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被截访者“完美接管”的省信访局——难道是鸠占鹊巢?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2日讯】 新唐人网站收到大陆民众投书,因中共对人权、信仰自由的打压,记者无法到当地考察,具体情况还有待核实,全文刊登如下:

我的上访日记:被截访者“完美接管”的省信访局——难道是鸠占鹊巢?

突破层层防线去上访

2020年10月24日距最高检第二巡视组向河北省检察院交办我的冤案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月,按说应该有结果了,如果不去要结果,人家也不会主动给,没办法,只能选择日期再次跑一趟,上次走了近二百公里到省检察院,检察院坚决不接待,说刑事案件只有星期一上午才接待,无奈只好走了回来。

只能选择星期一上午8点前到省检察院排队,如果由于人多排不上错过上午下班时间,就只能再等一个星期再去,人家铁定的规定穷苦弱势的老百姓是无法左右的,毕竟老百姓的时间功夫都不值钱,一切都要看官员的脸色……,很不幸我选择了10月26日凑巧那天是中共五中全会召开的首日。

中央召开会议前后,“有些”地方政府就会很严厉的控制上访的冤民,有派人在家门口盯梢的、有在车站截访的、待遇好点的还有被旅游的、还有网上才购了车票控访部门就马上联系你,说领导要和你约谈解决问题的电话,总之,地方官员不希望在敏感时刻有访民去上访,以免媒体曝光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光辉形象、影响了一片形势大好……。

在这种严厉控访的形势下,想正常购票去省里甚至进京上访已经不可能。没办法只能选择自驾车在他们都在熟睡的时候突破层层防线才能到达目的地,对于我这个常年宁走法律程序少走信访程序的访民来说,他们没有安排人专门24小时监控,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选择了最难走的坡陡弯急山路,结果车上不去,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无法上去,最后一狠心不顾车受损,大老远轰著最大的油门勉强冲了上去,结果车出现了明显异响而且车也无法加速,只能慢腾腾的开到了石家庄,还好,由于尾号是9在7点限行前终于把车停在了省信访局附近。

在河北省检察院见闻纪实: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坚决不解决!

省检察院每个星期一只有上午半天接待刑事案件,因此我第一站只能去省检察院,到达省检察院时还不到8点,但已经有几拨访民在那里早早等待,其中一个残疾人坐着专用电车在省检察院门口和省检察院举报中心喊著口号:“……某某法官腐败……”围观众人都是访民谁都冤深似海只能麻木看着……,由于等待时间还早,我询问了这个残疾人的情况,原来他姓庞,是石家庄本地人,出生于58年左右,后来有一个出生于76年左右的女人和他结婚后又选择了离婚,经过法院判决他的两套房产被当做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了,他不服他说房产是婚前财产不能分割,他多年来一直在告……。

河北省检察院喊口号访民庞姓残疾人

8点多的时候,举报中心出来一个工作人员态度挺和蔼友善,仔细询问每个人都是什么案件?并告诉一会儿谁可以进去和谁不可以进去的原因,问到我时我告诉他:“我是以婚骗财的诈骗案受害人,我已经控告了26年,今年5月24日最高检第二巡视组受理了我的案子并在7月24日将案件交办给省检察院,我上次来你们不接待,理由是刑事案件星期一上午才接待,没办法我只能回家,来一次需要二天时间,这次来是已经又过去三个月了,你们检察院应该出来结果了,我是要结果来了”这个工作人员说:“一会儿你可以进去”那些没有带公检法答复原件的或者不是刑事案件的都被拒绝接待。

赤裸裸的警示牌,为了什么安全?为了谁的安全?

官方可以根据录像给你定罪,你却连记录他们犯罪的权力都没有!别忘了这是河北省检察院举报中心,所有的安检目的只有一个确保官员枉法言行举止的安全。


连检察官都搞不明白的接访时间表(如果你的诈骗案件涉及公安不作为、检察官渎职、法官枉法,恭喜你中奖了,在假定省检察院公平公正的基础上,而且不浪费你一天时间,根据这张表的接待安排,一起诈骗案办结你大概需要五年零四个月)

被接待之前,首先要把所携带的物品全部放进检察院在院子里设置的电子储物箱,只能带有关材料进去,先在门外填一些表格,然后进去安检,安检非常负责,你的材料都要被机器扫一遍何况人呢!(我猜想手机和录音录像设备应该是他们防范的重点)我曾经多次坐飞机经历的安检也不少,但像这样严密的安检唯有这样的地方担心信息泄露才会如此严格,真的坐飞机让带手机,这个地方却不让带!


河北省检察院举报中心目前国内最高档的电子储物箱

 

河北省检察院举报中心目前国内最高档的电子储物箱

这关过去以后,有一个类似总台的地方再次需要你填一些表格,作为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我又把地方检察官列为被控告对象,结果负责受理的人让我出去并说:“你究竟告谁?告检察官到星期五再来,今天不受理!”无奈只好把检察官的名字去掉,然后人家又检查了一遍原件确认无误后让在3号窗口等著……。

接待窗口类似于银行,也是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一会儿过来一个带着党徽的检察官问我什么事?我赶紧满脸堆笑的将材料递了过去,人家只是扫了一眼,冰冷的问道:“原件呢?”我又赶紧将原件递了过去,他翻到武安市检察院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书拿起来对着我说:“你的案件终结了,有(检察院出具的)这个东西就不受理了!”

对于这个检察官的说法我也早有准备回复道:“你怎么证明他这个决定就是正确的?这个决定他要有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来支持,可是我没有得到这个说明,我无法认可……”

检察官也不答话,随手从桌子上拿出一个磨损非常严重的打印的文章扔给我:“好好看看……看懂了再回答我问题……”

我一看是最高检关于检察机关做出答复后,上级机关不再受理的规定。

如果武安地方检察院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的时候连带把公安局说明不构成诈骗犯罪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一并给我,而公安局的说明足以证明检察院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也拿不出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来推翻公安局的说明,人家的这个说法无疑也是对的!

问题来了,谁能决定武安检察院出具的这个不予立案通知书是正确的呢?如果不正确咋办?

对于质疑:省检察院的检察官恼羞成怒:“咱们不在一个频道上,无法交流……要公安局的说明,你去找他们要去……告检察官……可以啊……我们只受理检察长以上级别的……”随后这个检察官直接离开到东面房间再不出来。

我也心一横,不走了!大不了再被你们罗织罪名关押几年,我已经多活了26年,被他们多关几年我又能多活几年,在这点上我确实要感谢共产党的谎言欺骗(共产党说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见我一直坐定不走,这个检察官最终还是转了回来,我赶紧给人家赔不是,然后又问人家贵姓,这个检察官脸色一变:“姓栾(音)怎么啦?……想去省检察院大门口告去?随便……赶紧去……不是我让你去的啊……”露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见我还是不走,说道:“你去一边等著去……”我赶紧坐到了等待区的位置。

下一位被接待者交上原件后,这位检察官照样找出检察院的通知书,然后告诉他,你的案件终结了,又拿起让我看的文章让这个上访者看了看,这个上访者无言以对只好拖着沉重的步伐无奈的选择了离开……。

这时候,他们内部的检察官在悄悄议论门口那个一直含冤的姓庞残疾人,意思大概是一个姓赵的处长负责他的案子已经帮他处理了二个案子,还有一个案子没有处理。

我上访维权26年到这个时候才终于明白: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坚决不解决。

终于栾检察官又把我叫了过去:“我给你出一份信,你带着信去找邯郸市检察院,让他们负责去给你要武安市公安局不予立案的说明,至于口头答复你还是书面答复你(我说口说无凭必须书面)……书面答复你……”我赶紧跪下感谢人家,栾检察官道:“你要这样就不给你出信了”我赶紧起来向人家深深鞠了一躬,因为我知道,武安公安局的这个说明根本无法使武安检察院的决定(不予立案通知书)成立。

我的冤案终于要大白于天下了。

在等拿信的时候,栾检察官突然问我:“你们邯郸的都是一块来的?”搞的我一头雾水道:“没有啊,他也是邯郸的?”栾检察官自语道:“咋邯郸来这么多人来?”

带着省检察院出具的信,我走了出来,见到庞姓残疾人说里边的人在悄悄议论你的问题,也得到了庞姓残疾人的确认。原来真的是: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坚决不解决。

门口聚集了有太多的人,一听口音,果然邯郸地区的人真不少,都是坐私家车过来的,随口聊了几句我便急急忙忙坐车去了省信访局,第二天上午在邯郸市检察院我又遇到了聊天的那个人,她说:“昨天上午在省检察院去了7、8拨人都是邯郸的”

在河北省信访局见闻纪实

当我急速赶到河北省信访局的时候,发现信访局外清冷了许多,截访和上访的乱作一团的局面不见了,只见三三两两的截访者坐在台阶上聊天,我快步向院子里走去,路上截访的虽然问几句你是哪的?不理他也就过去了。

走进信访局大院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满满的一院子都是人,甚至感觉有些拥挤,原来测温、登记、排队的流程搬到了院内,这样也好,外面路过的人不会看到人山人海的场景了,对政府形象也是好的,哪怕他是如此的虚假。

2020年10月26日上午河北省信访局院内一幕

我几乎进院子的那一刻就被截访的死死盯上了,但由于我不经常来又带着口罩,截访的也不敢确认我是谁?从哪里来?只是不停的询问你是哪里的?我用普通话蔑视着问道:“你有解决问题的权力吗?”

但心中的怒火依然不由的升了起来:“妈的……只要今天敢截访,我非和你们拼了不可……”。

走到测温、登记的地方时,后面突然有一只手死死抓住了我,非问我是不是武安的?我扭头大吼到:“滚!”

截访也不易冒着生命危险偷拍魏永良的武安截访者

见我如此愤怒,抓我的手突然松开了,我愤怒的狠狠瞪了这个截访者一眼,他也赶紧离开了我,准备拚命的我一看这个截访者离开,也就赶紧登记走了进去,不再理会这样的人。

我要了公检司法四个号,通过狭窄长长的隔离带快走进大厅的时候,这个截访者正拿着手机偷偷录我,我发现后高声大喊:“他是截访的……他是截访的……”,这个截访的收起手机就走。我也没有追赶,就抓紧走进了大厅。

对面就是电子储物箱,有工作人员在指导著如何存放,安检还是最高等级,反正比坐飞机要严格多了,这次是过同样级别的安检而且是二次,就是说第一道门的安检通过了,等待你的还有第二道门的安检。

过了第一道门是各个部门接待窗口,看了身份证留下进大厅的号然后再重新给你接待房间的排号,你就可以通过二次安检上二楼去了。

遇见截访者扮演的信访局领导

在二楼241房间省信访局复查复核室(电话031187908055)门口站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看到我上来就叫住我,然后坐进复查复核室,要走我的身份证和材料在电脑上点击多次后,嘱咐我先去公安厅窗口登记,登记完以后再去找他,我以为遇到了省信访局的好领导,对人家千恩万谢!(第二天到邯郸公安信访窗口才发现,邯郸公安已经找不到我上访26年的任何信息,人家只好重新登记了一次,我的上访信息被人为清零了,不看材料只登记身份证的待遇也被剥夺精光)

殊不知,这是先前截访者偷拍了我,速将视频发给了他,按图索骥,他等的就是我!他想知道我控告什么?回家后才得知这个人叫杜耀华,是一个截访人员,武安市东长远村人,多年截访获利博丰,在市里有楼房已经多年不在村里居住,此人有二个儿子。

在省信访局241房间复查复核室工作的杜领导原来是武安市截访者杜耀华

要劳教决定书遭遇

在公安厅接待室,人家一般均不看材料只要身份证,当我说明我99年被关押劳教所三年至今都不给劳教决定书时,接待人员答复:劳教已经不归公安管辖,这个劳教书你只能去隔壁找司法厅要。

来到司法厅接待室,人家倒是挺热心,看了材料也输入了身份证,旁边还有律师记下了我的案情和联系方式,最后解释道:“是公安劳教你的,公安应该给你劳教书,你如果在监狱挨打了什么找我们……你应该还找公安厅”。

再次来到公安厅接待室说明情况,工作人员才将身份证录入系统,让去找邯郸市公安局信访。

与截访者成为朋友

临近中午信访局不再接待,走到大院那个拍照截访者老远就喊我的名字,走进交谈他第一话就是:“对不起啊……我们也是工作……”此言一出我顿时怒意全消,生存不易,我何必与他以命相搏,我们都是这个社会制度的受害者,作为底层百姓我们何必相互残杀,他也是为了生存,能弄到这个捞油水的肥差也不容易,他应该叫李清波。

访民靳菊茹案(电话15188852079)

高空俯视下的寺庙

靳菊茹说占的是她家耕地,地方政府说占的是别人家的耕地与靳菊茹无关

不需要争论的是寺庙确实占了耕地,靳菊茹一家就是因为这个寺庙深陷牢狱之灾而且家破人亡,如果这个寺庙能千年流传,这也许就是这个寺庙最不光彩的一页。

他们又围着一个叫靳菊茹的武安磁山镇访民做工作,据靳菊茹讲,她家6亩耕地被地方党员干部建了寺庙,她不服就去上访,结果被劳教一年零6个月,在劳教期间老实巴交的丈夫被活活气死,女儿又得了综合性肾炎(尿毒症)被迫休学数年治病。出狱后家破人亡的靳菊茹接着上访,再次被地方官员判刑二年,再次刑满出狱后,武安检察院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让其申请国家赔偿。靳菊茹眼里含着泪水、嘴唇颤抖著说:“他们赔偿我二年冤狱,我的地咋办?劳教我咋办?我家破人亡咋办?要解决一起解决……只解决判刑问题我不要……”她说先去了省检察院,由于没有带原件人家不让进,她又说告法官,人家说告法官明天上午来。进不了省检察院举报中心的大门,无奈之下才又来到省信访局。

对于占地建庙的事情,地方政府自有不同的说法:建庙占的地不是靳菊茹的是另有其人,与靳菊茹无关!

武安四个截访人员在河北省信访局大院内围着靳菊茹做思想工作

中午时分都纷纷出来吃饭,截访者赵红祥想请我吃饭,我以去图书馆为由拒绝和他们在一起,在去往三合律师事务所路上,发现这些截访者在一个饭店门口围着,只听李清波对另外二个人交代:“她走到哪……咱跟到哪……绝不能让她跑了……”我一看是一个瘦弱的女子在里面吓得瑟瑟发抖,走进一看原来是靳菊茹。

将冤民靳菊茹堵在省信访局附近饭店的截访者

后来得知靳菊茹被武安市磁山镇干部带走去旅游了,先去了五台山又去了平遥古城……。

早上没有顾上吃饭,中午咬咬牙狠狠心吃了一碗12元的牛肉面,就又赶回了省信访局。

由于接访时间还早只能在院里转悠,无意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不是在复查复核室的杜领导吗?怎么在下面和截访的在一起窃窃私语?上面已经提到此人杜耀华,这里不再重复。

被磁山镇干部控制在宾馆的靳菊茹
10月28日带访民靳菊茹旅游的武安市磁山镇干部(平遥古城)
山西省平遥古城一景

一个拘留十天的行政判决为什么不给受害人?如果程序不正义,则结果无意义!

下午我先去了法院接待室,控告邯郸市中级法院2018年的行政案至今不给判决书,工作人员让我拿出判决书原件,我就是反映这个问题,有原件我还反映吗?但工作人员公事公办:“对不起……没有原件我们不受理……你直接去省高院反映吧……”人家也给咱指明了出路,没有原件绝不受理有错吗?……无言以对……,只能离开。

关于邯郸中院的案情:2018年中央扫黑除恶,河北巡视组驻扎在武安宾馆,有人去给巡视组送锦旗,我忍不住就用手机录了下来,并对着手机喊:“多住贪官污吏……为武安人民出气……”本来没什么事,巡视组也收下了锦旗,皆大欢喜,那一天不知不觉过去了。

谁知送锦旗的人想要视频做个留念,这也没错啊,赶紧给了人家。谁知第二天中午被人转发了出去,而且这个视频迅速轰动了全国,当然武安市某领导也收到了视频,这还了得!一个电话通知了公安局:“把人抓起来!”石洞派出所负责找人,城关派出所负责抓人!指令一出,一个小时后魏永良被抓获归案。在派出所轮番审讯,一次次笔录做下来,他们仔细看了以后,都说这样写不能定罪,还得重审!当时已经夜里12点了,干警任利东急的满头大汗,突然手机响了任利东抓起电话马上说:“韩市长您好……现在说话不方便……我外面说……”但对方的声音我还是听到了:“把魏永良判了吗?……出来说吧……”

最心急的还有一个穿高跟鞋的女民警,孩子还小到现在也没有给孩子喂奶,半夜了也不能回去!没办法审判全程必须录像,只好把程序装模作样又走了一遍,拿他们认为合适的笔录再次让我签字,我一看我所说的全部没写,这不行,漏下的话你们不写我写,刚拿起笔要写,高跟鞋民警一下从我手中抢走了审讯笔录得意的说:“不让你签字也是拒签!”随后就把我关进了留置室的老虎椅上,双手双脚均被拷的死死的,一动也不能动,而且一动就会卡的更紧,坐又不能坐、站又不能站,一般人都会心悸气短,极易心脏病复发,要不了一个小时都会大汗淋漓无法忍受。派出所的人也知道非常危险,所以被拷期间,总有一个人要死死盯着你,以防出现昏迷症状时及时发现处理,避免出现死亡事故。

就这样我从晚上约一点钟被关到了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在此期间听到他们在院子里悄悄对话:“……坏了……要不能把魏永良判了……所长要给局长写检查类……那咋办?……不判也得判……要不了就得放人……市领导要抓的人……谁敢放……”。

最终魏永良还是被拘留了!此举也激怒了武安许多人,都纷纷表达不满。

面对此案,魏永良抓住了要点:如果程序不正义,产生的结果无意义!此案剥夺了被拘留人陈述和申辩的权力。

魏永良面对此案一审败诉,无奈法官悄悄告诉我:“赶紧上诉……我们只能听领导的……我们想判你无罪……请你理解……我们实在没有办法……”

二审上诉后,再无结果,多次去邯郸中院要判决书,不是人在外地就是不接电话。

后来送锦旗的人由于没有做伪证陷害魏永良,都被以其他理由判了一年多徒刑。

在省检察院接待室(省信访局内)遭遇(未完待续)

……………………。

作者简介:魏永良,唐朝名相魏徵后裔,94年因被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96年邯郸日报法制周刊以《“温柔”的陷井》报道他被诈骗的遭遇。因地方政府不予解决问题,99年反将魏永良劳教三年、由于师出无名(以局长接见为名被关押劳教所三年)至今不给劳教决定书。具体劳教魏永良的是武安市公安局法制副科长林金平(音)已经退休。魏的问题自始至终始终得到了中纪委副书记、监察委副主任刘金国的持续关注和批示,但魏的问题至今仍无解决的迹象。2020年7月24日,最高检第二巡视组将魏的案件交办给河北省检察院,才发生今天所记录的上访日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