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拒绝正式承认拜登当选的背后

美国大选的报导,忽然从11月9日的中共党媒中消失,习近平仍然没有祝贺拜登当选,中共对美国总统选举的最终结果异常谨慎。很多境外媒体不依不饶,11月9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几乎变成了各媒体追问中共当局对美国大选表态的专题记者会。

中共外交部网站公布的记者会问答中,11月9日当天共回答了8个问题,有5个问题与美国大选有关,全部由境外媒体提出,其余3个无关痛痒的问题由中共党媒提出。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显然早已得到了封口令,就是不肯正式承认拜登当选,中共态度蹊跷的背后考量,可能透露出内外的更大危机。

中共外交部没有正式承认拜登当选

CNN记者第一个直接发问:在美国大多数媒体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之后,很多国家都已向拜登致贺。中方迟迟未表态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觉得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仍不确定,或者有其它考量?中方何时会发去贺电?

汪文斌回答也很直接: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拜登先生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

中共媒体可以回避报导美国大选,中共外交部却无法回避,汪文斌显然得到中共高层授意,直接宣称等待“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这是中共官方对美国大选的正式公开表态,没有承认拜登当选。

NBC记者第二个追问:当前中美关系处于历史低点,中方期待拜登新政府作出何种实质举动来改善双方关系?

汪文斌第二次确认:我刚才已经介绍了中方在美国总统选举和中美关系问题上的有关立场。

彭博社第三个追问:拜登上任后,中方会否继续履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还是寻求同美方重新磋商有关条款?

汪文斌第三次确认:我刚才已经阐述了中方在有关问题上的立场。关于中美经贸问题,请你向中方主管部门询问。

路透社记者第四个追问:拜登在竞选中曾作出不利于中方的表态。现在拜登已胜选,中方如何看待他提出的有关施政纲领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汪文斌不再直接回应拜登的问题,仅称:希望美国新一届政府同中方相向而行。

后三个追问,属于假设性提问,即假设拜登当选,中共会如何应对下一步。汪文斌显然得到了严格的命令,拒绝再回答有关拜登当选的问题。

彭博社记者最后换了一种方式提问:上个月,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高级别会议上发表讲话,呼吁促进性别平等。中方认为卡玛拉·哈里斯当选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对实现这一目标有何影响?

汪文斌以文革式语言作答,“妇女能顶半边天”。

彭博社记者动了一番脑筋,把习近平放在前面,也不再提拜登,换成了拜登的副手哈里斯当选,仍然希望挖出一些料来。汪文斌始终严格执行高层命令,无论总统候选人拜登、还是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都拒绝正式承认当选。

CNN、NBC、彭博社、路透社这几家媒体,已经公开报导拜登当选,却得不到中共政权的正式确认,应该既失望、又纳闷。

中共高层为什么不承认拜登当选

连续提问的4家境外媒体已经宣称拜登当选,他们应该也知道,中共政权期望拜登当选,但中共罕见的不承认态度,令这些媒体的文章做不下去了。

CNN记者的第一个提问实际相当有趣,“是否觉得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仍不确定,或者有其它考量?”汪文斌实际仅按中共高层的命令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汪文斌实际回避了第二个内容,中共高层是否还“有其它考量?”

中共高层的“其它考量”或许有几种可能。

第一,中共担心川普获得法律战的胜利,继续连任,而且可能性较大。如果中共仍然不得不面对川普,现在祝贺拜登显然是一招臭棋。中共很可能参与了选举舞弊,更了解内情,很清楚躲不过司法调查,最多希望不要被曝光。一旦曝光,中共企图操纵美国选举的证据确凿,将是最糟糕的结局。

第二,中共有意表面上不支持拜登,以掩盖台面下的交易。10月中下旬,拜登与中共的丑闻一再曝光,很多媒体、包括社交媒体试图帮助拜登掩盖,中共也完全假装不知道。大多数美国民众对中共政权态度反感,假如中共急于承认拜登当选,恐印证了互相勾结的事实,还可能引来进一步的追查。中共假装不支持拜登,但可能暗地里祝贺、沟通、继续送大礼,换取拜登变相的对华绥靖政策,或许更能缓解中共外部压力,也可避免拜登陷入更多丑闻。

第三,中共害怕川普被激怒,担忧川普更猛烈的反击。中共二级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刚刚发文称:“在这个时候不要刺激或者调侃川普,以免激怒他”,今后两个月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这或许仅是胡锡进对中共高层心思的揣摩,或者某种建议,也不排除中共高层让他放风。

或许基于这三个担忧,中共高层决定暂时不表态,不承认拜登当选,与此同时,中共高层实际面临新一轮的内外危机。

内外新危机正在浮出水面

美国大选,令中共的外部危机平添变数,不得不谨慎应对。如果川普连任,中共又被曝光参与美国选举舞弊,结果可想而知。

中共高层当然一直期望拜登上位,可以继续背后的交易,中共政权或许能获得喘息的机会。但中共隐瞒疫情,不仅导致了美国损失惨重,世界各国都受害严重,哪个国家能轻易放弃追责呢?哪个国家的老百姓会忘记呢?

正在陷入严重二次疫情的很多国家,实际都等著美国率先行动,或者能够成为追责联盟的领导者。假如美国无法承担这样的大任,其它各国无疑将挑起更多重担,这或许是各国参与国际新格局构建的历史机遇。

欧洲的印太战略不会改变,只会越来越深入。假如美国的作用弱化,亚洲各国组成联盟、对抗中共扩张的愿望会更加强烈;俄罗斯与中共政权的虚假伙伴关系也将失去意义,互相争斗、试图控制中亚,或成为中俄关系的主轴。

中共隐瞒疫情,才最终导致川普与习近平彻底翻脸,其它各国也是一样。川普迈出了第一步,也唤醒了世界,中共政权也因此陷入了国际孤立,进而导致了内部困难和矛盾重重。

习近平看似在十九届五中全会过关,但绝非风平浪静,大量失业和经济恢复根本无解,财政严重吃紧,外汇迅速缩水。好不容易定调了内循环为主,正在大力宣传,假如中共高层确认拜登胜选,是否又要重新调整回外循环为主呢?假如很快180度大调整,中共内部会否有更多质疑?会否有人重提美中关系搞坏、陷入国际孤立的责任?隐瞒疫情的内部追责是否会再起?

面对是否承认拜登胜选,透露出中共左右为难。中共高层似乎终于看到了某种希望,却有更多的危机浮现,中共高层恐难以入眠。

历史走到今天,不可能再有中共重新展现的机会,中共行将就木,乃大势所趋。无论中国人、美国人、全世界的人,都在不可逆转的天下大势之中;或许有人妄言,要决定自己或他人的命运,无论哪个社会阶层,处于什么位置,每个人做出的终极选择,也将被决定各自的最后归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