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美禁TikTok内幕 中共泄洪秘密曝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今天是7月25日,星期六。我们今天要谈几个内容,但重点是谈抖音的海外版TikTok的情况。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情况,只不过由于美方要求中共关闭休斯顿中领馆,以及中共报复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影响更大,把TikTok的命运问题给暂时掩盖了。

事实上,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和众议院封禁TikTok的通过,已经昭示了TikTok的命运。TikTok很可能成为第二个华为,现在距离被美国封杀仅有一步之遥。为什么一个类似YouTube的免费短视频平台将要被封杀呢?TikTok是不是美中冲突的牺牲品呢?

不过在正式谈这些问题之前,还是先说一下唐娟的情况。

唐娟被抛出,旧金山领馆烧纸?

美国司法部高级官员透露,藏匿在旧金山中领馆的唐娟已经被FBI逮捕了,并在昨天(24日)到加州东区法院出庭聆讯。但目前还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

司法部官员表示,唐娟是周四(23日)晚上被拘留的,目前被关押在沙加缅度监狱。因为她不属于外交官员,没有外交豁免权,而且有逃匿的嫌疑,所以不允许保释。有匿名官员对CNBC透露,根据对唐娟的指控,她将面临着最高10年的监禁和25万美元的罚款。

根据美国掌握的情况,37岁的唐娟是一名现役军人,但她伪装成普通研究人员来到美国。在FBI约谈她之后,唐娟进入了旧金山领事馆,一直到被捕。

唐娟为什么在晚上突然走出旧金山领事馆呢?而且恰好FBI就在门口将她抓捕。这是巧合吗?

估计不是。我们不清楚唐娟走出领事馆的目的是什么。是想逃跑,还是自首?逃跑是跑不了的,在美国的国土上,没有中共的保护,往哪跑呢?自首吗?有这种可能,但不像是自愿的,更像是被逼无奈。

因为休斯顿总领馆已经关闭了,川普说不排除关闭更多的中共使领馆。而且中共很快报复了美国,关闭了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随后白宫已经发出声明,警告中共不要报复。美国的态度很明确,并不怕外交战升级,甚至断交都无所谓。

而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表示,如果美国关闭更多的中共驻美使领馆,“中方考虑削减美驻港外交官”。很明显中共怂了,不愿意断交,因为断交对中共没有好处。

照这样分析,唐娟走出旧金山领事馆,很可能是中共不想被美国关闭旧金山领事馆。所以不得不抛出唐娟,来一个断尾求生。

其实昨天就有人网上爆料,旧金山总领馆的烟囱冒出了黑烟。网友分析认为,烧纸会冒出黑色烟雾。言外之意,旧金山总领馆也在为关闭提前作著准备。

估计这些天中共内部会就这件事有过商量。因为唐娟藏身领事馆,除非一辈子不出门,只要一出门,就可能被抓。如果旧金山领事馆一直存在还好,如果川普再下令关掉,那个时候唐娟还是要被抓。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唐娟今年37岁,如果在监狱里待上10年,出狱的时候就是47,小50的人了。那个时候,中共还会管她吗?可能给她一些补偿吗?大家自己去想吧。

当年隐藏极深的中共间谍金无怠几乎要做到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位置,但是中共对坐牢的金无怠不闻不问,死不认账。结果金无怠死在了监狱中。唐娟有没有可能步入金无怠的后尘呢?

另外,10年的时间并不短,谁能保证唐娟的家庭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呢?很难说。

我不想说唐娟的结局有多么惨,但是她的确被中共害了。为中共一直卖命,中共却把她当成了弃子。

我想这对那些一直为中共卖命的人是一个极大的警示。只要你不是真的赵家人,不管怎么为它卖命,关键时刻,它仍然会断尾求生抛弃你。过河拆桥算是好的,就怕中共来一个卸磨杀驴、杀人灭口。

下面来说TikTok。

封禁TikTok,参院委员会支持,众议院过关

22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一致同意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的提案,禁止联邦雇员和国会职员在政府配备的公务设备上下载TikTok。接下来将会在参议院全体表决。

在前一天(21日),众议院也就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的类似提案进行了表决。表决结果是336:71,呈现了压倒性的票数。

有参议院委员会的支持,有众议院的过关,对TikTok的禁令可能很快就会成为美国的一项法律。

事实上,川普在7月7日也曾表示,作为对中共处理中共病毒疫情不当的反击,正在考虑在全美国禁止TikTok。他当时对格雷电视台(Gray Television)表示,“这(禁止TikTok)正是我们在考虑的事”。

7月15日,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再一次向媒体确认,川普政府正在评估TikTok和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App),评估这些手机APP在搜集美国公民信息时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的潜在风险。他透露将在“几星期后”作出决定,他还特别强调“不是几个月后”。

从这个角度来看,只要参议院表决通过,下一步川普可能很快就会签署立法,封杀TikTok。而这个时间,很可能就在最近。

那么TikTok究竟做了些什么,美国一定要封杀它呢?我们先来简单介绍一下TikTok。

TikTok不是抖音

很多人认为,TikTok只是抖音的英文名字。实际上这二者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是字节跳动开发的App,内容形式差不多,但这是两个版本。

抖音是中国人可以下载的版本,而TikTok只有中国以外的国家才可能下载,也就是抖音的国际版。如果中国人想下载TikTok,只能翻墙之后才可以下载。

原来香港是可以下载TikTok,也就是被默认为海外市场。但是中共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后,字节跳动就声明TikTok撤出香港市场。

注意,撤出不是放弃,它是用抖音替换了TikTok。也就是说,香港只能使用抖音,不能再使用TikTok了。

从这一点可以证明,抖音和TikTok似乎是双胞胎,但看似相同,却实质不同。

不同的原因就在于中共的网络审查封锁。抖音只能看到国内的视频,看不到外国的情况。而TikTok既可以看到国外的视频,也可以看到国内的视频。因为它们的后台设置被做了手脚。

换句话说,无论抖音还是TikTok,后台都在字节跳动的掌控之中。这也是正常的,因为开发公司必须掌握所研发的App,所以才可以升级、更新、补漏等等。而且开发公司也会掌握每一个用户的情况,包括个人的隐密资料信息。

那么问题就来了,字节跳动会不会把这些信息提供给中共国安部门呢?

TikTok的中共DNA

TikTok用户隐私条款中清楚地表明,它可以记录用户平时浏览哪些网站,用户的打字习惯,并可以获取存储在电子设备上的照片、视频和通讯录。而且还跟踪用户的IP位址和GPS定位地点等等。

但是TikTok表示,美国用户的信息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的服务器。抖音欧洲、中东和非洲公共政策负责人西奥·伯特拉姆(Theo Bertram)告诉BBC:“那些认为我们多少受中国政府掌控的说法是大错特错。”

TikTok也许不会直接把用户信息给中共,但是它的用户隐私条款中还指出,它们会与母公司字节跳动分享用户信息。那么字节跳动会不会给呢?

根据中共2017年通过的《国家安全法》,它要求任何组织、机构或公民个人必须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字节跳动可以抗拒中共的命令吗?伯特拉姆说,如果中国政府找上门来索取数据,“我们(TikTok)绝对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不过这种说法很苍白无力,难以让人信服。就在《国家安全法》实施的当年,《南华早报》旗下的一款名为“头条”的新闻应用程序被禁了24小时。因为中共网信办指称它们在传播“色情和低俗的内容”。身处在中国大陆,字节跳动难道就可以不受中共法律的制约吗?

科技产业观察人士、指数播客(Exponent Podcast)主持人詹姆斯·欧沃斯(James Allworth)认为,TikTok和它的母公司“不可避免”地要与中共政府立场一致,“控制信息流动”,目的是打造“和谐”。

欧沃斯对美国之音说,“这家公司的骨子里就有这样的DNA,它在美国和其它自由民主社会的消费者生活中的份量却越来越重,我认为这的确让人担忧。”

张一鸣的公开信

去年9月15日,《华盛顿邮报》报导中指出,字节跳动必须遵守中共的“防火墙”规定,而且TikTok的所有者们也经常屈服于中共政府的要求和干预。

网络上流传着一份字节跳动创始人、CEO张一鸣的公开信。信中表示,“真诚地向监管部门致歉”,他称,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张一鸣还保证,会做到让“权威声音有力传播”。

张一鸣还在信中承诺,“加强党建工作,对全体员工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舆论导向、法律法规等教育”;“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现有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

这还不够,中共还向字节跳动派驻了党委,在各级部门、各级地区分公司还建立党支部。字节跳动的党委书记张辅评兼任总编辑、副总经理,他有出版终审权,可以决定TikTok的产品内容。

尽管如此,中共还不放心,又派了170家网络警察单位入住字节跳动。还有各类党政机关、官方媒体、公安、交警、共青团、法院等机构也开设了所谓的政务账号,监视着网民的一举一动。

有这样一件事,去年一名美国少女在视频中提到了中共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她只是说了“再教育营”,而实际这是中共设立的百万集中营。但是就这个“再教育营”,就导致她的账号被封了。TikTok对此解释说“只是意外”,这个“意外”也真是太巧了。

曾经的一位专业人士指出,TikTok在大陆有一个专门审查国外言论的办公室。

TikTok的信息“送中”

刘力朋以前是微博的资深审核员,他曾经亲自去字节跳动应聘,就是准备应聘TikTok海外审核经理。

在接受大纪元和新唐人联合专访时,他介绍了非常夸张、令人心惊的面试经历。面试地点是在天津虹桥区陆家嘴金融大厦的16楼,电梯刚到,人事已经等在那里了。

人事带着他就在大楼里绕圈,那意思就是不能往里面看,必须绕道走。刘力朋说,“就像是访问毒枭老巢一样,一点不能侧脸,不能往里看。”

这么大费周折的绕道,让刘力朋也很纳闷,到底办公室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呢?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是TikTok在那里面做审核。他们直接审核美国人的言论,由一帮中国的网评员来做。”

他说,“这些被中共政治训练了十多年的人,很多是共产党员。这些被中共吓坏了、生活在恐惧里的人,他们来审核美国人的言论。”

在那次面试中,刘力朋没有被录用,原因是他说了这样一些话。他说“我比较有海外生活的经历,比较了解美国人对言论自由的重视,所以咱们不能过多去管制”。说了这些之后,他就被拒掉了。

在大纪元和新唐人的独家专访中,刘力朋说“在中国审核中国人,完全没必要这样防著,被媒体知道也报不出来。报出来,中国人也不关心言论自由,大可不必。我去任何地方面试,也不用绕圈,也不用完全隔开工作区,不用像探访毒枭老巢那样。但是唯有TikTok做贼心虚,能(防)到这种程度。”

TikTok偷窥手机剪贴板

从刘力朋的介绍和前面的内容可以确定,TikTok所有的信息都要送中审查的。那么TikTok搜集了多少信息数据呢?BBC报导指出,TikTok搜集了用户的大量数据,包括用户观看和评论了哪些视频,位置数据,使用的手机型号和操作系统,以及人们在打字时表现出的击键节奏等等。

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也在一个电台节目中说,TikTok也记录了用户的人脸识别信息、可以了解用户的人际关系网。他在7月14日说,“所有的这些信息都直接进入中国的大型超级计算机云系统,中国(中共)将知道有关你的一切,拥有你的生物信息。”

加拿大安省金斯顿女王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大卫·斯基里康(David Skillicorn)指出了另一个问题,TikTok还会浏览用户手机复制和粘贴剪贴板上的内容。

斯基里康对“全球新闻”指出,“剪贴板,是人们剪切并黏贴诸如密码之类东西的区域,因此,对任何浏览剪贴板的软件,人们从一开始就应该想到那不是好东西。”

早在6月,苹果最新一代系统iOS 14公开后,资安专家利用这个系统安全通知功能发现,TikTok每隔几秒钟就会读取一次剪贴板。

就是说,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储存在剪贴板上的秘密信息,都会被TikTok随意访问提取。这对用户的风险是相当严重的。

7月20日,英国《泰晤士报》采访了英国前保守党党魁邓肯·史密斯(Sir Iain Duncan Smith)。史密斯指出,“需要像禁止华为一样禁止TikTok”,因为“TikTok窃取用户资料造成的资安问题,不仅在美国、英国发生,也同样在印度、日本(等国家)发生”。

华为是中共监控中国百姓的监视器,也是窃取海外科技信息的工具。换句话说,无论对内对外,华为都是中共的一件重型武器。而国外要求禁止TikTok就像禁止华为一样,可见它的危害程度。

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汤姆·科顿(Tom Cotton)、乔什‧霍利(Josh Hawley)等多位美国联邦参议员警告:TikTok严重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TikTok影响美国大选

相信大家都还记得,上个月(6月20日)川普在俄克拉荷马州的那次竞选造势活动。活动前竞选总监表示,他们接到了超过100万张门票的申请。但是当天可以容纳1万9千个座位的会场里,只坐了大约6200人。

有几百名TikTok青少年用户表示,部分是因为他们的作怪。TikTok粉丝声称,他们搞了一场恶作剧,搜刮了几十万张门票,但是却故意不参加活动。

有一个用户还发布视频,一边假装咳嗽,一边说“真糟糕,我报名参加了川普的造势活动,但我没法参加”。成千上万的用户转发了这则视频,观看次数有几百万。

就是说,TikTok已经影响到了美国的总统大选。这背后是否有中共在操控我们不得而知,但是鉴于目前川普政府对中共强硬的态度,中共肯定不希望川普连任。

商业咨询机构“传感器塔”(Sensor Tower)调查发现,印度在6月29日封禁了TikTok后,美国已经成了TikTok全球最大的用户市场,下载次数达到了1.65亿次。特别是在疫情封锁期间,下载量同比增长了3.75倍。

目前TikTok在美国每个月的活跃用户有3000万左右,占全球受众的5%。AppAnnie报告显示,使用TikTok的人群主要集中在13~34岁之间,这部分占比高达85%。尤其是青少年的比例,也就是13~24岁这个群体,已经上升到了69%;而13~17这个年龄层,也就是未成年人高达27%。

青少年是一个国家的未来,如果抓住了青少年,也就等于抓住了国家的未来。而TikTok瞄准的就是青少年,换句话说,中共利用TikTok,瞄准的就是美国的未来。

香港作家陶杰撰文表示,中共通过TikTok搜集下一代的个人资料,就“凭著一个App就‘拥有’了儿童。”

制裁TikTok在情理中

对这样一个威胁国家安全、影响国家未来、却又掌握在“敌人手中”的武器,美国实施制裁应该不会出乎人们的意料。

那么美国有什么制裁方法呢?总的来说有两个大的选项。一个是把TikTok列入商务部的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另一个是由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实施更严格的审查。而更严格的审查,被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共的主任刘易斯(James Lewis)称为是“最漂亮”的办法。

先说第一个办法,就是把TikTok列入实体清单。这个办法就像是对华为等中共科技公司一样,限制它与美国的商务往来,不允许美国公司向它提供技术和软硬件支持。而且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苹果和谷歌必须把TikTok从应用商店中下架,并且不能提供更新。

这一招是最绝的,等于是挖了TikTok的“根”。华为被美国拉入黑名单后,美国和其它国家的一些芯片供应商已经不再供应它零部件,导致这个中共最大的科技龙头企业不得不龟缩业务范围,手机销量在海外锐减。华为自己也承认,失去了美国零部件的供应,华为举步维艰。

第二个“最漂亮”的办法,就是美国国会的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实施更严格的审查。这个审查也会对TikTok造成致命打击,但是却名正言顺,TikTok没有任何办法。刘易斯说这个最漂亮的解决办法好就好在“牌都在美国政府手里,TikTok无法抵抗”。

除非TikTok进行重组,将中国业务与美国业务划清界线。也的确有消息说,TikTok有计划脱离字节跳动,成立一家独立运营的美国公司。

不过真的与字节跳动剥离谈何容易?想变身美国公司并非易事。即便可行,美国会接受吗?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指出,“如果TikTok分离成为一家美国公司,这不会对我们有帮助,因为这样会更糟,我们将不得不为了取得抖音在美国本土的经营特权而付给中国数十亿美元。”

两个办法,哪一个都对TikTok是不小的打击。其实打击TikTok的不只是美国,在美国之前,其它国家已经有动作了。

多国封杀TikTok

今年5月,中印双方在边境线爆发了“小型战争”。中共一直没有公布中方的伤亡情况,根据印度方面公布的情况看,印度军方可能是吃了大亏。

随后在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禁止59款中国生产的应用程序,其中就有TikTok。印度方面表示,TikTok损害了印度的主权、完整性和安全性。

TikTok在印度有6亿的下载量,位列全球第一。被印度封禁,使TikTok损失了一大笔钱。

就在前不久,7月17日,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墨尔本广播电台3AW表示,澳洲政府正在“仔细审查”TikTok。他说,“如果我们认为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那么我告诉你,我们不会难为情的。”

7月15日,韩国通讯监管机构向TikTok开出了1.86亿韩元(约15万4300多美元)的罚款。原因是TikTok没有披露它把用户信息传送到海外的情况,同时在搜集不足14岁用户的个人信息时,没有取得监护人的同意。

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去年10月17日对福布斯说过这样一段话,“由于有强大的加密和隐私保护,我们的服务如WhatsApp到处都有示威者和活动家在用。而在世界各地发展迅速的中国应用程序TikTok上,哪怕在美国,只要提及这些抗议活动都会受到审查。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

TikTok,正在成为第二个华为。

三峡大坝狂泄洪,库区水位13小时降1米

我们再来关心一下中国南方的洪灾。长江委水文局估计,一直到28日,长江流域自西向东有一次明显的降雨过程。降雨落区主要在嘉陵江、岷江、乌江中下游、汉江上游、洞庭湖水系西部、长江上中游干流附近。

中共称为了应对来自上游的洪水,三峡大坝正在加紧清空库容。中共的文字游戏玩得已经是炉火纯青了。泄洪不说泄洪,它说是“清空库容”。

据大陆媒体报导,昨天(24日)上午9点,三峡水库出库流量是每秒45,800立方米,较前天(23日)晚上8点加大了每秒2500立方米。三峡水库水位159.02米,比前一天下降了一米。但是三峡大坝的正常蓄水位是175米。

据《湖北日报》官方微博称,目前,荆江大堤及以下堤防将长时间处于高水位挡水,危险性增大。

为了保住三峡大坝和长江下游大城市,江西和安徽两省多地或炸开堤坝泄洪,或开闸放水分洪,造成数十万民众家园被淹,大批灾民举家搬迁,流离失所。

在洪灾严重的安徽,前天(23日)早上的新浪微博热搜榜上,几乎没有安徽洪水的话题。仅在第38位有一个“安徽巢湖中庙寺被淹”,话题导语中还优美地形容“俯瞰犹如一艘船浮在湖面”。

不过没多久,这个话题也从热搜消失了。中共央视更是对安徽灾情一笔带过。

中共泄洪秘密 安徽青年人怒吼

我看到一段网络视频,是一位网友的自拍。

【原声视频:很多老乡关心我的三百亩水稻,有没有被淹,一直不好意思跟老乡们说。因为全网都在宣扬为安徽人点赞,安徽人舍小家保大家。但是对于我们农民来说,种的三百亩水稻真是倾尽所有。承包费、种子费、农药费、人工费,它就这样被淹在水里。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接下来的生活。但是我们只能默默承受。】

这位朋友的视频,我听出来他的愤怒,心里酸溜溜的。我的老家是农村,我知道农民种地基本上是一年顶一年。就是说,今年种的粮食留下口粮后,基本都卖掉换成钱维持生活。而现在所有的土地都被水淹了,很有可能造成绝收。倾尽所有种的地,被中共一声令下就给淹了,人们接下来怎么生活呢?农村人就不是人了吗?农民的命就不是命吗?

很多人都知道,安徽一直都是中共选择的泄洪区,所以安徽几乎年年都有外出逃荒要饭的。我在大陆的时候,就经常遇到,有时还进到家里去要饭吃。当时我还在想,怎么安徽总发大水呢?

那个时候由于信息封闭,不知道问题的缘由。但是现在网络信息比较多,我们知道了内情。并不是因为当地降雨造成的大洪水,这个洪水是纯纯粹粹的人祸。

如果只是本地的一些降雨,不至于造成这么严重的洪水,是因为当局为了保住下游的大城市,命令王家坝闸开闸泄洪。就是说,当局为了保城市,故意让水淹没农村,让农村人来承受这份痛苦。这也就是中共宣传的所谓“舍小家保大家”。

但问题是,既然安徽被作为泄洪区,为什么还要让人们在这里居住生活呢?不可以让人们迁居到安全的地方吗?明知道一到汛期就有可能泄洪,为什么不提早做出安置呢?如果是在自由民主国家,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它一定会未雨绸缪。但是中共每次都是洪水来了,突然间开闸或者炸堤泄洪。

网友“独行侠”有一段推文。以前因为救灾,结识了当地的民政部门。一次在喝了酒之后问当地民政部门的人,既然为了保城市必须泄洪农村,为什么不提前告知村民,好转移财物呢?

对方回答说:怎么可能?你一通知,老百姓会同意吗?他们会要求赔偿,农作物、牲口、苗木坟地,没个几百亿摆不平。如果是“天灾”,几包方便面给他们,还感恩戴德。

这就是中共突然泄洪的秘密。我不知道灾区的百姓们知道这样的内幕会是什么感想。但是这位年轻人,从他的语气中可以看出,他已经非常愤怒了。但是他最后说“我们只能默默忍受”,我真不好说啥。

面对一个恶毒无比的政权,面对一个断了自己生路的政权,中国人还要忍多久呢?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欢迎周一到周六,每天准时收看我们的新节目。也请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周围的朋友。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