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与神赌 谤佛是天罪

文: 周清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30日讯】中国古籍里记载人体疾病的原因,除医学角度之外还有另外的解答。如被妖魔鬼怪附体,或者是人在阳间做坏事后,灵魂在阴间受到鞭打及各种刑罚等。在国外有的人做濒死研究或者催眠术,就会得到一些类似的信息。

人生于天地之间,天气四季运行而化生万物,人又仰赖万物、空气、阳光、雨露的滋养得以生存。因此人的行为就如农夫之播植,随其所种植什么就收获什么,也是人们常说的善恶有报

近者报于当时,中者报于累年之外,远者报于子孙之后。当人行恶达到极点时,灾难就会降临到行恶者的妻子、儿女、后代身上。因为他的罪责需要别人替他承担,同时自己也会在地狱无止境的受刑,偿还自己所做之恶,最严重的是连六道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那就是生命打入无间地狱[1]不得超生。

现世报 人化犬

姑苏翟秀才家里的乳母王氏,平生没有做过善事,见到有人念诵佛经,就嘲笑诋毁。四十岁时,王氏尾骨上长了赘疣,非常疼痛,每天苦不堪言。用膏药敷也不见好,反而越来越大,越长越长,长到一尺多长的时候,就和狗尾巴的形状一样了。她每天拖着尾巴不方便行走,需要弯著腰两手着地,两脚才能够缓缓移动。白天与犬共饮食,晚上与犬共寝,不到半年就死去了。

还有一个叫徐忠的先生,生病后尾骨也长出一个尾巴。他对妻子说:“我梦到城隍庙下旨,我坐抛饮食之过,从今天起不得食人食,只能吃糠,从此每天蹲踞而食。家里人为他供佛超度他,十天后他就死去了。

乳母王氏因轻慢佛法直接转为畜生道,人身难得,实在是令人痛心。当人的行为不符合人的行为标准时,在神的眼里这个人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只是空有一张人皮活着。这也是为什么乳母王氏变成犬的原因。

毁佛像 地狱泥犁

唐太史令傅弈,原本是太原人,隋朝末年搬迁至扶风。年少时聪明、博学,有辩才,喜欢研究天文、历史、数术。 从武德年到贞观年中,当了二十多年的太史令。他不信佛法并轻视出家人,还把佛像拿来当砖瓦使用,到了贞观十四年的秋天,突然病死。

当时同为太史令有傅弈、傅仁均及薛赜三人。薛赜欠仁均五千钱未还,仁均就亡故了。有一天,薛赜梦到仁均说:“我以前欠你的钱,要还给谁呢?”仁均说:“可以给泥犁人呀!” 薛赜追问:“谁是泥犁人?”仁均回答说:“太史令傅弈就是泥犁人。”薛赜就醒过来了。

当天晚上,少府监冯长命也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多已故的人。冯长命就问那些人说:“佛经上说,造恶得罪,造善得福德的报应之说,是否是真的?”亡者说:“当然有。”冯长命又问:“象傅弈这种人,生平不信佛法,死了有什么报应?”亡者说:“善恶罪福一定是有的,至于傅弈,已经被发配到越州的泥犁地狱去了。”

冯长命第二天早上入殿见到薛赜,就把自己做的梦告诉他。薛赜也把泥犁人的梦告诉长命,发现两人做的梦一样。于是二人都嗟叹罪福这种事,不可不信。薛赜就照梦中所言,把钱拿给傅弈,并把梦中之事告诉他。几天之后,傅弈就死了。

砸佛像 生怪病

冀州人姜胜生,在武德末年时,忽然生重病,进入蒙山区治疗,多年不见好转。回家后身上还长了脓疮都烂了,手指甲、脚趾甲也掉落了。

有一天晚上,他梦见一尊大约三尺长的白石像对他说:“你把我的手接起来,我就让你的病痊愈。”

醒来后,姜胜生忽然想起在武德初年,他在黍地赶麻雀时,曾到故村的佛堂里,把维摩经撕开用来绑在竹竿上吓麻雀。当时有人劝告他说:“撕毁佛经是大罪。” 姜胜生听了以后,不仅不悔改,反而凶狠的骂劝诫他的人。而后再次跑入佛堂打白石像,把佛像的右手打断了。他梦中所见的白石像就是他曾经毁坏的佛像。

他立即到佛像面前真心悔过,请石匠把佛像的手安装还原,还请人抄写了四十卷经文,造了一间精舍。一年内他的病就痊愈了,乡里的人都管这尊佛像为圣像。

古语云:宁搅三江水,不扰道人心。毁坏佛像经文,讥讽轻视修行人或者出家人,神佛就会降罪于此人。就如上述故事中的主人翁一样,要么变成畜生,要么得怪病,要么地狱受刑,还有许多其它报应方式。

谤佛、毁灭佛法是犯了天罪,也是最大的罪。中国历史上四位灭佛的皇帝分别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后周世宗,即历史上有名的“三武一宗”。这四位皇帝都早逝。史载,北魏太武帝被宦官宗爱所杀,时年45岁;周武帝身染恶疾,时年36岁;唐武宗因服用道士长生仙丹过量,药物中毒而死,时年33岁;周世宗突发疾病而死,时年39岁。看起来他们死亡的原因各异,但真实的原因是他们毁灭佛法遭到的报应。

大学生亡灵的警告

下面是一位年轻的大学生,因工作跟踪法轮功学员,骑摩托车撞到路边身亡后灵魂附体到镇里武装部长妻子身上,借武装部长妻子之口告诫镇里人不要迫害法轮功了。

山东省沂水县高桥镇综治办的一位二十七岁的大学生叫于长亮。主要工作是分管监视该镇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在试用期间,他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

二零零六年清明节前,于长亮去沭水一带监视法轮功学员后,喝酒,骑摩托车撞到路边上,当场死亡。

过了二十多天,镇武装部长张永新带领综治办的人去绑架法轮功学员何茂芬。张永新回到家后,见妻子老潘用于长亮的声音说:“我是于长亮,这些日子一直在这里转悠,回不了家了,你去把罗书记、窦镇长,综治办主任王少波叫来。”

张永新把镇里的这些人找来了。由于王少波没有来了,于长亮自己闭着眼睛拿起手机打电话把王少波叫来了,在场的人都吓得心惊胆颤,因为老潘不识字也不会用手机。

于长亮对他们说:我给你们说三个事:你们这些年也没干点好事,尽整好人,你们再不悔改,就全完了!连我也完了!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树上去了一个妖精,将来镇里当官的都得吃它的亏。第三,你们得快送我回家,要不我叫俺娘来闹你们。

在这期间罗书记出去找来一个驱鬼的神汉来驱赶于长亮的鬼魂,于长亮对神汉说:“看你五十多岁痨病咳嗽的,还不够我一拳打的,你爱上哪里玩就哪里玩。” 吓得神汉灰溜溜的走了。

闹腾了近一夜后,由书记罗某等一行八九个人用救护车把于长亮送回四十里地的家中,大家都不认识路,由老潘一路指挥车辆左拐右拐的到家了。到家后于长亮跟他三叔开玩笑说没给他娶媳妇,要吃煮熟的鸡蛋,还给家里人嘱咐了一些其它的家事。

大家才载着老潘把车开到了于长亮的坟地,于长亮继续借老潘的嘴说:“罗书记呀,我不能让你们白来!下阵小雨送送你吧!”接着天就下了十多分钟的小雨。在场的人无不头皮发麻,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又听见老潘说:“走了,走了。”只见老潘趴在于长亮的坟上。

过了一会儿,老潘才苏醒过来,问她,她什么也不知道。她的老公张永新说:“我算是服了。”他们第二天就把教委院子里那棵老椿树刨了。

于长亮本是一个宽厚善良的孩子,母子相依为命,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找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工作,使他今天遭到恶报。

高桥镇综治办副主任门振亮参与迫害法轮功,殃及妻子患乳腺癌死亡,临终时还嘱咐门振亮:“以后不要再迫害学法轮功的好人了。”

一对党员夫妻家里经常着火,因妻子污蔑是法轮功学员放的火遭到了报应。结果儿子结婚多年没孩子,炒股欠了高利贷,住房也卖了,小两口也离婚了。这老俩口子在家里天天打架,女的不长时间小脑萎缩,掉到臭水沟里后没多久就死了。

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全家嘲笑法轮功后,妻子和哥哥死亡,儿子得精神病。大叔瘫痪后靠推著木盆子走路,他死的时候两个儿子都没有给他送终。

结语

法轮功是佛法,是宇宙大法。你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人,是犯了天罪!“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人要为自己的所为负责,也是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同时也是为自己的家人、后世子孙负责。你的衣食住行,游乐,工作,喝的水,呼吸的空气,包括你的生命都是上天的恩赐。 你想一想,你怎么能嘲笑、反对赐予你一切的上天。

人在做,天在看。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一国之君,名臣武将,达官贵人只要不敬法轮功都会遭到天谴。否则,就没有天理王法了。

不要听信中共的鼓吹无神,无佛,无道,无前生,无后世,无因果报应。人们无须信神,无须偿还业力,无须安分守己,可以为所欲为,没有道德的约束,可以违背天理良知,为了现实的荣华与享乐可以不择手段的干坏事。中共要欺骗你欺骗到死,死了还不让你安宁。因为做恶者死后的灵魂还要继续偿还他所做之恶,甚至会加倍偿还,就如上面的傅弈泥犁人一样。

奉劝那些被中共迷魂汤灌醉的人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人身难得,生命很脆弱,人在水灾、火灾、地震、瘟疫、海啸、山体滑坡、车祸、疾病等……意外事故面前都很弱小。愿你珍惜自己与家人的生命,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释:

[1] 无间地狱:又名阿鼻地狱,现代人很少听说过其内涵,在《江泽民其人》一书中,黄山老僧这样介绍说:“无间地狱极广极大。无间者,地狱之刑罚永不间断者也。无间有五:其一为‘时无间’,即时间没有间断,日夜受罪,永无停止之时;其二为‘空无间’,受刑者全身每一处皆在受刑,毫无间断;其三为‘罪器无间’,即刑罚的器具没有间断,不停用各式各样的刑具用刑;其四为‘平等无间’,无论男女,亦不论前世身份,同样平等无间,同样要受刑;其五为‘生死无间’,受刑人每一刻既痛苦而死,但又活过来继续受刑。生命在层层灭尽中的痛苦,永无停息。此为宇宙中最可怕之事了。”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