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中共为何一再鼓吹其“抗疫功绩”

2月26日,新华社、央视等中共官媒高调宣布,由中共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指导,五洲传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联合紧急编辑制作的《大国战疫》将于近日出版。新华社称,该书从200余万字中国主流媒体公开报道中选取相关素材,共10万余字。2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宣传称,此书是“第一本跟进式介绍中国疫情防控阶段性工作的图书”,“该书还将翻译成英、法、西、俄、阿等5种语言,陆续对外出版发行”云云。

3月4日,新华社推出一篇更令世人跌眼镜的《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称“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没有中国的巨大牺牲和付出,就不可能为全世界赢得宝贵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间窗口……”,言外之意就是,在这次疫情当中,中共的功劳最大,谁不感谢它都不行。有人称其“祸头子变成了救世主”,网民评论哗然。

当前,武汉肺炎疫情仍然严重,每天都在死人,世界的关注焦点都在疫情和防控上,唯有中共花大心思急于给自己立碑作传,为什么?说到底很简单,就是为了推脱罪责,营造武汉肺炎“是天灾而不是人祸”的假相,回避病毒在武汉爆发和失控的主要原因,隐瞒它自己才是真正祸首的事实。

中国的巨大牺牲因中共隐瞒撒谎

如今,武汉肺炎已传播至全球超过100个国家,至少十万多人确诊,三千六百多人死亡。

中共自称“为全世界赢得了宝贵的抗疫时间”,意思就是如果没有它,世界将陷入更大的困难。其实恰恰相反,武汉肺炎传播全球,中国人牺牲巨大,这是中共最初隐瞒疫情和不设防直接造成的,中共最后瞒不住了才不得不进行动员。如果没有中共,世界将会更安全。

我们看看从不明肺炎被发现,到武汉封城期间的一些关键事件和线索。

2019年12月26日,武汉市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医生张继先最早发现和上报了此不明原因肺炎,并怀疑该病属传染病。但是中共不对外界公布(武汉当局没有主动权)。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向社会披露,已有27例确诊病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2020年1月1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休市整治。同一天,武汉警方宣布,传唤并查处了8名在微信散布肺炎“谣言”的市民,对外界隐瞒了他们都是医生的身份。随后多家党媒对此事极力宣扬。至此,武汉肺炎疫情被延迟至少五天后,正式进入了公众视野。

1月3日、1月5日和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三次在疫情通报中强调“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到了16日改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1月6日至17日,武汉市和湖北省相继召开了共12天的两会,在两会期间的几次通报中,公布的确诊病例无一例增加。然而后据《财新网》报道,最早至10日已有一位医生确诊感染。

1月13日起,疫情陆续蔓延到泰国、日本及韩国等国家。

1月17和18日,美国病毒专家拉吉夫·费尔南多医生在武汉疫区看到,“机场很平静……人们没有害怕,相信政府说的一切都在控制中,戴口罩的只有大约10%”。

1月18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隆重举办“万家宴”,4万多个家庭参加,共制作了13986道菜肴。事后有网友在推特披露,政工干部挨家挨户劝人参加,本来有人不想参加,政工干部非得拉着去,借口是你家有党员,怎么可以不参加。

1月20日,钟南山在央视的节目中承认,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能够人传人。此前一天,中共卫健委还在通告中表示“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1月21日,湖北省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出席了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这时,武汉根本没有升级卫生防护,仍然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武汉当局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肯定是中共高层授意的,这很大程度上致使公众疏于防护,也蒙住了其他国家的政府。

1月21日,国际顶尖病毒学家管轶到达武汉。他观察一天说,“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到22日,武汉还是个不设防的城市……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他“惊掉了下巴”,并且说,“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

1月22日,疫情传至美国西雅图,为亚洲以外的首例确诊个案。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政府突然宣布10时封城。这时武汉的疫情实际已经相当严重,很多人还不知道,而病毒早已经人传人,传到四面八方,千里之外,大洋彼岸了。

把上述信息总结一下,可得出七点:1.疫情相关消息首次被上报时,至少推迟了五天才对外界公布。2.打压说真话、有权威性的多名医生,同时没有确凿依据的反复称“未发现人传人”“风险较低”“可防可控”,让人们觉得没多大事。3.钳制言论,封杀消息,抓捕在微信揭露疫情真相的吹哨人。4.在病毒开始扩散时,高调举办“万家宴”,挨家挨户劝,并强迫党员参与。5.在公开宣布病毒能够人传人之后的三天里,武汉不升级任何防控措施,拒绝启动任何应急机制。6.在武汉市和湖北省的12天两会期间谎报确诊病例。7.约90%不知情的武汉市民,误信了中共说的“可防可控”,以为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外出不戴口罩。

在武汉封城的1月23号,病毒至少已经传到了泰国、日本、韩国、台湾、美国、澳门、香港、新加坡和越南。1月26日,中共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估算有500多万人已经离开武汉。

美国参议员科顿(TomCotton)2月28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中共政府在公开疫情信息方面做的远远不够。12月初期,疫情就已在中国开始爆发,中共对世卫和中国民众隐瞒事实。中共没有及时有效的保护好中国人民,还导致疫情蔓延。直到现在中共还在对中国民众撒谎,对全世界撒谎。中共应对疫情在全世界蔓延负责。”29日,川普总统在推文中转发了科顿受访的新闻视频。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3月5日对记者表示:“现在在中国,有人说这一切是从美国开始的,我们都知道不是的。但我们知道,当疫情在中国开始时,向中国和世界告知疫情正在发生的信息被耽误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6日说:“我们获取的有关疫情一线的信息不太理想,这些信息导致我们陷入今天的处境,我们之所以未能及时应对正是由于我们遇到的这多种困难。”“我们发现,要跟中共合作拿到数据,是多么令人沮丧。”

中共是这次全世界公共卫生灾难的最主要原因,其撒谎成性,是比新冠病毒本身更可怕的共产病毒,十四亿中国人因它的谎言和错误决策,为这场人祸付出了巨大牺牲。

中共隐瞒疫情源于漠视生命

一般人在生活中可能都说过谎,但是,在可能关乎千万人生命安全的重大事情上,从一开始就不断撒谎和隐瞒的,只有中共这种漠视生命的东西。

2019年12月1日上午,广州市一处地面塌陷,三人不幸掉入坑中。其中一人的新婚妻子在上午11点多得到消息,立刻赶往现场,但政府部门却一直让她等,不给她看现场,也不采用救援措施,到了12点多直接往坑里回填水泥。有人拍到,多台输送混凝土的罐车,通过吊臂向整个坑洞回填混凝土,直至填满。三人被从天而落的水泥活活灌死,死不见尸,妻子亲眼看着,呼求停下泥浆车,但遭到警察阻拦,最后被强行囚禁到酒店。台湾立委王定宇直呼:“天哪,这是什么样的国家啊!”“在其他国家,哪怕是三条动物掉进坑里,都会先救再填。”有网友在推特说:“中国人权为零”“中国人真的很悲哀,什么以人为本都是扯犊子。”

中共如此漠视生命,是有其理论基础的。中共祖师爷之一的恩格斯认为,生命是蛋白质的存在形式,人死了只不过是一堆蛋白质改变了存在形式而已。斯大林说,“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人是个数字。”毛泽东曾大谈死人的实用价值,称“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可以当肥料。”

上个世纪,在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中,面对饿得奄奄一息的村民,中共干部命令军人强行封锁道路,目睹他们活活饿死也不准他们爬出去逃生。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听到别人告诉他四川省饿死了很多人的时候,竟然若无其事的说“哪个朝代不死人?”文革中打砸抢,学生居然用皮带抽死老师,孩子用砖头砸死父亲,广西更传出骇人听闻的大规模吃人事件,把对方打死之后,把器官取出吃掉。计划生育时期,对无准生证的临产妇女,将剪刀刺进婴儿后脑,刀上粘满了鲜血,婴儿脑浆迸出,惨绝人寰。

老子说:“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传统的中国人认为,人命关天,人是最珍贵的,乃万物之灵。而中共草菅人命,当然更不在乎动物、植物、以至地球上一切生物的生命,甚至要与大自然战斗,真是无法无天。不怪中共镇压反革命杀人如麻,六四坦克车把学生碾成肉饼,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焚尸灭迹,共产党的邪性深入骨髓。

正是因为中共高层骨子里对中国人生命的漠视,人为错过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期,导致武汉肺炎爆发失控,危害全世界。中共眼看自己可能要大祸临头,开始动员全国人“不惜一切代价”战胜疫情,在电视天天高喊“生命重于泰山”。

事实上,中共从来都没有真正关心过中国人,无论它的高级将领还是平民百姓,随时想杀就杀,而对自己的精心包装与肉麻的歌颂吹捧,可以说地球上无出其右者。

暴力与谎言,是中共的两大生存法则,党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和法律之上,干了多大的坏事也不认错,找替罪羊,一切的一切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从人类历史的角度看,共产党是自有文明以来,一个极端狂妄、古怪和自私的东西。

耍流氓是中共渡过危机的惯用手段

日本自民党参议员山田宏3月3日表示,“现在从中国出现很多消息,称病毒不是来自武汉”“是日本、韩国让病毒蔓延全球”,“‘新冠病毒’这个名字可能会让人对于这病的起源产生模糊,因为新型病毒是发自中国武汉,请容许我称之为武汉肺炎。”

中共知道自己是这场灾难的根源,为了让人们忘记,一边编制图书给自己立牌坊,一边释放烟雾弹,给美国等乱扣帽子。出动五毛,转移焦点,虚张声势,贼喊捉贼,无耻抵赖,浑水摸鱼。

耍流氓,是中共历史上每一次渡过危机和推卸罪责的惯用手段。比如,把大跃进导致的三年大饥荒说成三年自然灾害;把文革中毛泽东和中共的罪恶安到“四人帮”头上;六四屠杀不承认自己邪恶,反而质问外界“镇压好还是内乱好”;1999年“四二五”,把为信仰自由到北京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歪曲成“围攻”中南海;不说它1949年前贩卖鸦片、绑票地主、延安整风、拖延抗日、围困长春等罪行,告诉人们一句“没有某某党就没有新中国”。

网上有人戏称,“这世界有两种逻辑,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共的逻辑。”

中共几十年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国际社会看清了它,在大多数新闻自由的国家,基本没有人被其牵着鼻子走。此时宁可世界各国对它更反感,也要一部分中国人相信它,可以说中共目前为了保自己的权力,脸面和羞耻都顾不上了。

中共欠中国人无边血债 世界应该尽早抛弃中共

中国共产党在建政以来七十年时间里,发动了数十次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造成了约八千万人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又摧毁了祖宗留下的不计其数的宝贵文物古迹,对中国人欠下了无边的血债。从毛时期血雨腥风的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四清等等,到改革开放后仍然暴虐不变,六四屠城、残酷镇压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功、下令大面积活摘人体器官,斑斑在册,罄竹难书,天必灭之。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曾被戈尔巴乔夫称为重要于政治改革的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而今,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也开始觉醒,明确认识到中共拒绝普世价值,变异人类的正常思想,是一个“共产病毒”,是这个世界的头号威胁,必须铲除。

以美国为首的正义力量已经对中共展开全面而坚决的围堵,中共正在一个个应接不暇的天灾人祸中迅速没落,这是天意的展现。天灭中共,世上每个一国家、组织和个人也应当拒绝并抵制中共,直到它彻底解体的那一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