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另疫面–“无名之辈”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伤痕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7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给感染患病者带来灾难性伤害。而在病毒阴影笼罩下的普通亲历者,也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害。来看报导。

大陆《搜狐新闻》特别策划——“另疫面”,记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之下各行业那些“无名之辈”的新冠伤痕。不过文章已被删除。

云南花农李戈每天眼睁睁看着几万只鲜花开爆。他说,花烂在地里,一扎亏10块。往外卖还卖不出,得亏15块。

河南养鸡户张振刚说,看着那些出壳刚一天的小鸡雏被倒进新挖的土坑中。挖掘机几铲子,土就把鸡雏盖住了。“叽叽叽”的声音很快变小消失,他倒没哭,只是心像针扎一样。2020年年关,张振刚预计将失去36万只小鸡。

无法再追花的四川养蜂人刘德成表示自己“要疯了”!蜂子死得密密麻麻,拖都拖不出来。从大年初三到现在,光是死去的蜜蜂,就装了六七桶,那是能装三四十斤水的大桶。

浙江横店制片人朱文玖的工作组,共800多人,每天一睁眼就是一百多万的损失。

陕西某酒店大堂经理说,从初一开始就开始接过年前的退单,押金要全款退。餐饮部经理给客人解释得嗓子都哑了。

餐饮老板老姜表示“坚持不下去了”,打算退出餐饮业。身上现金用完了,到下个月连房租钱都拿不出了。

听到别的行业抱怨被腰斩,浙江临海民宿创业者金勰则心生羡慕,因为民宿是直接业绩挂零。

南京民宿创业合伙人二笼表示,亲眼目睹了这个行业垮塌的一幕。

三更书店老板姚超凡 ,宣告书店结束。

从湖北咸宁带着女儿到武汉求医的母亲陈欣,滞留武汉四十天,可能马上就要抱着宝宝在街上流浪了。没有一家酒店愿意接收她们,电话从市长热线、交管局、疾控中心、社区,一直打到求助站,每家都在踢皮球。

那些封城被困的武汉民众,则憋到大喊!

疫情之下,武汉的“留守宠物”也开始被遗弃。一些小区向业主喊话:出门遛狗,就把狗打死。

武汉市民刘先生:“武汉这个劫难,我就想到他们是不是在做一种大规模试验,看看老百姓的承受能力。现在肺炎可以封城,将来比如说社会上发生了颜色革命,它可以按县、按省,甚至按镇,把家庭监狱化。他不是‘出门打断腿’吗?你说谁不怕打断腿!”

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3月6号提出,要开展多种形式的“感恩教育”活动,“听党话、跟党走”。

“问:武汉政府要求教育人民,感恩政府和国家,你感恩吗?
答:我感恩个狗屁,我感恩他?把老子们害死了,这么贵的菜。”

武汉市民刘先生表示,疫情爆发后,网上“僵尸肉”又开卖。而且他怀疑社区人员和超市勾结,疫情期间趁机涨菜价来分赃。现在很多非中共编制内人员盘踞在社区,他们拿不到官家的钱,就弄老百姓的钱。

武汉市民张先生则怒骂中共,说的东西只有自己信!

武汉市民张先生:“不然怎么会早上要武汉人民感恩,第二天早上又变成他要感谢武汉人民了!我是双重困难,到现在只送了我一样东西,但他们在宣传中,送了多少多少东西给残疾人,给那些困难群众。我这个村子6栋房子,19个单元,就我一个人是低保加残疾,我都没收到,其他人收到了吗?那不演戏啊?要我感恩!”

刘先生表示,当局拚命想让老百姓相信,武汉肺炎是吃野生动物引起的,但老百姓不买账。

刘先生:“迟浩田这个人您知道吧?六四屠夫,三十年前在北京开坦克开机关枪打死老百姓的。他曾经有两篇讲话稿,一篇叫《战争正向我们走来》。第二篇是《战争离我们不远》,它里面不是提到了吗,要用生化(战争)对美国。”

由于中共封锁消息、隐瞒疫情,导致疫情失控,给全球尤其是中国造成严重祸患。虽然湖北武汉高层相继换人,但难平民愤。有民众怒呛:换人不如换党。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