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专家:问责是出于道义 “他们手上沾了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2日讯】随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蔓延,国际社会向中共追责索赔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专家指出,中共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他们手上沾了血”。问责是出于道义,也是为了防止未来大流行肆虐世界的事情重演。

国际社会追责中共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美东时间4月21日下午两点,全球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确诊病例超过250万,死亡病例超过17万。

美国印第安纳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4月20日在自己的推特上说,他和其他22名众议员联名写信给蓬佩奥和巴尔,呼吁两人在国际法院向中共提出诉讼。

21日,密苏里州政府向当地法院起诉中共政府处理疫情不力,导致该州承受庞大经济损失。

在此之前,美国佛罗里达、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和内华达州都有民众起诉中共政府,要求中共赔偿中共病毒(武汉肺炎)造成的损失。

除了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的政府和民间人士近日也纷纷提出了向中共问责并要求索赔的要求。

英国保守派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4月5日发布的报告说,疫情使包括英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G7)造成约3.2万亿英镑的巨大损失。

亨利.杰克逊协会建议各国政府通过国际法院、联合国常设仲裁法庭等渠道向中共索赔。

中共违反《国际卫生条例》

报导引述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国际法教授詹姆斯•卡拉斯卡(James Kraska)的话称,向中共问责并不是因为病毒在中国爆发,而是因为中共政府在早期应对疫情时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没有履行相关的法律义务。

2005年制定的《国际卫生条例》是由196个国家共同通过的具有国际约束力的规则,中国是缔约国之一。该条例规定成员国在处理健康问题,特别是在高度传染性疾病的管理方面有法律义务通知世界卫生组织并保持透明。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各成员国负有对“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作出迅速反应的法律义务,监督并共享有关潜在爆发的的所有信息:“临床说明,实验室结果,风险来源和类型,人类病例和死亡人数,影响疾病传播的条件以及所采用的卫生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国际卫生条例》是在2003年SARS爆发后修订的。当时因为中共政府隐瞒萨斯疫情,导致疫情蔓延至28个国家。

本次中共肺炎在中国武汉爆发后,中共政府重蹈覆辙,再次隐瞒疫情,导致瘟疫扩散全球。卡拉斯卡表示,由于中共政府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缺乏在健康领域内的透明和合作,延缓了各国对中共病毒的应对,让全世界经历了更大的风险。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3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中国早三个星期对新冠疫情作出行动,全球大流行可以减少95%。

卡拉斯卡3月在美国军事博客“战争困境”(War on the Rocks)发表文章,列举了中共违反《国际卫生条例》,试图向中国民众和世界隐瞒疫情的一系列做法。

他说,从去年12月中旬到1月中旬,疫情爆发的关键时候,中共官媒有意误导民众,让民众感到疫情不严重;中共还打压发出疫情警报的医生;并且没有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人传人”以及医护人员传染的信息。

另外,卡拉斯卡还告诉美国之音,中共并没有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的要求遏制疫情的发展。例如,在疫情爆发期间,中共没有阻止武汉人前往世界各地;相反,在美国政府2月2日宣布对中国断航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甚至指责美国“不厚道”。不仅如此,中共还拒绝国际卫生专家第一时间赶往疫情的爆发地等。

克拉斯卡强调说,“他们(中国共产党)手上沾了血。”

追责中共是为了防止灾难事件重演

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员,他3月31日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发表文章说,向中共问责是出于道义、全球治理以及未来的需要,世界必须确保中共政府为自己的过失负责。

“多年来,中共一直标榜自己是国际社会负责任的成员,但是,这场危机却让其展现了自己的本色。”奥斯林在文章中说,一个不能再否认的事实就是,中共政权对世界构成威胁,“正义要求人们对其危险和残酷的行为在道义上追究其责任”。

中共政府早期非但隐瞒疫情,在后期,还试图利用疫情来扩大自己在全球的影响力和地位。奥斯林认为,中共的行为严重危害了全球的政治治理,中共破坏自由国际体系并使全球机构屈服于其意志的做法绝不能够再被容忍。

奥斯林说,向中共追责也是为了防止未来大流行肆虐世界的事情重演。

他说:“如果北京不用为未能遏制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说谎以及试图掩盖这种病毒的严重性而担负责任,或者更糟糕的是,北京因其行动而真正赢得全球的赞誉,那么,没有哪个国家会在另一种流行病爆发时,会觉得有必要对世界诚实,同样的致命惨剧也会重演。”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