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凭空编造的红军“飞夺泸定桥”

中共多年来一直宣称,长征途中他们领导的红军曾在大渡河演出了一幕“飞夺泸定桥”的英雄壮举。

故事是这样的:1935年5月26日上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作出了夺取泸定桥的决定。接令后“红四团”昼夜兼行240华里山路,于29日晨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泸定桥西岸并与守军交火。当时百余米的泸定桥已被守军拆去了约八十余米的桥板,并以机枪、炮兵各一连于东桥头高地组成密集火力,严密封锁了泸定桥桥面。中午,“红四团”在沙坝天主教堂内召开全团干部会议,进行战斗动员,组织了由连长廖大珠、指导员王海云率领的23名夺桥突击队。下午四点,23名勇士身挂冲锋枪,背插马刀,腰缠十来颗手榴弹,冒着枪林弹雨,爬著光溜溜的铁索链向东桥头猛扑。三名战士在王友才的率领下,紧跟在后,背着枪,一手抱木板,一手抓着铁链,边前进边铺桥板。当勇士们爬到桥中间时,守军在东桥头放起大火、妄图以烈火阻击红军夺桥。勇士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烈焰,高喊“同志们,这是胜利的最后关头,鼓足勇气,冲过去!莫怕火,冲呀!敌人垮了,冲呀!”廖大珠一跃而起踏上桥板,扑向东桥头,勇士们紧跟着也冲了上来,抽出马刀,与守军展开白刃战。此时政委杨成武率领队伍冲过东桥头,打退了守军的反扑,占领了泸定城,迅速扑灭了桥头大火。整个战斗仅用了两个小时,便奇绝惊险地飞夺了泸定桥,粉碎了蒋介石南追北堵欲借助大渡河天险把红军变成第二个石达开的美梦。

这个“飞夺泸定桥”的故事,堪称是后来中共长征英雄史诗的代表作。但据张戎女士考证,这故事纯粹是凭空编造的。

张女士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第十三章中写到:

“其实,在泸定桥根本没有战斗。红军5月29日到达时,泸定桥没有国民党军队把守。从国民党军队的大量来往电报、部署可以看出,长征故事中说的守桥的国民党二十四军第四旅李全山团,其实并不驻屯泸定城,而在远处的化林坪一带。驻扎泸定的是步二旅旅部,旅长是余松琳。红军到来前夕,该旅就离开了,被派去五十公里外的康定。当时国民党无数通讯记录,没有一份讲在泸定桥打了仗,只提到红军在去泸定桥的路上,和离开泸定桥之后,有几次小型遭遇战。

“红军先头部队到达桥边时,指挥部设在离桥不远的天主教堂里,向河对岸已无国民党军的泸定城打炮。当地人大多是天主教徒,其中一位妇女家里开豆腐花店,就在红军所在的桥边,红军还住在她家。1997年这位妇女已经93岁高龄,但头脑十分清晰,她对我们讲红军‘阴一炮,阳一炮地打过去’,然后‘慢慢过完桥’,过桥时‘没有打’。

“有的木板是被损害,可能有拆去的。93岁的老太太记得红军来借老百姓的木板去铺桥,有的人家交出了宝贵的棺材盖子,队伍过完后,老百姓各自去认领。泸定桥只有一次剩下光溜溜的铁链,那是中共政权拍宣传长征的电影《万水千山》时。

过桥时红军没有一人伤亡。首批过桥的22名战士,在6月2日过桥后,每人得了一套列宁装、一支钢笔、一个碗和二双筷子。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受伤。

“其他红军过桥时也没有伤亡。周恩来的警卫员描述周听说有一匹马掉在河里淹死了很着急,问过桥的指挥宫杨成武,人员有没有受损失?当听说没有时,周又问:‘一个都没有?’答复是:‘一个都没有。’

“国民党部队再无能,凭借天险优势,也不至于让红军毫无伤亡吧。

“‘飞夺泸定桥’纯系虚构。邓小平在1982年对美国总统卡特 (Jimmy Carter)的国家安全顾问布列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亲口说:‘这只是为了宣传,我们需要表现我们军队的战斗精神。’”

与“飞夺泸定桥”相类似的长征神话还有“强渡大渡河”与“突破天险腊子口”等。

根据张女士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中的考证,大渡河渡口宽阔,没有遮掩,红军渡了整整一个星期,在国民党侦察机的眼皮底下,但同样无一伤亡。

1946年,一个英国记者问彭德怀过大渡河的事。彭委婉地说:“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我也记不清了。我们过了那么多河——金沙江、湘江、乌江、长江—–我记不清了,我记得有人掉在河里。”他对战斗或桥起火之事不置一词。有三个人命丧此桥,朱德夫人和张女士访问的93岁老人都说是红军修桥时,年久失修的桥板突然折断,他们失足掉下去的。

而在叫腊子口的山隘处,其实只发生过一场小小的遭遇战,参与的只有十来个人。据红军军事顾问李德说:“除了几个放冷枪的以外,这一战没有敌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