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美国疫情为何严重?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4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6月13日星期六。

今天的话题比较多,所以时间会长一些,但是好希望您能够看完。我们的第一个板块安排的是“病毒有眼睛”,然后是几个重要的事,也有网友的爆料和一位在澳洲生活了十几年的朋友写来的一封信。

下面就进入今天的第一板块,病毒有眼睛:美国疫情为什么这么严重?

截止到今天早上6点,全美国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冠状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的总人数是211万6922人,死亡11万6825人,死亡率是5.52%。

其实长期关注新闻看点的朋友知道,我们推出这个板块,首先就是说的美国,但是有很多朋友没看过。我记得有几位网友就这么问过:你说亲共疫情重,难道美国也亲共吗?

如果看美国现任政府,总统川普和他的内阁成员都很反共,鹰派占了绝大多数,所以难怪这些朋友有此疑问。但问题是,川普之前的几届美国政府,他们的亲共政策,或者说绥靖政策、怀柔政策,对中共的经济输血,的确养肥了中共。如今的美国人民所遭受的瘟疫折磨,其实是往届美国政府的遗害。因为现在是到了天灭中共的时候了,新帐旧账要一起算了。

我们重点来说说,美国是怎么一步步把中共养肥的。

美中关系破冰

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湾,但是仍然受到美国的军事支持,而统治中国大陆的中共政府则长期与美国处于对立隔绝状态。

1960年,尼克松就任美国总统,开始着手调整对亚洲的政策。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他希望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制衡苏联。

1971年7月,时任国安事务助理的亨利·基辛格密访中国。3天的北京之行,基辛格向中共承诺,美国将逐步减少驻台湾的军事力量,将在联合国支持恢复中国的席位,保证通过谈判解决越南战争。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访问中国,他自称访华将“改变世界”。但实际,这次破冰之旅却给日后的美国埋下了噩梦的种子。

最惠国待遇,中共榨取世界营养的通道

1979年,美中正式建交,并不断改善关系。7月7日,时任总统卡特与北京签署第一份美中贸易关系协定,答应给中共贸易最惠国待遇。

什么是贸易最惠国待遇呢?简单说就是彼此不是缔约国的伙伴关系,但是给中共特别优惠关税条件,征收较低的税率。

在最惠国待遇生效的1980年,卡特还利用美国在世界银行的地位,帮助中共恢复了世界银行成员国地位,为中共吸取世界营养打通了一条管道。

1981年,中共从世界银行得到了第一笔贷款。从此以后,世界银行每一年都会向中共提供贷款,一直到现在。

1986年,在美日等国努力下,中共又加入了亚洲开发银行,又让中共多了一条榨取世界养分的管道。从那时开始到现在,亚洲开发银行已向中国提供了400亿美元的贷款。

中共89大屠杀,美国绥靖政策

1989年,中共对广大学生和北京市民大开杀戒,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大屠杀。这件事是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次大暴露。

1990年,美国一些国会议员提出议案,鉴于中共制造的人权惨案,要求取消中国的最惠国待遇,或者是增设一些附加条件。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承受了全球要求制裁中共的压力,暂停了美中军事交流与军售。

不过事情并不像人们看到的这么简单,老布什总统图书馆的解密文件显示,六四事件后,老布什在半年之内,曾两度派出特使前往北京,并且两次向邓小平致函,强调美国愿意和中共“携手共渡难关”。

时任国安顾问史考克罗(Brent Scowcroft)表示,美国国会想对中共实施更严厉的制裁,但是“总统反对这一行动”。

文件中显示,老布什在给邓小平的信中表示,他充分了解,中方如何看待“干涉内政”的标准,但他请邓小平先不要将建议视作干涉。如果中共认为与西方世界的经济交流是好的,那么他愿意继续承担来自美国国会的压力,不会立刻切断与中国的经贸互动。

法广在报导中表示,“六四”后老布什政府多次为中共开后门,包括7月份批准特别豁免令,允许波音公司出售四架商用喷射机给中国,以及10月份放松军事制裁,允许中方官员回美,继续提升中方战斗机的“和平珍珠”计划等等。有了美国的实质帮助,中共政府在谷底得到了翻身。

1993年,上台不久的克林顿宣布,中国必须满足一些关键人权条件,才可以获得最惠国待遇的延续。但是遭到了美国工商界的反对,压力之下,克林顿的主张变成了一句无法落实的口号。

1994年5月26日,克林顿将最惠国待遇和人权问题彻底摘钩,宣布延长1994年至1995年度的对华最惠国待遇。

帮助中共加入世贸组织

1999年4月,时任中共总理朱镕基访问美国。经过与克林顿的协商,双方发表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问题的联合声明。

当年11月,美中双方在北京签署了中国入世(贸)的双边协定。这个协定,把中国入世(贸)道路上的最大障碍扫除了。

2000年10月,克林顿签署了对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法案。就是说,当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美国不再每年审议中方的贸易做法,而与中国建立永久的正常贸易关系。

2001年12月11日,在美国的关键支持下,中共终于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随后,时任总统小布什签署命令,正式宣布与中国的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从2002年1月1日开始生效。

1972年美中关系刚刚恢复的时候,双边贸易额只有1288万美元。但是2018年美国官方统计,双方的贸易总额已经高达6600亿美元左右。

但是美中贸易严重失衡,就仅仅是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货物总额是1201亿美元。但是中国向美国出口的货物总额却高达5396亿美元。

在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的GDP迅速成长,翻了9倍。已经逐步发展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美国的援共内幕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有“中国通”之称,他在2015年出版了一本分析美中关系的著作:《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

他在书中披露了前几任美国总统批准的援助中国的项目细节,并列举了美国对中国(中共)的五大认识误区。分别是同中国交往会带来美中之间的全面合作、同中国交往会让中国走上民主道路、中国是一朵需要美国和西方帮助的娇嫩花朵、中国也希望变得和美国一样,和中国的鹰派们成不了气候。

白邦瑞提到,从八十年代至今,几十万中国留学生到美国的大学深造,美军在陆海空军队、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等方面,都与中国进行了全方位的交流。

其中他还透露了这么一个事,“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我们(美国)在八十年代初,花了二十亿美金,向中国买了许多冲锋枪等常规武器,援助阿富汗游击队。当时这二十亿美金是解放军对外军售的第一桶金。”

去年12月,亚太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在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做了一次演讲,他讲述了四十多年来美国对中国实施帮助的具体情况。

美国不仅向中方提供军事、情报援助、技术转让,也提供贸易和投资优惠,并且赞助安排了广泛的教育交流,还有很多方面的帮助。

他回顾了里根政府时期,对中国的军事技术援助。比如1981年,里根签发的国安决策指令,“开辟了向中国出售空中、地面、海军和导弹(军事)技术的道路”。1983年,又放宽了对华技术出口管制。1986年,甚至“帮助中国建立了基因工程自动化、生物技术、激光、太空技术、载人航天智能机器人和超级计算机等多个研究计划”。

纽约疫重的背后

说完了美国的整体情况,我们来说说全美疫情最重的纽约。截止到今天(13日)早上6点,纽约确诊总数是40万2914人,死亡3万0824人,死亡率7.65%。

纽约疫情重的背后,同样是因为它与中共的关系太近了。这表现在两大方面,一个是纽约政界与中共走得太近,另一个是经贸往来相当密切,华尔街向中共输血。

纽约政界与中共的关系

2016年4月11日,中共国贸谈判副代表张向晨与纽约副州长凯西‧霍楚(Kathy Hochul)签署谅解备忘录,正式成立“中国省与美国纽约州贸易投资合作联合工作组”。时任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称,纽约州是中美开展地方合作的“亮点”。

2017年11月2日,纽约州长库默获得美国“华美协进社”颁发的“青云奖”。霍楚代为领奖时表示,发展纽约州同中国的关系是州长库默的“优先日程之一”。纽约州已组织过三次商务访华团,目前正在计划组织第四次。

这个“青云奖”的颁奖典礼并不简单,官方色彩相当浓重。除了时任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到场之外,颁奖典礼的赞助商更值得注意。

据媒体报导,赞助商是中共的海航集团。业界人士表示,海航是中共的党产,谁也不能碰。背后牵涉很多中共高官,包括多名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

就是说,中共用这样的方式,在为商业合作加温,拉近与纽约州长的关系。

去年6月18日,纽约州参议院通过决议,将10月1日设立为“中国日”,10月的第一个星期定为“华裔传统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称,纽约设定“中国日”“具有积极意义”。

谁都知道,中共把10月1日定为建政日,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但是纽约却将这一天定为“中国日”,足见纽约政界与中共的关系有多近。

从这一点来看,纽约人民正在承受着政界与中共亲近的恶果。

华尔街的亲共表现

纽约被称为“世界经济之都”,从这个称谓就可以看出,它在世界经济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是纽约在北美之外的最大贸易伙伴,大陆和香港合计是纽约的最大出口市场。许多总部设在纽约的知名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许多中国企业也把纽约作为赴美投资的首选地之一。

而在中共的眼中,华尔街是重中之重,与中共的关系更是揪扯不清。

中共加入世贸,是华尔街的游说起了作用,促使克林顿支持中共入世。在中共的经济增长中,华尔街起到了输血机器的作用。后来小布什、奥巴马准备将中共列为货币操纵国,也都被华尔街劝阻。

十几年前,与华尔街关系密切、在某知名金融集团任执行董事的罗伯特‧库恩为江泽民写了一本传记。江泽民的名声相当差,被国际社会称为人权恶棍、流氓,而库恩却在书中对江进行吹捧奉承。

2018年9月16日,在美中贸易战爬坡升温阶段,中共邀请了多名华尔街精英和美国银行巨头到北京参加“中美金融圆桌会议”,并在第二天与中共副主席王岐山会面。此时去北京参加这样的会议,支持中共的态度已经显露无遗。

华尔街向中共输血

2010年4月,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涉嫌欺诈投资者,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起民事诉讼。随后,大陆多家媒体披露了高盛如何讨得中共的信任,在中国市场占据了难以取代的地位。

高盛其中一个手段就是帮助中共处理数百亿元的不良资产。另外2004年,高盛捐款6200万美元,去帮助一家跟它没有任何关联、正处在财务困境的海南证券。

2018年6月1日,美中贸易战已经开打。明晟指数(MSCI)按照2.5%的纳入比例,将大陆A股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并在9月3日,又将纳入比例提高到5%。

2019年2月28日,MSCI又宣称将把中国大型股在其指数中的纳入因子提高至20%。路透社报导说,这个动作可能吸引超过800亿美元的新外资流入中国。报导同时指出,中国公司近年来通过美国金融市场已经筹集了数百亿美元。

全球第二大指数公司富时罗素(FTSE Russell)也有动作。2018年9月27日,将A股纳入了全球股票指数体系,分类为次级新兴市场。有券商统计,这个做法,从理论上说,有可能给A股带来5000亿美元以上的增量资金。

在这两大机构之后,彭博公司去年4月1日也采取了动作,正式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撰文表示,这三大机构(MSCI、GEIS、彭博指数)的承认,等于为A股和不被看好的中国国债进行背书。为中国带来巨大的外资流入,缓解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困境,堪称中共的“贵人”。

里根政府的经济金融战略设计师罗宾逊(Roger Robinson)去年在“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简称CPDC)的新闻会上表示,中共从美国资本市场可能拿走了约3万亿美元的资金。而这些钱都是“美国人自己的钱”。

中共官媒也有透露,据人民网报导,仅在2011年,中国企业海外上市IPO(公开募股)融资案例为71起,融资金额140.12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全年总量的47.97%和 27.62%。

官二代进入华尔街

华尔街不只是为中共大量输血,而且与中共官员也有着盘根错节的勾连。

去年2月,美联储宣布,前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弗莱彻,终生被禁止在银行界从业。美联储指称,弗莱彻“不当制定”了一项推荐招募计划。接受外国政府官员、客户和潜在客户的推荐,提供实习和就业机会,为公司换取不正当利益。

根据2016年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显示,摩根大通在10年前就制定了一个“子女项目”(Sons and Daughters),专门聘请中共高官子女。

2009年,这个“子女”项目被银行高层“制度化”,似乎成了名正言顺的行为。直到2013年,“子女”项目终止。

从2006到2013年七年中,摩根大通雇用了大约200名与中共和亚洲官员有密切关系的人做正式员工或实习生。

这些人中,大约一半是中共国企和政府机构官员推荐的,尽管有的候选人不合格,但摩根大通还是聘用了他们。

这个项目,给摩根大通带来了数亿美元收益。但他们也在2016年被联邦政府罚款2亿6400万美元。

摩根大通并不是华尔街的第一家,也不是唯一一家用这种方式获取中国业务的企业。

2015年5月31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收到传票。美国证券委员会要求他们交出与三十多名中共高官的往来通讯。收到这个要求的,还有高盛、瑞银(UBS)、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花旗(Citigroup)等。

目前知道的属于“最恶劣的职位候选人”是中共商务部长的儿子,名字是JUE(汉语拼音,玨或决)。虽然这名部长并不是摩根士丹利的客户,但他掌握有批准企业合并的大权。

此外,高盛银行曾经聘雇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的儿子唐晓宁则被聘雇为摩根、花旗及高盛银行工作。2010年,中共前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推荐了两人,以培训生身份进入摩根大通。

华尔街损失惨重

以上这些事实仅仅是一部分,但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从中不难看出,华尔街向中共输入了大量的血液。也正因此,华尔街在病毒疫情中伤得很重。

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前段时间被病毒感染了。尽管在4月9日已经康复,但61岁在鬼门关走上一遭,也的确令人心惊。

与戈尔曼相比,精品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首席财务官(CFO)佩格·布罗德本特(Peg Broadbent)没那么幸运。56岁的布罗德本特在3月29日已经去世了。他生前曾在摩根士丹利工作16年,他的妻子海莉(Hayley)也曾在摩根士丹利担任高管。

摩根大通也传出噩耗,3月21日,前资深高管比尔·派克(Bill Pike)因为感染中共病毒离世。

此外,美国多家媒体4月7日报导,摩根大通总部一个楼层约20名员工的病毒检测都呈现阳性,另外有65人被隔离。

养虎贻患的教训

在这场大瘟疫当中,我们发现,凡是与中共走得近的国家、机构、组织、个人,都被病毒攻陷得很严重。我们不止一次地说,现在是天灭中共的时候。也不光是我们在说,整个世界都已经看到了这一点。特别是香港的抗争市民,已经把这个天象做成了标语,公开地喊了出来。

那么大家想一想,在天灭中共的时刻,为共产党站台、输血、养肥的因素是不是也要被清理?

这场疫情目前看似趋于缓和,很多人暗自庆幸逃过了一劫。但人们应该看到,疫情实际并没有结束,还在全世界范围内蔓延,包括中国大陆。北京这几天的疫情不是已经很严重了吗?我们随后就会说说北京的疫情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多位海内外知名专家已经预言,第二波疫情很快就到。这才是真正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人们战战兢兢逃过了第一波疫情,但谁能保证在第二波疫情中同样幸运呢?面临着生死存亡,是时候进行反思了,是时候看清病毒与中共的关系了。

只有抛弃中共,才能保平安。

——————-

北京疫情“爆发式”,8人确诊,重启战时状态

这两天大家都在注意北京的疫情情况。BBC报导,从昨天(12日)开始,北京丰台区已经进入了战时状态。目前已经确诊了8个人,北京市委在今天的会议上表示,这次疫情是“爆发式”的。

刚刚接到一位网友的爆料,北京丽都皇冠假日酒店已经进驻了十几辆救护车。网友表示 ,“十几辆生化危机般武装的救护车进入了”,“这个酒店怕是保不住了”。

《半岛晨报》引述新发地市场工作人员的消息,当地政府要求,周边的11个小区都被封闭,24小时专人值守。朝阳区的北京像素小区今天在通知中表示,过去14天如果去过新发地市场、京深海鲜市场、松榆里市场,要主动报备。

另外有餐饮业负责人告诉《新京报》,北京市商务局已经下发通知,餐饮业防控调升至二级应急响应管控措施。就餐人员要先检测体温并核实“北京健康宝”信息,体温正常且“未见异常”者,才可以进入餐厅就餐。

大纪元采访一位新发地的旅馆工作人员得知,现在整个新发地由武警把守,全面封锁。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具体封到什么时候不知道,在等消息,酒店现在查的也挺严的,核酸检测、健康码、身份证等都需要。也不能回家,新发地市场的人全部都回不了家,新发地市场进不来了。四环以内你都进不来。”

北京一名医生向大纪元证实,各单位都开始严管。医院的预检分诊明确要求:对5月30日到过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人员要重点排查!各科人员也要进行排查。全体人员尽量不要去外面就餐,各科负责人及时掌握科室人员动态和健康状况,进行每日监测。

有网民发消息透露,北京市有9成的政府采购都在新发地市场,“机关单位食堂采购,大小型超市采购,各大中小市场采购,各大餐饮企业采购,全部来自那里。那就是我们北京人民的菜篮子”。

大连疾控中心今天发布了紧急提醒:如非必要,近期不要前往北京市。声明表示,北京近日连续新增多例本土中共病毒患者,如果在5月30日以后到过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等地的市民,主动报备相关情况。如果不是必须,要求人们近期不要去北京。

网友向我们爆料,河南濮阳市今天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县区立即组织排查5月30日以来去过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人员。如果不及时报告,“依法追究责任”。网络图片显示,去往北京的高速公路已经被封闭了。

港人6·12抗争,百人同唱荣光

昨天(12日)是6·12事件一周年纪念日。虽面临中共港共的打压,香港各区从早到晚的纪念活动一直持续不断。

在九龙旺角,大批市民聚在一起,人们打开了手机灯光,并高唱《愿荣光归香港》。随即大批防暴警察冲到现场,举起蓝旗警告人们非法集会。并拉起封锁线,关闭地铁站出入口,截查现场的几百名市民。

差不多同一时间,新界沙田城市广场也有一百多人响应号召,同唱反送中歌曲《愿荣光归香港》。

铜锣湾一带,警方抓了多名市民,其中包括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警方指称许智峯非法集结,将他双手反绑索带,并押上警车。下午许智峯拒绝保释安排,离开了北角警署。

许智峯在被抓的6个小时内,已经即时申请了人身保护令。他告诉香港电台,被抓时正在接受访问,警方是非法滥捕、恶意报复,与他私人检控西湾河开枪案的警员有关。

晚上9点多,观塘区小巴站,几十名示威者参加纪念活动,突然一名白衣男子高叫撑警口号。在民众包围后,这名男子突然亮出水果刀,向大纪元正在直播的记者进行袭击。

当即,一名黑衣男子挺身而出,徒手抓着歹徒的利刃,割伤了虎口。行凶者很快被在场市民制服,后被警方拘捕带走。不知警方会如何处理这起事件,但有网民评论表示,港警对这样的凶徒大多是前门抓进,后面放走。

另外,昨天是容志强刑满获释的日子,昨天一早就有一百多人到赤柱监狱外去迎接他。容志强去年9月6日在旺角参与示威,抗议8·31太子站警察暴力袭击市民事件,期间涉嫌破坏港铁旺角站售票机等设施,被判囚8个月。

昨天刑满出狱,迎接他的是手持鲜花和旗帜的香港人,旗帜上写着“撑手足、撑到底”、“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字句。

元朗区有三所中学约40名学生,早上列队步行上学。他们在行进中,不断举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横幅,同时也高喊著口号。“7·21,不见人;8·31,打死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中午时分的“和你lunch”同时出现在香港的多个区,很多市民举著标语,在商场的不同楼层高喊口号、唱歌,要求港府平反6·12暴动定性。

下午,立法会内委员会会议现场,多名民主派议员举起“香港人,毋忘612”的标语,并冲到主席台前抗议,高喊口号。随后亲共并非法成为主席的李慧琼下令,让保安将他们赶出会议室。

新移民张小姐表示,来香港十几年,很喜欢这个地方。她说“香港虽然地方小,但是一个很有爱的香港,大家会相互帮助。我们在一个很自由的环境下生活,表达我们想表达的东西,但现在的变化就是,我们要完全被政府、被北京收窄我们的言论自由。人一生而言,我觉得钱不是最重要,如果在受到压逼的环境下生活,有多少钱都没有用,我们需要的是自由。”

老观众的来信

最后,要跟大家分享一位新闻看点老观众的来信,是定居在澳洲15年的章先生。他在信中说有一个最好的朋友,是他的大学室友。两人在大学经历了美好的四年,毕业后章先生去了澳洲留学,并定居在那里。那位同学则进入了体制内,在他家乡的检察院工作。

最近这对好朋友在电话中聊天,那位同学说“看到了美国的黑人妇女在公交车上辱骂一位亚裔妇女,并且说出种族歧视的语言”。他说看到很生气,就问章先生“国外这种事情多不多?”章先生告诉他,“这只是极个别现象,至少我(章先生)没有遇到过,如果遇到,一定要反击,为自己发声(stand up for yourself)。”

章先生举了个例子,有一次在一个华人商店,看到一个白人男人对收银的华人小女孩很粗鲁,但那个小女孩没说什么。于是章先生当场警告那个男人,“说话不要这么粗鲁”,最后他也不敢了。章先生说只要你英文好,就可以分辩解释,因为在西方国家,种族歧视是被大家都唾弃的行为,绝大部分的人还是很友好的。

那位朋友又问章先生,在中共病毒疫情后,澳洲对中国是什么态度。章先生告诉他,周围的白人和其他族裔的人都认为,这个疫情不是中国人民的错,中国人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都认为是中共政府的错,他们在隐瞒疫情,导致最后不可控制,在全世界蔓延”。

但那位朋友认为,欧美人对中国傲慢,有偏见。他个人认为中共政府在疫情中表现的比大多数欧美国家好。

章先生告诉他,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是尊重他表达意见的权利。因为接收的讯息不同,所以得出的结论不同。但章先生提醒他,“不要失去自己独立的判断,如果一个社会只允许一种声音被听见,那这种声音一定是谎言。”

章先生对朋友说,“也许你是体制的受益者,但我更关心的是十几亿底层的人民,他们是我的同胞,他们是这个民族的根基。作为炎黄子孙,我很骄傲我是中国人。但我的祖国是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华大地,而不是这个建政七十多年的一个政府。”

章先生在信中举了两个例子,以此来说明澳洲和中国的不同。

他讲的第一件事是2014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APEC峰会。当时中共政府为这次会议,专门在北京怀柔雁栖湖盖了峰会会馆,国宴都是很珍贵的食材,用的碗都是用金边镶的。还有一帮帅哥美女服务员伺候,饭后还有盛大的焰火表演。

而几天后在澳洲布里斯班举行G20峰会,当时的总理托尼·雅培(Tony Abbott)招待各国领导人的食物只是BBQ。就雇用了一位烧烤厨师,所有领导人都得自己拿着普通盘子去拿食物。

章先生说,当时他被震动了,这真的很土澳。因为大家在公园或是在家中招待亲朋,大多数情况下都BBQ。

章先生随后说了这么一段,“澳洲政府没有钱吗,有,但是它不会把钱花到这些地方,它会把钱花到人民的身上。澳洲有世界上最好的健保卡,生病住院不用担心,从出生到死亡都有政府的补贴支持。尤其是对残疾人士和老年人,政府不光补钱,而且还会安排专人照顾,陪他们逛街,陪他们运动,帮他们烧饭,照顾起居,而且政府支付给那些护工的工资非常的高。这次新冠疫情,政府给雇主发放了工作人员津贴(job keeper allowance),每两周员工可以领取1500澳元。为了扶持建筑行业,为需要建房子的公民提供2.5万澳元的补贴。等等等等,有很多的福利”。

“反观中国政府,为了领导人脸上的面子,花巨资来办APEC,在非洲大撒币,但就是不会给自己的人民用。”

章先生讲的第二件让他触动的事就发生在最近,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堪培拉附近的一个镇上召开记者会。开会的时候,大家都站在一家人的草皮上。然后那家男主人出来对总理说:“伙计,你站到了我的草皮上了,我可是刚刚剪好的,你们挪一下吧。”然后莫里森很尴尬地对人家说“对不起”,随即就让大家往后退,退出了人家的草皮。

记者会结束后,莫里森还和那个男主人聊了会儿天。这件事,很多媒体也有报导,大家可以在网上查阅一下。

章先生又说,“这真的很澳洲,即使是总理,如果我对你不满意,我可以当面的和你说,甚至斥责你。倘若是在中国,如果村支书站在了你家的院子里,你可能都不敢把他赶走。老百姓能见到县长都很难得,何况是一个国家的总理。除非是提前安排好的群众演员,否则为了见上总理一面,只能是到北京上访时,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拦总理的座驾。”

章先生最后说,他在心里为那位朋友祝福,祝他一切平安。他说也希望那些在体制内的普通人,心存善念,心存正义,“你有可能不会对体制改变什么,但是你也不要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信分享完了,我也给章先生写了几句简短回复。我说真为他的那位朋友感到荣幸,有这样一位好朋友,即使相隔千山万水还在惦记着他。而且相隔了15年,依然是交心的朋友。

特别是章先生最后的落款,他说自己是“一个心存善念、心存正义的中国人”。

已经定居澳洲15年来,差不多是澳洲公民了吧?但他依然说自己是中国人。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爱国情怀。

以上是今天公共区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点击视频右下方的点我订阅,或者二维码订阅。这样从周一到周六,您都可以看到我们的最新节目。也希望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的朋友。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