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角力加剧 专家揭台积电赴美设厂内幕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0日讯】台积电宣布赴美开设 5 奈米芯片厂,是最近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与在台湾或中国大陆建厂相比,台积电为何现在要选择在生产成本偏高的美国建厂呢?台积电一名前高层表示,关键因素是美国在半导体领域拥有庞大的实力,而台积电6成的客户都在美国。还有专家指出,台积电对当前国际复杂的政经情势以及在美办厂的时间和地点等方面,都经过了深思熟虑。

由于中共官方的隐瞒与误导,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中共肺炎疫情迅速扩散至全球,而美国在这波疫情中受害甚深,尤其美国经济受到了严重冲击,导致原本就紧张的美中关系变得更加对立。

在美中政治经济角力加剧的当下,全球芯片代工巨头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台积电)5月15日突然宣布,将投资120 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兴建并营运一座5 奈米芯片工厂,立即成为了举世瞩目的焦点事件。对此,《商业周刊》甚至评论说,这家台湾公司俨然已成为影响美国国家安全与科技竞争力关键,同时也成了台美关系的重量级筹码。

台积电为何会在美中角力加剧的当下,承受着生产成本增加的压力仍然选择赴美开办最尖端的5奈米芯片工厂呢?台媒日前流传出的一份报告,似乎揭开了其中真相。

聚芯资本管理合伙人:台积电不打无把握的仗

台湾财经杂志《商业周刊》5月20日的报导称,该媒体从独家取得了一份关键报告,其中的内幕消息有助于剖析并厘清台积电“帮自己、帮台湾打的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

报导首先回顾了去年5月美国政府对华为公司祭出“封杀令”时的情况。当时美国针对华为公司发布的出货禁令,涵盖了美国企业和使用美国技术的外国企业产品,于是各家美国芯片商纷纷停止对华为出货。唯独台积电拿出了其多年来靠严谨遵守法规所建置的完整资料库,清楚证明了其所生产的芯片符合使用美国技术25%以下的门槛,因此可继续向华为供货,从而成为 1年多来华为得以喘息的关键。

此后不到1个月,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就被美国商务部直接点名邀请,作为贵宾跟随台湾政府组织的百人企业代表团赴美,参与了商务部与半导体业的闭门座谈。报导暗示,当初在美国商务部的闭门座谈与今年5月台积电赴美投资建厂的决定息息相关。

报导引述知名外资半导体分析师、聚芯资本管理合伙人陈慧明称,台积电宣布这个震撼消息的时间比他想像的来得更快。他说:“我的直觉是,中美贸易战、科技战,比大家想像的还大、还快、还要严重。”

美国国务院第三把手、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在台积电发表在美设厂声明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更坦言,“这个项目,将是支持美国国家安全与经济荣景并改变游戏规则(game changer)的关键。”

报导援引台积电一名未具名的前高层表示,一份由波士顿企管顾问(BCG)今年3月发布的关键报告,透露了台积电赴美办厂的玄机。

这份报告详细盘点了全球半导体供应链每个环节的各国实力,清楚的展示出一个事实:美国不论在芯片设计软件(EDA)、硅智财、IC设计、半导体设备上的市场占有率,都是全球冠军,还拥有全球最大的整合型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唯独在芯片代工方面的实力最弱,而掌握了全球过半芯片代工产能的台积电,恰恰是美国大多数IC设计公司下单的对象。因此,川普(特朗普)政府不论是对外要阻挡华为的威胁,还是对内要重建美国的半导体制造自给率,关键都在台积电。

那么美国政府到底对台积电给出了什么样的设厂诱因呢?克拉奇的回答是:“半导体是在美国发明的,我们有庞大的实力,台积电6成客户都在美国。这就是背后的道理。”

对此,聚芯资本管理合伙人陈慧明分析指出,像台积电这样的大厂要加入全球博弈战局,需要很强的实力与更缜密的思考,而“中美博弈就是政治上很高、很复杂的局,涉及到AI、5G、中国制造2025计划。”

他表示,台积电一向不打没把握的仗,却在成本效益问题看来无解的情况之下仍然妥协赴美,说明世界经济赛局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已经从国际巨型企业拥有较大的主宰权的经济全球化跨国分工合作模式,转变到了“去全球化”时代政府掌握更多主宰权力的时代。所有企业的跨境布局都必须学会与政府打交道。

台专家:台积电赴美办厂经过了深思熟虑

在台积电宣布将赴美国建厂决定的第二天(5月16日),台湾中央社发文引述专家观点指出,台积电这次决定赴美生产,对于政经情势复杂化等因素都经过了深思熟虑。

该报导援引台经院副研究员刘佩真指出,北美至今依然掌握著台积电 60%的 订单,而且美国政府同时也在与英特尔(Intel)、三星电子讨论赴美设厂。如果台积电拒绝赴美,美国政府势必选择增加投资英特尔、三星,届时台积电将面临“被超车的危机”,这是台积电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台积电与美国政府、亚利桑那州州政府达成怎样的协议,现在外界尚不得而知。但刘佩真认为,台积电选择在亚利桑那州办厂的地点和时间都经过了深思熟虑。

刘佩真指出,台积电在选择宣布赴美办厂决定的时机上,“一定要在川普总统选举前,才有拉抬声势的效果”。因为中共肺炎疫情的爆发,美国第 2 季经济受到严重冲击,而在此时能有重量级的国际半导体业者宣示到美国设厂,对川普政府而言就是一项杰出政绩。

工研院产科国际所所长苏孟宗则分析指出:虽然美国的人力成本比台湾高很多,但当前很多芯片厂已经高度自动化,而且云端运算时代已来临,工厂运作、工程分析都可以远距连结,这种营运模式变化可以弥补人力成本偏高的弱势。

苏孟宗说:“台积电南京厂营运已经有部分与台湾远端连结,可以预期美国厂也会复制此模式。”

至于选择亚利桑那州的原因,苏孟宗表示,亚利桑那州过去曾是半导体制造、IC 设计重镇,尽管后来生态有些改变,对半导体产业并不陌生。英特尔、恩智浦,Microchip 等重量级企业的总部都位于亚利桑那州,台积电选择在亚利桑纳州设厂,至少供应链不是从零开始。而且亚利桑那州还有气候优势,天灾少、地震少,且气候干燥,台积电选择在亚利桑那州设厂也算合理。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