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拜登赢了?深夜幽灵选票哪里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6日讯】【今日点击】(3923-2)

提要
拜登赢了?深夜幽灵选票哪里来?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天意与阴谋,美国这个宪政体制遭到了挑战,选举政变这是我们今天正在经历的,所以天意与阴谋,在整个这次选举当中充分的展现出来。如果从这个角度上说,你让我讲,那美国将很安全的,就是惊心动魄的度过这次苦难,这个圈才能画圆。但是悲剧的是在其中很多人,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在未来的天谴中,这个人不是死,这个人会被灭掉。跟大家分享这期节目的下半部。BBC它在网站上直播,选情异常胶着在一起,那关键州呢,摇摆州说今天胜负可能会揭晓,今天可能会揭晓。但是川普已经把有关内华达州、宾州、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全都告到了高等法院,全都告到了最高法院。是昨天,今天是5日,他是在4日的凌晨,现在这时间发生的事多,他在4日的凌晨提出了这个说法。

拜登赢了?深夜幽灵选票哪里来?

在4日这一天,昨天一天里面,他在不同的时间里,已经告到了最高法院。在有关宾州的问题,宾州呢邮寄的邮件最多。那有关宾州的问题,他们说要迟后,就是宾州的本身,揭晓的时间要推到明天,星期五的下午五点钟。道理很简单啰,推到星期五的下午五点钟,出了什么事,川普想告到最高法院告不了,星期六休息。你放心,凡是设计阴谋的人,他一定要把那种阴谋用到极致,坏啊,那真坏,我跟你讲真坏。最高法院已经给他们下了order下达命令,要求他们在今天宾州必须回复,民主党人必须回复共和党人的要求。那最高法院跟宾州的法院,就已经出现裂痕了,不一样,两边解读得不一样。

宾州的宾西法尼亚州的州命令,是在宾州的法院支持下出现的,那宾州的胜负就决定这一次。川普赢了宾州,在某种程度上,是有机会赢得大选的,输了宾州就全输了,基本就没了。而宾州隐藏的危险最大。而我们现在看到宾州在昨天的早晨4点钟,3、4点钟的时候,川普赢了70万张票,70万。等到昨天晚上的时候大概还剩下7、8万,川普说我见了鬼了,我搞不清楚了,是见了鬼了,所以就出了这个场面。那不是一张两张啊,从七十万到七、八万,就见了鬼了。在底特律大概有12万张票,那朱利安尼代表川普到了底特律,在12万张的选票的整个的结构当中,共和党人的观察员,必须保持在十米之外进行观察。

也就是说在费城,两党之间出现了完全的对立。那作为主持选举的宾州的主要的人员,跟他里面参与的这些工作人员,把共和党的这种监督完全排除之外,排除之外只会对美国国家的伤害。如果对美国国家的尊重,对美国国民的尊重,你不会惧怕别人监视你。川普昨天晚上推特推,这是底特律,在底特律发生的事情。底特律是密西根州的选举票务的处理中心,他要把整个玻璃给挡上。处理选票为什么挡上?又不是你在里头睡觉,那又不是澡堂子。昨天下午,一个来自于德克萨斯州的律师,在全美国呢两个政党都召集了很多志愿人员,他们在各个选票都有相互监督相互监视的人员,他们不能参与其中,但他们在旁边观察。

这个来自于德克萨斯州的人是个女的,她在昨天凌晨四点钟,看见这么个男的拉了个手提箱,就是我们知道那个冷冻箱,用了这么个小车,那种木头的,下面四个毂辘的,开了一辆白万,在凌晨四点钟,从这个白万里面拿出了,就装着这么一车东西,拉进了底特律的选举票务的处理中心。没有人哪,那个门他就直接进去了。这里面就牵扯问题了,四点钟进去了,大概在六点半到七点一刻,鬼使神差的,它是电脑统计投票数据嘛,密西根州的统计数据,突然就是拜登的选票直线的上去了。川普发推文说见了鬼了,你已经停了不再投票了,自个儿的拜登的票往上跑啊。推特说他发的推文,是在大选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是诱导的有害的东西,他给封了,大家看到底下是给封了。

这国家是疯了,很多人是疯了,这是对等出现的,时间上完全吻合的,这是今天的美国大选。我们刚才讲的,都是发生的无数个故事当中的,我们看到比较典型的。那同时间美国的众议院跟参议院呢,议员选举,在议员选举当中没有改变,参议院还是共和党控制,众议院还是民主党控制,但是民主党控制的票数太少,比上一次大概少了20多张票,所以佩洛西呢不可能,佩洛西入选了,但不太可能成为议长。而参议院呢没有太多的改变,也就是说共和党依然保持着参议院的一个身份。参议院的概念呢,它的地位高过众议院。那就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场面,很多法律,想通过的法律,参议院这儿会直接保护,就是说参议院会直接起著一种遏制的程序在其中。

在有关美国总统选举当中,它一共的选票是538张选票。如果,理论上说,如果出现了任何一方最先达到270张,另外一方就输了。就是比如说民主党拜登拿了270张,而川普只会有268张,对吧,就输了,从没发生过的一种技术状况。如果双方都拿了269张,这就没赢没输,这个时候是应该由议长,应该是众议院的议长做出决定,有这个程序啰。但是里面会出现一个非常特别的技术状况,在美国,在加拿大、澳大利亚,都出现一个特别的状况。有些议员,比如说他代表的是保守党的议员,自由党的议员,可是在关键的时候,他是议员本身,他脱党了,他退党了。当他一退党,他说我从自由党进入了保守党,保守党就多一票,自由党就少一票。

在今天的现状中,涉及的阴谋都是在民主党一方。如果今天他们两个人的票数是对等的,269对269,如果民主党当中有一位议员,有一位议员反了,票数出现更改,那可能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川普会获胜,有人这么说,是香港的一位宪政学者这么讲的。但是呢这种现象在美国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从它的宪政体制中,是有这个可能。所以我刚才说的这个故事,同样是在一个道德的约束上,是个道德的约束上。所以你现在的人,去看当初美国的选举法,会觉得太松散,怎么会这样,监管为什么这么弱?那面对今天,阴谋诡计横流的背景之下,那就显示出美国社会的选举制度的落后,但实际呢是人变坏了。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