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專訪共和黨委員:川普法律訴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0日訊】專訪共和黨委員會高層:透露川普法律戰最新進展!150位證人到位;川普連任之路仍然暢通!中共為何不敢祝賀拜登?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本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1月9號星期一。川普團隊本週將繼續提出多項法律訴訟,指控在關鍵州出現的選舉舞弊現象。本期節目專訪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先生,請他介紹訴訟情況、舞弊證據及下一步的計畫。俞懷松先生出生於中國上海,幼年時曾經歷文革,目睹過當時發生的一些可怕情景。80年代他為躲避中共迫害,來到美國。90年代開始積極投身政治活動,並擔任俄勒岡州共和黨多個高級職位。

那麼採訪結束以後,我們會請橫河先生點評,並進一步分析大選的最新局勢。採訪會用英文進行,我們會有同聲翻譯,之後我們還會將英文原聲版本上網。俞懷松先生很謝謝你加入我們的節目。

俞懷松:謝謝邀請我到來。

主持人:謝謝,很重要的現在大家在大選中看到的,不僅關係到誰會成為我們合法當選的總統,還關係到我們憲法制度的完整性。我知道你有最新的情況,可是在此之前,我想問一個問題,上週六大多數媒體宣稱拜登是2020年總統選舉的贏家。然而川普總統他發表聲明,他說大選尚未結束。那川普的法律顧問愛麗斯他也說,在我們對誰宣布說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做出正確的,正式的法律約束力的決定之前,川普團隊的法律挑戰,必須在法庭上得到解決。

那你能討論一下目前的情況嗎?

俞懷松:肯定的,我覺得川普總統是對的,我覺得現在這邊的問題是,媒體不能夠決定誰贏得大選,我們人民才能夠決定,也要通過一個認證的過程。各州的選舉委員會還有官員,都一定要確保選舉是公開透明,公正公平的。可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不是這樣,我們看到很多民主黨執政的州跟郡,都有很多的舞弊情形,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那當然現在媒體的策略,就是直接宣布了當選者,所以我們很難去翻轉這個局勢。

在他們的心目中,不過在我的經驗中,2000年的高爾總統跟小布什總統的案件中,他們的確是花了一段時間才去決定,在佛州誰是當選者,誰是贏家。那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他們現在在計算所有的,包括是違法的選票。可是每個州都有不同的選舉規定,他們會告訴你說要怎麼去認證這個簽名,怎麼去計算選票,還有怎麼去監票。那如果他們違反了規則,如果沒有一個簽名的認證,也沒有監票員,而且他們還系統性的去教育民主黨人怎麼去投票,這個是完全違反選舉規則的。

最後我們有一個新的指控,就是一個法律的保護,這個是很重要的。民主黨的郡還有共和黨的郡,民主的州、共和黨的州,他們都一定要對待每個選民都是平等的。有一些民主黨執政的郡,他們有不公平的對待的情形。他們把選票突然在午夜才開始去蒐集、去計算,那我們發現了這個情況。這個選舉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說,他們主管告訴他們,要把這個日期往前移,把這些選票的日期修改。

主持人:是的,有聽說過這種情況。俞先生我們有看到川普的法律團隊,這週六提出了更多的訴訟案,你能不能給我們最新的進展,關於這個最新的法律行動,那他們現在的進度如何呢?

俞懷松:賓州的訴訟案已經提出了,會一直到最高法院去。賓州的法律團隊到最高法院,那的確是最高法院承認了有問題存在,這是他們的立法者試圖通過一個選舉的規則,他們的州務卿是違反了這個選舉規則的。所以現在賓州的最高法院竟然是跟他們的州務卿站在同一陣線,那我們到了最高法院,他們是說如果有問題的話,你再回來找我們。可是他們是說晚的選票應該是要被區分細算出來的。

可是他們卻違反了這個最高法院的裁決,所以發現這個晚到的選票,並沒有被區分去計算。他們現在說我們必須再回去,再回答這件事情。他已經做了這個決定,然後要去回答這些問題。最高法院做了這樣的裁決,為什麼他們沒有去遵守?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在最高法院的這個案件。另外一個案件,我跟你分享過的,就是在憲法之下,每個選民都要是被公平對待的。你要對待每個選民都是公平的。

你不能夠對待民主黨的郡的選民一個樣子,然後共和黨郡的選民又是另一個樣子,還有密西根州也在進行訴訟案。我們現在收集很多的證詞,有大概一百多個證詞。威斯康辛州也有訴訟案在進行著,包括亞利桑納州,我們可能也會到喬治亞州,還有內華達州。不過在最後我要說,我們可以在10個州展開這樣子的訴訟案是很多的。有很多的證詞都一直在蒐集過來,人們在誓言下,他們人是發誓的,說這是他們看到的情況。好多個州都看到了選舉舞弊的情形。

主持人:你看到賓州的案件,是關於他們的州務卿,他們有沒有一個日期的決定呢?

俞懷松:可能是這州他有好多個事情,在賓州發生著。他們竟然不讓監票員去監管選票計算的情況,這是一件事情。這是州的選舉法規定的,說民主黨跟共和黨的監票員,都可以去看的,但是他們卻拒絕監票員的監管。那另外一件事情是,沒有選舉簽名的認證,有一邊是共和黨,一邊是民主黨。那你要給他們看信封上面的簽名,是跟紀錄的簽名要是一樣的。然後你把選票拿出來,然後你在跟兩方都展示說,這個選票是合法的。

然後你在把它放入這個要被計算的選票堆中,那如果有一方挑戰這個選票的公正性的話,他們就要把他們放到一邊去。可是當有一方提出了問題,他們還是把它放到了同一堆選票中。另外,還有一些監票員是被踢出監票所的,這也是違反法律的。

主持人:那目的是什麼呢,川普的法律團隊是想要達到什麼目的呢,他們是想要重新計算選票嗎?在這些搖擺州,還是它們想要讓在這些搖擺州的結果是不被確定不被認證的呢?

俞懷松:有三個目的。第一個,就是有一些州它們自動的就會去重新計算選票,包括威斯康辛州,那我想亞歷桑那州、內華達州也是,還有喬治亞州,它們應該是自動會去重新計算選票的。那第二個目的,就是你有一些證詞,你看到有系統性的這樣子的舞弊事件,應該要被調查,應該要有一個法律的裁決。這個法院的裁決說,我們發現了這樣子的問題,要怎麼去解決?

還有再找一些解決方法,看看,有一些方法有時候是比較極端的。有可能是全部重新投票,那或者是有一些方法。也有可能是說違法的這個選票,這些不合法的選票,沒有在監管之下的、沒有簽名認證的,或是在選舉日之後才寄到的,這些都是違法的選票,不合法的。因為州務卿當時並沒有把這些選票區分計算,這些就不應該被計算。那我們還講到了很多機器的出錯,還都是有利於拜登的。

主持人:當你說要把這些違法的選票剔除出去時,我的問題是,儘管我們去重新計算選票,你有沒有辦法去區分這些合法的選票,或者是不合法的選票呢?

俞懷松:是可以的。有一個法院的裁決,我們是想要去看很多的證據的,但要區分是很簡單的。這是要看說這些選票是在11月3號晚上8點之後才寄來的,就都是違法的。或者是說在11月3號晚上8點之後,日期被修改的也應該被剔除。還有這一些不合法的人去投票的,也都是違法的,或者是說已經遷移出去搬出去其他州的。例如說亞歷桑那州大概有十萬多的人因為疫情的關係他們搬到了其他的州。那猜猜怎麼了?那麼多人他們都還是去投票了,那這些也應該都得剔除,因為你已經不是亞歷桑那州的人了,所以像這樣子的選票都是違法的選票。

主持人:你會不會擔心這個證據被摧毀呢?

俞懷松:是的,是會去這樣子去憂慮的,那我們要一個解決方法,是說你要公開的去談這件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有吹哨人給我們他們的證詞,還有這個目擊者給我們他們的證詞,他們跟我們分享他們看到的情況,他們是在誓言之下是發誓告訴我們,他們知道的事情。包括很多的郵差也會給我們證詞,可能是關於這個郵局的陰謀行為。郵局做得一些修改郵戳的行為,都是違法的,這些選票應該要被剔除。

主持人:如果在這個12月14日的選舉團投票之前,這些法律挑戰不能全部解決會怎麼辦?

俞懷松:其實州的立法者可以做一個決定,州的立法者是可以投票去選擇選舉團的,那當他們看到這樣子的情況在發生著有這些舞弊的情形。他們要說,好的,我們沒有辦法再去決定,再去舉行一次選舉了。可是我們可以是說民主黨的這個選舉人這個選舉團,可能是沒有辦法去好好代表我們的州,那我們可能得另外的去選別的選舉團。我們當初的創國者就是給我們州的立法者這樣子的權力,他們可以去選擇誰才是合法的選舉團來選出我們下一任的總統。

主持人:那現在一些很重要的訴訟案,這個下一步是什麼計劃?

俞懷松:之後的計劃是你到法院去,然後有目擊者要在發誓的去提供證詞,那如果你得到了一個法院的裁決,在這個證據之下你要去找更多的證據,你有聽到這個13萬張的選票在最後一分鐘,突然全都是投給了拜登。這些13萬8千張的選票你要去找出這個事情的根源,為什麼這些選票都只投給了一個人,就是投給了拜登呢?

包括這個參議院的選舉也是這樣子,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十幾萬的選票同時竟然只投給一個候選人,通常就算是在藍州,20%也是會去投給共和黨的,那還有這個選民的登記,如果說一個州你有十萬個登記選民,結果卻有12萬的人去投票那這也是一個問題,那例如說在密西根州像這樣子的選票就不應該被計算,這就是我們現在在看的,也是我們在等到法院的裁決下來之後,我們要做的。

主持人:是的,那媒體是說,川普總統說選民舞弊選舉舞弊是沒有證據的,它們也不知道這是系統性的舞弊,那你會怎麼說呢?

俞懷松:你要去看這些證詞,因為這一些選舉的舞弊的事件,你一定要去看這一些目擊者的證詞,他們是發誓的,他們的確是講出他們看到的情況,如果他們說謊了是要受懲罰的,例如我在新澤西就看到有一個人給出不好的錯誤的證詞,他是得去坐牢十年的,那法官他會去讀這些證詞,然後把這個人帶到法院中,然後去問他更多的問題,這個人都是要在誓言下去回答,而且雙方都可以去質問這個證人,那也都是要根據證據的,那根據這個證據法官會給出他的裁決,在這個裁決下我們會再去尋找解決方法,所以呢我們現在就是要去走這個流程,那這個民主黨有什麼好怕的呢?

主持人:是的,那在這個時間,你覺得川普總統還有可能連任嗎?

俞懷松:肯定的。

主持人:好的,那我的最後一個問題,俞先生是關於你的個人經歷,你知道很多的年輕人是在這一次今年第一次投票,他們中很多人其實很嚮往社會主義的生活、社會主義的社會,他們有一些人甚至不反對美國的共產主義思想,我們覺得這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是什麼樣子,你還是個青少年的時候,就逃離了中共控制的中國,你能不能分享一下自己在共產主義社會生活的經驗?

俞懷松:生活在一個共產主義的國家,就像生活在地獄一樣,我不想要任何人經歷那樣子的事情。我也不想任何人去生活在共產中國,第一個是沒有言論自由,第二個是,如果講了什麼違反政府的話,你就變成一個被攻擊的目標,所以你如果看到類似這樣子的事情,在我們的國家發生,包括AOC他已經去恐嚇了川普的支持者,說你是會被這個恐嚇的,我會叫這個法西斯主義,今天在共產中國,他們還有個信用制度,如果你不跟隨著這個政府的宣傳,或者你不跟隨著政府的言論,如果你違反了政府,你就會得到很低的信用分數,你就不能夠取得好的工作,你也不能夠坐飛機,你可能也不能夠去申請貸款,所以我當初是逃離了這樣子的生活,我也不想要再回去這樣子的生活。

對我來說,我想要為每個人的自由抗爭,我也是在為自己的自由抗爭,我逃離了,如果我們今天失去了美國的憲法下面這樣的制度,我們也會失去自由,我希望川普支持者能夠跟我一起抗爭,或是為這次的選舉公正性來抗爭。對我來說我們已經無處可逃了,無處可去了,我們只能夠挺身而出去發聲,這個是關乎你的自由,包括班傑尼法蘭克福他也說,這個是你的國家,而你要去守住你的國家,我們要挺身而出。

主持人:有些人說情況沒有這麼糟糕吧,我們講得是民主的社會主義制度,也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那也不是跟共產主義相符的,您會怎麼回答呢?

俞懷松:當你告訴我說,當別人能夠決定你能夠講什麼,或者是不講什麼的時候,你都已經邁入了共產主義的道路了,我告訴你,20年前我當時上任了共和黨委員,在俄勒岡州發表演說時,我就說過類似的話,我當時就是這樣子被選上做共和黨委員的。今天川普跟我有一樣的言論,也有人在談這件事情。

你知道為什麼現在的選舉有那麼多問題嗎?是因為你只要一發聲,別人就說,你是種族歧視者,他們就叫你法西斯主義者,我是贏得了這一次的抗爭,通常我就會直接的回他們,我是根據他們的人格、他們的人品去評論的,而不是依據他們的膚色,可是為什麼大家那麼害怕呢?因為他們害怕發聲,是因為他們不想要被別人說成是種族歧視,或者法西斯主義者。

所以有一些人覺得,如果這個民調的人說,你如果不接我們電話的話,那我們就直接說拜登會領先這個選舉了,那這就是發生的事情。

主持人:是的,很多在共產主義國家生活過的人,都看到(美國)現在的情況是(與中國)非常相似的  我們看到從古巴或者是越南逃離出來的人  或者是從共產中國來的人都在說同樣的話  就是你剛剛說的那些話。

俞懷松:是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謝謝俞先生給我們很重要的採訪,我們今天講的對美國人來說至關重要的,所以非常謝謝參加我們的節目。

俞懷松:謝謝。

主持人:觀眾朋友,剛才是我們對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俞懷松先生的專訪。下面我們邀請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來做一些點評  橫河先生今天就在現場。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橫河先生跟我們談一談,剛才我們對俞懷松先生做了20多分鐘的採訪,先跟我們談一談您對這個採訪,以及對他說的這些情況的一些基本的感覺。

橫河:他有很多第一手的直接的消息,因為他自己參與了作為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委員,在這一次整個的,包括在法律上面,還有證據方面的收集,他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幾乎是如數家珍的把一些,大家可能零零碎碎聽到的一些消息,都把他列舉出來了,而且從法律層面上解釋的非常清楚,這一點我們在看新聞的時候,很少得到這樣的消息。這一來的話,整個的畫面就非常清楚,這個事情是什麼問題,問題有多嚴重,為什麼大家要站出來,為什麼要把這個事情追究到底,包括他個人的經歷,我覺得這個對於很多華人,還有很多古巴裔的,還有委內瑞拉的,還有以前從一些共產主義國家移民到美國來的,這些人都應該有非常親身的體會,所以很能夠理解他所講的東西。

當然對美國人來說,相對來說也是在其他各個國家當中,他也是最清醒的,因為美國曾經在過去歐洲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市場蔓延的時候,美國曾經拒絕過共產主義,而且這幾年來說,這四年當中,我想很多人通過這四年的發展情況和各種辯論,其實大家對於共產主義的危害,比以前要更清楚一些。因為媒體不報導,全球看在這個行政當局的很多措施當中,特別是跟中共打交道當中,大家也認識到這一點。

主持人:我印象比較深就是我問他,媒體說他們沒有證據,川普總統一直在說這個 voter fraud,但是沒有證據,他說 Read affidavit,而且他提到至少有150個證人的證詞,所以這個在法律途徑上非常強有力的證據,是不是?

橫河:對,Affidavit 就是一個宣誓的證詞,這個宣誓的證詞在美國法庭是非常重視的,因為美國是一個信用社會,信用社會就個人直接觀察到的東西,是屬於第一手證據的。證據有分幾個檔次,這是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的,就是個人簽字以後的證詞,發誓的證詞,因為這個社會就是靠這樣運作的。這些人其實是有風險的,我們看到一些採訪的時候,採訪的時候一些證人講的這些證詞,你一聽就知道是真的,但是主流媒體要就是不報導,要就是去把他的證詞,但現在他們不知道是還沒有這麼清楚哪一些人做證。

主持人:現在好像有一些媒體開始說一點點,但是他們就說這個只是個別案例,或者不是系統性的,所以他們還是試圖用這樣去定義他。

橫河:因為你要知道這種為什麼它不是個別案例呢?是因為這些事情是發生在每個地方,要收集證據是非常困難的,願意出來作證的人,首先是要認為這個事情不對,他需要出來作證,這就去掉了一大批,因為參與的人當中,他們本來是絕大部分可靠的,或者是跟他們想法一樣的,即使他不同意這個做法,他也不至於出來反對他自己的黨,所以這就要去掉一大部分。在不滿意又願意作證的人當中又要……

主持人:他得有這個勇氣,有這個膽量。

橫河:又要能夠被這些委員會的人找到。他就是主動出來作證的機會本來就要少了很多,你找到他,他願意作證,但是你不找他,他不會主動來找你,這要去掉一大部分。所以現在能找到150個,已經願意發誓簽字的人,這一類的證人如果是普遍去找,然後媒體去找,我們知道媒體不會去找。媒體去找,然後各種各樣的人都去找,鼓勵他們出來的話,那就要乘個十倍、百倍的證人,所以這種情況下,你看到有這麼多宣誓作證的人,那就可以知道這種情況絕對不是偶然的,絕對不是個別的。

主持人:所以我問俞懷松先生,他是不是覺得川普總統通向連任之路還是暢通的?他說是。您怎麼看?

橫河:對,現在就是看法庭能不能秉持公正了。作為一個民主制度,其實最高法院是最後一道牆。如果最高法院不能夠秉持公正去判這個案的話,如果法庭都不能夠秉持公正去判案的話,那麼這個民主的基石就沒有了。因為我們知道在這次選舉當中,體現出來一個民主選舉制度受到了最大的威脅。所以很多人說這是一個憲政危機,它不是一個開玩笑的話。因為如果說他能夠一次逃過去,其他人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四年以後不會再有選舉了。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說,比如像高爾和布什2000年那一次,高爾覺得其實是有作弊現象,但是他最後還是承認落敗了。有人舉這個例子,就說不至於這麼嚴重吧!如果真的有一點點的作弊,你承認落敗也可以,以後還有機會再來。您怎麼看?

橫河:問題在於此,那一年是一個州,而且一個州的選票非常非常接近,並沒有大規模舞弊的任何證據。因為實際上講他們都是體制派的,就建制派的人當中大概不會有特別大的舞弊,這次舞弊是非常特殊的一個現象,這第一。第二現在發現的是搖擺州。搖擺州之所以能夠被發現,並不是因為只有他們才有舞弊,而是因為這些舞弊已經決定到誰能當選的問題,所以才會大家去到這些搖擺州去挖掘。這次搖擺州有個非常大的特點,就是它的相差比例這幾個州都差不多,都是非常非常接近。這個事情在以前沒有發生過,這麼多州都這麼接近,也很少發生。

那麼這就問題很嚴重了,他是這麼多州甚至要加上一些沒有搖擺的這些州,那麼這些州裏頭其實也有很多問題。只是說大家沒有去著力去挖掘它,因為現在沒有這個精力。所以說它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原來只是一個州的個別問題,而且只是選票接近的,沒有其他的問題。現在就是這麼多搖擺州都出現了,那也就是說不是搖擺州也出現了,也就說這個選舉系統已經有非常大的問題了。如果這裡選舉系統這一次的問題不被透明化,不被每個都追究的話,也就是鼓勵這種現象。因為他只要逃過一次,就絕對會有第二次,這個我們從任何一個國家來的人都會知道。

主持人:對,所以Lindsey Graham 就說這一次我們不去抗爭,就是不把這個現象追究到底的話,那共和黨就不要想再有第二次被選上了。

橫河:對,實際上就沒有第二次選舉的機會了。

主持人:沒有第二次公正選舉的機會了。

橫河:對,沒有第二次公正選舉的機會,只會一次比一次糟,一次比一次糟。所以這一次為什麼這麼重要!那麼現在選舉系統出了問題,你不能從選舉系統內部自己解決,對不對?媒體現在完全失去了第四權,監督權。就是包括對選舉的監督,不僅是完全放棄了,完全站在一邊去了。所以媒體不存在,就是包括像FOX這樣的,就是原來還是中間偏右的的媒體,都已經立刻就轉變了,你就很難指望。

既然民主選舉的制度出了問題,媒體監督權出了問題,那不要說社交平台的封殺,這麼多的問題在這裡。最後就是靠法庭了,因為美國到現在為止,他的最高法院是用來解釋憲法的。當發生憲政危機的時候,就要靠最高法院。如果最高法院漠視這個現象的話,那麼也就是說他就放棄了最後一道防線。所以為什說所有的合法選票被計算以後,川普總統肯定當選,因為把非法選票去掉了。

主持人:您覺得就是現在大家唯一的希望就只能是法院系統嗎?比如說現在我們看到這個周末有很多人上街,很多民意在不斷湧現,那民意本身是不是也是一種力量呢?

橫河:民意本身是一種力量,但是民意力量最終是通過其它方式表達出來的。

主持人:起作用。

橫河:你現在不可能全國去大選,但是民意可以給各地的、各個地方的民選官員施加壓力。包括他們已經選上的國會議員,參議員、眾議員施加壓力。因為畢竟他們的選舉目前還沒有出現大問題,他最終還是希望能夠得到選票的。當然以後怎麼做,如果這次不行,那下一次就很難說了。所以說選民的壓力是增加整體民選代表的壓力,這個壓力也會有用的,我覺得各個州現在已經開始在動起來了。

比如說喬治亞州,喬治亞州就決定重新計數,重新計票,這就是個非常好的跡象。其它的州現在也有很多在公開場合把這個揭出來了,畢竟他不可能把所有的媒體全部壓掉。現在有很多地方媒體在報導,包括三大電視台的地方分支,也在報導這些消息。因為他們受的外界的壓力和來自壟斷財團的或者是他們的大老闆這個壓力,相對小一些。

主持人:而且他們就在那,就在當地。

橫河:對,當地在報導不少這樣的消息。他們畢竟才剛剛開始,不能像中共那樣有個中宣部,把所有的聲音一次性全部壓掉了。這可能還得折騰幾年,所以現在是個非常好的機會,就通過民間抗議來施加各種壓力,來把這個大媒體不報的東西,通過小媒體報導出去。因為這個也是有用的,他們為什麼不報導?其實是怕民間壓力的。因為報導以後民間壓力就會出來了,就是民眾覺醒,他們最怕。所以在不能寄希望於大媒體的情況下,各地的抗爭可以通過地方媒體報導出來,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之所以他們怕大家知道,那也就說明大家知道是有用的。

主持人:對,還有就是最新的一些形勢,您剛才提到有10個州的總檢察長也加入這個法律訴訟是嗎?跟我們介紹一下。

橫河:對,就是賓夕法尼亞州的共和黨提出來一個訴訟,就是關於過期的選票不能用,就是剛才俞懷松先生已經講到的。那麼今天有10個州的總檢察長,發了一個聯合聲明,這個聯合聲明就是支持賓州的訴訟案。因為他們不是原告,所以他們不能夠直接去起訴,但他們發了一個法庭之友,就作為10個州的檢察長加入了。今天是一個比較大的跡象,就是有各個州的以前的民選官員、現在的民選官員出來講話,表示要計算這個合法選票。所以這個壓力也是應該是存在的。

主持人:但是他們總檢察長是不是直接就到高院去?還是怎麼樣?

橫河:不是,他們發給一個,他們叫作法庭之友。法庭之友就是作為這個領域的專家,對這個案子發表他們的意見,就是專家意見。這10個因為總檢察長,所以從法律的角度來直接把這個發給最高法院,這個是發到最高法院去的。他們今天開了個記者招待會,就把他們這個叫做Amicus brief,就是法庭之友的聲明,把它公布於眾。現在媒體也在開始撿起這個東西,也開始在報。

主持人:對,我感覺現在越來越多的證據也好、還是聲音也好,確實在這方面形成一種好像越來越大的浪潮。

橫河:對,這個就是靠民間的壓力了。就是兩條路同時走,一條路是通過法律途徑,另外一個就是大家上街。這是很重要的,在民主國家畢竟還在民主國家,他還沒有一天就變成像中共那樣子,獨裁國家。

主持人:委瑞內拉。

橫河:大家要做的就是避免它變成像中國和委瑞內拉那樣的情況。

主持人:是。

橫河:那麼現在還是有機會的,所以大家用民間的壓力和法律訴訟相配合。

主持人:是,再來還有一點時間,稍微看一看是國外的一些反應。因為這個媒體一宣布,很多國家也開始把這個當成一個正式的了。實際上媒體真是沒有任何法律效應的,但是有意思的是,很多國家確實有的開始發來祝賀等等。不過大家都注意到了,中共那邊並沒有正式的祝賀。很多人網路上在熱議說習近平為何麼沒有發來賀電或者表示一下祝賀?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我們先看誰來發了賀詞,沒有發的是俄國、中國、墨西哥。

主持人:巴西。

橫河:施洛維尼亞,對,其實南美的都沒有發。就是比較引人注目的,因為墨西哥人都認為在川普總統簽的新的NAFTA協議當中,好像對墨西哥不利,墨西哥為什麼會不發表聲明。我覺得他們是很正常的表現,就說他不需要去討好哪一個,不需要去討好。你愛幹不幹!你按照規矩走,這其實是正常的,結果現在變成異常的。俄國其實也是,俄國比較聰明的就是他說會跟任何新當選的總統合作。

主持人:對,但是普京好像直接說他們不能表態,是因為現在有法律問題。

橫河:對,這個講的很清楚。中共情況不太一樣,你可以比較歐洲。歐洲的這些國家他們其實跟美國長期以來是不合的,在很多問題上,尤其在意識形態方面。雖然說大家都是自由世界,但是歐洲更多社會主義和左派的東西。而美國長期以來是拒絕左派,拒絕社會主義的。所以歐洲在這個觀點上,在意識形態上跟美國是有一定差距的。那麼美國這些年逐漸逐漸向左轉的時候,歐洲就越來越高興,最高興的時候是歐巴馬當選的時候。

歐巴馬一當選,歐洲就興奮得不得了,興奮到了這個和平獎立刻就發給他了。一直到歐巴馬兩任八年任期結束以後,也沒做一件可以跟任何一個和平獎所相比的事情。後來川普總統上台以後,其實歐洲就已經很不高興了,那這一來現在他們為什麼要搶這個,他們是要急於表態。實際上是一個表明他立場的一個機會,就表明他們支持更左的社會主義。那中共不一樣,歐洲是要表態,中共不需要表態,這個東西就跟我們討論一樣的。你真正了解實情的人,就是我們表態什麼?我們討論、辯論是根據已有的證據,然後加上邏輯分析去做的。

主持人:對。

橫河:圈子裡面真正知情的人,他不會說話的。我是說在陰謀裡面,就像剛才俞懷松先生說的這是個陰謀。在美國陰謀就是三人以上策畫了一個不公開的東西,叫陰謀。公開的叫Agenda,秘密叫陰謀。所以中共是知道它在裡面捲入情況、深度。比如說亨特的硬盤門的事情,那肯定跟中共有關。它是知情的一方,不僅是知情,它是捲入的一方。所以越是知情者,越是不說話。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它不需要表態,是不是也覺得它不需要討好拜登?

橫河:對,它不需要討好。

主持人:因為拜登本來就跟它,可能就抓住了他們的把柄。

橫河:對,那個硬盤很可能裡面一部份內容是中共發給他的,作為威脅用的,很可能這樣。現在我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要分析的話,可能性很大。為什麼他自己存這麼多不是他自己拍的東西?

主持人:是。

橫河:他自己是被拍的。所以我覺得中共之所以不表態的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此。

主持人:就是一個它不需要去表態,另外它確實可能有參與其中。

橫河:對,就是參與其中。

主持人:就是參與其中。好,橫河先生非常感謝您今天的點評。

觀眾朋友們在節目的最後,我們也想跟大家說幾句話。多年以來我們的節目和媒體秉持報導真實訊息,維護觀眾知情權的信念。在近年來左派媒體霸佔市場的情況下,新唐人和大紀元是少數堅持報導真相,維護傳統價值的媒體之一。

今年美國大選不但是美國人的大選,對全世界的人來說也是意義重大。許多我們觀眾朋友說這是一場正邪大戰。從本周起我們節目將增加到一周五次,也就是周一到周五每晚撥出。這意味著我們製作成本將翻倍。新唐人是一個非營利機構,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拿著低薪,為捍衛新聞自由、知情權在努力。

我們需要您的支持,出錢出力,哪怕是把我們的節目轉發給多一個人,我們的工作都沒有白費。希望觀眾朋友能喜歡我們的節目,也再次感謝各位多年來的支持。捐款網站請見視頻下方,也就是donorbox.org/rdhd。

好的,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本節目首飾配件由 Shen Yun Shop 提供贊助:https://www.shenyunshop.com/

訂閱頻道+打開 : http://bit.ly/2ONUBfx

 支持「 熱點互動 」:https://donorbox.org/rdhd

關注社群: 新唐人推特: https://twitter.com/NTDChinese

支持新唐人: https://donation.ntdtv.com

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購買大紀元紀念品: https://teespring.com/stores/the-epoc…

防疫產品推薦: https://www.youlucky.com/survival-goods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