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找到毒源? 武汉P4去年招聘人研究新病毒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7日讯】目前除了有多个国家追究中共隐瞒疫情的责任,中共病毒来源也再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美国《国家评论》爆料,早在去年底,“武汉病毒研究所”两度招聘人员,进行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研究,当时甚至表明“找到蝙蝠与啮齿动物新病毒”。

4月3号,美国《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杂志爆料,一名长住中国的纪录片导演马修(Matthew Tye)发现病毒的来源,他从互联网上发布的公开记录中获得的大量信息,这一切都重新指向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马修发现,中国科学院生物安全第四等级(P4)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去年底曾两度招聘。第一次是“征求科学家参与研究冠状病毒与蝙蝠的关系”,探讨蝙蝠可长期与埃博拉(Ebola)、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相关冠状病毒共存而不发病的分子机制。

第二次发布的招聘公告中更写道,“针对蝙蝠携带重要病毒的病原生物学进行长期研究后,证实SARS、猪急性腹泻综合症冠状病毒(SADS)等人畜传染病源自蝙蝠,并发现及辨识出蝙蝠和啮齿动物的大量新病毒。”

马修认为,这些招聘内容暗示“我们发现了一种新的可怕的病毒,想招募一些人来对付它。”然而关于冠状病毒的新闻直到很久之后才传出来。

根据《大纪元时报》4月3号披露的一段网传中共军队医疗系统专家的内部讲话,直指病毒比想像的还要严重,现在发现痊愈的病人免疫性统都毁了,这是“疯子病毒”,是SARS和爱滋病毒合成产物。

中共军队医疗系统专家:“它是用SARS病毒的一段基因加上爱滋病病毒的一段基因合成的。所以它有SARS的特点,传播性比较强,但是还有爱滋病基因的一个特点。爱滋病基因大家知道,爱滋病就让你(容易死)。所以为什么早期第一代的人全都死了,死亡率非常高,为什么一家一家的传播。在武汉第一代传播者,将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病人全死了,就是因为第一代毒性特别强。爱滋病把你免疫系统摧毁了。这个不单单是肺炎的问题,所以这个是很大一件事情。”

这位专家提醒,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目前除了做好防护,提高自身免疫力,没有别的办法了。

中共军队医疗系统专家:“不要指望疫苗,我就告诉大家,(关于)疫苗,爱滋病被研究这么多年都没出疫苗,你们不要指望着疫苗能出来,那都是江湖骗子,说疫苗能出来都是江湖骗子。因为这个病毒实际是人类自我毁灭,人类走向自我毁灭,弄出来这么一个疯子病毒来,这个事情来讲,现在我们实在没办法。”

台湾秀传纪念医院急诊医学部主任黄炳文认为,这是武器级的病毒,潜伏期长,传染力强,严重到可以瘫痪一个国家所有的医疗设施。特别是它产生于冬天,刚好是人体抵抗力较弱之时,又是节日多、群聚最多的季节。不仅如此,现有的药物都对它束手无策,疫苗研制相当困难。

台湾秀传纪念医院急诊医学部主任黄炳文:“依我个人的观点,绝对是精心设计的,病毒在这个地方突然发生。说实在的,吃蝙蝠,武汉也不是第一天吃啊,实际上海鲜市场内也不见得里面的物种会产生什么突变,甚至后来证实的,里面的环节不可能自然的演变,跑出这几个,就像人跑出了一个尾巴一样。”

黄炳文认为,根据病毒学架构,蝙蝠体内的病毒要突变成今天的新冠状病毒,需要好几个环节,但现在看起来这几个环节都是基因工程的机制。如果从学术成就角度看,病毒专家能设计出这样的病毒,应该也具备得诺贝尔奖的资格。然而这种设计却是极具杀伤力,设计病毒的人,他们真的是在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必须向全世界道歉。

编辑/黄亿美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