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可疑选票决定总统大选结果?

民主制度建立在诚实、正直的君子式行为之上,由此形成全社会对民主选举结果的政治信任。但是,如果有人恶意利用社会上这种久已存在的政治信任,玩弄违法勾当,就完全可能钻民主选举制度的空子,达到操纵选举结果的目的。今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密西根州出现65万可疑选民的现象,就是一个例证。

一、在美国总统大选关键州选票的背后

美国总统大选于11月3日结束,但选后几天来,在一些两党激烈争夺的关键州,发生了不少有关选举舞弊的争议乃至诉讼,到11月7日,美国全国的选举结果依然扑朔迷离。在这次选举中有7个州的选情胶着,特别是在密西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次选举中发生的一系列选举舞弊行为是否会左右总统大选的结果,现在美国的许多选民正投以越来越大的关注。

11月5日内华达州前总检察长亚当·拉萨(Adam Laxalt)的讲话视频出现在互联网上,他在对公众和媒体讲话时说,“我们坚定地相信,所谓的邮寄选票选民中有许多人并无投票资格。过去多天来我们接到了来自州内各地的许多不正常选票情况的报告。”

他所说的举报选举舞弊的报告,不少州都有,其中多半是针对选举现场发生的事件,或针对个别投票者身份的质疑等。这些举报可能转变成地方法院需要处理的选举诉讼,但也可能被行政人员们淹没。所以,个案举报数量的累积,并不一定产生及时纠正选举统计的结果。共和党的竞选团队11月4日已就计票问题提起多项司法诉讼,要求密西根州、乔治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让团队观察员对开票和点票进行有意义的观摩监督之前,暂停继续统计选票;同时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

此外,据FOX News 11月6日报导,密西根州安特里姆县(Antrim County)发现计票软件Dominion把共和党的6千张选票统计为民主党得票。该州的83个县当中,有47个县使用这一软件,是否同类错误已经发生,尚待进一步的消息。

实际上,选举舞弊现象不只是出现在选举现场和选票软件中,还有一些公开展示的漏洞揭示出明显的选举舞弊问题,密西根州的可疑选民即为一例。

二、密西根州的65万可疑选民

密西根州今年发生了登记选民大大超过合法选民人数的情况,而这一现象可能影响到非法选民的选票是否有效这个重大问题。

美国公民年满18岁之后,完成了选民登记程序,就可以获得投票资格。正常情况下,一个州的居住人口可以通过商务部人口普查局的网站查到数据,其中包括18岁以下人口的比例。因此,用该州的人口数据扣除18岁以下的非选民,就得到了年龄已达18岁的合龄投票人口(voting age population)。但是,人口普查数据中包含外国移民,需要将他们从合龄投票人口中扣除。美国移民协会公布各州的移民人口数据,通常会包括已经归化为美国公民的移民人口比例,据此就可以计算出各州居住的移民人口中尚未归化的外国人数量。将各州的合龄投票人口减去未归化的外国人,就得到了合法投票人口(legal voter population)的数据。

此刻商务部普查局关于密西根州的人口数据是,2019年7月1日该州有居民9,986,857人,其中18岁以下的人口占21.5%。由此推算,密西根州的合龄投票人口为7,758,657人。美国移民协会的数据显示,该州的外国移民人数约占总人口的7%,其中约60%已经归化为美国公民。因此,从776万合龄投票人口中减去未归化的外国人,密西根州的合法投票人口为7,479,025人。这是该州今年合法选民的最大极限数。

然而,从网上可以查到,今年密西根州的登记选民人数却是8,127,040人;也就是说,该州已登记的选民人数比合法选民多648,015人,已登记的选民人数是合法选民的108.66%。无论如何,登记选民人数不可能超过全州的合法投票人口,也不应该如此。

如果与密西根州往年的合法选民人数以及登记选民人数对比,也可以发现2020年的登记选民人数有明显异常。据密西根州州务卿Jocelyn Benson公布的该州历年选民登记人数和投票率来看,密西根州2016年的合龄投票人数是7,737,250人(可能未扣除没有美国选举权的外国人),登记选民人数是7,514,055人。我用上述计算方法得到的2020年该州的合龄投票人口为7,758,657人,比2016年增加了千分之2.8,21,407人,似乎情况正常;而该州2020年的登记选民人数8,127,040人,比2016年的登记选民人数7,514,055人增加了61.3万人,增长8.16%。人口只有微量增加,而登记选民人数却反常暴增,其中显然有可疑之处。由此可以判断,2020年密西根州登记选民人数的反常增长,基本上都发生在2020年。

据州务卿Jocelyn Benson公布的信息,密西根州的登记选民人数历史上也有过数字跳升或跳降的情形,那是与选举权相关的法律变更造成的。比如,曾经有法律规定,数年未投票者,将取消其选民登记权。但2020年并未有美国的全国性或密西根州的类似法律通过,所以今年登记选民人数的跳升不属于正常的、可合法解释的范围。

三、65万可疑选民从何而来?

这多出来的约占9%的将近65万已登记的非法选民,究竟从何而来呢?

目前CNN报导的密西根州选举指南介绍,该州规定,选民必须先到镇的选举办公室完成选民登记,或通过网上登记,才能取得投票资格,今年大选时选民登记的截止日期是10月19日;只要是属于已登记选民,今年可以向当地选务部门提出取得邮寄选票的要求,无需提供理由。

那65万超出合法选民人口数的已登记选民,可能本人去镇政府办公室完成选民登记吗?他们如果是孩子,便没有汽车驾照等身份证明,无法登记为选民;他们如果是已经去世的人,作为“幽灵人口”,就更不可能去办理选民登记了。从正常选民登记的细节来看,在各地政府选务部门的选民登记数据库里,一个合法选民只能登记为一人;合法选民登记时自己无法一身变两人,也不可能冒充一个不存在的选民另外登记一次。

而从宏观上的人口变化来看,过去4年间合龄投票人数只增加了2.1万人,即便他们全部都在今年登记为选民,也只能造成登记选民人数增加2.1万人。很显然,2020年登记选民人数高于合法选民人数的那65万人,与人口的自然增长无关,而很可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既然未成年孩子或“幽灵人口”不可能到政府的选务部门现场办理选民登记,那就可以推论,这65万非法选民的选民登记活动可能与选民登记数据库被修改有关。若有人在选民登记数据库里把去世的人或未满18岁的人、甚至外国籍的居民变更成今年的已登记合法选民,同时要求获得邮寄选票,那么,虚假选票就出世了。从常理上看,要为65万未成年孩子或“幽灵人口”办理虚假的选民登记,不但工作量很大,而且明显触犯法律,如果没有明确的目的,不会有正常的人去做这种事。但是,如果以影响选举结果为目标,那么,制造假选民及其邮寄选票,就成为可以想像的事了。

据Politico网站11月7日中午的数据,密西根州的拜登选票为2,790,648张,而川普的选票为2,644,525张,拜登比川普多14.6万张。这65万非法选民可能产生65万张假选票,若这些选票集中投向一个总统候选人,就足以支配密西根州的选举结果。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