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将在海外出版 遭遇毛左强烈攻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讯】日前,记录武汉真实疫情的方方日记将在海外出版的消息传出后,遭到中国左派的讨伐以及能够在中共官方平台驰骋的“舆论”的强烈攻击,包括‘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

自由亚洲电台4月9日报导,就在4月8日武汉解封当天,记录了当地封城故事的方方日记英文版和德文版在网上开始预售。

出版社官网显示,方方日记英文版译名为《武汉日记》(Wuhan Diary),将由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之一哈珀.柯林斯集团(Harper Collins)于8月18日发售。其电子版则将于6月30日发布,目前正在亚马逊官网上接受预购。而方方日记德文版的中文译名稍有不同,名为《武汉封城日记》,将由德国著名出版社霍夫曼坎普(Hoffmann und Campe)出版。

方方日记近日出版的消息引发中国国内左派的攻击。

中共极左翼网站“红色文化网”周四刊登的一篇文章,把方方日记在全球发行形容为“欧美的一把屠刀”。笔名“十念生”的作者写道,这本书极有可能成为各国攻击中共的有力武器,而海外华人很有可能成为发泄对象,而他“仿佛看见这把屠刀已经举起。”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说,方方日记出版再次遭到国内左翼人士的狂轰滥炸,恰恰体现了她文笔的真实性。

“正因为方方日记非常真实,写出了武汉防疫过程中的一些阴暗面,所以就遭到了左派的攻击,而这些人惯于用谎言为现实涂脂抹粉。”

高瑜周四晚间在推特上转发了她的几位朋友传给她的一张图片,显示疑似方方本人介绍了她在海外出书的原因。这张图片上写道:“中国作家在海外出书的人很多呀,这是件很正常的事……这些都是在国内各大媒体发表过的文字,国内不出,我为什么不能在国外出呢?”图片中的文字还透露,这本书还在翻译当中,应该会在更多国家出版。高瑜表示,她相信这段话的真实性。

本周三,也就是方方日记出海消息传出的同一天,方方本人在微博上也提到了她遭受的人身攻击。她写道:“我现在说什么都被叫骂,真是领教了网路暴力。极左势力实在厉害,而且强大!”方方说,目前网上对她的讨伐像极了文革,并把攻击她的人比作轮番传染他人的“病毒”。

广东网路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野渡周四对自由亚洲表示,方方毕竟是中国的体制内人士。尽管她在日记里表达了一些立场,但也不过是反映了一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表面问题。

野渡说,就连这种“改良派声音”都会被残酷打压,充分体现了国内言论自由的匮乏。

“中国经历了几个月的疫情之后,当局亟需把疫情的大陆起源地和官方责任从历史和舆论当中抹杀掉,因此像方方的这种只说出了表面问题的文章仍然很难获得舆论场的立足之地。”

法广4月10日报导,方方日记将于8月在美国出版后,至少是可在中国官方平台驰骋的“舆论”对方方发动了一场罕见的攻击,如果把这场巨大的攻击形容为一处战狼之舞,领舞的就是‘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胡锡进8日撰文称,方方要在美国出书,中国人将会“用我们多那么一分的利益损失,来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单”。他称这本书在今天的这个时间点上出版,“方方的确带来了对公众的一份刺痛”。

报导称,胡锡进领舞,一众翩翩,一时间,曾经无数被方方日记感动的读者不知到哪里去了,屏蔽了?被压抑许久的大V出来说项了。许多,使用的竟是五十年前文革时代的语言:江帆称:“那个‘方方日记’,不正是以反动立场描写‘历史’‘文学’的最佳反面教材吗?”。

方方日记曾让无数人与煎熬中的武汉人有种同命运感,但是,现在有人出来替“海外华人”代言了。陈淑敏:“不能只考虑让更多人知道一部分真相,但不想到这些内容可能会让更多人受伤害,比如海外华人可能生存境地更困难,因为一定会有偏激的外国人会更坚定认为是中国的原因导致的疫情传播,会间接激化矛盾。”

这算比较温和的,金融圈女神经就比较神经:“方方永远只谈社会的黑暗面,至于千千万万中国人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她是看不到的。她当然有说话的权利,但是她以体制内高官的身份,物质和荣耀都有了,然后又砸体制的锅,简直是一鱼两吃。”其实,方方曾经是湖北作协主席,现在早已退休,不太“高官厚禄”。

号称“体坛那些事”的说:“说问题就说问题,你为什么授权国外出版呀,在家里争吵和到国际上叫嚷,是一个性质吗。难道你以前的微博没有把你的意见表示出来吗?”这位网民可能不知,方方日记虽然没有完整出版,海外多种语言的媒体都早已做过广泛的报导。

但也有敢于为方方挺身而出的:“想对方方说,您不值得记那些日记。作为一个非武汉人,一直在为武汉人提心吊胆。在最艰难的时期,只是通过方方日记才看到武汉传递出来的信息,还有上海的童之伟教授昼夜不息不断转发武汉求助的信息。看到这些才知道当时武汉人是多危险和多艰难!”

还有网民质疑:“那些真情实感地自发去她微博下面谩骂和高呼类文革口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多疫情期间活跃的V都保持沉默或者退博。看样子疫情确实稳住了,开始秋后算账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发文称“方方太嫩了,我交给你怎样群殴”,帮助方方分析“出谋划策”,“从目前来看。对方是全序列出动了,换句话说,指挥部都上阵了。这一轮干不倒你,就只能动用官方媒体了。”

“我曾有幸一周之内被150多家官方媒体围殴。除官方媒体外,上述系列分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地痞流氓,典型代表是司马三鸡。只要有钱,什么都干。它在微博上的设置都是交钱就可以骂它。这个梯队已经丧失了公信力,它们对你的名誉造成不了什么伤害,重要的是恶心。看着恶心,想起来恶心,心态变坏。韩红、袁立就是这个样子,大部分文人也都束手无策。你和它做任何解释都无意义,你选择和它对骂,你输了:“你终于变成了你讨厌的那种人”

王五四谈论网上谈方方的文章,很是感慨:“我倒不是吹捧她,只是觉得这个社会已经堕落成粪坑里,一部分渴望英雄出现,救她与水火,英雄最好是能牺牲,获得一片赞歌。另外一部分人希望身边都是跟他一样的烂人,哪有什么正义者勇敢者,都是蛆虫一样活着,你稍微挺挺脊梁抬抬头,他都觉得你在破坏大好和谐的苟且偷生局面,一定得给你挑出一些上小学时不还同学橡皮擦的毛病,这样就好像大家都一样无耻了,也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苟且下去了”。

一位读者写了题为“一如既往地支持方方有多难?”方方留言,仍是处变不惊,一贯的态度,她说:“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2020年及以后的人民生活状态,取决于本国与各国政府对待新冠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记。谢谢这位读者,一个人拥有常识多么重要”。

据报导,武汉作家方方从1月25日,也就是武汉封城后的第三天,开始写“封城记”,随后两个月里几乎从未间断。3月24日,她以《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为题,写下了武汉封城62天后的第60篇日记,宣告收笔。

在一篇篇日记中,方方谈到了亲友的近况、口罩的紧俏、患者的逝去和人间的大爱。方方在最后一篇日记中调侃,她特别感谢天天围攻她的极左份子,并写道:“没有他们的激励,像我这样懒散的人,或许早就不写了。”

65岁的方方本名汪芳,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曾于2007年到2018年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