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佘继泉:中小企处在水深火热里 港府预算案帮不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3日讯】香港历经“反送中”及中共肺炎疫情,中小企业遭到严重冲击。2月26日港府公布新财政预算案,针对中小企业施行优惠措施,对此香港中小企协会的创会会长佘继泉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港府的财政预算案“搔不着痒处”,对中小企业毫无帮助,“听完香港政府报告之后,觉得还是要靠自己努力,那个心(凉了)。”

佘继泉举例,由港府作100%担保的特惠低息贷款,“都是虚谈。透过银行的机制去审批,我相信大家都借不到钱。”他表示,目前营业额减少四成以上,而客户要求六成结账,整个产业炼受冲击,“生意基本上不赚钱、没有盈利,或者没有物业抵押的话,基本上是达不到银行的借贷要求。”

“我听这些官员讲这些,我的心很愤怒,我们就在水深火热里,怎样节衣缩食,怎样面对着很多不同的压力。但香港政府讲的话,令我们是很无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真是帮不到。”佘继泉说。

他还说,目前在大陆设厂的港商陆续复工,如果不复工等于零产出、零收入,“怎样都死,不如赌一把。”他形容许多在大陆的港商,打从心里恐惧,疫情导致自己生命受威胁。

佘继泉1985年于东莞兴建工厂,从事制造塑胶产品。2005年,佘继泉开始涉足动漫产业。目前从事线上销售烧腊集团的产品。

零售餐饮业受严峻冲击 营业额降40~50%

记者:今次疫情各行各业都受到很大的影响,你们受到什么影响呢?

佘继泉:这个疫情在这几十年来是非常之大、非常之严峻的挑战,很多零售与餐饮行业食物行业都受到很严峻的冲击,很多的生意营业额少了40%、50%。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酒楼的夜市要关门,我们还没见过这样的情景。

记者:你自己做烧腊呢?

佘继泉: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幸运的是我做的是线上生意,租金与员工的成本已经是已出之物,既有的一些开支。增加线上的生意,包括一些外卖,对我来说反而多了一点的生意,微量的生意增长。

财政预算案搔不着痒处 无助中小企业

记者:政府说要帮中小企共度难关,财政预算案推出了一些措施,有没有帮助呢?

佘继泉:我相信政府有心想帮中小企,但很无奈的是,政府障碍于一些制度上或者传统的思维上的限制,财政预算案推出的措施对我们中小企来说,真是没有什么大的帮助,搔不着痒处。

记者:具体说一说为什么没有帮助?

佘继泉:例如说牌照费可以豁免、这一年的利得税可以豁免,水费电费、排污费可以折半,但是它(港府)没有实际上考虑到现在商人的情况是怎样的。

现在很多店铺、酒楼、食肆是想着怎样去赚钱回来发工资、给货款,面对这个难关考虑到底要不要继续做下去呢?将来的牌照费不用给,推广基金怎样帮助你,甚至于它说的100%全由政府去担保,这些措施是很吊诡的,单看细节,表面上好像政府已经尽力去帮你,但是如果它都是用以前的审批方法:透过银行的机制去审批、合资格才借钱给你,我相信大家都借不到钱。

政府担保100%特惠贷款 是虚谈

这个道理很简单,银行要向它的董事、股东及小股东交代,它不可以将他们需要的,我们叫compliance(合规)的条件降低的。例如你的生意基本上不赚钱、没有盈利,或者没有物业抵押的话,基本上你是达不到银行的借贷要求。所以政府说100%担保也没有用的,都是虚谈。为什么呢?政府说现在委托银行去做这个审批机制,但银行说不借!从银行自身角色来说要给股东交代,要与银监、金管局交代的,怎么可以贸贸然随便借钱出去,它用什么尺度借钱给你呢?但是对大部分的中小企来说,经过这半年来的社会事件与这个疫情,有哪个赚钱的?有哪个财务报告会好看呢?如果有钱、有储备、有实力的,就不用借钱。但是如果没有钱,又赚不到钱,又不符合资格,甚至乎没有物业按揭、没有做抵押的话,不需要考虑获得贷款的机会。

所以我觉得,政府说它要100%担保,要银行贷款出去,对不起,银行不会做,不会同意做这件事。最重要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政府决定借,不是银行决定借。我觉得应该是政府去决定借钱。

这个疫情,或者是事件之前,大家面对的事都有目共睹的,生意少了多少,大家心里有数,所以我觉得,政府这时出的这个招,如果它不去改变贷款设计的话,对我们中小企业一点帮助都没有。

店铺生意少四成 整体不乐观

记者:生意减少了多少?

佘继泉:说回到生意这件事,我们这几间铺的生意少了四成以上,就算降价都好,还是损失了这么多生意。一百万的生意,现在可能只得四十万生意左右,所以整体都是不乐观的。

整个产业链受冲击 客户要求六折结账

记者:要靠借贷才可以维持,有没资金链开始断裂的情况?

佘继泉:这简直是很痛苦的事,现在正常的客户,原本要付款一百万,现在他开口说,要你六折结账,只给你60万。你贷款200万的货送给我,我现在只给你结账120万,你不接受的话,他现在也没有钱跟你结账。很多很为难的。

很多食物供应商,拿那些菜、冻肉交给酒楼的时候,它(供应商)都要结账给人家,他们可以怎样呢?难道又跟客户说,我六折结账,或者我不结账?较早前也看到很多酒楼结业了、关闸了、拉了闸不做生意,而这些导致出现一部分坏帐,很多人一分钱都收不到,所以现在是(受到)严重影响着。

很多食品来源的供应商都很痛苦,但是这个政府的施政、财政报告里,它没有刻意告诉人们,对哪些行业,会特别有些资助、有些帮助。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整个产业链,由运输或者是报关公司来运输,至一些批发行、零售店铺,全部都受冲击、受影响。

记者:这次的疫情来源于大陆,很多餐厅的原材料部分来自于大陆,怎么解决?供应链出现问题?

佘继泉:香港入口这些食材的公司,幸好全部都是做了很多年的了,都是有些实力的,要结的帐应该都已缴清了。而我们90%的食材都来自国内,譬如鸡鸭鹅、鱼虾蟹、蔬菜、米。香港没有任何天然资源,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来自大陆,或者其它东南亚国家,但是现在我们这些帐是不得不结的,所有供应商拿了货,都要跟人家结账。但是,前面的客户可能因为酒楼结了业、餐厅结了业,就收不回那些钱。所以这群食品供应商、食材供应商就非常紧张,经济很紧张、有压力,也不知道疫情会维持多久,预测不到未来情况。所以现在的餐厅或者市场卖的东西,价格飞涨了很多,贵了很多。

听完财政港府报告 “心都凉了”

记者:现在餐厅只能做几道菜,影响香港美食之都的形象?

佘继泉:餐牌有一百个款项,一百个款式的菜单,但现在可能只得做十个八个。

绝对的影响了(香港美食之都形象)。其实香港中小企业协会,接近三、四十个成员,他们都是经营食肆或者零售商铺,都在问,究竟政府有什么政策?很期待今天的政策出现,但是我相信大家听完香港政府报告之后,都觉得还是要靠自己努力,那个心(凉了),都是我那一句:香港政府不知道什么原因,(帮)不到中小企业。

企业陷至水深火热里 港府却采“自由放任政策”

记者:他们有没有找你们商量过?

佘继泉:三、四个月之前我们告诉他们,这些事情,不是我们中小企可以去解决的。譬如一些社会事件,或者疫情的事,我很相信个别的中小企,甚至这些商会,是解决不了的。要由政府的政策,用政府的社会角度、政治角度去解决,才能解决问题。如果政府不出手,往往只是一句,“大市场,小政府”,用他们的话讲叫laissez faire(自由放任政策),商人自己去解决问题,不要我们政府干预这样,干预那样。我听这些官员讲这些,我的心很愤怒,因为我们就在水深火热里,怎样节衣缩食,怎样面对着很多不同的压力。但香港政府讲的话,令我们是很无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真是帮不到。

记者:这次财政预算案,财爷陈茂波说,过去半年修例活动,把香港经济不好都归因于社会活动的影响,觉得是不是那么简单?

佘继泉:这一、两个月,他们才肯承认是社会运动。在当时社会运动的时候,我们提出的,他们完全不提社会运动这几个字,他们只说是经济下滑。所以,譬如说,政治问题政治解决,社会问题政府解决。我们做中小企的很被动,只在一个大环境里面生存的小动物,我们希望政府,在制订政策和环境上,真是用我们中小企,用我们就业、所有打工仔的心态去考虑问题。给我们一些(政策),方便我们工作,或者提供就业机会的环境给我们。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香港大家是一齐死的。

香港政府后知后觉,现在才来到,今时今日,我很相信那一万块钱的纾困措施,譬如我的机构里有30个员工,他们每人拿一万,表面上好像我做老板的压力会小一点,但实质上,想想我们买口罩买了多少钱,如果未来的3、4个月,都还要捱贵口罩、消毒药水,或者我们要做更多的事情,譬如清洁,卫生上,我相信这些钱,只能够弥补一点点消毒、卫生,甚至乎是一些自己很无谓的,本来不需要开支的。

企业家打从心底忧心:疫情威胁生命

记者:你以前在大陆那边开厂,很多香港的企业都是这样,在大陆一定要有工厂,但这次的疫情,是不是令很多在大陆开厂的企业家,都失了预算?

佘继泉:是的,其实很多港资的老板,他们在大陆开厂,要经常回去管理自己的工厂。但这次的疫情,如果回了大陆的话,回来要隔离14天,想想如果我不能够再往返,或者要停留在香港某一个指定的地点,又没有那个活跃地点的话,我相信很多事都做不到。也因国内的疫情未控制的情况下,很多员工没有回到岗位,导致到生产线不能正常运作,很多店铺不开。譬如现在深圳是一个很静态,很像过年(很多店铺休息)的环境气氛。所以其实我们都知道,整件事情的正常运作大打折扣,现在那些人是从心底里担心、害怕,不敢出来。真是由心里害怕,会不会导致自己生命受威胁,是害怕这件事。

记者:他们都不回大陆,那么公司怎么办?

佘继泉:不是只有中国和香港,全世界都知道,如果在世界工厂那里订货的话,都知道有一定的延误,都接受他们是无可奈何,它都要停。譬如,我们现在和那些印刷厂,订纸盒、订一些包装品,他们都说,“对不起,我们上不了班,你订的东西我们交不了给你,等我们的疫情,或者等我们的员工回来了,才能跟你排版、印刷。”这些事情都无可奈何,我们都不能去投诉、去blame(指责),或者不能去换别的供应商,大家都明白这样的事,在某程度上有延误。

复工赌一把 停产零收入怎样都死

记者:现在大陆复工,其实周围的老板朋友,有没有复工?

佘继泉:有,很多真是要复工的,因为他不复工,连那三、四成的营业额都拿不到,他不复工,停产的话,收入来源等于零,两三个月之后,完全没有货款收回来的话,怎样都死,不如赌一把,不如大胆些,自己的检疫措施、卫生措施做好些,鼓励某一些员工上班。如果不是,零生产力,零出产,怎么去换别人的钱?

记者:但问题他回去,被人们隔离,他怎么办呢?

佘继泉:譬如说港资的高层、老板,会有些情况,但是如果驻扎工厂里的员工,某程度上可能是宿舍里面活动,或者不出去那么多公开活动,他们还可以维持一定程度的生产力,可能用一些遥控,譬如用电脑、微信,用这些工具去管理工厂,先做着。

记者:真是work(可行)才可以,很多是要老板坐镇才会工作。

佘继泉:如果没有什么高科技含量的,即低产值工作,譬如做衫、衣服鞋袜、文具、印刷的,这些经常是应付得到的。只要那些在外省的员工能够顺利回到工作地点,这些是(可应付的)。并且我相信,除了一些新开的厂,如果是已经上了轨道,做了一段时间的工厂,理论上那些生产、作业,日常的作业是不会受影响的,最主要是员工回到岗位就可以了。

记者:有没老板朋友,有员工染了病的,那时怎样处理?

佘继泉:这个我没有直接遇到,但我相信也不会有人高调去宣传这件事,也都未必能知道。在国内这一方面的事,我相信大家都明白,不会随便有那些资讯,或者泛滥地接收到那些资讯。不过现在微信,我们会突如其来收到一些影片,讲哪里的(疫情)好像很厉害,那些人不戴口罩会被人追着打。我们不知道是笑话,还是杜撰出来,这些无从稽考。

记者:如果工厂没有提供口罩,开不了工,他们要怎样解决口罩问题。

佘继泉:贵价买口罩,用多点的钱,用贵点的价格去买口罩回来。因为我们人数不太多,所以都有足够的口罩,可以给他们的。

商业模式天翻地覆改变 不能掌握即被淘汰

记者:现在疫情还不知道是不是最高潮,自己有没有应对的计划,觉得未来经济结构会不会发生一些改变?

佘继泉:经济结构肯定有很大的改变。其实未有疫情之前,我们都已经察觉到,这种的商业模式,或者经济结构变得很厉害。尤其这十年里,我们的智能手机电话,随着互联网的科技发达,已经有了很大功能,它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通话工具,它已经是我们做生意的人必需的随身电脑,现在很多事情透过程式,加上一些我们叫Payment Gateway(支付网关),即那些支付平台,和一些物流的安排,透过一部手提电话,可以完成很多交易。

换句话说,以前我们做工厂的,我们交给客人,以前的英国、美国的采购商来了,他们买一万打、五万打的东西,很大批量的东西,叫做B2B(Business to Business):商家去商家的对接生意。我顺道提醒有的企业家,如果我们现在不掌握一些B2C(Business to Consumer)的学问,即是由生产商直接去终端消费者的学问的话,将会很快被淘汰。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掌握,直接接触消费者层面的一些销售的话,这一批商人可以留下,不会被淘汰。这一种商业模式的改变,是翻天覆地的,但是,他需要的学问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有一批企业家或者财富是会整个大执位。如果大家明白这个道理的话,大家都不会再质疑。

十年前,十五年前我们说,在一个手机上卖东西,人家会说你痴人说梦话。虚拟的店铺?难道你不用来我的餐厅吃东西吗?在电话可以吃到东西吗?其实这个观念,某程度上被推翻了。如果我能够在手机、智能工具上面,预先收了餐费、货款,这样客人不论多远、怎样来、辗辗转转都要来我的餐厅,就胜过以前的餐厅很被动地打开门等客人走进来,这种概念大家已经认同了。所以这个商业模式的大颠覆,我们一定是正在改变的,不论疫情或者社会运动有没有出现。所以很多情况下,如果我们这一代的中小企业,不能够接受这个概念或者不能够掌握这些学问的话,我很深信,这个浪会进一步帮助淘汰很多旧式、传统做生意人。

记者:这个行业传统的连锁大餐厅会遇到?估计他们在这次风浪中是否会损失很大?

佘继泉:有的人是有了准备的,早前就做了网上买卖,譬如做了送餐的外卖,已经开始了这些,那么他们承受的冲击会小一些,他接到的外卖订单多了;但如果传统的、没有做这些的人,冲击真的很大。

记者:比如美心集团,估计会有多大的影响?

佘继泉:当然有很大的影响,因为他们传统的做法就是在人流多、屋苑就要霸地盘,他们要到一些固定的地点,将他们的生意产品销售出去。但是现在他们面对这样的疫情,生意少了很多,但是那些固定成本很难降低,比如职员,不可能长期要他放无薪假,再放多一个月、两个月,他唯有找另一份工做,你不去养著一班固定的职员的话,也很难提供一些好的服务给顾客,或者产品都不能出齐,所以在这些情况下,很两难的,租约已经签了,装修都做好了,设备都买好在这里了,但是生意做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他们冲击来说是生命的威胁、致命的威胁。所以很大品牌的酒楼,都有某一个分店、某一分行结业、不做,将一些营业稍微弱的店铺结束,留一些能做生意的,和顺带将一些没那么精英的人员裁走。这是一个汰弱留强的过程。

这次疫情也给我们中小企业一个深深的教训,就是说要好好的准备好在线上、在互联网上面,做好你的生意。

港府高官坐领薪高 无作为

说回来我觉得,香港政府其实可以做多一些事情,比如说怎样帮中小企业在香港拓展他们的生意。如果我们锁定香港是一个旅游景点,多些吸引游客来,不只是国内自由行来的,是全世界的话,我相信第一,香港政府要想的是,在一个景点上要设计多些能够吸引到不同地区的,欧洲、美国、东南亚的游客来这里旅游,有美食天堂,可以采购好的、便宜的、漂亮的品牌,这些是香港政府需要做的事情。如果将来我们不是设计在旅游上,我们打造一个高科技城市的话,起码比如像对AI即人工智慧、对机器人、或者对一些无人机、或者3D列印,这些他要放多一些钱,使多一些的,不只是年轻人、学生,还有一些中小企业可以参与这些的、不同项目的一些投资,可以做到生意。比如做3D印表机,可以鼓励多一些人开一些3D的列印工厂,做一些产品代替以前我们传统的五金机、塑胶机,代替那些东西,用来生产一些高科技含量、低成本劳作的产品。如果不是高科技、不是旅游的话,那是不是金融的,你(港府)会不会在金融上面又会做一些?

我们香港人很多从事金融活动,保险也叫金融,原来银行柜员也从事金融,其实贻笑大方。所谓真真正正的金融,是究竟做些什么?我相信香港那个人口金字塔里面,不知有没有0.001%的人从事真真正正的金融,怎么样惠及到我们一百多万~二百万的打工仔,我们这一百多二百万的打工仔是不是可以从事这些行业,我很相信这些应该我们的政府,他们由一个最高的设计以致让我们全民有得就业的整个过程里。这些高官领那么多钱的工资,他们想着什么?我们有时真的是感到莫名其妙。

香港企业后院着火 无心思开拓“大湾区”

记者:香港很多中小企业的创业模式都是北上、望神州,很多去大陆,这次疫情或者这次的风波之后,这种情况会改变?香港和大陆紧密的关系会不会也发生改变?

佘继泉:我不反对人们踏出香港,跨入国内以致世界各地,其它国家都去看多一点、认识多一点,看那边有什么天然资料可以卖回来香港,或者有什么香港的产品、服务可以卖给他们,这个是完全不反对的。但是如果我们在疫情之后,或者这个社会事件冲击之后,我们还有没有能力、还可不可以有这样多余的时间和资金去探讨这些事情?就是我们本行本业在香港的企业,都已经是火烧后院了,后面已经是很不稳妥,都已经不知道怎样去救火的时候,还有没有多余的时间、或者心思去开拓大湾区、开拓一带一路的国家的生意?这个是不现实的。我相信大家听完都明白到,我们的处境是否有条件去考虑做这些事情。#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