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案尘埃落定 网友指出最大疑点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0日讯】中共官方周三晚间发布了武汉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师案的调查通报。武汉公安局紧接着就宣布对相关人员作出记过或警告处分。但有人权律师指出,该案的最大疑点是官方的通报回避了支持中共央视播报李文亮等医师“造谣传谣”的幕后黑手问题。一位知名博主稍早更通过分析多项已曝光的事实指出,中共高层早在元旦前后已经知道疫情的严重程度,但一直在隐瞒掩盖。

当地时间3月19日,中共国家监察委发布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师李文亮案的调查通报,轻描淡写的指称武汉中南路派出所存在“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的问题,并称调查组已建议湖北省武汉市监察机关出面“督促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

武汉市公安局随即发布公告称,该局已决定对约谈训诫李文亮的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长杨力给予“记过处分”,对执行训诫的民警胡桂芳处以“警告处分”。

公安局对这两名责任人所犯错误的描述分别是“适用法律错误,存在执法过错”和“执法程序不规范,违规出具训诫书”。

针对中共官方和武汉警方的这番表演,有中国网友在海外网络社群中发帖称,“想知道的是,一个派出所是怎样将训诫令安排到央视新闻播出并转发各省级电视台的?”

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副主席、律师韩连潮在推特上转发了这位网友提出的质疑,并以【李文亮案中最重大疑点】为主题发帖称:“所谓李文亮事件调查组足有50天毫无动静,面对海内外网上一片质询舆论潮,中共不得不发出一个调查通报。通报中刻意回避和掩盖了一个关键要害:谁有权有能力使央视新闻播出李文亮‘造谣传谣’的诽谤性虚假报道,并使得全国省级电视台转播?这种最高级别的央视播报想掩盖什么?”

连番的追问引起了其他网友的讨论。有网友直言“中央台受中央指挥”;有网友感叹“种花和割韭菜能一样吗?”;还有网友评论道,“人家现在出的这个报告都是逼不得已,耐著性子弄的,还指望再追播报的事儿,那就碰触到底线了。再追就又要抓人了。”

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8日知名博主“编程随想”就曾在博客中发文分析指出,种种迹象表明,“朝廷高层(党中央)”早在今年元旦前后就已经知道疫情的严重程度,但官方却一直在隐瞒、掩盖。

这篇博文针对以下几个事实和已经公开的资讯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其一,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今年2月3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时,无意中说出了真相。当时华春莹为了表明中共政府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的合作“公开、透明、负责任”,自曝“自1月3日起,(中方)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

对此,博主分析指出:按照华春莹的说法,中共官方从1月3日到2月3日期间“共30次向美方通报”,相当于每天通报。博主因此质疑,“如果病毒没有人际传播,需要每日通报吗?如果疫情不严重,需要每日通报吗?”这恰恰充份说明了中共党中央“最晚在1月3日就已经知道疫情凶险”。

其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员在国际顶级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在武汉的早期传播动态》的论文,其中列出的图表显示:今年1月1日至11日期间,武汉有7名医务人员感染;1月12日至22日期间,有8名医务人员感染。

但武汉市卫健委1月11日发布的官方通报却称“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1月12日官方通报中称,“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对于是否有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则避而不谈。

尤其应该注意的是,这篇论文虽然是1月底才发表,但相关的数据搜集却从1月初就已经开始,而且这篇论文的作者都“身居高位”,他们分别是: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湖北疾控中心主任杨波。这说明,“国家疾控中心”早在1月初就已经知道有医护人员被传染。

其三,中共央视播报李文亮等8个医师“造谣传谣”的时间是1月2日(见视频截图左下角),也就是中共外交部开始向美国政府通报疫情的前一天。这恰好表明“朝廷高层在元旦前后,就已经知道疫情的严重性” 。

中共央视播报李文亮等8名医生涉嫌造谣传谣。(视频截图)

博文更进一步指出:中共高层如果真的为百姓着想,就不会让央视播出这种辟谣新闻制造“寒蝉效应”。而央视在1月2日播放了这条新闻,足以说明“朝廷方面”企图掩盖问题,蓄意用了“造谣”的大帽子来迫使武汉的医护人员“闭嘴”。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