人:对,但是普京好像直接说他们不能表态,是因为现在有法律问题。

横河:对,这个讲的很清楚。中共情况不太一样,你可以比较欧洲。欧洲的这些国家他们其实跟美国长期以来是不合的,在很多问题上,尤其在意识形态方面。虽然说大家都是自由世界,但是欧洲更多社会主义和左派的东西。而美国长期以来是拒绝左派,拒绝社会主义的。所以欧洲在这个观点上,在意识形态上跟美国是有一定差距的。那么美国这些年逐渐逐渐向左转的时候,欧洲就越来越高兴,最高兴的时候是欧巴马当选的时候。

欧巴马一当选,欧洲就兴奋得不得了,兴奋到了这个和平奖立刻就发给他了。一直到欧巴马两任八年任期结束以后,也没做一件可以跟任何一个和平奖所相比的事情。后来川普总统上台以后,其实欧洲就已经很不高兴了,那这一来现在他们为什么要抢这个,他们是要急于表态。实际上是一个表明他立场的一个机会,就表明他们支持更左的社会主义。那中共不一样,欧洲是要表态,中共不需要表态,这个东西就跟我们讨论一样的。你真正了解实情的人,就是我们表态什么?我们讨论、辩论是根据已有的证据,然后加上逻辑分析去做的。

主持人:对。

横河:圈子里面真正知情的人,他不会说话的。我是说在阴谋里面,就像刚才俞怀松先生说的这是个阴谋。在美国阴谋就是三人以上策画了一个不公开的东西,叫阴谋。公开的叫Agenda,秘密叫阴谋。所以中共是知道它在里面卷入情况、深度。比如说亨特的硬盘门的事情,那肯定跟中共有关。它是知情的一方,不仅是知情,它是卷入的一方。所以越是知情者,越是不说话。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它不需要表态,是不是也觉得它不需要讨好拜登?

横河:对,它不需要讨好。

主持人:因为拜登本来就跟它,可能就抓住了他们的把柄。

横河:对,那个硬盘很可能里面一部分内容是中共发给他的,作为威胁用的,很可能这样。现在我们不知道,但是如果你要分析的话,可能性很大。为什么他自己存这么多不是他自己拍的东西?

主持人:是。

横河:他自己是被拍的。所以我觉得中共之所以不表态的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

主持人:就是一个它不需要去表态,另外它确实可能有参与其中。

横河:对,就是参与其中。

主持人:就是参与其中。好,横河先生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点评。

观众朋友们在节目的最后,我们也想跟大家说几句话。多年以来我们的节目和媒体秉持报导真实讯息,维护观众知情权的信念。在近年来左派媒体霸占市场的情况下,新唐人和大纪元是少数坚持报导真相,维护传统价值的媒体之一。

今年美国大选不但是美国人的大选,对全世界的人来说也是意义重大。许多我们观众朋友说这是一场正邪大战。从本周起我们节目将增加到一周五次,也就是周一到周五每晚拨出。这意味着我们制作成本将翻倍。新唐人是一个非营利机构,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拿着低薪,为捍卫新闻自由、知情权在努力。

我们需要您的支持,出钱出力,哪怕是把我们的节目转发给多一个人,我们的工作都没有白费。希望观众朋友能喜欢我们的节目,也再次感谢各位多年来的支持。捐款网站请见视频下方,也就是donorbox.org/rdhd。

好的,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本节目首饰配件由 Shen Yun Shop 提供赞助:https://www.shenyunshop.com/

订阅频道+打开 : http://bit.ly/2ONUBfx

 支持“ 热点互动 ”:https://donorbox.org/rdhd

关注社群: 新唐人推特: https://twitter.com/NTDChinese

支持新唐人: https://donation.ntdtv.com

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购买大纪元纪念品: https://teespring.com/stores/the-epoc…

防疫产品推荐: https://www.youlucky.com/survival-goods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