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人要索赔:他们屠杀老人 母亲不能这样冤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4日讯】中共肺炎疫情大爆发,造成大量民众染病及死亡,许多人家破人亡。失去母亲的武汉居民丁先生谴责中共罔顾60岁以上老人的生命,以确诊门槛和限行阻碍救治,并向肺炎索赔律师团寻求法律援助,向中共政府索赔。

3月24日,武汉封城后的第62天,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宣布,湖北和武汉已经连续6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但多方消息显示,武汉当地疫情依然严峻,多个小区再次爆发群聚感染。

武汉知情人士披露,如果持续14天新增清零,武汉就可以复工,为了复工,所以层层配合当局造假。

在这场疫情中,已经有大量民众染病及死亡,许多人家破人亡,甚至灭门。武汉居民丁先生的母亲胡爱珍,从1月20号发病到2月8号去世,始终没能确诊,当然也不在中共公布的确诊名单中。

自由亚洲23日报导说,胡爱珍临终前的最后一天,呼吸困难,腮部被液体充斥,四肢无力到甚至不能自己喝水,儿子丁先生带她到6家医院,却求救无门,最后终于收治在武汉协和医院,1小时后病逝。

母亲求诊期间,丁先生形容自己每天在地狱边上徘徊。

他说,当局1月20日宣布病毒人传人后,武汉的医用口罩和酒精在一夜之间被抢购一空,他只好戴着一个普通口罩,天天背着母亲到医院,在摩肩擦踵的病患中间穿行。

母亲的热气和泪水滑到他的脸上,他觉得自己也完了,逃不掉被感染的命运,但是他就是要用“添油战术”、以命换命——因为母亲不能死,她是一位身体硬朗的65岁老人。

丁先生开出租车养家,母亲刚刚退休,每天帮着照看孙子,正是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的好日子。

但是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从1月初,他家门口的华南海鲜市场休市,政府训诫8名“造谣者”并宣称不会“人传人”,所以丁先生对病毒不以为意,进出如常、并未佩戴口罩。直到23日封城前的一两天,母亲突然出现肺炎症状。

丁先生说,最开始社区和医院互相推诿,排队好几天做上核酸检测,上面写着“阴性(不排除阳性的可能)”,做了等于没做,从头到尾就是个陷阱。

那时医院没有医疗条件,他们也很怕病毒,所以把病人拒之门外,根本不给机会,大部分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

图为武汉防疫人员在对一个隔离点消毒。(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一线记者从武汉社区获取的重症人员标准是:1. 血氧饱和度降低;2.呼吸困难;3.有基础疾病;4.年龄偏大、体质弱者;5.含发热和疑似人员标准。

丁先生说,母亲从头到尾是危重病人,血氧饱和率40%多,低于正常的90%。在医院等待期间,十几天里没吃没喝也没有白开水,她的身体每况愈下。

他表示,确诊困难极大地阻碍了母亲的及时就诊:“几百上千的人就等着核酸检测,医院当时就拿这个,核酸检测没通过就不收你,十分残忍。”

2月5日晚,胡爱珍已经病危。但当天整个晚上丁先生就困在送母亲去协和医院的路上,他被禁止从江汉区跨越到蔡甸区。他把病例、片子拿给交警,对方无动于衷。

丁先生愤怒的发问,“你们是不是人?你不是娘生的?” 对方给的依据就是,“我们接到了通知,不让跨区”。

3天之后,几经波折,协和医院的医生慷慨地给出一个床位。医生检查了胡爱珍的身体和检测报告后,让他再重新检查,说那份核酸检测是假的。但是来不及了,胡爱珍去世了,随后被殡仪车拖走,丁先生至今未拿到骨灰。

丁先生说,只不过两三分钟就这样阴阳两隔,到现在还觉得像是做梦。他回忆说,不仅仅是母亲,武汉不知道有多少人等不到床位和诊断就死了,他们被排除在统计数字之外,自生自灭。

丁先生悲愤表示,医院是在屠杀6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都被拒之门外。他在医院这么多天,看到医院收治的20多个人都是年轻力壮的。而且雷神山、火神山医院里面也都是只收轻症患者。

图为武汉一家医院。(STR / AFP / China OUT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3月6日,海内外20个中国律师组成“中共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主张疑似患者和没有进入统计数字的患者的诊疗应全程免费,他们愿意为逝者家庭提供免费法律支持,包括制定索赔方案,争取和政府达成和解协议,或者起诉。

自6日至21日,律师团只收到丁先生一人正式填写材料。22日,律师团决定扩大援助范围,包括所有未享受到免费诊疗服务且未获退费、因封锁限行和强制隔离而遭受损失的受害人。

丁先生说,他希望律师团帮助追究到具体的责任人,不管是公安局、卫健委的新闻发言人,还是宣扬人不传人、忙着发论文的疾控中心掌门人高福,他们要负刑事责任。

“哪怕没有希望,我都要试试,因为我的母亲不能这样冤死。我要让更多的老百姓知道他们的嘴脸。他们的手段十分卑劣,但是我不怕。老百姓不怕死,怕死的是你们。”丁先生说。

律师团发起人之一、旅美维权律师陈建刚告诉自由亚洲,无论是从财产上、自由上甚至被中国的滥用权力,被警察、武警、特警甚至临时雇佣的黑社会打手打死的;还有因封锁不能出门、死在家里的悲剧太多了。

律师顾问团在公告中写道,对这些患者应当基于“疑点利益归于患者”的原则,放宽认定标准,最起码应当认定为疑似患者,从而也将他们的诊疗全程纳入免费范围。

律师顾问团关于诊疗费用的研究报告进一步说,中国的红头文件,包括相关规定,对于中共肺炎确诊和疑似患者,在基本医保等按规定支付医疗费用后,个人负担部分由国家财政给予补助。但是对于统计数字之外、甚至居家隔离期间死亡的人,他们的权益难以保障。

陈建刚介绍说,中国律师在疫情爆发后正在遭受新一轮打压。当局要求他们遵守“三不许、六不准”,不准彼此说话和交往,不准谈疫情和政治。但律师们即便在绝望的时候,也愿意冒着风雨往前走。只要当事人有这维权愿望,我们就愿意帮助。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