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为何西方政要屡被病毒击倒 中共官员却不同

自从中共病毒横行人间以来,西方领袖,包括美国总统川普、英国首相约翰逊、查尔斯王子、巴西总统、加拿大总理夫人,以及更多的美国州长、参议员、众议员,都先后被病毒击中。而大大小小的中共头目,从中央部委,到省级干部,甚至到市级县籍领导,迄今居然没有一个中招!

许多网友问我这个问题,可见这是一个许多人思考的问题。我仔细考虑了一番,觉得至少有两个原因,下面跟大家分享。

首先,这是中共蓄意发动的病毒战。中共国虽然各方面技术都很劣质,比如做不好芯片,火箭发射频频失败,但是在世界各国都不敢从事的病毒战研究领域里,中共已经从1980年开始,投入大量资源,疯狂剽窃全世界相关知识产权,同时进行了大量危险的实验,获得了很多恶毒的成就。

比如在释放这款新冠病毒之前,中共肯定进行了大量实验。中共从来没有任何道德底线,总是肆无忌惮地进行人体实验。公安每年从街头抓捕的几万流浪汉,可以关押起来进行各种丧尽天良的病毒实验,然后杀掉了事。

中共为了获得更完整的实验数据,甚至绑架健康的大学生进行实验。仅仅在武汉,每年都有数十大学生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中共实验的一个重要内容,无疑是探索如何防范他们释放出来的病毒武器。这次新冠病毒战,中共在1月23日才承认有武汉肺炎,一个月后,中共军事科学院病毒所就推出了新冠疫苗。而医疗与防疫技术更先进的西方国家,直到现在也没有生产出新冠疫苗。

很明显,中共早已进行了相关研究,可能释放这款新冠病毒之前,就已经知道如何防范,并且给各级高干,直到县委书记级别的领导干部,乃至中共军官,都服用了防疫药物。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来势汹汹的中共病毒面前,中共各级官员都带着二奶三奶,躲进了郊区别墅,与可能感染的人群根本不接触。

中共一向的传统,就是让人民群众处在危险之中,而共产党干部则处在安全区域,无论和平时期还是战争年代都是这样。

比如克拉玛依大火,几百个十来岁的小学生死伤惨重,而两百多个党员干部却踩着小学生的身体,毫发无损地逃了出去。

西方政要,都继承了西方贵族精英的担当精神,越是危险越向前。比如中国人大因为疫情长期延迟会期,而美国英国的议会,却连一天也没有耽搁,始终面对大面积感染的危险。

而像川普、约翰逊一流的政治家,更是视死如归,照常进行政务活动,以做出表率,安定人心。川普已经74岁,属于此次受中共病毒威胁严重的危险人群,但是川普毫无畏惧,始终与人民站在一起。

二战时期,英国贵族军官的死亡率高达45%,而平民官兵的死亡率仅有15%。因为贵族就得有担当精神,就得危险时冲锋在前、撤退在后。这是西方文明的传统。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