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桑普:中共超限战 八国联军庚子赔款会重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讯】中共病毒来势汹汹,截至4月9日,公开数据显示全球超过200多个国家、150多万人被感染、9万人死亡。香港律师、法学博士及时事评论员桑普4月6日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很显然这是个战争,是中共政权向全世界发动的一次超限战。中共要么就是隐瞒了一个自然的病毒,要么就是制造了一个人工的病毒,害得全世界都发生灾难。

针对有人说现在不要讲政治了,最主要是合作抗疫,桑普指出,其实这种说法是最政治化的语言。合作抗疫?首先冤有头债有主,要搞清楚哪一个政权是这个疫症的源头,不可以让一个罪犯成为人权理事会的重要人物。

他说,疫情过去之后,全球应该检讨对中国(中共)依赖的政策,应该把全部产业撤出中共的魔爪。更重要的是,不可以再让类似Zoom、华为、阿里巴巴这些所谓的资讯科技产品渗染到全世界每一个国家去害人。

桑普表示,这个人类的战役、第三次世界大战才刚刚开始。全球很多国家已经明白中共是这个病毒的根源,在疫情过后,民主国家与中共强权之间的对垒会升温。美国会给予中国相当大的制裁,G7(七大工业国组织)国家、及其它国家都会索取巨额赔偿。全球对抗中共的情况,就好像120年前的庚子年,未来的发展会牵扯到庚子赔款、八国联“军”(制裁),可能要逼中共走向极速的溃烂。他相信,邪恶的政权终会面对恶的报应。

桑普谈到,很多不同的研究发现,病毒的源头很有可能来自于中国武汉疾控中心、或病毒研究所。而且无法排除中共制造人工病毒的可能性,虽然还没有100%的证据,但这个假设是越来越像样、越来越接近。他相信日本和美国都掌握了很多重要的证据。

目前一些宗教人士,如天主教缅甸枢机主教貌波、香港陈日君主教等,都公开谴责中共隐瞒疫情、威胁到全世界。桑普表示,自己是天主教徒,对现在的教宗方济各不满意,因为他对中共叩头,放弃了中国国内的很多地下教会。而貌波是亚洲天主教教团的领头人,“他第一次代表天主教团体讲这些话,是证明了,对于持守信、望、爱这种精神的人,仍然都敢于出声、敢于发言。”桑普希望有信仰的人要一起去对中共发声,“一起去发出怒吼的话,发出制裁它、有力的抗击它的话。”

如何走过这场瘟疫?桑普指出,要认识到这个瘟疫的源头在哪里。“如果我们完全不理瘟疫的来源,只讲合作抗疫,那你到什么合作阶段被人卖了,被别人利用了,被别人骗了都不知道。中共已经骗足你70年以上了,还要被它骗,还要被它的政权骗,这还得了。”他告诫大家,“远离中共这个政权,不要去中共可以控制的地方,跟它们的资本脱离关系,不要去它们的公司服务,不要卖东西给它们控制的机构”,明辨是非,才可以在瘟疫之后迎来一个人类的新高峰,否则会堕落深渊。

最近袁国勇教授提醒香港慎防第三次的大爆发,桑普表示,香港政府不负责任,既没有封关、没有限制中国来的人入境,也没有准备好足够的医疗、物资,包括征用酒店做隔离等措施。他怒斥林郑月娥及香港高官不只是做(中共的)奴才,还要做蠢的奴才,做邪恶的奴才,“这是我们被殖民、被中共统治的悲哀,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呼唤香港光复、时代革命。”他说,香港虽然还没有23条立法,其实已经在做着23条立法做的事,不断打压抗争的年轻人,而将来中共也不可能会给大家真普选,所以香港才要争取一条新的路出来,“我们的抗争不能停,不停我们就有希望,有冲劲去把香港人这种核心价值守护好。”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疫情堪比珍珠港和9·11 中共发动超限战

记者:疫情会不会引起各个国家之间的角力?特别是中美之间。

桑普:当然会了。众所周知,美国现在疫情特别惨重,截至4月9日,美国已超过43万人确诊,超过1万5000人去世了。很显然这是一场战争,基本上是中共政权向全世界发动的一次超限战。美国卫生部医务总监杰罗姆·亚当斯(Jerome Adams)说这是一个“珍珠港”时刻,是一个9·11时刻。珍珠港事件,就是1941年日本皇军偷袭珍珠港,导致了2400多个美军死亡;2001年9·11,基地组织炸毁了双子星大楼,有3000多个美国人死亡,加起来的数目远远不及现在1万5000人多。

在医学统计上,(本次疫情中美国)20多万人死亡差不多是一个中位数。如果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来说,美军的死亡数目是30万人,这一次可以说是接近第三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规模。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中共,要么就是隐瞒了一个自然的病毒,要么就是做了一个人工的病毒出来,用这个方式害得全世界都发生灾难。欧洲的疫情更加严重。而且中共不只害你一次,还要不断地害你。它提议给法国10亿个口罩,条件是要法国同意引进华为的5G。这是不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呢?更关键是,很多国家都是帮助中国在先的,现在中共恩将仇报。

现在起码要30天居家隔离,才有机会看到隧道前的曙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美国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西(Anthony S. Fauci),说未来这个礼拜会死很多人。而川普总统也在4月4日的记者会上说,未来会有很多伤感的时刻。

澄清媒体谎言 美国对世界帮助大

桑普:但是有些谣言是一定要澄清的。美国的媒体不断地说,美国因为帮助了中国,搞得自己都没口罩用。它说美国在一、二月输出了接近3000万的口罩给中国,导致美国现在的需求缺口达到了2850万个口罩;还说联邦政府分配给每个州的口罩只有1160万,不够用。各位,这是一个错误的引导,错误的资信。为什么呢?第一,联邦分配给各州只是一种中央统筹,但美国是一个联邦国家,每个州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口罩。麻省通过球队拿到英国的口罩,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去中国找口罩。但是我很讨厌安德鲁·库默,为什么他要感谢马云,感谢中国驻美大使,为什么要感谢他们?美国在1月的时候输送了超过十几亿的医疗物资PPE给中国,现在中国礼尚往来是应该的事。

问题是这个谣言怎么去拆穿。美国的口罩是绝对够用的,因为3M有工厂在明尼苏达州,彭斯3月去巡查的时候发现口罩存货有3500万。如果说现在口罩的缺口是2850万,3500万口罩就是每个月的产量,是绝对够用的。正因为这样,4月3日川普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根据《国防生产法》,限定3M要将几乎所有的口罩、尤其N95口罩,留在美国不出口,这完全确保了美国的所有口罩供应。而且留出一个缺口就是西班牙和意大利,因为它们是疫情最严重的两个国家,给它们用。

所以有人说美国对世界完全没有救助之心,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国务卿蓬佩奥讲过,美国捐给欧洲、拉丁美洲的物资远远比中国多。中国是做大外宣、大内宣不断地在煲(夸大)。美国更关键的是要去澄清很多谣言。比如刚刚说的物资不够,是一个谣言;说美国的防疫封关做的迟,也是谣言。美国时间2月2日、也就是亚洲时间2月3日,美国已经封关了,这个时间远远早过很多国家,甚至早过台湾。当然封关是不是真的有效?封得住中国,但封不住中国人走去欧洲再将中共病毒传回美国。

为什么美国的感染人数这么多,因为试剂测试的人多,以百万计。而中国有没有这么多的试剂测试数?拿中国8万多的确诊数字,和美国现在40多万的确诊数字相比,根本是不对等的比较。根据英国的一个报告,中国这个数字是要乘上15到40倍,如果你将8万这个数乘上40,320万确诊数字可能是比较合理的猜测。现在美国是43万人确诊,还在飙升。

全球对抗中共 八国联军庚子赔款会重现

桑普:我相信疫情过去之后,第一,全球会检讨,对中国依赖的政策是不是要继续,是不是要将关键的医药产业摆回美国,或者自由世界国家之间做多元化的生产。将一些关键的产业、其实应该是全部产业,撤出中共的魔爪。第二,边界要强而有力,不可以想像世界是没有国家可言的,这样的情况使疫情不断地去散播;更加重要的就是,不可以再给类似Zoom、华为、阿里巴巴这些所谓的资讯科技产品渗染到全世界每一个国家去害人。

这个人类的战役、第三次世界大战才刚刚开始。我相信,未来的发展会牵扯到庚子赔款、八国联“军”,“军”就是那个制裁,更重要的是可能要逼中共走向极速的溃烂,然后人民起义推翻中共。这件事会不会成?我想是在超速度加速著,我是抱审慎乐观的态度去看长远的局势,但短期内欧美国家会承受很大的痛楚。

记者:美国发出指示要海外美国人回去,你觉得未来的走向是美国断裂与中国之间的联系,还是和中国合作抗疫?

桑普:我想是会和中国对垒,而不屑去合作,这一点很关键。虽然现在欧洲很多国家,甚至在香港也都有这种声音在说,现在不要讲政治了,现在最主要是合作抗疫,但是这话其实是最政治化的语言。合作抗疫?首先冤有头债有主,要搞清楚哪一个政权是这个疫症的源头,不可以让一个罪犯成为人权理事会的重要人物。

欧美很多国家,法国、德国、英国、美国等,还有澳洲、新西兰,甚至包括加拿大,他们有共同的意识,明白中国共产党是这个病毒的根源。在Twitter上美国人做了一个统计,关于如何称呼这个病毒的统计,发现有过半的人称之为CCP virus——中共病毒,也有很多人称之为武汉病毒,大家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未来的情况就是,在疫情过后,两个强权的对垒会升温。美国会给予中国相当大的制裁,而且G7国家都会索取赔偿,赔偿总数6兆5000亿美金,有很详细的罗列。还有印度国际司法协会(ICJ)和全印律师协会(AIBA)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起申诉,要求中共赔偿。印度律师做了一个基本的统计,向中国每天追索46.4亿美金,有很多理由,10个基本请求权基础罗列出来,包括国际卫生条例、国际人权公约、海洋法等等,很清楚告诉大家为什么要追索中共。那么算一算到现在为止有多少人、将会还有多少人要索赔。

在德州已经开始20兆美金的诉讼,一个美国律师和(Freedom Watch and Buzz Photos)团体指控病毒是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制造的生化武器。他们提起集体诉讼,控告中国制造生化武器,告诉大家,中共不可饶恕。全球对抗中共的情况,就好像120年前的庚子年,当时是八国联军庚子赔款、《辛丑和约》。今年是庚子年,会不会庚子赔款追索,会不会有八国的联军,会不会明年有《辛丑和约》,我拭目以待。历史当然不会简单地这样循环,但我相信,邪恶的政权终会面对恶的报应。

病毒源头 很可能是武汉疾控中心或病毒研究所

记者:最近的文章讲到中共病毒的源头有新的发现?

桑普:4月3日美国《国家评论》杂志发表一篇文章,一名长居中国、会中文的纪录片导演马修·泰伊(Matthew Tye),做了精心的网路搜寻,发现一切指向P4实验室。他在网路上发现,原来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国科学研究院属下的,做过两次招聘,一次是在19年的11月18日,一次是12月24日平安夜。这两次招聘,基本都是在讲一个新病毒的事。第一次招聘,讲很多蝙蝠可以结合埃博拉和SARS的病毒,第二次招聘,讲蝙蝠可以结合SADS,就是猪身上一种冠状病毒。这三种东西加起来,发现蝙蝠和啮齿动物里面有很多这种新的病毒,大量的新病毒。

石正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里一个重要的病源学家,这个所谓学家就是中共的人。石正丽说这个新的病毒相当离谱,可以立刻人传人。她甚至乎是在质疑,是不是来自于我们的实验室?这句话是美国著名的科学期刊《科学人》3月11日所公布的情况。还有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物科学的教授肖波涛讲,发觉这个病毒有些古怪。其实武汉疾控中心是疾病研究所的另一个机构,它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三百公尺,也跟协和医院很近。他说2017年、2019年,出现过蝙蝠的血和尿液喷溅到人身上的意外。

换言之,从马修·泰伊,和很多不同的研究看到,原来那个源头真不是来自于蝙蝠、美军、意大利、俄罗斯、外星、陨石,而是很有可能来自于中国武汉的疾控中心或病毒研究所,而他们所制造的东西,究竟是一个错误导致,还是这间机构就是在研究人工合成的病毒,然后过失泄漏、或者故意泄漏,但无论怎样,责任难逃。

各国现在就是忍住一口气,在应付著自己的疫情,应付著自己的经济。但这件事是会过去的,半年也好,一年也好,等它过去了之后,追索赔偿就会来,惩罚中共的时间就会来。若还未到,时辰未到,我们当然会忍住泪,去面对我们的疫情,我们香港人现在保重自己的身体,不要被感染。但是当这件事一旦完结,现在西班牙、意大利的疫情开始慢慢舒缓,韩国早已经舒缓,美国过了高峰之后,也都会舒缓,舒缓了之后,中共的大限可能就会到了,大家是不是准备好了。

有信仰的人要一起去对中共发声

记者:现在一些宗教人士,像缅甸的枢机主教貌波、像香港的陈日君主教,高层神职人员出来谴责中共。

桑普:貌波那番话,讲得很情真意切,他点醒大家,中共是个源头,他不是针对中国14亿人,是谴责中共。他谴责中共隐瞒疫情,三番四次地去害很多国家。这次很多国家去向中共追索赔偿的,一是免除国债,譬如美国;甚至加关税,这个很多国家都可以做,把关税当作赔款,对自己国内受伤、死亡、经济不振的人作一个赔偿。所以貌波是相当重要,貌波讲这番话是天主教团体的第一击。我是天主教徒,我对现在的教宗方济各,是不满意的,因为他对于中共的叩头,他对于中国国内很多天主教的地下教会、一些正气的教会的放弃,大家众所周知。

貌波是缅甸天主教的重要人物,整个亚洲天主教教团的领头人,亚洲主教团协会主席。他第一次代表天主教团体讲这些话,是证明了,对于持守信、望、爱这种精神的人,仍然都敢于出声、敢于发言。关键的就是说,天主教这次的第一击,证明宗教的力量是相当重要。想要打压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宗教自由的人,绝对没有办法得逞。只要全世界每个有信仰的人,能够一起去对中共发声,一起去发出怒吼的话,发出制裁它、有力的抗击它的话,我想,梦想可以化为一个现实。

港府不负责任 香港需要时代革命

记者:袁国勇教授提醒香港应慎防第三次的大爆发,因为跟中国那么接近。香港在前两波的爆发中,在全球来说算是比较轻微的。对第三波大爆发,香港民众和政府有没有做好准备?

桑普:我们民众是做好了准备,香港政府没有做好准备。很多香港市民,其实都维持社交距离的。但是香港政府搞这么多事,超过4人的群体聚集、你就要抓要锁,巡查专门去针对黄店,但是你有没有封关呢,你关都不封,去做这些事,有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不限制由中国来的所有的人,不准所有的人入境?哪里有那么多14天的隔离措施,可以给那么多人去做?还有香港有些人要想一想,是不是这个时候还要到处跑呢?还要穿梭两地呢?这完全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香港政府有没有准备好足够的医疗资源?有没有足够的物资?香港的医疗,是不是准备好了?当数以万计的人要隔离的时候,你有没有征用酒店?没有。你看日本,都有发布紧急的事态宣言,虽然是一个软性的呼吁,但日本的文化就是:政府叫做的,民间会做。美国也都根据《国防生产法》,要求生产商一定要做口罩。我们香港有没有足够的口罩供应?很多有良知有勇气有智慧的商家,自己去做口罩。但是问题是,香港政府呢,口罩全部留给自己用,完全不去开仓把口罩给市民。

林郑月娥不只是做一个奴才,还要做一个蠢的奴才,做一个邪恶的奴才。而这个事情,香港的高官基本上每个人都是这样。这是我们被殖民、被中共统治的悲哀,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呼唤香港光复、时代革命,这是我们香港人应该做的一件事。

远离中共 才能走过瘟疫

记者:可能是上天安排了这个瘟疫,也会有解药,那您觉得有什么预示,什么样的人能走过这个瘟疫、能生存下去?

桑普:要想走过这个瘟疫,首先要明白到、体会到、反省到自己的一种卑微,以及要谦虚地做任何事,不要因为要改变一些生活习惯而自怨自艾,甚至怨愤满腔。第二,要认识到这个瘟疫的源头在哪里。如果我们完全不理瘟疫的来源,只讲合作抗疫,那你到什么合作阶段被人卖了,被别人利用了,被别人骗了都不知道。中共已经骗足你70年以上了,还要被它骗,这还得了。

远离中共这个政权,不要去中共可以控制的地方,跟它们的资本脱离关系,不要去它们的公司服务,不要卖东西给它们控制的机构。同时要跟自由国家站在一起,学习一下别人的经验。比如台湾由下而上的公民社会经验,证明给大家看,民主、参与式民主、商议式民主的制度是可以有效抗疫的。不是一种中国模式,不断吹嘘这种严密控制,大数据,老大哥在看着你的绿码、红码、黄码,去处理这个问题。所以不要以为独裁的模式优胜于民主的模式,只要明辨是非,大家就可以在瘟疫之后迎来一个人类的新高峰,否则就堕落深渊。

中共制造人工病毒的假设越来越接近

记者:有没有未公开的证据,说病毒是中共制造的?东京大学去年10月份内部就有传言指中国实验室泄露病毒,但校方不允许对外透露。

桑普:我在很多期节目中都说过,基本上没办法排除中共制造人工病毒的可能性。推特上也都有帖子说,超过五成的人都相信是人工病毒。实质的证据呢,我刚刚也讲了一些蛛丝马迹给大家听。究竟这个病毒是不是在武汉病毒研究所或者是疾控中心流出来的?尤其在第一次节目我也跟大家讲了,负气压室是否有问题呢?就是法国给他这样东西的时候,他是否完全是不用,或者是有错的时候没有修正、导致泄漏呢?或者这些蝙蝠被人家卖了,它们的血或尿喷溅到人身上,这些事情都极有可能。

大家同时也要注意一下美国的说法,美国从来都没有说,中国的病毒是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的。有些美国的科学家说不是来自于这个市场,那中国就说美国专家说病毒不是来自于武汉,然后马上就被美国专家批评说就是来自于武汉,不过不是华南海鲜市场。那是武汉的哪里呢?大家很明白了,难道这个实验室只是看着那些自然的病毒做研究吗?他抓整整600只蝙蝠来做什么呢?当然是把这些病毒植入蝙蝠的体内了,那么究竟蝙蝠体内的变种又是怎样的呢?

还有变种这个事,中共老是否认。最后在冰岛研究发现已经变种了,同一个人身上发现的武汉肺炎病毒,是有两种病毒的,也就是不变种这个谎言被戳破了。我们摆事实讲证据,我们还没有一个100%的证据去说明,一定是中共某个人做过什么人工病毒导致现在这样。但我们用一个常识,一个平常心去看,这个假设是越来越像样、越来越接近。我们不用主观的心意去代替客观的分析,但我看这个事完全是一个合理的推测。

这次日本的很多情况都需要交给当地研究的人去分析,但是我相信无论是日本也好,美国也好,都掌握了很多重要的证据。美国有一份秘密报告还没有公开,因为公开出来多一条战线,不如现在先抗疫振兴经济,可能三个月、六个月之后,再来公开给大家看。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很有信心,保证可以震慑中共,团结全球,索取庚子赔款和追究责任。

守护香港核心价值 港人抗争不能停

记者:现在这个时候,对于美国执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否有利?

桑普:这个是一个有利的时刻。很多推特也流传一些说法,美国和英国是否要废除香港的独立关税区这个地位,这些都还没成为事实,但是很接近。我们先不说想怎么样,先说客观的变化,5月底之前,美国会出台一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报告,那份报告是关于要不要保留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如果保留,会不会施加新的条件去限制、制裁。

香港虽然还没有23条立法,其实已经在做着23条立法做的事,每个周末打压了多少年轻人,还有整个香港没有真普选。同时我都可预见,在现有的一国两制下,将来中共也不可能会给大家真普选。但正因为这样,香港才要争取一条新的路出来。5月底的报告会再升一个层次,之后会不会导致美国、英国废除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呢?我想短期内未必会,但是会有很多条件和限制,如果再一次违反的时候,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就不保了。我不想香港人沉沦,但客观的形势就是这样,所以我们的抗争不能停,停了就没有希望了,不停我们就有希望,有冲劲去把香港人这种核心价值守护好。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