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抗体疗法与疫苗获重大突破?也许有你不知道的真相

影响第二波疫情的一个关键因素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0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19号星期二,我是唐靖远,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频道。

今天想和大家讨论的话题,是最近有关防治中共病毒领域出现的两个重大进展,这两个进展的价值如何,究竟是为了商业噱头的哗众取宠,还是货真价实的科学进步。此外,这个进展还直接涉及到一个最近越来越受关注的话题,就是大陆疫情最近开始抬头,这种现象无疑引发了民众极大忧虑,都在担心这是否第二波疫情已经开始,第二波疫情如果到来,会比第一波更强还是更弱?每个人未来的生活是否还能像以前那样正常继续下去等等。我们今天就来和大家一起探讨这些话题。

首先,我们先聊聊刚才提到的两个重大进展,我们先给大家简要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

第一个进展是前两天中英文媒体都在竞相报导的一条爆炸性新闻:加州索伦托公司宣布中共肺炎治疗取得重大突破,他们发现了一种抗体,可以在4天内清除中共病毒而且100%有效。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好消息,一出来就引发该公司股价在美股迅速大幅上涨,最高涨幅一度达到340%,最后收盘有所回落其涨幅仍有158%。

这个疗法的原理是什么呢?我们都知道被病毒感染的人康复后血清中通常含有抗体,根据报导,这个索伦托公司在过去10年中采集了数十亿份抗体样本。科研人员在这些样本中找到了12种可能对中共病毒有效的抗体,于是他们就与纽约西奈山医学院合作,思路就是想要研发一个多种抗体相组合的新版“鸡尾酒疗法”方案。

经过初步测试后,他们发现一种叫STI-1499的抗体在实验室培养皿中可以100%阻断中共病毒侵入健康人体细胞。其作用机理就是这种抗体可以和中共病毒的S蛋白结合,从而阻止病毒进入人体细胞。这个S蛋白我们过去讲过,它相当于病毒打开细胞门锁的钥匙,这个STI-1499抗体可以和这把钥匙结合,这样就造成一种假像,让病毒以为自己正在开锁,其实开的不是细胞房门的锁,而是一把假锁,这样一来,病毒就不会进入细胞,也就达到了阻断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把其叫做中和抗体的由来。

我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就目前能够看到的所有相关资讯而言,要说这个方案能够拯救人类那基本就是忽悠。因为这个方案目前只是一个半成品,甚至可以说只是1/4成品或1/8成品,这就存在着大问题。

什么问题呢?我们客观的说,这种疗法的原理没问题,索伦托公司的实验资料也没问题。但索伦托公司发布的新闻公报中明确说了,这个方案是“临床前研究”的结果。这个“临床前研究”就特别重要,因为这意味着目前这个方案仅仅局限在体外细胞实验,不要说没有任何临床试验,连动物实验都没有。

我们都知道,人体活体与体外试验的差别非常大,一种抗体体外杀伤力达到100%,在活体可能是无效的。过去有的动物实验已经做到灵长类,也就是在猴类身上有效,但在人体仍然无效。原因就在于,人与动物的生理系统差别巨大,一种抗体治疗,从小白鼠到狗到猴最后到人,这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即便到了人体实验,因为个体差异,要控制好副作用等安全问题,就存在更多不确定性了。

而且,中和抗体疗法并非索伦托公司独创,在此之前,仅仅5月份之内,就有美国、意大利、以色列等国家至少6个团队都在体外获得了中和抗体,全球加起来已经有几十款中和抗体被发现了,但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款进入临床试验。所以,这个索伦托公司的疗法并非独门秘笈。打个比方,如果把这个专案视为登月工程,现在索伦托只不过刚发射成功了第一枚火箭而已,距离最终的目标还有很长很长的路。

接下来我们说说第二个进展,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重大进展,就是波士顿那家全球率先进入疫苗人体实验的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在昨天发布了第一期45名人体实验的结果报告,这45人分为3组,每组15人,分别接受25、100和250微克剂量的疫苗注射,结果显示:1、所有45位志愿者都产生了中共病毒抗体;2、在第43天或注射第二剂后两周,25微克组的抗体水准与感染康复者的血液样本中的水准大致相同。

而更加令人鼓舞的消息是,绝大部分实验对象 的耐受性表现良好,几乎没有不良反应,只有注射250毫克组有3名志愿者在注射第二剂后出现了全身反应,但也没有生命危险。现在Moderna公司正在准备对600名志愿者进行第二阶段人体实验,如果顺利的话,这款全球最先问世的疫苗将在明年初投放市场。

这当然是目前最重大的利好消息,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个事关众多人生命健康的问题,还是一个事关中美新冷战的重大战略竞争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此前的节目中我们讨论过一个观点,就是这场瘟疫大流行表面上看是一次公共卫生危机,但其实际效果已经和一次世界大战没有什么差别,无论人命损失的数量和经济打击的程度,都已经和战争一样,事实上现在全球都处在一场生化战争的状态中。

这场战争对中美两国都造成了严重打击,也使得双方走向了事实上的敌对状态。既然是战争,那么双方博弈竞争就是全方位的,包括了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等,我们看到现在美国是频频出手,政治上孤立中共,升级美台关系,经济上驱逐红色资本,切断输血管道,促成产业链转移,军事上南海军演,不断展示先进武器,变相拉开军备竞赛,科技上点杀华为,全面清理中共各类在美人员窃取技术情报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但大家想一想,如果说现在全世界面临的是一场生化战争,最重要的战略资源是什么?当然就是疫苗。

前两天川普总统在推特发布了一条短视频,视频画面取自好莱坞有名的电影《独立日》的经典片段,就是美国总统即将发起反攻时的演讲,而这个演员总统的头像被合成替换成了川普。这视频当然有点搞笑成分,但视频中总统发表的演讲内容却很耐人寻味。因为里面有一句很关键的演说词,大意是说,我们今天要再次为自由而战,不是因为迫害或压迫,而是为了生存。

在我看来,这其实是很重要的资讯,也很应景,因为当前这场正在进行的生化战争,对整个人类来说,面临的就是生存问题。谁能生存下来,谁将面临淘汰,对卷入这场战争的国家来说,不需要动枪动炮,只要能确保生存下来就是胜利。

也就是说,中共一直在试图利用这场瘟疫打垮美国然后一举夺取领导世界的地位,重建世界新秩序,一个美国疲弱不堪陷入大衰退,自动让出世界头把交椅的新秩序。而美国同样在力图重建世界新秩序,一个中共政权实力大幅削弱甚至崩溃解体的新秩序。

大家看到了吧,这场新秩序领导权之争的最关键,根本不在于你有多少核弹头,而在于谁能真正控制疫情,或者说成功避开下一波大爆发。站在国家安全的角度,疫苗就成为这场生化战争中具有与核弹一样的威慑力的战略武器。或者说,疫苗就是能防止再次遭到生化核弹攻击的生物反导系统。

那是不是说,谁有了疫苗就万事大吉可以高枕无忧了呢?当然不是。因为就截止目前我们对中共病毒的了解程度来说,疫苗的保护作用是非常有限的,在很大程度上,疫苗的效果仍然取决于病毒的情况,这个主动权一直牢牢掌握在病毒手中。

要讨论清楚这个问题,就必然涉及到一个大家一直很关心的问题,就是是否会有第二波疫情大爆发?如果有,会在什么时候?规模会如何?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过去的节目已经有过讨论,这里就不多重复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回顾一下。今天我只是简单借用一下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的说法,他在上个月不止一次公开指出,他几乎确定中共病毒还会回来,而且第二波很可能在今年秋冬季爆发。

福奇博士这个判断其实已经基本上成为传染病学界的共识,而且很多专家都比较肯定,第二波爆发不但规模会远大于第一波,而且其杀伤力会更强。

我们先简单讨论一下规模问题。

大家先看一张图,这张图是西班牙大流感三波爆发的死亡资料曲线,可以看到,第二波的爆发出现了大量死亡,而且死者绝大部分都是青壮年,和第一波明显不同。西班牙流感可以说是对本次中共肺炎最具价值的参考案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都是造成了全世界大流行的RNA病毒,传染力强且容易变异。

为什么西班牙流感第二波的杀伤力和易感人群与第一波相比出现了明显差异,现在的专家回溯过去的资料,普遍认为就是因为出现了病毒变异,而且很可能发生了ADE效应。而且这种变异和ADE效应是建立在第一波基础之上的,所以才会出现一个超级感染高峰。这个ADE效应我们以前的节目也提到过,稍后我们再讨论,我们先继续讨论感染规模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武汉这几天正在进行全民大检测,这个决策的可笑和荒唐我们这里就不讨论了。我们只说一个事实,就是为什么会出来这么一个拍脑袋决策呢,一个主要原因是财新网报导说武汉在4月份曾经进行过1.1万人的血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结果发现有5-6%的取样者出现抗体阳性。按照这个比例,武汉1100万常驻人口,就至少有55万至66万的感染者,而官方公布武汉的感染病例只有5万出头,换言之起码有90%的感染者根本就没有进入官方统计。

这当然只是冰山一角了,举这个例子的目的,就是想说明第一波爆发高峰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在中国留下了至少百万级别的轻症感染,隐形感染以及二次感染人群。这种现象当然在其他国家也会存在,但因为美国、德国等检测面很广,这个数据相对会低很多。

那么在大陆这么一个庞大的感染人群的存在,就相当于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活火山,而且其爆发范围肯定不会只局限在一个城市或一个省。大家看到现在东北疫情已经出现这个苗头,整个东三省已经都各自有大城市进入封城或半封城状态。

这个感染人群的存在还可能带来一个更可怕的问题,就是刚才提到的ADE效应。因为可能不少朋友都是第一次看我们的节目,也可能有朋友不一定每期都看,所以我这里还是需要简单说明一下什么是ADE效应。

这个ADE效应用中文表达叫做“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其含义是指:病毒通过效应不够的抗体获得了更强的感染效果。用大白话来解释,就是抗体本来应该成为抵抗病毒的先锋,但由于某些原因,比如病毒变异等,抗体不但放弃了抵抗,反而成为“带路党”和帮凶,让病毒拥有更强大感染力和杀伤力,而这种效应可以达到增强超几百倍的程度。

可能有朋友会问,这个ADE效应听上去挺可怕的,那这种效应是否会在这次中共肺炎疫情中出现呢?现在看起来,这种风险是非常高的。

为什么这么说?至少有三个理由存在:1、刚才已经提到的,西班牙大流感第二波爆发高峰出现明显的异常情况,是一个极具价值的参照;2、在此前的萨斯流行,和中东肺炎综合征的流行中,都已经证实出现了ADE现象,而这两种病原体和本次中共肺炎一样,都是冠状病毒;3、这次纽约疫情爆发后,有不少年轻人出现异常情况,很多年轻人都是走着进急诊室, 大概在12-24小时内,病情就急剧恶化,需要使用呼吸机,甚至发生多器官功能障碍。这已经引起传染病专家的高度警觉,怀疑就是ADE效应所导致的。

还有一个例子是昨天上海公布了一个湖北前往上海求职的病例,患者15号被发现血清学检测阳性,也即是说他已经有了抗体,说明其过去有过感染,在隔离观察过程中他开始出现症状,17号的时候检测核酸阳性,于是正式确诊。

这个病例说明什么呢?这个人过去显然是隐性感染,而他在体内还有抗体的情况下依然核酸阳性,说明极有可能是二次感染,其抗体没有起作用,并且还出现了症状加重。

当然,由于大陆资讯不透明,很多具体资讯难以得到确认,但这个病例是否出现了ADE效应这样的情况,这个可能性是肯定不能排除的。

这就必然带来一个重大问题,刚才说了,仅武汉就至少有五、六十万的感染者,那么湖北省有多少?全国又有多少,这个已有感染的人群基数至少是数百万级,一旦病毒发生变异爆发第二波流行,ADE效应大范围出现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为什么很多专家都很担忧第二波爆发,都在说第二波可能比第一波更可怕更艰难,主要原因就在这里。

这样一来,很多人可能就联想到一个问题了。我们都知道疫苗的原理,就是通过接种灭活或减毒的病原体来激发体内产生抗体,这种抗体有没有可能诱发ADE效应呢?答案是肯定的,只要病毒发生了足够的变异,抗体就可能从救命变成夺命。

讨论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对我们开头提到的疫苗有了不同的理解了吧。对中共病毒这类非常容易变异的病毒来说,一款疫苗很可能只对其中一个毒株有效,对另一个毒株不但无效还可能加强其毒性。同时,即便有效的毒株,其抗体提供的保护能够持续多长时间,也是一个未知数。因为现在从治愈患者身上发现的抗体水准,普遍只能维持几个月。

不管怎么说,疫苗的作用是肯定的,但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而是需要更客观的看待它。现在距离美国这款最早的疫苗普及,还有半年左右,而这段空窗期恰恰极有可能正是第二波的爆发高峰。所以,对整个世界来说,今年的下半年极其重要,这段时间将成为无数人命运的转捩点,一个巨变的时代已经到来,谁也不可能回避了。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明轩)

唐靖远推特:https://twitter.com/TAGNJINGYUAN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