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原油宝投资人“倒欠”中行58亿?王健林从首富到“首负”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7日讯】热点互动】投资“原油宝”反欠银行钜款,大陆理财产品有多少陷阱?从首富到“首负”,王健林栽在哪里?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4月27号星期一。本期节目我们先来谈一谈中国银行的一款名叫“原油宝”的理财产品近日爆仓,结果导致投资人不但本金全部亏损,还倒欠银行钜款。之后我们来谈一谈曾经一度是中国首富的王健林,近日媒体报导欠债4千亿元人民币。并且旗下AMC可能会申请破产,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两位嘉宾都是通过skype连线,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还有一位是赵培先生,二位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赵培:你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杰森博士我想先请您来谈一谈原油这个事情,原油宝这个事情我先很快讲一下,它这个爆仓是上周的事情。那么上周恰恰是美国的原油期货一度跌到负值,而且是负37。结果没想到这个导致了大洋彼岸的原油宝的产品爆仓,它的投资人变成说本金不但全部亏损,而且还倒欠银行钜额款项。

我想先请您来谈一谈为什么这个原油会降到负值,就相当于说我卖你一桶原油,我还倒贴你37块钱。这个好像是史无前例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先请您跟我们谈一谈原油这个事情。

杰森:这是真的,确实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发生,出现这个事,当然各种历史上少见的事情凑在一块。首先原油的供给方极端的增长,前段时间因为OPEC和俄国在原油产量上没谈笼,所以说OPEC拼命的生产油,俄国拼命生产油,原油整个生产的量非常大。那么偏偏遇见了整个世界现在都面临疫情,美国这边大家知道,街上的车非常非常少,而且天上的飞机也非常非常少。那么飞机用油量减少,汽车用油量减少,整个需求暴降。

产量暴增,需求暴降,其结果就是产出的油最大的问题是没地方放,几乎全球储油的罐子全部装满。在4月初的时候,4月8号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执行机构,已经发现有可能未来油价会出现负值,原因是啥呢?原因有可能生产出来的油,没人愿意要,那么没人愿意要你不能立刻倒在街上,所以说你得要给人,让人像收垃圾一样的收走。所以说这样的话,收垃圾你得给人钱,所以说那么原油也得给钱。

4月8号整个芝加哥交易所已经发了公告,说我们现在历史上第一次,原油WTI这个原油气候指标,我们允许它将来价钱会突破零,变成负值。这个给全球的投资人已经通知了,只是中国银行没有告诉中国的投资人。但是这个事情居然,当时大家很多人没通知的原因,是因为觉得这是一个极其不可能发生的事。因为油总是像黄金一样的,黑黄金,怎么可能变成负值呢?这是不可能的。

那么但是偏偏在20号那一天,对于5月的期货,21号是芝加哥原油交易所期货,就是必须5月油价到那一天必须交割的日子。而中国银行的原油宝它规定了提早一天,他说在原油宝投资的中国投资人,必须在20号交割当天所有的原油的合同。那么偏偏就在20号那天,整个原油只有卖方没有买方,直到原油跌到负37块多以后,才有个别人收。那么这就在负的37块7毛几确立的一个价格。

而这个价格就变成了中国银行原油宝这个产品,帮着中国原油宝一些投资人最后成交的价格。那么这个钱本来他以为自己手里拿了一千桶油,每桶油值10块钱,自己手里拿了价值10万美元的原油。结果当他把一千桶油卖出去以后,他发现他不但原来10万元没了,还得赔人家30多万美元的这个钱。这种概念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在这个特殊的这个时期,在这个特殊情况下,确实发生了。

但是第二天,原油真正在交割的那一天,就是最终芝加哥交易所交割那天21号却又返回到了10块钱,正值。短暂的在20号那一天停留在负值,但是那一天偏偏是中国银行原油宝那个截止日期。所以说整个来说,中国原油宝投资抓到了一个最低谷。

主持人:嗯,撞倒枪口上了。所以这个事情我也想请赵培先生分析一下,因为对于一个理财产品,原油宝它对于大众说是一个理财产品。对于一个理财产品来说,我想谁也没有想到说,我这个理财产品不但亏,亏的到后来我还要把钱倒贴回去。所以有的投资人就说,相比之下P2P都是一个很温和的产品了。他说早知道这样,当初不如投资P2P,因为他说我P2P最起码亏的是本金,也不会让你倒贴。

所以您觉得您怎么看原油宝爆仓,然后投资人要倒贴这个事情。这是一个正常的,说是投资风险自负,还是说它其实是不应该出现的。

赵培:其实这个话分两方面讲,因为这些投资人他看到了理据就是说,当初中行跟我推荐这个原油宝的时候,他没说是这么高风险的理财产品,只是一个中等风险。跟我们去投资买个股票、基金一样,是这么样一个风险。那么他觉得我交了100%保证金,我把保证金亏完了,我不就完了嘛。竟然会出现倒向我追债的可能性,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这一点上,其实是中行不在理的,因为中行你应该跟人讲明白,这是世界上最具有风险的几个投资之一。

您需要自己去看市场行情,有可能会出现负值。那么中行他说了,我也跟你提醒了,他的理据就是说我给你提醒了红显示干什么,当天我给你发短讯了,跟你讲的是有可能跌到负值,很危险。所以你在最后一天平仓的时候,你要小心一点。但是都到最后一天了,刚才杰森博士也分析的很好,就是他根本避无可避,而且是说这里面中行的人员素质确实是有一定的问题。因为他已经预料到有这种可能性存在的话,他应该提前跟客户打电话,去协商这个事情。

跟多方的客户去协商,可能出现这个,如果最后一天通过机器去做,因为他设定了,在美国的交易市场设定一个固定的值。就是哪天交割最后一天,就是4月20号那天,我在一个什么时间去放盘,他是有一定的机器设好的,计算机里面设好了。那么这时候是有风险,它其实是有义务的去提醒他的客户,你不能等到这一天,因为中国跟美国有一个时差。中国晚上那天是晚上 10点钟,晚上10点钟这帮投资人一看,唉呀,到最后9点59分的时候,昨天美国的价格还在11.7美元。

我现在放,再怎么的明天亏到零呗,我就是整个保证金都损失光了呗,我也不可能出现负值嘛,他当时是想不到这一点。那么到那天整个中行的操作又通过机器,很容易被别人抓到这个点。那么人家抓到这个点,所有人都等着你出现负值的时候再把你的期货给收了,就是我可以直接收现货是因为我有仓储,我能把它储存起来。这是一个问题,就是你中行没有储存能力,你不能收现货,你就应该提前通知人家风险。

所以说从这点上来讲,投资人是占了一定的理据的,第一点我买的时候,你没提醒我这是高风险。第二点就是你没有仓储,我们最后一天会被强制平仓的风险能到负值,你没有跟我说清楚。所以从这两点上来讲,投资人是有理据的。

主持人:杰森博士您怎么看,出现这样一个奇葩的现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另外,在您看来是谁的责任呢?

杰森:其实核心的责任是中国不该把这个作为大众理财产品来推。其实期货在各个国家来看,都是风险极高的一种投资方式。对于在其他的国家,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各国都有损失的人。但是你要看韩国、印度,他们损失的人都是,要嘛是投资经验很富有的这种投资人,要嘛就是直接就是商业的交易人员。像中国这样的大群散户被打得很惨的,而且打得很惨都不明白为什么被打得很惨,可能就在中国有。

就是说很多人到最后都不明白为什么油价居然能跌成负的?他完全不理解这不是一个像股票一样、或者像黄金一样可以长期持有,低价我不卖,高价我再卖,不是的。这是期货,期货意味着不管多低,你到那一天全都得抛,而且低到负值你都不能按零去抛,你都得按负值去抛,这个就是说期货这个风险、概念本身来说,中国人最基本的常识没有。而最可怕的是,如果你要算中国这个风险投资等级,最高等级是R5,但是据说中国银行当时在推这个期货产品原油宝的时候是按R3,中等风险等级在推的。

其实各个国家如果说有任何一个投资公司用这样的方式卖给你这样的投资产品,你可以反告它欺骗,某种程度上讲,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国银行把大家圈到来做原油宝,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用中等风险来推这个事,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当然我看了一些宣传材料里头也谈到原油宝要求100%的保证金,所以说没有杠杆,这也是胡说,100%的保证金前提是跌不会跌到0以下,涨不会一天涨超过100%,但是目前来看,涨超过100%的可能性是绝对有的。跌,现在跌到0以下也出现了,所以绝不是说没有杠杆,期货永远都是有杠杆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也可以理解,中国银行可能做这个产品的这些人有点门外汉这个状态,就是说他们本身的素质让人非常非常怀疑。就包括网上流传说以前中国银行有一个行长王雪冰,说现在留下来的一些人,真正做产品的人可能都是一些溜须拍马爬上去的人。他们真正懂金融…懂金融不是说我能创新一个金融产品,是懂这个产品真正背后真正风险在哪里,真正把风险给大家讲足了,这群人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溜须拍马这些人为了创造业绩就迅速推出一个产品,2018年推出这样的产品也就一年多,才两年左右的时间就遇见这么大的事情。而且我发现中国银行这个产品出了事以后,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虽然没出事,但是他们的产品设计跟中国银行一模一样的,一样有先天的基因,就是致命的基因。这次没出事是他们幸运,因为他们的截止日期比中国银行订了早了几天,躲过这么一大劫,但是他们也意识到他们的产品有同样的问题。

所以最近这些银行把相应的产品全部开始不允许开新仓了,就是把现有的东西清了以后可能会逐渐把这些产品收拢起来,说明啥呢?说明这些人都是互相仿造,根本没有一个独立思考的能力。它是让谁来做实验呢?就是让中国老百姓做实验,某种程度上讲,以自己的无能,然后嚷一群老百姓圈进来,最后吃了亏以后说OK,我们摸著石头过河以后发现这是个水坑,我们找过走。这就是中国目前最重要的、最主要的国家几个四大银行金融产品创造人的思维方式,出了事以后,才突然意识到这产品的风险在哪里,才突然喊停。这个时候你可以感觉到整个中国产品投资过程中风险管控方面是多么的缺失,当然这一次跟历史上的P2P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P2P的损失可能是上千万的,那是制度性的,这个是技术性的,但是这个技术性某种程度上讲也有制度性的因素,你刚才谈到的整个用人体制造成技术性问题。

主持人:您觉得它真的是不了解这个风险还是有意的欺骗?因为我看到被采访的投资人说在买的时候他并没有告诉我说这是期货。

杰森:对,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核心的问题在这里。可能中国老百姓买这些…大概买原油宝的大概有6万多人,有6万多个账号,我估计6万个里头有没有1%的人真正理解他买的是什么东西?我都持怀疑态度。他很可能就觉得自己买了一个可能会暴涨的海外理财产品,整个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的感觉上是,就凭这一点,把他们历史上做宣传的材料拿来,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比如美国这个社会,你都可以起诉它。

起诉的结果不光是你欠的那些钱不用还,很可能赔的那些钱都给你倒赔回来,因为它完全意味着欺诈性的把你卷到这样一个事情。因为它如果简单的把这个作为中等风险来推,把这个作为一般理财产品,不告诉你这是期货,那么它就是在欺骗,因为我反复告诉你,一般的理财产品可以长期持有,期货这样的东西你到期,那怕是负值你也得认栽,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产品。而且,哪怕石油过两天就暴涨了,那天该卖你必须得卖,哪怕你知道明天就会涨10倍,你那天还得卖。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怎么看因为刚才杰森博士提到中国银行的前行长王雪冰,他确实指出因为中行人才流失严重,内部的风险管理混乱,出现亏损没有早点通知客户等等,您认为人为的失误原因有多大?另外,还有一种分析认为原油宝搞的可能是一种内盘的操作,说它的钱不一定放到国际市场和国际对接,它就根据这个价格买卖,但实际上并没有把钱拿到国际市场去对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纯粹是属于一种欺诈了,您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

赵培:这个事情所有的直接原因就是我们从公开的整个交易市场的举动来看,确实是人为的原因,就是说从它把期货当成普通的股票或者是债劵这种理财产品在卖,这种情况下它其实是一个人为的,或者说像前行长说的是一个知识的问题。其实你看四大银行都这么做,你们哪一个人没有MBA学位,你们有多少人从美国回来去培训过的?哈佛培训过的有多少呢?在这种情况都做出这种事情来,我并不认为你们知识层欠缺,你们就是文化层上的,就是中共那种从上到下,下达指标,特别它不敬神,不敬客观规律这种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思想,你们就敢拿出去卖。而且为了能卖得动,你们刻意的跟客户少说了风险,该说的话没说到,这里面的文化因素跟人为因素可能是50%对50%的情况。

我们再接着说这可不可能是个赌场?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看到的是中行在美国市场?,但是大家记住一点,中行的截止日期就是像刚才投资人所抱怨的那样,是中国时间晚上10点,在美国的操作是中国时间凌晨2点。它很可能就是使用原油宝这种平台,注意,它是个软件平台,我买多和我买空两边都存在,它做一个结算,买多的人多,第2天我到市场上去买多,或者我做一个结算,内部的人甲买多,乙买空,我就把乙手里的卖给甲,这种东西有可能是不存在的。就是你得把原油宝的软件系统调出来去查它里面的逻辑。但是从这个逻辑上从外面很难了解,你只有把东西拿出来。

另外,你看到的是他只买了一次,也就是说他没替买空的人操作,所以这里面就人家怀疑是合理的。如果是存在这种情况,那么原油宝的系统从软件的角度上讲,你买空和买多的人都先在人家的里面玩了一遍大富翁游戏,或者在原油宝里面已经玩了一遍互相对冲的操作,他再拿最后的总值去做这一笔操作。那这种东西等于就是一个赌场,所谓的手续费就是赌场的抽水嘛,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这个情况下存在我们要看软件怎么写?现在我估计原油宝也不敢把它的真正的商业的逻辑拿出来给所有人看。若给所有人看就证明你不是一个透明的,帮一个买多的人到市场上去买多,两个买多人的,圈成团到市场上去买多,三个买空的人,我在买一手空,它不是这个操作,就有的图商的可能性,这个风险是非常之高,比你直接去美国买期货风险都高,都不知道你们怎么操作。

另外中共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因为这次完了之后,大家接着把中共其他的国有银行,以前干的事都翻了出来了,突然发现,你赚的钱你就真能把这笔钱赚多了的时候,买空那些人能把这笔钱拿出来吗?以前是有例子的,拿不出来的,它是2006年旧闻,有一个济南人,当时炒黄金,通过公行炒黄金,他一下子抄了2,100千克公斤的黄金,设的总金额达到3.2亿,可能当时系统允许,他直接获利2,100万元,最后公行说人家是非法交易、不当得利,直接把这笔钱给画走了,告到山东高院做出的判决竟然是这笔交易作废,也就是很可能在刚才赌场系统里面,他赚了国家的钱,中共直接让你作废,这也是一个党文化的东西,中共做的理财产品是不是一个赌场?所以这个问题是相当可怕的,中共整个国有银行这一套的黑幕,你其实应该跟中国百姓交代一下。

主持人:是。杰森博士,现在很多投资人,当然一开始说是要维权,中行在这个压力下,他说好吧,我就暂时不追缴保证金的欠款,但是现在这个保证金基本上都被收走了,所以很多人认为这个其实不应该的,你应该按照晚10点11多元的价格来结算。也有的人说反正我是不付这个追缴欠款,所以下面再怎么发展还不知道,但是中国理财产品看起来风险是很大,从P2P到其他的金融产品到现在这样的一个期货的东西。所以在您看来,在中国买这些理财产品,应该注意一些什么?您会给投资人什么样的忠告和建议呢?。

杰森:中国那边其实老百姓很难,很多人跟我抱怨,国内没有投资方向,现在房地产一直是大家唯一好像赚钱的,股市进去了爬出来的,浑身不带伤的很少,基本上这两年能赚得了钱的都是在房市上,但是房市现在也走到头了,因为各种因素造成,主要是人口红利各方面已经快结束了,加上最近疫情造成收尾在降低。

其实我也不同意大家再投资房地产这样的概念,但是往哪投呢?人民币还在贬值,东西也还再涨价,其实是中国人有这种投资的愿望。此时此刻能投到哪?我真的还是很难给大家一个明确的建议。

主持人:或者不一定是能投到哪里,而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要投资的话,至少是不是要先了解更清楚一点,或者问很多问题呢?

杰森:我理解中国那边的投资方式,我接触过一间理财产品,他们的理财产品给出来的概念是非常简单的,只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简单的清单,简单的告诉你,这是中低风险、中风险,就是画了几个等级,然后让你去按这个等级去搞。确确实实我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我都不明白它背后投的是啥?只是告诉你,我给你利息多少,大概多少时间到期,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一般给人的建议就是,投最保险的,别投利息高,投短期的,比如说半年的,三个月到半年,最多不超过一年,千万不要投多年的,别因为多了百分之几的利息,把钱压的时间太长,超过半年的我都不推荐。

因为中国的经济现实,投的时间越长,它跟你放的地方越难以琢磨,投的时间短的地方,而利息比较认可的,而且相对来说,你还是得回归到一些比较大的银行,可能还会好一点点。但是不管怎么说,你就包括这次中国银行,它一个中风险的,居然事实上是国际上公认的高风险的投资,它给你划为中风险。而且这些人甚至有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做很大风险的事情,这是让我最担心的。

比如你要说这个人是有意做坏事,它是一种坏,但是这个人不知道自己笨,他真的去做坏事,然后把人坑进去,这是另外一个坏。但是目前中国两种坏都存在,让你防不胜防,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说,只能是不要贪心,就尽可能投短期的,三个月、半年这样一个大银行的理财产品。另外,如果能转成其他的货币在海外投资,其实也是一种比较好的一个方案。但是确确实实,中国人现在投资难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这是为什么,某种上讲中国人挣的钱不归自己,其实也就这个样子。

美国人挣的钱可以换任何一种货币在全世界投资,他没有这样的限制,中国人挣的钱换任何货币都有限制,同时在海外投资同时有海外投资的限制,你只能在国内投资,而国内投资出现了无穷多的陷阱,P2P栽你几千亿,这个虽然栽的不多,但是你看到其他的产品相对风险。同时,很多其他的理财产品,随着整个,比如我们现在各种债务,就是企业债务还不上各方面,一方债务累积,它的风险也不断的提高。

对于老百姓来说,确确实实投资的风险越来越大,可投的去向越来越少,在这种情况下,也真的没办法,只能死咬认了这个通货膨胀的部分。

主持人:怪不得很多老百姓说这个真的是韭菜,总有一款适合你。您的推荐就是保守为上。有关“原油宝”投资理财产品,中国的理财产品,我们暂时先讨论到这里。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欢迎在节目视频下方留言,我们可以请杰森博士和赵培先生来解答。

下面一点时间我们再来谈谈王健林的事情。我想先问一下赵培先生,王健林2017年的时候是中国首富,结果现在两三年以后,现在已经变成了“首负”,别人说负数的负,因为他欠债欠了据说是四千亿人民币,我们知道几年前他还买了AMC,AMC现在是全球最大的连锁院线,但是据说现在AMC的租金可能付不出,可能会申请破产。所以在您看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戏剧性的逆转,他为什么会欠这么多债呢?

赵培:我们刚才讲“原油宝”,其实就是背后的中共的官场文化里面有一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它不敬畏客观规律,也不敬畏神佛,它什么都敢干。王健林有些著名的话,大家可以听一听就知道,因为中国人现在说王健林不在救火,就是在救火的路上,就是说他债务太多了,王健林曾经在公司的年会上说,万达玩空手道,一分钱不出就能挣钱。什么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也就是说他是通过一个高负债去运营公司的策略,他就是赌,我下一步我这个东西能升值、能涨。

刚才我们讲四千多亿债务,其实在2016年的时候,他当年是首富也好,他的债务却是达到了一个历史的新高点,他的核心业务万达商管的债务达到了历史的新高点,是2,266亿元人民币。大家想这是有息债务达到这么高,还有无息债务,然后滚到今天四千多亿,他还得债的难度,特别在中共病毒肆虐的时候,没人到电影院看电影,中共都把全国的电影院都封了,不让看电影。

美国这边有禁足令,加拿大也有禁足令,都不让出去,在这个时候,王健林是要在外面借了20亿人民币,来让他的院线基本的运营,总是要付租金,总是要付一些维护的费用,能够运营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他的处境非常艰难的一个过程,而且大家可以看到王健林的处境艰难当中,有一个奇特的转折点,2017年底到2018年初,中共突然发现所有海外投资,把中共攒了这么多年的外汇,外汇储备直接砸下了一万亿美元,就逼着王健林这些人在海外抛售资产回本国。

这个时候其实扩张这个东西,已经不涨价,他抛的时候是硬亏的抛回去的,而把伦敦的地标性建筑都抛到回国的时候都是亏本,那么这一系列亏本当中,他是把海外输出到国内来顾防他本来在国内的盘子,在国内的盘子核心,所有企业的大帝国核心是在哪呢?是在万达商管,他靠万达整个的租售店铺给人卖吃的、卖服装赚钱,这个东西赚钱的租金在去年也竟然出现了负值,而今年更甭想了,2020年整个中共病毒就把他打下来了。

大家注意一个重要的一点,王健林在回溯的过程中,他试卖了AMC的部分股份,但他仍然是AMC的最大股东。而且AMC在2016年已经完成了对美国第四大院线收购,成为美国一个最大的院线之一。而且它在欧洲也并购了欧洲的院线,等于它是地跨中、美、欧三大洲的最大的院线。这个时候它就能渗透到美国的整个好莱坞的整个文化产业。所以呢中共的大外宣这个时候也随之出来了。但是中共没让他把这部分收回来,就证明这部分是他跟中共都得意的。

中共得意的在哪呢?替自己涂脂抹粉在海外吹。推广一些不属于中国文化的中共党文化的东西,让人看起来很莫名其妙。比如说拍个长城,拍个长城你就拍呗!你拍孟姜女哭长城都行,你拍个打怪兽是什么玩意?中国还有这个玩意吗?这哪是中国文化呢?这个根本是你共产党就是西方文化杂交下的产物,这个根本与中国传统文化不沾边。就是这种文化渗透甚至给它们创立光辉形象。Matt Damon从火星种完土豆回来,还要特别经过中共的空间站,替中共吹一把。这个很多,伊利牛奶竟然进这个变型金刚3里面。当那个人一掏出伊利牛奶喝的时候,我在多伦多看的,整个多伦多的那个电影院里都笑场了。因为中国人多嘛,大家笑场这什么玩意啊?

所以这种对海外的渗透是非常的麻烦的。造成好莱坞很多以前有些影星敢替中国的人权发声,到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发声了。好莱坞的这个很多制作人也不发声了,甚至都站到中共那边去了。所以王健林在海外是替中共做了这些事,那么中共也没让他把这部分钱收回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看看中共病毒针对中共来,那么同时也把王健林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影影院的院线经销商,也给打得十分够惨的了。所以我觉得王健林应该想一想到底是不是应该跟中共绑得这么紧?

主持人:挺有意思,我也想问一下杰森博士。王健林这个逆转可以说是2007年他到了最高峰,但是从那以后就开始一路衰弱我们都看到了。那刚才这个赵培也说了,就是他如果是照他这个一路的设计来。他确实他占据了可以说是全球20%的院线,6、7000块大屏幕。所以这对于好莱坞来讲的这个影响和控制力是相当大的。结果疫情一来,基本上这个变成他的最大的包袱,这是不是可以说是人算不如天算?

杰森:其实他的整个发展过程是一个很复杂的轨迹。当然了他2012年先购买了AMC,然后2015年还买了HOYTS。HOYTS实际上是大洋洲,就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几乎是第一、第二大的影院系列。然后2016又以AMC的角度收购了欧洲的几个影院系统。然后组成一个audience集团。就是刚才赵培谈到的。整个就完成了他在中国以万达影院独霸天下,然后在海外以AMC集团为领头。然后占领北美和欧洲市场,同时的话呢还拥有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巨大的影院。所以说他对当时大概在2016年的时候,已经完成了他在全球影院的布局。已经当时的话,他2016年出来有人这么推测,就是因为他是从大连起家的。不管他跟薄熙来是有恩,还是有怨。

在2016年薄熙来出事的时候,有人是想借此攻击他的。那么他当时觉得自己的风险问题,就是资金有风险,整个中国发展有风险。他事实上是想在海外找出路的,他在当时找了一个影院这个系列的出路。当时他买AMC的钱叫做“too good to be true”,对AMC来说。就是说AMC当时是连着赔了好多年钱。整个根本不值比如说3亿,它当时是26亿买的,又同意以5亿在装修,等于是投了31亿美元。而你就想就是他当时他接手了以后,美国经济整个开始启动。2013年2014年经济起动了以后,电影也开始好卖了,那么才开始出现几个纪录赚钱。

在它赚钱以后上市后,那个公司整个标价才标了10几亿。换句话说在最亏的时候,还以30亿去买的,整个电影事业开始起步的时候,它上市的价格才是十几亿。你就知道它当时买的价格是多么不合理,但是他当时就用那些钱买了。买的原因他当时是急着想把钱从中国搞出来,而他当时在国内的宣传是啥呢?就是刚才赵培谈到的那些。说我们以试映期出去,不招人家反感,而电影是以人家海外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可以传达我们的消息。他事实上是抓住了中共这样的一个运作方式,就是这样的思路允许他去做这个。

所以说中共允许他2012年、15年、16年不停的在海外投资,直到2016年、17年整个中国的外汇开始吃紧了。据说就是你刚才字幕显示了三万多亿,他自己倒整出来才300多亿,倒整出百分之一点几的这个外汇储备都被他倒整出去了,那整个受不了了。从2017年上半年才开始对他喊停,他2017年7月份也开始认可。说:“我以后投资都在国内投”。但是事实上他那个认可是有一个原因的。他在2017年初的时候在好莱坞的一次投资遭受了挫败,当时他夸下海口说好莱坞是六大制造公司,我几乎各个都要入股,而且我要买其中几个。他当时第一个入手想买这个叫做金球奖制作的那个公司,好像叫做方DCP集团,做了好多好多电视篇的。但是呢他准备出十亿去买的时候,被美国政府喊停了。当时已经是川普政府,川普政府当时就任命纳瓦罗做相应的监管部门。

纳瓦罗他自己本身就属于那种特别反感中共侵入,他对这方面的警觉性非常高,他就喊停了。当这个喊停了以后,王健林一下意识到2017年,海外在阻挡他,国内也不想他把钱拿出来。海内没有出路,国内又不让他出来,所以说他自然而然的就不得不退缩了。他2017年7月份答应不在国外投资,2018年又把六亿多退回一些股份,退回到美国这边投资商,然后拿回六亿美元。整个这个运作的过程,你可以看到不光是中共那边对他施压,美国新任政府对他这种行为有所防范,也促使了他没办法在这边继续下去。

但是我也同意赵培的说法,虽然他退出了AMC的主要部分,但是他仍然持有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而AMC这个集团手下直接支配美国最主要的营业系统,和欧洲最主要的营业系统。所以他仍然在世界可以呼风唤雨,仍然可以左右整个未来好莱坞的材料内容的运作。而这一次疫情的打击,可以说是对他这一次投资的再一次致命打击。如果他以后还想以此再操纵世界的话呢,那么未来在这一次打击下他能承担多少,能活过来多少命?这个可能就要看整个命运对他的安排是怎么回事了。

主持人:对,赵培先生您刚才也提到了他这个投资,杰森博士说他这个投资一个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要往外跑钱。但是他也说到了用电影这种形式,可以把我们的信息发出去。所以您觉得在多大程度上是他自己有这样一个行为,有多少是因为中共政府,有大外宣的这样的因素让他去承担呢?

赵培:其实呢不光是他,因为在一个大的环境下你能看得出来,他做这个事情是跟中共有多大的联系。我刚才讲了那个变形金刚嘛!他本来想把变形金刚的母公司收购,这样变形金刚的车都换成国产的电动车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变形金刚3的时候,中共不光是通过王健林,变形金刚ˇ的时候就是中资股给他们赞助。结果你会发现变形金刚3那简直不是美国文化,变形金刚3那简直是中国的那种网剧的那种硬塞广告的文化,就是冰箱你拿出一个牛奶是伊利牛奶。出来穿的T恤是中国的哪个牌子,就是很low的感觉。整个变形金刚以前是很新奇的东西,现在感觉怎么跟中国网剧一样随便拍拍的感觉。其实中共是在各个企业都在走,不光是王健林的企业他有个万达影业,万达院线在做这个事情。你看看阿里巴巴也开始做电影行业。

很多中共的企业在外面的赞助商都是身份禁入。他这个时候就可以要求你把这段给我掐著,那段给我掐著。那么王健林做的过程中,他说:“你有批评中共政府镇压人权的行为,我就不给你上线”。比如说有涉及到法轮功活摘器官的内容,我就不给你上线。你不可能让美国人了解到中共政府干的这些龌龊事情,所以它等于是中共下的一盘大棋当中的一个棋子而已。我们在大局当中看,它相当于一个凤凰卫视,美国凤凰卫视的这样一个角色而已。当然它的现在的影响和恶果已经出来了,就是这个好莱坞这边隐瞒的很多的明星,竟然染上中共病毒。或者整个好莱坞自己封口这种情况,其实是对全球的这个人权自由的一个重大的打击。

主持人:对,言论自由。对,那也请杰森博士也谈谈您的看法。因为现在比如说美国对中国的民营公司它也会在考量,你到底做为民营公司和中共政权之间有什么关系?美国最近FCC要考虑停四家中国电信商的运营。那它给出的理由就是说你要证明你跟中共政府没有关系。但是我们都知道说,这个民营企业和中共政府的关系很难理清。比如说像王健林这个事情,他去收购AMC。它现在这个AMC是全球最大的院线,您觉得他的这种收购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中共强化了,它们对于好莱坞的这个内容的控制和审查呢?

杰森:其实王健林的钱他都是借的,借哪的?很多都是借中共银行,就是说他实际上,他从起家就是他自己就是空手套白狼。刚才已经谈到了,他事实上他一直他从来的话就是说,他在讲就敢说:“一定要跟政府走得近,当然要跟政治走得远。”

主持人:可能吗?

杰森:所谓跟政治走得远是假的,跟政府走得近是一定的。你在中国你跟政府走得近你跟中共走得近,你就一定跟政治走得近。那么因为在中国那边的话,你跟政府走得近,就意谓着你就是从中共那边能拿到直接的好处。别人为什么拿不到一千亿的贷款,你就能拿到呢?有一千亿的贷款,有一块好地,谁不能发财呢?在中国这个地方。所以说本身来说的话,他从发财那个方式就是走商业地产,商业地产其实就得要钱要地,就是说谁能拿到一大堆钱,有一个好地,谁不会发财?在中国那个阶段,一定百分之百发财。一个傻瓜,傻瓜也会发财。那么他这种运作方式,他同时在海外当时,中国为啥让他喊停?2017年让他喊停,就是他确实是在中国借了好多钱。然后在国外投了上百亿美元的投资,那中共有点担心他真的是把钱拿走了不回来了,那我这个银行怎么还钱。但是呢不管怎么说,至少从12年开始到17年喊停,整整5年的时间,中共在给他资助。让他一路从美国买到欧洲、买到澳大利亚。一路买下来,而且到现在已经全球布局。所以说从这一点来看的话,中共的资助是不可避免的。所有的私营企业,没有真正的私营企业。他自己也说了:“私营企业海外比国营企业好办事”,这是他给中共最好的说词。

主持人:对,钱是政府给的,你不可能不听政府的,要你做什么的,这个某种程度上的听话。

杰森:对。

主持人:那好的,那非常感谢二位,这个话题我们今天也先聊到这里。因为节目时间已经快到了。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还是请您有什么反馈的话,欢迎在视频下方留言。好的,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