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 中共制造法轮功冤案惨绝人寰

罗琼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5日讯】53岁的张玉环,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宫圳村委会镇头岭张家村村民,自1993年10月至今年8月4日在狱中度过了近27年后被宣布无罪释放。当年村里两名男童被杀,他被警察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判处死刑缓2年。

出狱后,他对外界称自己当时遭6天6夜刑讯逼供,还被放出来的狼狗咬伤。如今他希望能有一个机会,“把那些衣冠禽兽也放到狼狗群里尝尝被咬的滋味”。

张玉环的冤案牵动了众人的心,他只是千千万万冤案中的一例。

近日,美利坚大学华盛顿法学院访问学者、原大陆维权律师陈建刚指出,“中国的法轮功案件,没有一件不是冤案。”

据明慧网报导,截至2019年7月10日,20年来,共有28,14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86,050人被绑架,17,963人被非法判刑(其中有人多次被非法劳教、绑架、判刑)。

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32人被判刑。

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和谢阳在致欧盟的公开信中写道,“这场迫害所涉及的范围及造成的恶果,可以说是二战结束以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人道灾难……”

在21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中共动用了上百种酷刑,实施刑讯逼供,逼迫法轮功学员出卖他人、提供信息、放弃修炼,致使无数人被迫害致残、致伤,致死,同时给他们的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仅见以下三例:

雷达专家马振宇遭刑讯逼供 仍身陷囹圄

马振宇(明慧网)

马振宇,1962年6月出生于山西朔州,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原为十四研究所雷达总体设计工程师、技术骨干,曾主持设计数项重大电子产品。因为修炼法轮功,他被开除公职,多次被绑架,两次被冤判,7年和3年。

2011年5月26日早晨,马振宇和往常一样去上班,途中被南京国保大队头目肖宁健率领的南京下关区四所村派出所劫持。公安当街对他大打出手,使其满嘴流血。

随后马振宇被劫持到南京下关区四所村派出所,遭警察严刑拷打,被上背铐酷刑12小时,凄厉的惨叫声使外面的人都能听到。他被逼按手印,拒绝后又遭来毒打。

他被刑讯逼供三天后,关入洗脑班,直至六月中旬,都在酷刑中煎熬。

被绑架前,马振宇身体非常健康,工作上经常加班加点。自遭刑讯逼供后,他的心脏严重受损。

2017年9月18日,马振宇第五次被中共绑架,只因给中共领导人写信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非法判刑3年,勒索罚款3万元,关进苏州监狱。一便衣对他说:“这次就让你死在里边啦!”

明慧网2020年6月2日报导,据知情人的消息,监狱采取卑劣手段对马振宇进行强行“转化”(强迫放弃修炼),坐小板凳、殴打、不许睡觉,折磨了他三四个月。

早在2009年4月30日马振宇第4次被抓捕前,他写下文字:

“他们每次都把我逼到生死的边缘,逼到做人的边缘,使我不得不豁出性命。在这样的国度里,坚持信念何等之难,甚至想坚守做人的最后一点底线,也得以生命为代价。是什么使我这懦弱的人有了如此的勇气?是法轮大法教给我不同层次的真理,给了我生命的勇气,给了我坚定思想的毅力。”

现旅居美国的马振宇妻子张玉华博士,原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硕士生导师,曾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过三次、判刑7年。她一直在国外为营救丈夫奔走。在给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写信之后,她获得了川普总统的亲笔签名回信和鼓励。

2019年7月17日,第二届全球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之际,美国总统川普会见了27位来自17个国家的宗教迫害幸存者,张玉华是被邀者之一,她亲口向川普总统表达了对丈夫的处境担忧。

2019年7月17日,张玉华被美国总统川普接见。(大纪元)

不放弃修炼的何立芳被中共虐杀

何立芳(明慧网)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45岁的法轮功学员何立芳被迫害流离失所17年后,回家照顾父母,于2019年5月5日被诱捕,7月2日被虐杀,疑被活摘器官。

2020年6月10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了2019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收录了何立芳的案例,提到“他的家人发现他的胸口有一道被缝合的缝,背部有一道切口。”

何立芳于2015年6月20日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他在《刑事控告书》中诉说了自己惨痛的经历。

2001年7月18日前后一个清晨,在出租房里何立芳和未婚妻被一同绑架。他被带到朝海派出所,遭到17个人的刑讯逼供。

“我不知道被抽(打)了多长的时间,直到他们自己个个都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此时在这种痛苦的肆虐中我难以自持地喊了出来,那凄凉叫喊声划破了整个监狱的喧嚣,令我自己都难以置信,仿佛整个监狱都被震撼了。

“一种死亡的恐惧感震慑住了这里所有的犯人,顿时个个监室都变得鸦雀无声。他们打累了就歇一歇,接着再打,并逼迫我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我不骂,无论他们怎么殴打,我就是不骂。可是在那种剧痛折磨下,意志随时都有可能被摧垮。为了做人的良心,也为了做人的尊严,此刻我死死咬住了舌头一声不吭,任凭他们狂虐……”

“这次他们把我呈大字型逼在墙上,摁住胳膊和腿,没有丝毫抗拒的可能,像是钉在了墙上一样,就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个姿势。牢头一声令下,17个犯人一阵疯狂的拳脚朝我一哄而上。这次他们不用鞋抽了,全来绝的,拳捣、肘撞、脚踹、膝顶。”

“起初我还能痛苦地呻吟出来,顷刻后我就变得死一般地宁静下来。此时死亡与我只有一纸之隔,生命在这里变得一文不值!刹那间我如梦方醒:为什么那么多的法轮功信仰者在这场惨无人道的打压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最后,在他家人的力争下,命若悬丝的何立芳被接回了家。当他从死亡线上终于挣扎过来后,就晃晃摇摇地下了炕,从此流离失所17年。

当他的《控告书》2015年发表后,出于对罪行败露的恐惧和仇恨,即墨区“610”把何立芳认定为“第二号人物”,欲以除掉。

在他2019年5月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时,被诱骗到派出所办理身份证,却立刻被抓,构陷到法院。两个月后他就被迫害死。

他的家人看到他的遗体,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也有刀口。脸庞显痛苦状,嘴巴张著,鼻子和嘴里有血迹,牙缝往外渗血,身上都是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他的离世留下许多疑点,被疑活摘器官。

冤狱八年 优秀教师张玉兰双眼双腿残废

张玉兰(明慧网)

张玉兰,天津市南开区六十三中学的历史教师,于2002年被中共枉判8年,历经酷刑的折磨,九死一生,尤其是药物的迫害导致她双腿不能行走,双目失明。

2002年3月11日,她被天津市南开区向阳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因拒绝供出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刑讯逼供。

第一次上刑时,她被戴上手铐,被推进一个铁刑具中坐下。她的上半身笔直地被前后铁板紧紧地夹住,呼吸十分困难。刑具下面是一块厚厚的铁板,中间有两个圆窟窿,她的两只脚脖子被卡进去后锁上。这时她全身都被铁铐、铁板、铁棱卡死,纹丝不能动。

这是对重犯逼供动用的酷刑,人几十分钟都难以坚持,她却被整整关了14个小时。

第二次,她被带到南开区看守所刑具室,被锁进一个铁椅子里。派出所所长一手托着她的下巴,一手指着她的鼻子说:“我让你尝尝国家机器的厉害。这里几年都没有一个立着出去的 ……你是个文化人,你只能坚持到下午。”

她却被关了四天三夜,不准睡觉,不准闭眼。两个看守手里拿着棍子,不分昼夜,只要见到她闭眼就打她的脑袋。

第三次,她又被带回到派出所,同样被推进铁刑具里,全身被卡死,不能动弹。

突然,她全家人都来了,她的二姐见此情景哭不出声来。她的弟妹说:“咱家开了会,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你救出去。现在上下已经买通了,只要你供出一个谁还炼法轮功的,今天就放人。”

她告诉家人,她不会连累他人遭受同样折磨的。

第二天,她的家人又都来了,她儿子在刑具边跪了半天。

第三天,她学校的校长等四个领导被叫来说服她。她劝他们别来了。

煎熬了六天五夜,她被从刑具中放出来。回到看守所里,她打开镣铐一看,小腿肿得比大腿还粗。进了监号后,大家惊呼已经不认识她了,人瘦了一大圈。

这三次酷刑仅仅是个开始,她要熬过8年。

一次,她的大姐来监狱理看她后,没出监狱大院就忍不住喊著:“天啊!”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那时她的双腿双眼已严重受损。

冤狱8年后,她拖着病残的身体离开魔窟回家时,家里已面目皆非:丈夫做买卖赔了钱,把房子卖了抵债,跟她离了婚,甩给她26万元的债务。34岁的儿子因没钱还没交上女友,娘儿俩相依为命。

她写道:“我喜欢唱歌、弹钢琴、跳舞、打篮球。中共邪恶的迫害,把我从一个健康、活泼、充满朝气,非常能干的人摧残成双眼、双腿残疾的废人。”

“只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在当今的中共体制下,就惨遭如此迫害。”

结束中共的迫害

2014年4月26日,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举办的“新刑事诉讼法实施状况”研讨会上,公安部监管局局长赵春光表示,5年来,全国看守所内未发生过一起刑讯逼供的事件。

2020年1月5日,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当前中国人权状况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中国一直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

明慧网记载了21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上百种惨绝人寰的酷刑手段和实例,见

酷刑写真集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指出,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的最终目的就是想破坏人的道德从而毁灭人类。

在法轮功学员和平反迫害21周年之际,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发给法轮功学员的视频演讲中说:

“我们与你们站在一起。7月20日,21年了,在这期间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和无法形容的痛苦。

“让明年不再是迫害的第22周年,而是法轮功学员的自由的第一年,及每个中国人都可以自由实践信仰。”

“中国共产党向信仰开战。这是一场他们赢不了的战争。其它政府尝试过迫害人们的信仰,都失败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辉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