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大法官听证会开启/更多重磅文件解密将带来政治震荡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3日讯】大法官听证会首日,民主党已露败势?川普称更多解密文件将揭示惊人真相,“深层政府”浮出水面?|热点互动 10/12/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0月12号星期一。就在今天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开启了对大法官提名人巴雷特的听证会,那么这个听证会会持续四天,究竟巴雷特能不能在大选日前被任命为大法官成为一大焦点。另外一方面,川普总统近日说,他已经授权解密所有和通俄门以及希拉里电邮门相关的文件,并且他在周日接受采访时说,这些文件将是惊人的。

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谈一谈和美国大选相关的这些最新的热点,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博士您好。

杰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特约评论员萧恩先生,萧恩先生您好。

萧恩: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观众朋友我们在节目开始,先来了解一下今天听证会的一些情况。

(播放影片开始)

参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格雷厄姆:“让我们提出挑战性的问题但保持尊重,记住世界在关注著。”

参院司法委员会民主党领袖 范因斯坦:“我们也是这样想,我相信我们希望这次听证会非常好。”

在听证会前,美国律师协会对巴雷特作为大法官的资质评定是“资质良好”。

民主党人计划在本次听证中,用是否废除奥巴马健保,是否允许堕胎这样的政策性议题来挑战巴雷特的资质。巴雷特在开场陈述中表明了,自己对法院和法官应该担当角色的立场。

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 巴雷特:“法院的目的并不是解决我们的公共生活中的每个问题或纠正每个错误,政府的政策决策和价值判断必须由政府部门作出,由人民选举产生并为人民负责,公众不应期望法院这么做(政策决策),法院也不应该试图这么做。我认为所有背景的美国人,都应该拥有一个独立的最高法院,该法院是依据宪法和法律的原文对它们进行解释,我相信我能够在这个角色中为我的国家服务。”

随着总统大选临近,代表民主党竞选的拜登和哈里斯对最高法院的态度被聚焦,但二人始终拒绝回答,他们是否想通过增加大法官人数,来推进左派议程这个关键问题。拜登甚至说出选民不配知道这样的回应。对于大法官提名听证,13到15日巴雷特将会回答议员们的问询。司法委员会计划22日进行投票,共和党方面希望不晚于27日进行全院投票确认。

(播放结束)

主持人:好,那先说一下这个司法委员会的背景,现在司法委员会它是有22名成员,今天是第一天。第一天是司法委员会的成员发言,并且是巴雷特本人作陈述。下面两天,周二和周三是这些参议员他会提问,去问询巴雷特一些问题。在周四是她的同事和法律专家的一些证词。基本上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主席格雷厄姆,他是希望说参议院这个司法委员会能在10月22号就投票。最终全部参议院投票希望能在10月底进行。

所以这可以说是一个神速,非常激进的一个议程。所以我想先问一下杰森博士,今天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的第一天,很多人都在关注,那么所有的成员都发言,包括巴雷特也作了她的陈述。跟我们谈谈您看了第一天听证会的观感。

杰森: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巴雷特她今天的发言稿在昨天就已经公布出来了,大家都看了。刚才新闻总结了非常精准,她当然花了很多时间谈了她的家庭,谈了她的背景,就是这一点上本身对她的亲和力有很大的提高。那么紧接着她其实在有关法律概念上,最核心的展现,就是她对于法官的认识和法院的角色,刚才在新闻中已经陈述的非常准确了。那么我们知道其实巴雷特她在2017年的时候,就已经经历过整个这个过程。

当时川普提名她作第七全民法院的法官的时候,当时已经走过了一个非常激烈的争论的过程。那么巴雷特对她来说,这一切都不陌生,所以说整个是轻车熟路的。在我看来的话,民主党、共和党的发言也都是意料之中的。所以说我感觉这个是在走一个过程,因为共和党这边票数已经定了,这个过程走完了,最终这个事情就确认,民主党几乎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个事情发生。

主持人:那萧恩先生您怎么看今天这个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这些成员的发言,您觉得有什么样的看点?另外就是巴雷特本人的这个陈述,您有什么样的感想?怎么看她这个陈述?

萧恩:好的,我觉得今天可以说民主党,如果英文说就是doesn’t have case,他们没有办法来反驳这件事情。就是说巴雷特本人她的资历非常好,因为在2017年的时候,当时那场听证会上,她就得到了,因为她是Notre Dame的教授,所以当时整个学院的教师都是写信支持他,而且她在2017年也曾经是当年年度的最佳教授。所以她在学校方面得到充分的支持,有法律界的背书,还有很多学生也都是全面支持她的。

所以在2017年的时候,可以说她的人气和他的法律资格就没有任何疑问,那现在更是如此。所以我觉得在这次确实是这个听证对她来说,应该是轻车熟路,而且应该也能顶得住明后两天的比较尖锐的一些提问吧。那我觉得看点的话,比如说像德州的凯特德鲁斯,他就说你们民主党的这些参议员,你们说了半天,没有一句话是关于巴雷特本人的资格。你所有说的都是从议题上想要攻击她,不管是堕胎,还是比如说能不能会取消健保法案等等。

因为她本人的人品无从攻击,那另外之前确实也有一些民主党参议员攻击她本人的天主教的信仰。但这个攻击她的信仰,2017年也已经做过了,所以即使今年做也不是一个新的手段了。今年他们也不觉得需要这么做,实际上,我觉得对他们来说,知道这样做其实违宪的,因为信仰自由本身就是美国的宪法中的一个基本原则,第六修正案已经是保证了这一点。

所以虽然在听证会之前,是有一些议员进一步攻击她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甚至说天主教的教义已经是融入到她生活中。但是在今天的听证会上,参议员提到这一点的很少,所以我觉得基本上他们知道这个无法攻击她,所以在这点上也可以说没有办法攻击这样一位优秀的女性,又抚养了7个孩子,又同时兼顾了家庭和她的法律的事业。同时她在法律上的立场又很清晰,她特别强调司法机构跟最高法院的,就是区别开来。

对三权分立,她也特别分得很清楚,而且她是强调了之前的大法官斯凯利亚对她的影响,因为斯凯利亚也是强调,一定是要遵从法律的原则,而不是遵从你自己个人的喜好。所以这种情况下,她的背景、她的资历、她对法律的独立性的认可的态度,还有她将来会怎么样以一个独立的法官的身份,来服务于最高法院的话,这点其实基本上人们没有什么怀疑,所以我觉得在这点上民主党确实没有办法。

主持人:她就是被称为基于宪法的原意去解释宪法。那杰森博士我们知道当时两年前在卡瓦诺法官任命过程中,那个过程民主党人极尽攻击,那个给人印象非常深刻。所以今年不管民主党人他有没有case,但是在接下来两天的这样一个质询的过程中,您觉得会不会看到类似卡瓦诺那样的过程再次发生,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甚至有一些不管是事实,还是非事实的一些东西去攻击她。

另外,尤其受人关注的就是这个成员之一事贺锦丽,她今年是副总统候选人,身份不同,跟两年前非常不同,所以对于她会不会做出和当年一样的,非常主动的攻击,也是很多人觉得是看点之一,你的看法呢?

杰森:其实我的感觉上,大家很清楚这样子的卡瓦诺那样的事情不会在这次发生,有多个原因。首先一个原因,卡瓦诺那次他们努力完了以后,知道自己损失很大。因为至少在那次之后,当时做得很过分的那些很多参议员,后来都败选了。因为他确确实实展现出那些参议员完全以政治目的来攻击卡瓦诺。这些人拿来的都是毫无根据的有关性方面的指责,或者说是年轻时得莫名其妙的一些言论,整个来说没有任何骚扰的证据,但是对于这个人身攻击过程本身,却降低了这些参与的民主党议员本身的对于大众的可信赖度。

这一次的话,刚才萧恩也谈到了,Barrett首先她是个女性,在女性这方面至少卡瓦诺当时遇见的性骚扰这方面的问题就会少很多。同时她是母亲,女性本身是民主党不敢刻意攻击的,同时种族方面也很难攻击,因为她还收养了两个黑人的孩子,而且更重要的是很多法律方面专业的问题,已经在17年过了一遍了。当时已经是少有的激烈两派博弈了以后,最后她还是通过了,55票对13票通过了,所以换句话说对于这一点上我真是感叹川普如有神助的一个决定。

当时上一个法官,他就在Barrett和卡瓦诺之间做出抉择,就是到底是选哪个上?甚至当时就认为Barrett就很有大的希望,但是他最后还是觉得就是说让卡瓦诺上,据说流传了一个很著名的话,就是我要把Barrett准备给Ginsburg,就是现在去世的金斯伯格。结果大家当时觉得疯话,果然一语中的,而且就在这个时候真的是…如果你换位想,这时候再上卡瓦诺,民主党会用一切方法拖下去,这是一方面,就是在我看来民主党几乎不会重演那个丑剧。再一个…

主持人:那你觉得贺锦丽的表现你会怎么样预测?

杰森:整体其他的民主党参议员不会过分表现,那么贺锦丽就更不会了,因为毕竟她现在还有一个副总统这样一个身份的问题,像原来的那种毫无理由的打断别人说话或者强行说话,这样的状态我理解如果她是一个正常的思维方式应该是会少很多很多。所以我感觉至少Barrett这一次不会出现那么野蛮的攻击这样的现象,搞一个丑剧,但是他们可能还会在程序上使一些绊子,比如说什么时候出席啦、什么时候拒绝出席等等,程序上有一定的绊子。

主持人:是,据说舒默说在参议院这个小组在投票的那一天,民主党议员试图不出席等等,用这种方式你觉得会有用吗?

杰森:目前按数字算确实没有任何用处,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现在有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因为确诊了中共病毒是阳性,在这时候还在回避期间,但是等到过程到最后是投票的时候,他们应该是已经回来了。如果没有其它的问题,比如说再有额外染疫的情况,共和党这边一方面就足以把整个事情推进下去,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它哪怕在程序上有这样子额外的做法,我说这个事也会顺利地推进下去,如果没有完全想像不到可怕的奇怪事情发生的话。

主持人:对。萧恩先生,刚才说到这些参议员在今天发言的过程有什么样的看点?有一个参议员的发言我觉得挺有意思,就是共和党参议员John Kennedy,他在发言中提到pack the court这个问题,当然他没有直接用这个词,但是他说我们得先父在制定宪法的时候绝不是想要把最高法院,变成一个微型的国会叫Mini congress。所以pack the court是民主党人现在在被追问的一个问题,中文翻译是强扩高院,强行扩大高等法院,现在是9名大法官,它们想要20几名甚至更多,这就是为什么John Kennedy议员说高院不是要成为一个微型的国会,那么你这个三权分立还怎么样体现呢?所以你怎么看现在这个pack the court的问题?它引起美国人非常大的关注,为什么呢?

萧恩:因为pack the court这个方法提出来,民主党有的人会提到这个想法就说明他们心里已经意识到Barrett听证会基本上是一个过场,Barrett被任命为大法官应该不是问题,所以他们才会说我想一个办法以后有所补救,对吧?这是在Barrett已经当选后你才会做pack the court。所以所谓的扩充最高法院的事情当然是违背了美国的宪法、违背了先父们建立美国的基本原则,三权分立的原则,如果比如说Barrett当选以后变成6:3,那民主党至少要再增加4席变成7:6对吧?这样做的话当然是所有我觉得美国民众都知道这个完全是Political的运作,政治方面的操作才让人为的改变最高法院的选择,或者是最高法院的比例吧。

这一点其实也说明另外方面的问题,就是现在最高法院三权分立的局面、最高法院权力一定程度上也变得扩大到太极端的一种程度。因为很多很多案例,甚至民间的一些基本的是非的问题都到最高法院,然后最高法院就是一旦裁决了就成全国性的标准等等。如果最高法院把一些比如说人们自己做的选择变成一种不可侵犯的权利,那其实这个也会带来整个国家导向的问题,所以这里面其实所谓的三权分立其实也相互制衡的。

既不能够让最高法院变成微型的国会、微型的立法机构,也不能倒过来对不对?所以我觉得不管民主党想怎么运作,想要提出pack the court,我觉得民间的反弹会非常大,而且会让民主党进一步失去人心,这也是为什么拜登和贺锦丽都不敢就这个事情进一步作评述。甚至让他们提到他们会选上什么样的人作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候选人?他们都不敢提出来,我只是觉得目前民主党里面被很多极左的力量控制,极左的力量会提出来说要pack the court,但是真正在竞选的人却知道这样的说法会让他们失去选票,所以他们也不敢就这个事情做出评论。所以我想…

主持人:他们不敢做评论本身,是不是也已经说明了他们是有这个可能的?因为如果你不会这么做,你可以回答我不会啊。

萧恩:是,这也是一个因素,就是说等他上台以后怎么操作这是另外一回事,因为过去的很多政客都是竞选一套言论,上台以后又是另外一套做法。对于民主党来说目前确实被极左力量控制的话,那他们上台以后,特别是Biden本身有很虚弱的状态,今天在一次集会演讲中他居然说我是来竞选参议员的,对吧?他又犯错了,就是说他这么虚弱的情况下当然很可能贺锦丽就会上来,极左的力量就会控制整个民主党甚至控制整个美国的走向。那时候他们肯定会推这个pack the court,所以我觉得俩个人都不谈,但是各有各的心机,总的来说这件事情我觉得美国人民…借用一句老话,应该是看得很清楚吧,不会轻易上当的。

主持人:杰森博士您怎么看到底这个pack the court对美国的立国体制、立法体制有什么样的损害?

杰森:灾难性的,我们知道基本的自然数是无上限的,就是说你可以加4个再加2个,最后可能一个court坐1、2百个法官,最后搞成一个非常可怕的现实,就是说它是根本上动摇美国三权分立这个基石。但是就是刚才大家谈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拜登这么明显的一个事情他不敢说我不会pack the court?这事实上展现出民主党现在选民本身一个巨大的问题,民主党本身的选民是互相不兼容,就是我们知道它为了当选必须迎合中间选民或者有点理性的这种选民的概念,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敢说自己要pack the court。但另一方面它的大本营又是极左的那些选民,对那样的选民如果说我不准备pack the court,那种选民就会丧失投票这种热情,因为他们知道这个court已经是6:3了,未来拜登4年几乎是没有机会翻盘的,那么很多人很可能就丧失投票的愿望,换句话说两种人都不惹的情况下只能不说话、不表态。

拜登甚至会说等你选完我以后我再说,就是说你根本不deserve,你根本不值得让我告诉你,整个你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做法本身,事实上是体现出民主党这边它的选民是互相不兼容的。这种不兼容性其实是共和党这边可以充分开发发掘的,事实上上一次副总统辩论的时候,彭斯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本身就非常清楚的把民主党本身最根本的问题展现出来了。在我看来,pack the court这个事情,谁做谁就是最终对美国反对。而可怕的是,居然拜登不敢说我不会pack the court,你就可以看到,拜登将来在他真正执政的时候,他会是多么被极左势力所影响。

而Harris本身明确表示,她认为这个是可选项的,她是一个做司法的人,她居然说这样的话,让我听起来就毛骨悚然。你怎么可能直接的把一个非常明显,像我们这种外行人都知道,会根本动摇美国三权分立这样一个问题,你说这是你的可选项之一?这已经完全丧失了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其实很多选民是被恨川普这种思维给冲昏头脑了,你只要心里想一想,为你的孩子、为你的孙子想一想,你都不能让这两个人再进入白宫的。

主持人:是,就是越走越远。但是我觉得很多原本因为恨川普而要支持拜登选民,现在可能也会想一想,因为在副总统辩论之后,有这样一个调查,就是问这些选民,他会怎么样影响你的心意,这些选民说,他们会因为哈里斯或者贺锦丽而去选川普,他们说因为他们认为拜登撑不过这四年,这样的话,贺锦丽就会成为总统,而他们对她成为总统是零信任Zero Trust。所以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选择贺锦丽可能真的是个败笔。

杰森:是的。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知道拜登被称为特洛伊木马,他自已本人以一个比较中间派的这种形象出现,事实上他的身子后面或者肚子里头藏了一大堆极左的人,就包括贺锦丽,贺锦丽其实都是左派硬塞给他的,极左派硬塞给他的。而贺锦丽从资历,或者从她的个人魅力各方面都不如其他几个选项,但是硬把她塞下来,主要就是打族裔牌,或者其他的女性牌、族裔牌这样一个概念。你可以看到,左派其实在很多,他们自己的政治主张也会让自己出臭气,因为他们几乎有的时候,已经无理性的在打性别牌和种族牌等等这样的概念,连自己做出判断的,就是理性判断的能力,都因为这样的理念而丧失掉。

主持人:是。大法官这无疑是个焦点之一,但是现在进入了十月,可以说这个大选是几乎天天都有惊奇。下面我想也谈一下另外一方面,川普阵营方面最近一些动作。想先问一下萧恩先生,我们看到这几天,川普总统在“通俄门”,和希拉里电邮门方面,他做了很多表态。最初他是说他已经授权,把所有这些相关的文件都解密。

上周五他比较罕见的表达了对国务卿蓬佩奥的不满,说他们国务院有希拉里被删除的三万多e-mail,他们一直没有公布,蓬佩奥非常知趣的在接下来的采访中,马上说我们会公布。现在他有没有公布,现在媒体好像说法不一,有人说他在网上已经有了这三万多e-mail。

但不管怎么说,川普总统在周日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他说这些公布的文件将会释放惊人的讯息,大家会看到前所未有的腐败。主持人就问他说,是有关希拉里柯林顿?还是有关FBI?他说有关所有的一切。所以我想先请你谈一谈,萧恩先生,迄今为止,我们看到和“通俄门”,还有希拉里电邮门相关的,已经解密的讯息是什么?它的份量有多重?迄今为止。

萧恩:我先说一下,你刚才提到的川普总统要求蓬佩奥国务卿所释放的这些解密的文件。实际上2019年十月份的时候,当时国务院就已经完成了对于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所以当时他向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参议员Gracelyn,递交这份调查报告。当时就提到有91起违反国家安全的规定的问题,还有涉及到38名的国务院的官员,这里也牵扯到希拉里三万三千多份的邮件的问题。

但是,我觉得肯定是国务院,或者川普团队,但是也是觉得司法部,因为司法部里面还有很多属于deep state,相当于是影子政府的这一波人,他们不是很积极的去推动这些事情,所以当时要在司法部能够针对立案可能性非常小。所以人们当时估计CHRISTOPHER WAY等等这些人都会阻拦这些事情,所以国务院其实也并没有着急把这事情释放出来。现在川普总统很明确的要求蓬佩奥把这样的调查的结果公布出来,在这个国务院的网站上,确实可以看到已经提供了很多的连结可以下载这些E-MAIL,但里面到底是不是所有的三万多份邮件都已经列出来,目前我觉得还没有这个精力去追查,也可能看看哪些大的媒体有这样的人力,能够把所有的这些三万多份邮件,重新过一遍,找到其中非常有份量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一个步骤。

还有一个步骤是很重要的,就是他当时要求的NDR,国家安全主任John要他解密关于“通俄门”所有的一千多页的纪录,这个也是要求公开了,这里面就提到了,希拉里为了摆脱电邮门的问题,制造了通俄门。当时因为电邮门的事情可以说是无法摆脱当时整个媒体,还有FBI追查这件事情,当时她就以她一个竞选的策略,她就制造一个通俄门的事件,就是诬陷川普的团队,认为他们是跟俄罗斯政府配合的,俄罗斯攻击了民主党的电邮,还有她自己本人的电邮,然后干扰了美国的选举,所以她是制造了这样一个通俄门的事件,而且这件事情是跟奥巴马,还有拜登,还有Branden等等都有知会过,还有FBI的Comey都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等于是由希拉里挑起的,希拉里是始作俑者,但是得到了更高层的批准,所以这件事情可以说是民主党最大的一个丑闻,而且这件事情在川普获得选举胜利之后,没有停下来,所以最近还有一个网站也披露出来,AND Magazine也披露出来,说在2016年11月10日,就是大选已经结束以后,当时就有一个叫做National Intelligence Estimate,就是国家情报的一个估测,这样一个特殊的,就是一个情报预测分析这样一个东西出来,这个报告实际上是有三个人起草的,就是CIA的头Branden,FBI的头Comey还有国家情报总监Klapper,这三个人一起起草的。

这个是很奇怪的运作,因为以前这种初步情报分析东西,按理来说应该是这些情报部门的忠诚人员做出来,然后得到共识以后才会报到上级,但是这件事情,是这三个头一起做的,而且等于所有的这些事情的评估等等,全部跳过,我们三个完全负责,这个报告就是关于通俄门的,他们实际上也利用了英国政府的一个情报机构,就是英国的政府通讯总部叫GCHQ,他们利用英国情报部门,好像得到一个情报讯息,然后反过来说我们做出这样一个情报的分析总结,认为川普是有通俄的嫌疑等等。

他们是一种非常暗箱的操作,相当于这些机构的最高层直接这么运作,想要把川普总统的就职把他延期,这是他们最初的打算,后来就变成impeachment弹劾,他们最后在一月份,1月5日2017年的时候,他们一起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要最终通过弹劾,想把川普拉下马。整个事情,在他们败选以后并没有要和平过渡权力给川普政府,而是阴谋开始推翻他,怎么样去诬陷通俄门,怎么样把他弹劾掉,这是一整套方案。

所以这些材料如果全部让公众都能够看到的话,当然对整个民主党的声誉是毁灭性的打击,对拜登的阵营来说,更不用提他们有什么信誉度可言,你还指责川普说他不答应要和平过渡,而你自己本身过去这几年一直想要推翻这个政府,实际上他们的这些做法是一个叛国的行为,所以等于这些人应该是关起来的。

主持人:我觉得您刚刚说的这些东西,其实已经可以说印证了深层政府,所谓的deep state的一批力量的存在,这样一批势力的存在。听上去有点像间谍小说。

萧恩:而且是非常高层的,很可怕的。而不是说小小的间谍人员,像Snowden这样的低层的人员去泄密,他不是,他在最高层运作的。

主持人:对,所以现在迄今为止,我看披露的信息其实已经很多了。然后川普总统已经很不满意了,他觉得这些信息披露出来,没有什么后果,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也觉得到底这个信息披露之后,应该做什么?就是我们应该看到什么?另外像川普总统说下面还会有更惊人的信息披露。您觉得到底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或者政治震荡呢?

萧恩:我觉得目前其实确实公布出来的数据、信息就已经足够震惊全国百姓。但是目前的难度在于,所有的主流媒体基本上是控制在左派手中。他们不报导这些事情,即使川普对这FOX Maria说了这样的事情,可是其他媒体不跟进,所以很多事情没有在社会上形成一种巨大的声浪。

主持人:对。

萧恩:但是实际上我觉得在保守民众之间已经是非常、非常坚定了。有些中间选民如果想要了解事实真相,他们进一步了解的话,一定会改变他们的立场。一旦知道这个民主党是这么运作的,想要推翻政府这样的做法,这么阴暗的构陷的作法,一定会让他们改变立场。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民间有更多的自媒体、更多的保守力量媒体、电台,把这些事情进一步让更多的美国人民知道,这样会进一步拉一些中间选民过来。

所以我觉得这个在关键时候,这件事情能够进一步爆料出来,我觉得是川普手上的一个核弹吧!这个事情炸出来的话,我觉得也是相当相当有份量的事情。现在只是难度确实是一个是媒体,另外一个就是FBI这样的机构,司法部的机构里面还有很多深层政府的人,他们在挡着这事情的调查。所以短期内也很难立案,我觉得只能靠民众的力量去传播这个真相。我们也看到电邮里面甚至泄漏出来当年王立军叛逃的事情,也是希拉里和欧巴马政府把这个事情刻意的隐瞒。而且不接受王立军作为一个叛逃的人员。

主持人:他们甚至认为这会帮助稳定中共政府、政权。

萧恩:对,所以这不很可笑吗?一个自由社会的政府去帮助一个独裁者去维稳,他们希望习近平能够到美国来访,想要维稳,所以我觉得这个是非常荒唐的事情。

主持人:杰森博士您怎么看,迄今为止这一波又一波跟通俄门和电邮门有关的。我个人觉得这有点像是川普阵营发起的反击,您怎么看呢?

杰森:对,按目前爆出来的消息,在正常的社会都应该进入司法程序,但是现在远远没有达到那个程度。第一我们知道川普是孤军奋战,他某种意义上讲他面对的是所有的、各种各样的攻击。刚才萧恩谈到媒体这方面,它不拾这个话题。它不拾这个话题,这个话题的热度就不够,那么政府那边的压力就不大。就比如说FBI或者整个司法部门的压力就不大,而本身这个部门里,我们也谈到了有很多Deep state,或者说影子政府,或者直接跟他们利益相关的。

因为我们知道参与对川普通俄门调查的,直接都是FBI的很多内部人员都在做这个事情。如果政府司法部门没有压力去做相应的调查,而内部的人员也没有动力主动去做这个事,那么目前来看,整个爆出来的所有的料,都只在一个保守媒体,或者支持川普的人群中流传。它在全社会流传这个几乎很难触及到全社会,这就是目前川普面对的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很多民众他只看那些反川普的媒体,对于那样的民众他几乎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或者他听到了他也一言概过说那是造谣。他没有仔细的去追究看这个事情,所以这个事情在我看来,在大选前真正能起核心作用的可能性还真不大。

这是个很悲观的说法,但是我真的是这么认为。这个媒体不动,然后司法部门不动,这个事情很难让更多的真正应该理解这事的那群选民,换句话说就是中间选民,或者反川普的选民,真正认识到这个事情。但是这一切在川普重新当选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核心问题,川普会解决这个事情,整个这都是奇迹。刚才你谈到了两个核心问题,一个是希拉里的邮件门的事,再一个是随后发生的通俄门的事情。这两个事情,因为希拉里的邮件本身是非常清楚的。

我看了几个事情,我清楚的感觉到当时欧巴马政府是如何运作的。那个运作方式本身事实上是对于欧巴马和他背后所代表的左派势力,是一个非常致命的打击。就包括在邮件中希拉里明确表示对于出卖台湾,用一万四千亿美元美国外债来出卖台湾,这样的事情那个邮件是2017年就已经揭露出来。像这样的运作,希拉里的邮件门会展现的很清楚。而另一边通俄门这边的事情,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直接针对的就是现在当权的影子政府。

主持人:当时。

杰森:对,现在还在位,还在掌权的FBI的中低层、中高层还有其他的一些部门,包括现有的很多以前的政府官员。那么这个会帮着川普未来扫清影子政府的这些官员,事实上川普执政过程中,有个最大的问题是川普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媒体告密。就包括后来出现的对川普的弹劾案,他跟乌克兰总统说句话,结果就被扭样的把原稿拿出来给人看都不信,扭样的最后被引发了一个弹劾的闹剧。你可以感觉到川普每走一步,那个Deep state都跟他在作战。所以通过通俄门这个事情,在他重新当选以后,会扭转这个影子政府这个事情,也许给第二届政府带来一个奇迹。

主持人:对,您提到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就是在他重新当选之后。现在离大选日已经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看看这2者的选情,川普和拜登的选情现在出现两个非常戏剧性的、反差很大的局面。一个是民调不停的在说拜登领先川普很多,10个点、8个点、多少个点。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现实生活中,川普的Rally或者支持川普的活动在不断的发生,这个周末就有。

比如说在DC这2000多黑人民众,他们就是支持川普游行,在迈阿密有3万多辆车,他们开着车辆去游行,支持川普。他的集会也是,今天在佛罗里达的集会也是现场人声鼎沸。但是拜登他在各地办的竞选集会,好像真的是没有人来。我今天看到有一个新闻中,他是写着现场记者他在拍,他自己都有点惊讶,他说这个应该是很重要的活动,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人。既没有看到排队的、也没有看到车辆的进去,所以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反差,是很大。跟民调的反差非常大,您怎么看这样一个反差?

主持人:那个民调是现有的这一群人做出来的。我们知道民调这个事情,其实2016年选举结果已经打脸的非常厉害的,他们居然这次还在搞同样的事情。当然很多时候我们保守的说,第一你看民调不能看全国,确实希拉里在2016年据说她的总票数是多出200万。但是她选举人票会少很多。为什么呢?因为川普得到了几乎所有重要摇摆州的票,那个是决定性的。

你在纽约州多出几百万这都没有问题,那么其他这种摇摆州是关键。而在摇摆州比较正常的民调都说现在是模拟两可,两边都可以。所以整个大选其实绝不是民主党想营造的拜登已经领先十几个百分点,绝对不是这样子,应该还是在很多的摇摆州至少还是处于任何一方都有可能的状况。所以目前来说我们知道,川普已经2次连续查是阴性,他已经完全走过了被中共病毒。

主持人:说他现在既不会感染别人也不会被病毒感染。

杰森:对,他现在是美国最安全的一个人。他在未来的这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会rally。他对于民心的鼓动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知道越来越多的人会看清拜登那边的问题,就刚才我谈到的核心问题。他的选民本身是不兼容的,他只要把一些纲领说清楚,他就会丧失选民,他说得越多他丧失越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自己感觉未来其实就这么多天,是非常关键的,绝不是民主党说已经定了。而从表面上民众的热情来说,刚才你已经看了,我这里都不用谈了,那不是在一个数量级上的区别。就从民调,他们最喜欢引用的民调来看,你也知道这个大选绝对还是未来这么多天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

主持人:好的,萧恩博士您怎么看川普和拜登各自的选情情况呢?

萧恩:就比如说你刚才提到的DC上个周末所发生的游行,2000多黑人上街。其实在DC如果能够发生,这说明其实选举情况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有很多是人们看不到的。本来其实是极左力量已经策划好的事情,其实在过去一、二周里面被化掉了,或者说被破解掉了。比如说本来有极左的力量,他们准备从10月3日开始每一天都在白宫前面闹事的,而且有从加拿大温哥华来的极左的力量,他们组织叫adbuster。他们就曾经调动很多人力准备过来的,但是川普总统染疫这个事情,真的起了一个很妙的一个作用,把它给化解掉。

主持人:真的太妙了,太神了。

萧恩:是啊,而且在DC极蓝的地方,居然有2000多人勇敢的走到街上来,这说明已经有很根本的民意的变化。而且从副总统辩论来看,我也觉得实际上民主党已经大势已去。因为我不觉得他们推出来的贺锦丽候选人,能够为拜登加任何的分数。因为通过这场辩论,所有的人都很清楚这个贺锦丽实际上是参议院里面民主党的极左力量的代表,这个没有疑义了。

而且她本身没有说能够有任何更有价值的政治主张,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等于说民主党没有牌可以打了。本身想要推动的,比如说原来极左力量黑命贵等等,想要把这个政局搅乱,这事也不能做了。他发现那么多美国人是支持Law & Order,所以这些牌已经都不灵了,攻击川普因为疫情造成民众感染也行不通了。想要在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的提名过程中,想要阻拦川普的步伐,也起不到这种作用。

主持人:而且她自己政策也更说不清楚。

萧恩:对,更多不清楚。而且到了10月22日第三场总统辩论原定的日子,这一天就是司法委员会通过这个提名的日子。所以等于说会激励川普的选民进一步来支持他,所以觉得民主党大势已去。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精彩点评。今天我们节目先到这里,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 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