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文怒揭官方隐瞒疫情:重大消息均非武汉发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2日讯】按压武汉疫情多日的官方突然转向,北京出面高调部署“遏制疫情”,扮演起“救世主”角色。同时,早前负责通报疫情的武汉官方,则成为舆论讨伐对象。网上接连热传指责武汉官方的文章,再次佐证中共操控舆论之精细。

1月21日,中国微信群中热传一篇网文“我们已知的武汉肺炎的重要消息,都不是武汉官方首发的”,直言指责武汉官方隐瞒疫情。从文章内容来看,作者疑似出身武汉新闻圈。

文章说,有关武汉疫情最早的消息,是从武汉网上传出,之后武汉官方才被迫承认疫情爆发。

文章又说,感染首例早在12月8日出现,但据当地媒体12月31日报导,疫情源头华南海鲜市场依然“秩序井然”。第二天武汉官方才关闭了市场。

据文章作者观察,华南海鲜市场距汉口火车站的直线距离只有约1000米,病毒传播路径与速度“不敢想像”。

文章说,进入今年,武汉官方虽然被动发布疫情消息,但当地官员纷纷亮相,口径高度一致的强调“可防可控”。同时当地网上还有人吹嘘“武汉有最牛的P4病毒实验室”云云。如今疫情蔓延多个省市,回头可见这些言论是如何可笑。

文章亦提到,武汉官方声称疫情“未发现人传人”,“未感染医护人员”。但如今“人传人”和“感染医护人员”的情况都已被证实,但也是由外地专家宣布。

文章最后表示,武汉市和湖北省前阵子都在忙着开“两个重要的会”(意指“两会”),当地官员可能是为了“营造和谐的氛围”。

武汉疫情已爆发多日,如此重大事件,北京不可能不知情。但上述网文中,只指责武汉官方隐瞒疫情,而且文中提到“帮助揭开疫情真相”的人物,也多是党媒记者和来自北京的专家。

据台湾中央社报导,这篇网文在微信群热传,“引起不少回响,并让武汉官方感受到极大压力”。

在被中共严密监控的中国社交媒体上,能让一家官方“感受到极大压力”又不被删除的文章,大多数来自“另一家官方”,至少是“另一家官方”默许。

在这篇网文之前不久,大陆还热传一篇“向8名网络造谣者致敬”的网文,暗讽武汉官方打压最初爆料疫情的8名网民,变相指责武汉当局隐瞒疫情。当时,有外媒报导指,官方上周末突然公布疫症患者暴增,令民众在恐慌的同时,也会对官方此前隐瞒疫情心生愤怒,而这种愤怒自然需要有一个宣泄的对象。

目前,与武汉官方一起遭舆论讨伐的对象,还包括开豪车进故宫的红三代高露。网上多有分析认为,高露突然成为舆论焦点,是因为中共刚刚签署了“丧权辱共”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同时武汉疫情大爆发,中共需要一个事件来转移民众视线。

武汉疫情12月爆发直到上周,都是由武汉地方卫健委对外公布疫情,感染人数一直保持“相当稳定”。北京官员,甚至武汉市一级领导官员都未曾表态。但北京央级官媒早已开始帮助“舆论维稳”,几度引述专家说法称“疫情可控”。

从上周六(19日)开始,武汉公布的确诊人数突然开始飙升,其它省市也首次开始通报疫情。同时,北京高级专家钟南山带领一众专家,还有北京医疗系统和湖北省高官到武汉调研,随后公布疫情出现“人传人”和“医护人员感染”。在北京最高领导人表态“遏制疫情”后,中共医疗系统也迅速启动全国检疫。

旅美政经评论人士秦鹏在推特分析,钟南山高调调研并揭露疫情部分真相,显然出自最高层授意,这是北京发现疫情已经掩盖不住,才借钟南山的嘴揭开盖子,制造“领导英明、钟南山才大胆说出真相”的假象。

==================

附文章原文:

事实杂货铺|我们已知的武汉肺炎的重要消息,都不是武汉官方首发的

武汉肺炎,从第一则消息发布出来到现在,已经22天了。回头梳理不难发现,迄今为止所有重大的消息都不是武汉官方首发披露的,有的是媒体问出来的,有的是外地的专家披露出来的。

第一个重大的消息,就是武汉出现不明肺炎。这个消息,最早源于网络流传的一份紧急通知。

这份紧急通知,是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2019年12月30日发的《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

我是12月31日上午看到这个通知的,当时无法辨别真假,官方虽然没有发布消息,但是我在家族群里发了。我有一个判断:这类涉及疫情的文件,不敢有人ps胡来。

我视线范围内第一个证实这个消息的,是《第一财经》,他们的记者拨打了武汉的12320,证实了这个文件是真的。事实上,第一例病人,出现在12月8日。

现在我们知道,华南海鲜市场是第一爆发地,早期的病例多数与华南海鲜市场直接相关,要么是经营户要么是去采购的人。

但是,事发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被立即关停,而是照常营业。12月31日,武汉的《长江日报》还派记者去该市场进行了探访,记者探访报道说,市场秩序井然,仍然有很多人去买海鲜。

第二天,武汉官方才关闭华南海鲜市场。我很担心,《长江日报》去探访的两个记者现在是不是身体健康?一个叫徐佳,一个叫张皓练。

在武汉生活很多年,在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远处的长江日报路住了五年多,对附近还挺熟的。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担心,那就是华南海鲜市场距离汉口火车站很近,直线距离估计只有千米左右,其传播路径与速度如何,不敢想像。

然后,武汉官方才被动发布了消息。此后,武汉疾控中心的主任、武汉收治病患的医院院长纷纷出来亮相,他们的口径高度一致:可防可控。

这个口吻与姿态,与当年非典发生初期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口吻一摸一样。当然,武汉这些人官小,没有像卫生部长那样嚣张的说:中国的非典已经得到有效的控制,欢迎来北京洽谈生意、旅游,也不用戴口罩,我保证你们的安全。

主任院长们说完“可防可控”,民间也很快找到了自信的依据,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消息:武汉有最牛的p4病毒实验室。那种骄傲自豪的口吻,让人至今难忘。

现在回头看这些言论,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

官方信誓旦旦“可防可控”,民间无知自大,结果就是北京、浙江、香港陆续发现病例,而且都是从武汉流入。

外省陆续发现武汉肺炎,甚至国外都有武汉流传出去的,可见绝对不是“可防可控”。

第二个让人震惊的重大消息,是确认了武汉肺炎人传人。此前,武汉市一直在说,未发现人传人。

首次明确发布人传人消息的,不是武汉官方,也不是武汉那个最牛的病毒实验室,而是外地的专家。

第三个重大消息,是武汉有14名医护人员已经被感染。我记得,1月3日,武汉官方明确发布了消息说没有医护被感染。

疫情发展到医护人员都已经被感染这一步,就相当严重了,但是这个消息也不是武汉官方最新发布的,同样是外地的专家。我,是在央视采访钟南山先生时看到这个消息的。

可能有人会说,疫情是在变化发展的,1月3日没有医护被感染可能是事实。那么我想问的是,没有医护被感染你们发布了消息,有医护被感染为什么不及时发布消息,而是要等著外地的专家发布信息?

武汉市和湖北省前一阵子都在忙着开两个重要的会,有些武汉官员的想法恐怕是觉得重要会议期间要稳定,不要制造混乱。这种想法,从我2002年大学毕业进入武汉的新闻单位就有了,这些年他们也一直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两会期间,不允许报道负面的新闻,要给两会营造和谐的氛围。

如他们所愿,他们舒舒服服开完了会,疫情也一步步扩散开了去。

2020年1月19日,武汉才派了一个副市长出来介绍疫情。而武汉的第一例病人,出现在2019年12月8日。

2020年1月21日

(记者钟景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