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闫丽梦推特账号为何被关?川普中东政策缔造历史性协议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7日讯】关闭闫丽梦推特,封杀福克斯采访,社交媒体站在北京一边?川普政策缔造中东历史性和平协议,将专注对付中共?|热点互动 09/16/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9月16号星期三。这两天闫丽梦博士和几位科学家发布的最新有关病毒来源的报告,引发了强烈反响。就在昨天周二,美国福克斯新闻的著名主持人Tucker Carlson采访了闫丽梦博士,不过闫博士的推特账号已经被关闭,而Tucker Carlson对她的采访也在社交平台上遭到封杀。另外一面,周二巴林、阿联酋以及以色列在白宫举行了一个仪式,签署了历史性的《亚伯拉罕协议》,标志着中东和平的重大进展。

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解读一下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那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好,谢谢。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发手机简讯,或者在我们的视频下方留言。那横河先生先请您来谈一下闫丽梦博士这个报告,我知道您有多年的分子生物学和医学的背景,所以对这份报告,您说您也从头到尾读过了。那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在您看来这份报告它有多专业?然后它里面采用的这种论据,或者是推理啊,这个推导过程有多严谨?到底这个有多大的份量呢?

横河:这个份量要用专业领域去评,但是专业人员往往会忽略它的真正份量。我来说一个感觉,三月份的时候,有一篇被广泛引用的《自然》医学杂志上,就是有一批美国科学家写了篇文章,认为这是自然产生的,就纯自然产生的。那么这篇文章无论从收集的证据、论证的方法,还有它的可信度,都要比那篇文章要份量重得多。

主持人:那篇文章我还记得,它的好像并不长,这个报告是26页,对吧?

横河:对,因为这个报告把细节、每个步骤都说得很清楚。就是说从现有情况来分析,他可能做哪些事情,这是一个。第二个如果要进行这样的工作的话,石正丽或者其他的团队有没有可能做到,现有的技术怎么来完成这些步骤。而且现有的技术,她就说哪个实验室已经掌握了这个技术,而且已经发表过文章。也就是说这里她所认为的,就是改造的这个病毒的技术,都是已经发表过的文章来证明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她第一个是选的例子选得非常严谨。你比如说只要有一点疑问,她不放进去。大家知道在最早的时候,有人曾经提出来过,印度科学家曾经提出来过,这个病毒里面有HIV,就是爱滋病毒的成分在里面,后来这个稿子被撤了。那么它这里面就一句都没有谈,其实另外一方面,她也是在避免,比如说很多人在质疑,或者是有人在引用石正丽实验室发表的一个新的基因序列,就是这个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那个就是RATR13。

那么这个争议也很大,因为它是在大家已经在质疑这个病毒来源的情况下,突然发表的,所以就有造假的动机。这个她就没有引用,那她选用的两个,就她认为这来源可能是跟中国的军方有关的两个蝙蝠的冠状病毒,一个是南京的,一个是重庆的第三军医大学的。这两个都是在2017年以前就已经发表了的。那时候是没有造假的动机的,因此这两个她把它作为最有可能是模版,制造改造这个病毒的模版。

从这些过程来看的话,我觉得她是非常专业。里面有些东西是大家不容易知道的,我举个例子,她讲的最多的就是棘凸蛋白,刺凸蛋白的改造。刺凸蛋白改造里面有两个最重要的疑点,她把它找出来了。这个以前没有人注意到,她分两个部分,一是S1一个是S2。S1这个部分是和受体结合的,这个是和所有的冠状病毒的这一部分是不一样的,非常特殊。这个就是中共病毒的这一段,非常特殊。

那么这一段她发现这段有一个叫做受体结合的这个位点,这个东西是由一段氨基酸组成的。它在这一段的,功能性的这一段的头和尾各发现了一个酶切点,这个是在自然的病毒里面,在这个位子上是没有的。那么这两个酶切点就很可能是在试的过程当中非常方便,他只要切下来换一个上去,切下来换一个上去。那么就可以很快的筛选出他需要的这个功能来,这就是一个就像安个拉链来代替用线缝起来,线你每次要拆,要重接,他安个拉链拉开了就可以换,这很简单。

那举个例子,她找到了这两个位点,那这两个位点自然存在那个位子上的可能性非常小。那么另外还有一个就是S1和这个被改造这部分就是和人受体的。

主持人:结合。

横河:人的S2结合的,而S2在肺里面最多,所以这个病症最早的,大部分体现在肺里面。就是因为他和受体有结合关系,而人和动物之间,和蝙蝠之间,互相不能跨越的也是这个不一样,是这样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在S1和S2之间,她发现多了一个蛋白酶的切点,刚才讲的是核酸的切点,这是在蛋白水平上的一个切点。这个切点如果切开来以后,就使得它更容易感染,增强它的感染性。中共病毒它是属于BETA的家族里面的。

在这个BETA家族里面,所有的其他的病毒都没有。

主持人:都没有这个切点。

横河:都没有这个Furin(一种切割蛋白的酶)的切点,所以这个切点很可能是人工安上去的,她有很多证据证明这一点。所以我觉得她的证明是很有道理的,比如说这个Furin的切点,这个Furin其中两个金氨酸,这两个金氨酸用的是RARE CODE. 就是从核酸到氨基酸。核酸他可以四种,然后三个组成一个编码,编码一个氨基酸。也就是说有64种。而氨基酸的种类要少很多,所以往往有三到四个不同的三位体编码来编一个氨基酸,那么他使用它的时候有高频率到低频率,大部分用的是高频率的。

而在这里是两个低频率的,就是叫RARE CODE, 就是非常少见的这种选法,那这个人为操作的可能性就非常大。所以它这里所有的疑点,是有非常扎实的根据的,不是说随便想出来的. 所以这是一篇科学论文,而不是一个观点。她不是说她去发表她的观点,而是说用事实说话,你们科学界应该可以从这个当中得出自己的结论来。

主持人:就是说无论从例子的收集、论据的过程,以及她的这个思维逻辑都是非常严谨的,是非常严肃的一个科学报告。如果你做为科学家去看,你要想质疑她的某个观点或者某个例子,你必须要提出严肃的这样一个反驳才行。

横河:对,至少在目前,以前发表的,支持自然起源说的人,还没有提出来过能够反驳她这么多证据的东西。

主持人:所以我认为之所以前几天我们看到,就是像闫博士跟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合影。那这些天她这个报告发表以后,零对冲首先来报导她这个报告,然后纳瓦罗我们看到他转发了。然后福克斯的主持人在昨天又采访了她。我觉得可能是他们是真的认识到,也许他们通过一些权威,或者他们认识的这种科学界或者情报界,给他们信息,他们知道这个是需要严肃对待的。所以这一次的报告我认为在主流媒体上,对它的这个,或者是美国的相当有重量,有份量的一些政界人物,对它的重视是跟以前截然不同。

横河:对,是这样。

主持人:那这样的话,它其实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像昨天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对她这个采访。我今天早上看的时候,已经是过百万了,十几个小时过百万,然后下面两万多条评论。但是确实立刻另外一个事情也出现了,就是推特在闫丽梦博士她14号开的推特账号,15号就封了。然后Tucker Carlson对她的采访,也是在facebook上,Insgram也被封杀了,您怎么看?

横河:这个很不地道,就是说,因为这是一篇非常非常专业的论文,那么这篇专业论文,无论是facebook也好,还是推特也好,它是不应该去封杀别人的,因为你不能够来做这个判断,就是同行评审的话,也得有一个评审结果出来。现在的问题是在什么呢?现在的问题是它很可能说,它已经去问过一些专业人员,但是问过专业人员和同行评审是不一样的,同行评审你讲出道理来你得签字,所以说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留给专家去做。

如果说他们抢先就在一天之内就把它封杀掉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性,因为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们知道,长期以来这些社交媒体对于跟这个中共病毒有关的文章,基本上采用封杀的各种不同等级的封杀的态度,所以说更多的是政治问题,不是专业问题,我们希望这件事情是真正能把它当作专业来解决。

因为她在这个论文里面并没有提出来,她只是提出来就说已经有这种手段,所以值得国际社会进一步调查,也值得要求中共开放应该给大家去调查,她只是提出这样的要求来,这个要求从整个这个论文的结构提出的证据,辩论的方式来看的话是非常合理的,你不能不讲道理,就是说,你如果辩不过别人,你就利用你自己是个平台的掌握者,你就要把人家给封杀掉,这个是说明自己没有理。那还说明一个就是说,它来不及做同行评审,它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为了讨好中共。

主持人:破空先生,我们看到是昨天在Tucker Carlson对闫博士的采访中,也问到她这个问题,那闫博士她直接就说,她说,她认为…因为Tucker Carlson就问她说,你的这个指控为什么别人都没有提出来呢?那闫博士就说,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压力以及他们在科学界的很多人跟他们是同谋,她是这样说的。所以您怎么看她的这样一个指控,以及现在推特和社交平台对这方面他们提出的报告的封杀。

陈破空:首先闫丽梦讲到科学界或者是媒体,社交媒体与其同盟,这是对的。另外还有一点就说,毕竟是中国人最了解中国,中国人最了解中国共产党,因为就像美国有一些中国通一样,我经常跟他们开玩笑他们是中国不通,我们作为中国人对中共的本性、中共的体制运作非常了解,因为你现在闫丽梦得出这个结论,是在中共的反复封锁之下,都知道中国是封锁了武汉实验室,而且销毁了大量的病历,甚至是对上海的第三实验室率先做出基因序列的都是关闭实验室,把这些人员解散,就说明中共是欲盖弥彰。

而在闫丽梦在发表这个报告之前,我们早就提出,我们作为政论家,早就凭著自己中国人的直觉,就感受这里面有重大的猫腻,就应该是中共制造隐瞒后传播的大瘟疫。那么现在闫丽梦,因为在中国封锁的情况下,她不可能进入武汉实验室,也不可能像华南海鲜市场,当时中共说是华南海鲜市场,但是香港那位专家就说,如果是为什么要把华南海鲜市场现场销毁,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

那么现在我认为闫丽梦通过的是一种反证法,就是说,我无法去取得你实验室的东西,但是我可以反证。反证就说,这个基因和过去的一些事情的做法进行模版,构成的就是排除法,排除掉说是天然的,排除是来自于动物的基因,那排除这些方法之后,最后剩下一个人工合成,所以就得出这个结论。我相信,其他人的确驳不倒,就像横河讲的一样。

至于推特公司脸书公司,推特封杀闫丽梦的账号,只有两天,因为她要发布这个报告就被封杀,还有脸书去封杀,竟然封杀FOX News主持人Tucker对她的专访也封杀。这说明什么呢?实际上在国际社会有一个很强的左派势力。这个左派势力一开始就是一种结合,比如美国社会左派政客、左派的社会人士,还有左派的媒体跟这个世界卫生组织的结合,记得最早在中国大陆爆发出来不久,这些大的社交媒体的公司包括google、脸书和推特就跟世界卫生组织之间有一个协议,说不传播一些不可靠的消息,不传播病毒起源的所谓假消息。

世界卫生组织背后是中共,中共渗透颠覆了世界卫生组织之后,世界卫生组织要求了这些社交大媒体这么做,而这些社交媒体是一个左派的,这些左派就是对于那种独裁专制的持容忍的这些左派,甚至对美国的主流对民主价值背离的左派,那么首先他封锁这个闫丽梦的推特就没有任何的理由,人家两天你就关闭没有任何理由,没有找出说她讲错了什么。

而脸书那个理由就更加荒唐了,脸书说封杀Tucker跟闫丽梦的对话。他说是假新闻,那好,你如果是假新闻假消息,那你拿出真新闻真消息来对照,如果说我们这里有真东西,应该是这样的这样的,你对照出来是假的可以,但它没有拿出对照的东西,就说这是假的这是主观定论,这非常主要,这完全就是言论自由,就违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自由这个基本的保障。

仅仅因为这些社交媒体这些引擎巨擘有一些豁免权,有一些法律的空子说它可以为所欲为这么做,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个背景,就是美国选举的背景,因为美国选举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那么现在看出来两大阵营,共和党阵营和现在执政的川普政府是逮住中共不放,这个的确是中国来的,而中共的隐瞒也看得出来。澳大利亚仅仅说要成立独立调查,并没有说来源于哪里,中共就疯狂的报复澳大利亚,就说明中共做贼心虚。

而拒绝美国专家拒绝卫生组织专家去,就是中共巨大的隐瞒,在这个情况下选举就两个考量,那么共和党跟川普政府是直接的把这问题跟中共建立起来,但是民主党出于选举的考量,不仅是民主党,左派阵营、左派媒体出于选举考量就故意不提中共,此时暂时按下不表,想把他描述成是川普政府失误,造成的大疫情在美国的泛滥,使他在选举中处于劣势或得不到优势。

所以由于这个选举策略考虑,在左派来看就背离了事实和真理,所以这些主流媒体多数是偏左的,是偏民主党背景的,是整个世界已经泛滥成灾的一种西方左派,或者有人把它称为白左。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推特公司也好脸书也好做出了这样的反应,很不奇怪,它是用复杂的混合物,但这复杂的混合物的背后来自于中共巨大的压力,而这巨大的压力的背后,也是中共不仅它有巨大的压力和威胁,肯定有某种利益交换,有一天能够结利,就像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利益交换一样。

主持人:您觉得在多大程度上,这次的这个事件是直接施压的结果,因为之前李飞飞被聘为推特公司的人工智能主管的时候,很多中国人,特别是海外反共人士就对此表示非常强烈的怀疑。您觉得这次直接干预的可能性,或者因为通过渗透而直接来操作的可能性有多大?

陈破空:因为中共掌握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是一个巨大的专制政府。中国虽然不是最富的国家,但这个政府是最富的可以操纵一切。要动用的人力、物力、财力,应该说是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直接的施压,因为最近看了三个社交媒体的奇怪现象,一个就是推特居然可以在人家只开了两天,没有任何其他状况下,就突然封掉人家的账号,直接封不加解释。再一个就是脸书居然也行动起来,脸书的创始人前几天我记得柏克札格才批评了中共,那么现在突然居然就封杀一个新闻采访,而且直接说人家是假消息,这是脸书。

另外在Youtube上也发生异常情况。一些自媒体一些支持民主的,谈及中共的这些自媒体突然遭遇异常情况,比如点击率非正常的下降,仿佛有一只黑手在背后操纵。我认为这些美国社交媒体面临巨大压力,跟目前的选举形势有关,跟中共面临的国际孤立、四面楚歌、四面受敌的形式有关,所以中共使出浑身解数,用这个人力、物力、财力,应该说也是中共有一点网民的说法就是末日挣扎的其中一种,整个末日感、绝望感,那在这个末日和绝望之前,它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在这方面,对于美国社交媒体、社交巨头的施压,应该是中共绝望的一种表现。

主持人:是,其实刚才破空先生提到的这个脸书,它去封杀Tucker Carlson跟闫丽梦博士的采访,他就给出理由,他说这是假的,假消息,然后他说经过我们独立的事实核查员的资讯,他们推荐认为这是假消息。然后我就想说,你的这个事实核查员是谁呢?现在这个病毒来源,特别是这是一个新病毒,在科学界都完全不了解的,很多情况不了解,而且很多都有争议的情况下,你的病毒核查员就能判定说某一篇科学报告是假的,那他们不是比所有的科学家都厉害吗?

横河 :问题就在这里,它实际上掌是握了话语权,这个平台是它的,所以它不让你发声。从道理上来说。

主持人:您觉得它主要因为,就像破空先生提到它自己真的是左派的思维、意识形态,自发的去做的,还是很可能有中共渗透的因素?

横河 :中共渗透的因素,有的时候和我们想像的不太一样,这有点一拍即合的,比如推特雇了李飞飞,这个是它决定了政策,才去雇她的,并不是雇她以后渗透进来的,这是它邀请来的。他们的政策总的来说,我倒不觉得他们本身对大选的兴趣有这么大,他们最大的兴趣是讨好中共,讨好中共以后,然后想进入这个市场。虽然现在双方在脱钩,但是他们这些人永远不会放弃努力,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你说直接、间接,就是到将来也不见得能找到直接的证据来证明,它是直接施压的,有的时候不需要它来直接施压,就有人自动给它做了。

主持人:像一种自我审查?

横河 :对,就是这种情况。他会用各种方法来告诉中共方面,我们已经做了这件事情,而且他相信有人会去汇报,他自己底下雇的人,很可能就会跟中共有直接关系,就是每天报告他们表现的,他们很可能也会知道。这种社交媒体在这方面的表现,因为太奇怪了。

主持人:它这一次的行为太突然、太突兀。

横河 :对,你怎么能在这种这么专业的科学问题上,这么武断的就来说别人是假消息,什么叫假消息?假消息是一个事情没有发生,你说发生了,或者发生的这种情况,你说是那种情况,也就是说你必须要有真的东西来做对照。而在这件事情上,它是找不到真的东西来对照的,最有说服力的三月份的那篇文章,实际上是被这篇文章彻底驳倒了,也就是说它是没有一个能拿出来真的东西,来把这个变成假消息。

主持人:你唯一能拿出来真的东西,就是你有办法证明这个东西不是中共造的,你给出一个证明。

横河:因为三月份那篇文章,严格的说是一个观点,它的最简单的、最基本的观点就是这个病毒太完美了,不可能是人造的。

主持人:人家另外一方面就是我已经给出你种种证据了,就像闫博士在采访中,我觉得她的那个例子非常有意思,她说这是一个什么带着兔子的耳朵,什么什么身体,什么什么头,就是完全不匹配的。但是我觉得推特这样做,社交媒体平台这么做,确实现在把自己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

因为我们看到霍利参议员今天白天的时候发了一个推,他说推特平台选择了站在北京一边,晚上的时候,Tucker Carlson就请他上他的节目了,就问他,我们怎么能够保护美国人的言论自由?然后霍利参议员就说,就是应该把这个保护这些大平台的法律给撤掉,因为现在没有人能够起诉这些大平台,是因为这个法律在保护它们,如果你把这个法律去掉的话,像闫博士、像其他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人都可以起诉推特,以及类似的这样的社交平台。您怎么看这个事情会引发的这种效应呢?

横河: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最近这种事情不断,但是闫博士的这部分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大家都在怀疑它的来源,而专业文章其实已经长期以来开始在封杀,就是同行评审的,根本不让她进入同行评审,只能发在Zenodo网站上,就是不需要评审的预印网站上。有相当多的人在质疑这件事情,所以我相信美国政府之所以有些官员已经在转推,或者提出观点来说的话,他们有他们自己科学家的渠道。人家不便出面,人家也不愿意出面,但是人家可以告诉他这是很专业的,这里面讲的东西都是真的,可以这么去看待。

这个好处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社交平台垄断和压制不同的声音,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这可能就是导火索之一,非常重要的让大家认识到这件事情有多严重。现在国会议员、参议院,我想众议院也有人开始认识到这一点了,所以在立法层面上,美国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在立法层面上纠正错误,所以这么直接了当的封杀这么重要的报告和节目,是一件好事情,让大家都能够警觉起来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然后去采取措施,美国只要一旦认识到,他们有很多办法能够采取措施,他们知道问题在哪里,怎么去解决。

主持人:对,你要做出解释。推特、脸书等等平台,本质上它们声称自己是公共论坛Public Forum你就没有权力去Censor(审查)别人的言论。

横河:特别是有事实根据,而且有理有据的东西,你就封杀掉,这个是不对的。

主持人:封杀别人的言论。破空先生请您很快评论一下,我们看到现在不仅是国会议员,白宫方面也有人在关注这个事情,至少纳瓦罗本人既转发了有关闫丽梦博士这个报告,也在自己推特上发推,他就问为什么推特要关闭闫丽梦博士的报告?所以您觉得白宫在这件事情上,至少这样的事情对白宫会有什么影响?或者他们有可能做出什么样的后续反应呢?

陈破空:我想白宫就是美国政府对此态度很明确,因为他们对这个大瘟疫本身就充满怀疑,一再跟中共交涉要美国专家或者是国际专家去中国进行调查,真正的国际合作是应该那样开始的,才能够防止大瘟疫的蔓延,但是中共是反复拒绝,这个拒绝本身就不正常。如果在别的国家发生任何事情,像非洲的伊波拉,或者是其他国家的流感也好等等,国际社会提出要求,这些国家都应该是配合的,是因为不仅要解决那个国家的问题,要解决其他国家整个世界的问题。

中共拒绝国际合作,甚至连世界卫生组织再三的拖延,最后也不能达到目的地,本身就有问题,所以美国政府和美国的情报部门,应该是掌握相当证据。闫博士这些报告,或者这些说法应该是跟这些情报所掌握的协调一致的,所以这才是美国政府白宫愤怒的原因。纳瓦罗在愤怒的时候,不仅说了,自问推特有什么理由关闭闫丽梦的账号,而且在相似的场合还说了,直呼中共病毒就是CCP Virus。

也就是说纳瓦罗这些共和党川普的鹰派对中共的愤怒,可能呼之欲出,因为这些事情对美国造成了巨创,对世界各国造成了巨创,有目共睹,但是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说追究这个病毒的来源,是一个重大的课题,任何人都可以从不同角度发表意见。推特也好、脸书也好,这些社交媒体居然是允许单方面的意见,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所界定的那些东西,本身就说明了他们的问题。他们的问题应该说一半加一半,一半是自律,一半是中共的压力。

主持人:我们看看这个事件的后续反应,像横河先生说的也许会成为一个导火索之一。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想谈谈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川普的中东政策所带来的一个成果。

我想先请陈破空先生来点评一下,我们看到昨天周二在白宫,以色列、阿联酋和巴林这三个国家,坐在一起和川普总统一起签署历史性的一个《亚伯拉罕协议》,这可以说真的是一个历史的时刻,因为在我不太了解中东的情况,但是我都觉得这似乎是多年的宿敌,坐下来握手言欢。所以大家都把这个称作一个历史性的协议,在您看来为什么称呼它是一个历史性的协议?它对于中东这样一个地缘政治格局,和中东和平这样一个局势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您的看法?

陈破空:对,这是一个重大的协议,可以说是一个惊世骇俗的惊天动地的协议。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中东都处于沉寂,而且中东是战乱之地,充满了什么恐怖主义,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内战,还有跨境战争,还是伊斯兰国的肆虐,还有基地组织横行,更不用说以色列跟巴勒斯坦长期的冲突。至少在过去27年,就已经没有什么和平协议了,来促进中东的事情,但是川普政府经过静悄悄的努力,按照他只做不说,做了再说,悄悄进行,或者他的风格,我不告诉你,我现在不告诉你我要做什么,你们将来就知道。

所以看到川普的这种惊人的成就,就不动声色的居然制造了这么一个巨大的和平协议。因为在中东一个主要问题是阿拉伯国家跟以色列之间互相不承认,狂人国家伊朗甚至宣称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1979年当时有一个协议是《戴维营协议》,当时卡特总统促成,埃及是第一个承认以色列的国家,当时埃及跟以色列建交,那是1979年的事情,80年的事情,现在这个事情过去40年了。

第二件事情,1993年当时一个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促成一个巴勒斯坦的自治协议,但是这个自治协议不久,当地又陷入一个战乱,脆弱的一个协议,虽然巴勒斯坦赢得了政治地位,甚至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像阿拉法特还有以色列总理拉宾、以色列外长佩雷斯,但是第二年以色列的总理拉宾却遇刺身亡,被以色列的激进人物所杀害,使中东的和平最后又陷入中断。再加上巴勒斯坦的内部分成两派,哈玛斯跟巴解组织各站一端,所以那个时候又过去了27年时间。

在这个时候促成这个协议,简直是令人吃惊的。因为可以看出川普在中东有两手,一手是强势出击,一手可以说是温和的安抚,这两手都起到了作用,这是他巨大能力的体现。

强势有三个,2017年他决定要把美国驻以色列的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当时舆论哗然,美国左派舆论都哗然,很多国家都反对。联合国差点通过一个决议去谴责美国,仅仅因为美国有否决权,否定了这个决议。当时就认为中东和平是死了,认为川普把中东搞死了,后来川普又采取了两个大动作。当叙利亚跨过红线,用化学武器袭击平民和妇女、儿童的时候,他下令用导弹轰炸叙利亚化学武器。

方菲:59枚战斧飞弹。

陈破空:而欧巴马没有这么做,欧巴马画了红线,人家用化学武器了,他并没有采取行动。第三个强势就是今年初,川普断然下令截获了伊朗第二号人物,苏莱曼尼的行踪。马上下令定点清除发射导弹,把伊朗第二号人物清除。当时都认为美伊战争要爆发,中共都幸灾乐祸,结果伊朗只是向空地发了一些导弹,而也完全在川普的掌握预料之中。既没有引发美伊战争,而且消除了一个恐怖大亨,所以这三个强势动作。

但是没有想到川普第四个动作却是如此的春风化雨,促进了中东和平,在强势之下才能够出现中东和平,所以他强势的出击,带来了和平。首先是阿联酋八月份跟以色列互相承认建交,然后巴林跟以色列互相承认建交,那么这次签署的协议叫《亚伯拉罕协定》。亚伯拉罕的意思就是三大宗教的始祖,三大宗教的先知,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所以在这里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在白宫签署这个协议,可以说是川普巨大的成就。

这个成就将带来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加入这个协议,如果更多的阿拉伯国家特别是沙特这样的地区大国加入的话,将根本改变中东的局势。中东走向和平那就是美国能从中东抽身,而不是派兵。抽身之后回到亚洲,他就围困主要的敌人,就是共产中国。所以现在最难受的并不是伊朗,而是伊朗背后的中共,它是最难受的,因为它遭到了严重的心理打击。

方菲:好的,横河先生,现在已经有消息出来,沙特都有可能跟以色列有一个互相承认的协议。所以像巴林和阿联酋和以色列的这个协议,就因为这个协议,川普总统被挪威的议员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在您看来这样一个协议它会怎么样去改变中东格局,川普总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您觉得是不是实至名归呢?

横河:他是实际上已经受到两个提名。

方菲:对,另外是因为科索沃。

横河:对,世界上其实就是两个火药桶,一个是中东,一个是巴尔干半岛。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巴尔干半岛引发的。

方菲:科索沃和塞尔维亚。

横河:对,而且中国人都还记得,就是当时塞尔维亚跟科索沃的战争过程当中,前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被炸。

方菲:哦那是在战争中被炸?

横河:对,是在战争当中。所以那时候北约后来还出动飞机轰炸塞尔维亚军队,塞尔维亚一直没有承认,现在他们居然双方先在经济上面突破了。因为政治上不能承认,那就经济上突破了。也就说第一个是中东走向和平,然后巴尔干半岛开始缓解。这两件事情其实任何一件,都要超过诺贝尔和平奖的标准。你想想,当时欧巴马得个诺贝尔和平奖他什么都没做,一直到他离开总统位置都没有做任何事情。所以维护世界和平这两件事情,任何一个单独的都够。

其实还有一个大家没提到的,他把伊斯兰国极端恐怖组织给消灭掉了。这一件事情要按说起来要维护世界和平,这就是维护世界和平非常重要的一步。他在中东这几个步骤,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几个步骤,他从一开始川普总统布了一个大局。他在一当总统以后,第一个出访的是沙特,然后在沙特他有一个著名的演讲,就谈到在中东各个宗教。他说是FAITH,所有的各种信仰,只有和平共处才能够解决中东的问题,他不是说外来的力量能解决的,必须自己来解决。所以他已经讲了一条路,而且他很快的做了行动。美国有外交官就曾经谈到过,在那次会议以后大家在一个很大的地方,大家会谈。很多阿拉伯国家领导人说我们终于看到了一个能说能做的人。其实他们对那个也很..伊斯兰国很猖狂。

方菲:他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来帮助他们斡旋。

横河:对,川普总统说到做到,对他们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定心丸。就说他真能做,这个就很不容易,这一点很多人认为会惹出大事情来,实际上他倒是一个稳定的因素。

方菲:您指的说到做到是指什么?在那个时候做到是指什么?

横河:就是我讲整个中东的过程当中,就包括消灭ISIS。

方菲:包括把使馆迁到耶路撒冷?

横河:对,就是他真能做。人家就有个底,人家就知道有的路就走不通了,必须要面对现实,必须要面对现实的时候,他们就会考虑怎么样去面对现实。

方菲:所以就是美国是稳定中东的一个特别大的力量,但是过去历任美国的政府是不是都根本没有使用这种力量?他们不像川普这样真的是能够说到做到?

横河:川普的女婿库什纳,他在中东和平当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吗!他举了个例子,他说中东的事情以前是这样子的,一闹以后解决方案是鼓励你下次再闹。就说两边都得到了甜头,巴勒斯坦得到了更多的金钱援助,以色列得到了更多的定居点。所以每次闹了以后,大家都得到好处,他说这样子不可能达成任何协议,因为以后就越闹越凶,他看的很清楚。

在以前的美国政府有很多出于这种鼓励的,就说你做了一点点好的,我就鼓励你。但是问题是别人闹了以后,就等于是会闹的孩子有糖吃,就是变成这样子。所以干脆把事情讲清楚,就是这样子的,应该是这样子的,你们怎么做你们自己选择。所以很多国家发现,其实这是符合他们自己国家利益的。就是阿拉伯国家这是符合他们最终利益的,只是说没有人能够坚定的支持这一点,而大家有一股趋势都跟着往下跑。现在有了这个趋势以后,就很多人会跟进,所以你刚才说还有不少阿拉伯国家也会跟进,是因为实际上对他们这个国家自己的统治是有好处的,对中东整个维持恒定也是有好处的。

他们也不希望整天打战,而现在有了一条路了,可以不打战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他们愿意。所以这种做法才是真正的保证他的和平,而他的整个做法在开始的时候,人们都认为退出中东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事情。川普总统讲得很简单,人家打了上千年了,我们去参和干什么呢?现在是有一个趋势,他们能够自己和平的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川普总统就可以真的是把力量收回来。收回来就像刚才破空先生讲的,针对目前最大的威胁,因为现在他们提到最大威胁,当然有个伊朗在,中共排第一。

方菲:伊朗第二。

横河:对,然后就是讲伊朗、俄罗斯对美国的威胁,伊朗其中是一个。现在其中人们也谈到了这一点,就是当时退出伊朗核协议也是他的非常重要的一步。

方菲:您的意思是说制约了伊朗就等于制约了中共可以利用的一种力量?

横河:对,应该是这样的,所以他的步骤其实是从一开始就有一个完整的计划。他只是一步一步的在实现他的计划,而确实在按照这个方向走。所以在中东问题上,真的川普总统是遇到了天时、地利、人和。

方菲:是,陈破空先生刚才您也提到,在这样一个中东的问题上,美国现在可以把主要的力量来对付中共。我们现在确实看到,美国在对付中共上可以说是一招接一招。前两天我们还在谈美国驻华大使要马上离职,而且甚至是不辞而别,没有通知中共官方。那么今天就有消息传来,说是美国已经正式宣布次国务卿,会在周末或者周末前一天访问台湾。这是跟台湾断交以来,美国最高层级国务院官员访问台湾。您怎么看这样一个发展呢?

陈破空:对,川普政府就是一个以效率著称,效率高、动作快、一招接一招。整体来说都是主要目标瞄准共产中国,现在提升跟台湾的关系,前不久才派了卫生部长,现在又派出副国务卿前往台湾。这个副国务卿是前去吊唁前总统李登辉最后的告别仪式,这都可以作为美台关系的提升。而且与此同时,我们要注意到今天还有一个新闻,美国马上给台湾7款重要的军售。这是前所未有的,这7款都涉及到不仅是防卫性的武器,而且是进攻性的武器。里面包括巡航导弹、无人机和先进的地雷。

巡航导弹和无人机,可以对敌军的首脑部门指挥系统进行锁定。也就是说台湾虽小,如果说把台湾逼急了,台湾是可以反过来展开斩首行动的。所以这就是说中共在台湾跳得越高,军机、军舰去威逼台湾,那美国做出的强势反应越大,这就是川普的风格。你要是跟我来硬的,我跟你硬碰硬,直到对手屈服为止。因为美国不仅有最强大的民主制度,还有最强大的技术和物质力量,这是可以说上天赐与美国的两大力量。不用白不用,川普最好的利用了美国的优势,所以来击退共产中国。甚至现在可以说整个国际态势上把共产中国孤立起来了,这是川普另一个重大的和平成就。

方菲:所以您认为美国撤出驻华大使,是不是一种和中共降格外交关系?而派次国务卿去台湾是不是跟台湾意在提升外交关系呢?

陈破空:这里有综合性的因素,综合性的信号,这些信号都有。其中一个信号就是这个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最后发了一个文章要到《人民日报》,叫做依据对等原则重塑美中关系。中共拒绝了,那对不起!人家做对等原则重塑,你不跟人家重塑,脱钩的责任在你不在美国,那么接下来断交的责任也在中共,不在美国,所以这个大使及时的辞职了,表示我的使命完成了,我跟中共玩不下去了,号称是某某某的老朋友,中国领导老朋友也没有用,这个是使命到此结束,因此不辞而别,中共都是在媒体上看见消息才知道,外交部发言人大吃一惊,中共没有人知道。

这个一旦大使离开,回到美国就出现了空缺,如果川普政府并不急于任命中国大使的话,就是将了中共一军。而美国大使馆还有其他动作,又是出售旧家具、又是卖一些房屋,香港总领馆也在处理。给人的感觉跟中国脱钩和断交,可能都相距不远。而美国加强跟台湾的关系,派出高级官员一再访台,就意味着有一天川普可能出现个戏剧的动作,一手跟中共脱钩、断交,一手跟台湾建交,跟中华民国建交。那真是震动世界,那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方菲:是,横河先生您对这个次国务卿访台有什么评论?

横河:这个其实我们在他的卫生部长访台的时候,我们已经预测到了。就是他会有更高级的官员会紧跟上。而且这个时机也正好是,其实最后美国驻华大使其实是给中共一个机会,就是写了一篇文章投《人民日报》。但他也知道《人民日报》不会登,所以美国这一系列的措施,其实已经是非常清楚了。当然我们不知道他最终会走到哪一步,但是这个给中共的警告是非常明显的。

方菲:是,有人在说下一步什么时候蓬佩奥是不是会很快访问台湾。好的,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精彩点评。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您订阅和转发。好的,我们下次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 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