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桑普:谎言致命 远离中共保平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5日讯】中共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中共为应付疫情及控制舆论方向,近来对内大力宣导所谓“大国战疫”模式,对外以“大外宣”方式渗透。律师、法学博士及时事评论员桑普近日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中共当年“大跃进”造假,“六四”杀人以后造假,今日疫情也造假,“荒谬绝伦,相信共产党,会害死自己。”

桑普说,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14亿人的两个支柱是:暴力与谎言。事实上,最大、最可怕的病毒不是冠状病毒,而是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就是真正的病毒,中国共产党这种恶性、这种恶灵是一种病毒。”他说,民众远离中共势力范围可保平安。而与中共走得近,或与中国进行“一带一路”的国家,如韩国、意大利,特别是伊朗巳爆发得非常严重。

他呼吁中国人能够大胆假设细心求证,用科学的精神来判断,而不是以一种虚空的民族主义去蒙蔽自己追求真善美的精神。他还说,目前国际形势开始起变化,越来越看清中共的恶性,他期许港人,“事情起变化之时,我们更要保持一种信心和勇气去从事我们应有的抗争。”

宣传大纲“纲举目张” 假造确诊数字

记者:中共大力宣传“大国抗疫”的模式,对它应付疫情及控制方向,有何看法?

桑普:现在中国舆论控制的措施,中宣部在这一两个星期制定了一个大调整,就是,说外国形势不好,宣传外国的形势比中国更加差。

它宣传的基本大纲就是“纲举目张”,“目”是什么呢?包括现在每星期、每日新增确诊的数字,外国的数字加起来要比中国大;很多在外国的中国人也想回中国,一些在中国但有时居所在外国的也不愿意离开,怕回去之后被感染。接着不断渲染意大利、韩国、伊朗,甚至是美国,他们抢口罩,排队、慌张等等的情况。

不只如此,在贵报或者我自己日常的专页,也有很多的五毛打手写很多东西,不断铺天盖地地说:病毒的源头不一定在中国。钟南山说过了,源头不一定在中国,虽然首发在中国。这件事就是他们的说法,其实这些谎言是值得逐一驳斥的。

大跃进、六四造假 今日疫情也造假

桑普:第一,中国新增的确诊案例比外国少的这一点,荒谬。病毒是没有国界的,而且外国也没有一定的围堵政策,为何中国这么多个省份,一天或一星期之内都没有新增的个案呢?肯定是和2月23日习近平的17万人大会之后,他说过,一定要严格控制每一个地方所上报的确诊数字相关。

换言之就是造假,当年“大跃进”造假,接着“六四”杀了人以后造假,今日也都是在造假。对于以前很多中下群体的镇压,甚至对于很多事实的镇压,如汶川大地震等等,都是用造假方式来做。所以说信共产党,一定是荒谬绝伦,害死自己。所以我们希望大家,可以远离对于共产党这些数据的信任,就是这个原因。

供应链断裂 复工复产是谎言

桑普:很多人问,桑普你有什么证据去证明这一点呀?很简单,如果死亡人数没有这么多,你验查一下中国的大气中的SO2(二氧化硫),焚烧尸体所产生的数字,武汉当天已经有极多,已经禁下来,瞒报、迟报、不报这个疫情,已经是一个谎言。现在死了这么多人也不说出来是一个谎言,还说希望复工复产,想一想这会导致什么结果?大量的人涌回去工作的地方,如湖北宜昌回去广州、东莞等等地方复工。回到那个地方原来无法复工,为何?因为他申报说复工率有六、七、八成,那他申报的地方就是规模以上,规模以上企业的复工率有近六、七、八成,问题是中小企业是规模以下,只有三成,中共国家统计部也是这样公布。例如制造一部智能手机,没有这块玻璃如何拼接呢?玻璃要靠中小企业造的,如果这个地方断了,后面的供应链就会断裂,不可能继续延续,换言之,所有东西都是一个谎言。

中共耍流氓 暗示病毒源头在外国

桑普:第二,它说外国的情况失控。请大家看看,外国的情况并没有失控,例如在美国没有失控。有些地方是比较掉以轻心的,例如韩国、日本、意大利。和中国“一带一路”有关系的国家,尤其是韩国、意大利,特别是伊朗已爆发得非常严重,他们的新增数字上是很多的,为何?因为他们有太多的共产党的人、中国人在那个地方居住、交流、工作。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导致)他们的数字增加。

但反过来说,有一个伊朗人来到中国,所以这个伊朗人可能是一个病源。因此很多人就说,美国是不是一个病毒的源头呢?虽然Gordon Zhang(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华裔美籍学者章家敦)在中国最近的当前危机委员会说了一句话,就是绝望的人做绝望的事,他就是在说习近平。换言之,他就是在暗示习近平在不断地抹黑,可能是其它国家,暗示是美国。暗示是美国实验室,或者加拿大什么实验室,或者是伊朗的什么地方,是外国惹起的源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第一,源头出现之后,为何没有扩散?那个时间线不对,首发是在武汉,也说华南海鲜市场,这也是共产党说的。我们提出的质疑就是P4实验室,但问题是这两个地方都在中国境内,为何会(说源头)在美国呢?如果美国首发的话,拉丁美洲早已经是第一时间受到感染,不会等到今天才开始有厄瓜多尔、巴西的两个例子。这是一个不可能发生的时序。

还有,很简单的就是游泳选手孙杨被罚停赛八年,他说自己吞了一颗兴奋剂,有没有吞了呢?没有吞,是因为你验到我有兴奋剂的反应,不等于我有吃过兴奋剂。现在它的情况就是,首发地方是在中国境内,但不等于源头在于中国。换言之就是中国可以流氓到用这种谎言去掩饰真相,换言之,这就是大外宣的不断侵入。

最近有一个刘洁,深圳女学霸,拍了一段影片“我们都是战士”,在网上面一日之内有2亿的点击,用不咸不淡的英文告诉大家,我们全部都齐心抗疫,去振奋人心。但如果说“我们都是战士”去支持抗疫的话,为何李文亮医生在片段之中没有一丝毫位置呢?这点是说不通的。

文攻台湾 真消息抹黑成假讯息

桑普:再有,整个中国不只是制造刚刚说所的谎言,还对台湾进行一种文攻的攻势,大外宣攻势,制造假新闻,台湾政府还有很多求证事实的网站回应,去消解这些假新闻。中国网军出了“新招”,用台湾政府的新闻、真实的公告,然后假装好像是中国网军出的一样,就是将真消息抹黑成为一个假讯息,再发出去。共产党的手法真的可以说是极为诡异的。这个情况很让人害怕,它整个很大的心法就是不断地制造谣言和谎言。它用谎言来统治这个国家。

中共统治中国两支柱:暴力与谎言

桑普:我说过,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14亿人有两个支柱,一个就是暴力,就是军警暴力封城、封号,接着不断打压;另一方面就是用谎言,当一个人说钟南山宁做日本人不做中国人,这位姓陶的先生在中山就被广东省中山市的检查处逮捕,说他辱骂抗疫的领军人物钟南山,请问依法何据呢?在整个刑法里找不到法源,就判他行政拘留15天。想一想这个情况有多少?接着一个《南方周末》姓方的前记者,他的微信公众号叫“新闻实验室公众号”,也被人封了。

网络治理新规定 是极端铁腕的共产主义

桑普:而3月1日开始,中共实施了一个叫做网络讯息内容生态的治理规定,这根本是老调重弹。一直以来打压的事,将它化成一个所谓法律的规定。这个法律的规定是极端法西斯主义、极端铁腕的共产主义想法,是羞辱英雄烈士的,任何侮辱国家安全的人和事全部都要落幕。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明白,事实上墙内墙外两个世界。墙外的世界收到墙内外的消息,墙内的世界只能收到墙内的消息,他见到墙外的消息觉得不可信。

但是看看央视前主播崔永元,他在推特上做一个民意调查:中共肺炎病毒是哪儿来的?给出四个选项:人工病毒疏忽流出、人工病毒恶意散播、自然病毒恶意散播,还是自然病毒疏忽流出或者自然形成呢?75%的人都说是人工病毒,绝大多数以为是人工病毒疏忽流出,另外有整整两成的人认为是人工病毒故意散播的。“人工病毒”这个选项占了七成五。我相信有很多翻墙的中国人都可能投了票,那崔永元会不会关闭这个东西?我不知道,但能肯定一点就是大家心里清楚真相是什么。

我希望在墙内的中国人可以觉醒。不只是看武汉市的方方日记,不只是看一些敢言的人说一些隔靴搔痒的话,而是想一想真相。

盼中国民众莫用民族主义蒙蔽自己

桑普:中国共产党有五宗罪,一、瞒报,迟报这个疫情;二、禁制言论自由;三、串通世卫造假去慢慢消解这个疫情,导致现在疫情失控肆虐;最重要的是它不断发动新的文宣,铺天盖地散播假讯息;第五宗罪就是P4实验室,是人工病毒制造不慎泄露或者是故意泄露这个疑云尚未解决。

这五点,我想请问一下,中国大陆的民众可否有清晰的认识呢?如果对这件事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可以好好讨论,就事论事,好好去讨论这一点,究竟病毒的源头是否在中国呢?如果你说“不一定”在中国的话,那你也可以说“不一定”看到我这个人的存在一样,什么都可以是“不一定”。但问题是病毒的首发就在中国,而中国第一时间就很肯定地说源头就是华南海鲜市场,当然我是不认同的,它应该是从实验室来的。但问题是,华南海鲜市场是中共自己说的。

而全世界都在说中共肺炎,当然也有美国的左翼说不要叫中国中共肺炎,譬如在加州有众议员Barbara Lee他们认为不可以这样叫。但这确实是在中国开始的,就好比如说中东呼吸道症侯群、伊波拉、寨卡、日本脑炎、香港脚,这也不代表歧视香港,而是说病毒的源头是从哪来的,就是从武汉来的,就是在中国,就是在湖北。在这个情况之下,有什么问题呢?这个如果是自然形成的,不需要感到羞耻的,这是天意。那问题是如果这不是天意,而是人祸的话,这就是我们值得追究的地方。我们希望中国的民众能够有这样大胆假设细心求证的心,用科学的精神来做事,而不是一种虚空的民族主义去蒙蔽自己追求真善美的精神。

加强散播假消息影响香港

记者:怎样去理解中共这一轮的宣传攻势?对香港有什么影响?

桑普:对香港有影响。现在香港假消息的散播是相当多,整个舆论的转軚(发夹弯)使香港很多尤其是在蓝丝的群组之内,传播说病毒很可能是来自加拿大、或者美国哪个实验室,这些东西是甚嚣尘上,而且力度在这一、两个星期加强了。换言之响应了中宣部的大外宣,就是外国形势不妙的这个大外宣,这种情况是相当严重。

而且很多防疫措施,香港也是很马虎,甚至有一些蓝丝去捧林郑和香港政府,说确诊个案未过一百宗相当厉害,因为美国也是差不多这个数字。各位,美国有三亿人口,香港七百万人口,要将浓度平均化,不可这样同日而语。香港面对将近一百宗的案例,基本上已经是相当可怕与危险的。七百万人口以90宗案例来说是相当危险的,不可能将之和英国、法国、德国来相提的,所以香港的情况绝对不妙。

而且它(港府)不去封关,留了三条通道港珠澳、西部通道和机场让中国的人源源不绝地进来。前几天还有上千人排在深圳湾等著过来,每个人密密麻麻地在排队,部分人士有戴口罩,一部分没有,还有甚至吐痰、咳嗽不掩嘴。那么这种集体感染的情况害了他们自己,也害了关员,这件事是大家都不愿见的。口罩无力,所有医院的措施基本上无力,然后突然说要接所有在武汉的香港人回来,整整上千人,请问有没有这么多资源做隔离?我看是没有这个空间和余裕。

远离中共势力范围 可保平安

记者:有人形容这病毒像长了眼睛,很多民众对此反映很热烈。是否觉得这病毒有什么特别的?

桑普:这次的病毒正如我之前在节目所说,是分两层的,一层是全世界的,传播力很强,致死率大概百分之二,但因为基数太大,所以死亡的人口可以很大,甚至英国最近也出了一个警示,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在英国本土感染这个疾病。而先前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也说过,全球可能有三分之二的人会感染疾病,变成一种风土病,不只是流感,伤风感冒,还要加上冠状病毒,中共肺炎在后面,这事很可能会发生的。

另外一方面,中国湖北高浓度的这件事是十分类似伊波拉性质的病毒,所以致死率极高,但传播的半径未必这么广,所以现在就用一种封城围村,应收尽收的方式去处理这个问题,而在香港来说,很多很多譬如周融之类的这些亲共人士,他们看到越接触中国越会惹麻烦。看看警察群聚、聚会,看到他们的感染也开始散播,他们的恐慌也开始了。周融是另外一个例子,所以说远离中共的势力范围可以保大家的平安。

中共抹黑手法之一:恶人先告状

记者:前些时侯,我们节目中有评论人说这“病毒也比不上共产党的毒”。随后在香港的街头有亲共人士针对“法轮功”、针对着某一团体随便扣上帽子的做法,有何见解?

桑普:我看他们完全是颠倒黑白,完全是抹黑一些自由表达自己意见的组织和团体。这件事是很可怕的,要知道共产党的手法就是不断地“恶人先告状”,它将自己已知的问题掩饰之余,还说是你有它的问题。譬如它说很多宗教团体才是病毒。

中共是恶灵 是最大、最可怕的病毒

桑普:事实上中国共产党就是真正的病毒,信仰中国共产党这种恶性、这种恶灵是一种病毒。共产党不只是它存在,还有一群人支持它。我们一定要对这种唯物辩证法、马克思主义,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手法有彻底的反省,如果没有这个反省这个病毒是无法除去的。

想一想这个所谓的冠状病毒是如何制造产生出来的?人工合成,谁合成的?既然不是人工合成的,是天然合成的,为何如此迟才报出来呢?疫情扩大难道没有人祸的成分?这是很多人质疑的地方。所以说最大的病毒不是那个冠状病毒,而是共产党,而是五星红旗,而是这个斧头镰刀,这才是我们最可怕的病毒。而(中共)这个病毒恶人先告状,抹黑别人,去污蔑病毒的源头,说美国或者其它国家由源头造成这个新冠状病毒一样,事实上这个中共肺炎病毒就是源起中国,恶人先告状,去诬称别人形势不妙,这种做法是中国共产党一贯的伎俩,所以我们要看清楚。

记者:这次中共肺炎的疫情会否影响到现今全世界的格局出现一些变化?加拿大外交部亦首次说出中共是她的敌人,而对其它国家的反应,有何看法?

桑普:加拿大的外交部global affairs department(全球事务部),在去年10月有一个新的文件。大家知道执政的自由党经过去年10月的选举,基本上坐稳了自己的政权,但是它的议席流失了;在这个情况下,很多反对派,包括保守党、新民主党就集体合力做一些事情。而在自由党里也有一些比较不这么亲中的人,包括副外交部部长玛莎·摩根(Marta Morgan),她就写了一个外部的简报给新上任的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商鹏飞基本上取代了以前对中共相当了解、也相当抗拒的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成为新的外交部部长。

外交部长商鹏飞是非常亲中的,他2017年出任国际的经贸部长,08年做了基础建设和社区的部长,完全是配合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政策。小特鲁多在2016年上任以后,自由党执政之后,每一年部长级以上访问中国次数极多,他在第一年上任,自己访问中国三次,部长级的14次,17年11次,18年10次。这种情况比以前保守党哈帕执政的时候多了很多,哈帕总理做了那么久只访问过中国3次。为何特鲁多会这样?因为钱、经济。

特鲁多政府有过亿计的钱投资在亚投行、一带一路上,极度亲中。而似乎经过这件事,由于自由党也是执政党,但是它的普选票数比保守党少,但因为选区划分的问题,它(自由党)赢得最多的议席,但是损失了过半数,怎么办呢?于是乎要听一下大家的意见,它有一些地方会卡住,外交这个位置不可以松,所以就找一个亲中外交的人卡在这里。

“中共是战略对手” 加国政要敲响警钟

所以外交部副部长Marta Morgan(玛莎·摩根),她开始知道有问题,然后在整个下议院里面,有一个呼声去成立一个叫作“加中关系委员会”,自由党是极力反对;但因为它这次议席不过半,其它的小党联合,例如新民主党、魁北克人党,(与)最重要的保守党联合,一起成立了“加中关系委员会”。于是这个外交部副部长Morgan给外交部长商鹏飞这个文件,交给了众议院,然后这个委员会公布出来。

内容说什么呢?很简单,千万要记住中共是你的战略上的对手,而非你战略上的伙伴。它直接强调是战略对手,因为中国共产党是在输出、推广它专制的体系。它不只是要赚钱,它还不守游戏规则,不会融合这个游戏规则,还要改变国际游戏规则,希望将它的价值观和国际洗牌,洗到大家变成一个威权独制专政的价值体系,而这件事通过一带一路还有亚投行进行。来到最后,加拿大的基本价值观会和它有直接的碰撞,她(Morgan)说一定要明白这个风险,否则就会自寻死路,一定要和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合作,如五眼联盟的这些志同道合的国家去合作。这一点加拿大是敲响警钟,由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里面的一些反共人士一起合力去做这件事。

他们在2月5日,一个委员会传召加拿大驻华大使Dominic Barton(多米尼克·巴顿,中文名“鲍达民”),因为Dominic Barton有一个McKinsey(麦肯锡)的公司,专门投很多咨询的事给中国南海做到的问题,他们就问Dominic Barton:你说一说你自己的情况是否极度亲中?他承认自己是。哇!这个不得了,因为一个加拿大驻中国大使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他说中国是崇尚集体主义,以为和谐,这个是儒家思想所导致的,所以他说要尊重中国的多元文化。然后几乎听到的一群国会议员拍案而起。现在不是在说儒家文化,现在是在说中国共产党如何渗染加拿大,由联邦省到地方都是全面的渗染,所以我们希望加拿大政府可以正视这件事。一些开始去进行这件事,但是之后,会否使加拿大政府惊醒?而反对的势力可否让加拿大政府有一个政策上的转移?从而使这个新上任的外交部部长改弦更张,更弦易辙呢?这就是我们拭目以待的地方。

国际形势起变化 保持信心勇气去抗争

我们看到,整个国际形势开始起变化,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中国共产党的恶性,大家越看越清楚,我们希望这个情况大家能够坚持下去,事情起变化之时,我们更要保持一种信心和勇气去从事我们应有的抗争。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