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熱文怒揭官方隱瞞疫情:重大消息均非武漢發布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1月22日訊】按壓武漢疫情多日的官方突然轉向,北京出面高調部署「遏制疫情」,扮演起「救世主」角色。同時,早前負責通報疫情的武漢官方,則成為輿論討伐對象。網上接連熱傳指責武漢官方的文章,再次佐證中共操控輿論之精細。

1月21日,中國微信群中熱傳一篇網文「我們已知的武漢肺炎的重要消息,都不是武漢官方首發的」,直言指責武漢官方隱瞞疫情。從文章內容來看,作者疑似出身武漢新聞圈。

文章說,有關武漢疫情最早的消息,是從武漢網上傳出,之後武漢官方才被迫承認疫情爆發。

文章又說,感染首例早在12月8日出現,但據當地媒體12月31日報導,疫情源頭華南海鮮市場依然「秩序井然」。第二天武漢官方才關閉了市場。

據文章作者觀察,華南海鮮市場距漢口火車站的直線距離只有約1000米,病毒傳播路徑與速度「不敢想像」。

文章說,進入今年,武漢官方雖然被動發布疫情消息,但當地官員紛紛亮相,口徑高度一致的強調「可防可控」。同時當地網上還有人吹噓「武漢有最牛的P4病毒實驗室」云云。如今疫情蔓延多個省市,回頭可見這些言論是如何可笑。

文章亦提到,武漢官方聲稱疫情「未發現人傳人」,「未感染醫護人員」。但如今「人傳人」和「感染醫護人員」的情況都已被證實,但也是由外地專家宣布。

文章最後表示,武漢市和湖北省前陣子都在忙著開「兩個重要的會」(意指「兩會」),當地官員可能是為了「營造和諧的氛圍」。

武漢疫情已爆發多日,如此重大事件,北京不可能不知情。但上述網文中,只指責武漢官方隱瞞疫情,而且文中提到「幫助揭開疫情真相」的人物,也多是黨媒記者和來自北京的專家。

據台灣中央社報導,這篇網文在微信群熱傳,「引起不少迴響,並讓武漢官方感受到極大壓力」。

在被中共嚴密監控的中國社交媒體上,能讓一家官方「感受到極大壓力」又不被刪除的文章,大多數來自「另一家官方」,至少是「另一家官方」默許。

在這篇網文之前不久,大陸還熱傳一篇「向8名網絡造謠者致敬」的網文,暗諷武漢官方打壓最初爆料疫情的8名網民,變相指責武漢當局隱瞞疫情。當時,有外媒報導指,官方上週末突然公布疫癥患者暴增,令民眾在恐慌的同時,也會對官方此前隱瞞疫情心生憤怒,而這種憤怒自然需要有一個宣洩的對象。

目前,與武漢官方一起遭輿論討伐的對象,還包括開豪車進故宮的紅三代高露。網上多有分析認為,高露突然成為輿論焦點,是因為中共剛剛簽署了「喪權辱共」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同時武漢疫情大爆發,中共需要一個事件來轉移民眾視線。

武漢疫情12月爆發直到上週,都是由武漢地方衞健委對外公布疫情,感染人數一直保持「相當穩定」。北京官員,甚至武漢市一級領導官員都未曾表態。但北京央級官媒早已開始幫助「輿論維穩」,幾度引述專家說法稱「疫情可控」。

從上週六(19日)開始,武漢公布的確診人數突然開始飆升,其它省市也首次開始通報疫情。同時,北京高級專家鐘南山帶領一眾專家,還有北京醫療系統和湖北省高官到武漢調研,隨後公布疫情出現「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在北京最高領導人表態「遏制疫情」後,中共醫療系統也迅速啟動全國檢疫。

旅美政經評論人士秦鵬在推特分析,鐘南山高調調研並揭露疫情部份真相,顯然出自最高層授意,這是北京發現疫情已經掩蓋不住,才借鍾南山的嘴揭開蓋子,製造「領導英明、鍾南山才大膽說出真相」的假象。

==================

附文章原文:

事实杂货铺|我们已知的武汉肺炎的重要消息,都不是武汉官方首发的

武漢肺炎,從第一則消息發布出來到現在,已經22天了。回頭梳理不難發現,迄今為止所有重大的消息都不是武漢官方首發披露的,有的是媒體問出來的,有的是外地的專家披露出來的。

第一個重大的消息,就是武漢出現不明肺炎。這個消息,最早源於網絡流傳的一份緊急通知。

這份緊急通知,是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2019年12月30日發的《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

我是12月31日上午看到這個通知的,當時無法辨別真假,官方雖然沒有發布消息,但是我在家族群裏發了。我有一個判斷:這類涉及疫情的文件,不敢有人ps胡來。

我視線範圍內第一個證實這個消息的,是《第一財經》,他們的記者撥打了武漢的12320,證實了這個文件是真的。事實上,第一例病人,出現在12月8日。

現在我們知道,華南海鮮市場是第一爆發地,早期的病例多數與華南海鮮市場直接相關,要麼是經營戶要麼是去採購的人。

但是,事發後華南海鮮市場沒有被立即關停,而是照常營業。12月31日,武漢的《長江日報》還派記者去該市場進行了探訪,記者探訪報道說,市場秩序井然,仍然有很多人去買海鮮。

第二天,武漢官方才關閉華南海鮮市場。我很擔心,《長江日報》去探訪的兩個記者現在是不是身體健康?一個叫徐佳,一個叫張皓練。

在武漢生活很多年,在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遠處的長江日報路住了五年多,對附近還挺熟的。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擔心,那就是華南海鮮市場距離漢口火車站很近,直線距離估計只有千米左右,其傳播路徑與速度如何,不敢想像。

然後,武漢官方才被動發布了消息。此後,武漢疾控中心的主任、武漢收治病患的醫院院長紛紛出來亮相,他們的口徑高度一致:可防可控。

這個口吻與姿態,與當年非典發生初期時任衛生部部長的口吻一摸一樣。當然,武漢這些人官小,沒有像衛生部長那樣囂張的說:中國的非典已經得到有效的控制,歡迎來北京洽談生意、旅遊,也不用戴口罩,我保證你們的安全。

主任院長們說完「可防可控」,民間也很快找到了自信的依據,有人在網上發布了一則消息:武漢有最牛的p4病毒實驗室。那種驕傲自豪的口吻,讓人至今難忘。

現在回頭看這些言論,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

官方信誓旦旦「可防可控」,民間無知自大,結果就是北京、浙江、香港陸續發現病例,而且都是從武漢流入。

外省陸續發現武漢肺炎,甚至國外都有武漢流傳出去的,可見絕對不是「可防可控」。

第二個讓人震驚的重大消息,是確認了武漢肺炎人傳人。此前,武漢市一直在說,未發現人傳人。

首次明確發布人傳人消息的,不是武漢官方,也不是武漢那個最牛的病毒實驗室,而是外地的專家。

第三個重大消息,是武漢有14名醫護人員已經被感染。我記得,1月3日,武漢官方明確發布了消息說沒有醫護被感染。

疫情發展到醫護人員都已經被感染這一步,就相當嚴重了,但是這個消息也不是武漢官方最新發布的,同樣是外地的專家。我,是在央視採訪鍾南山先生時看到這個消息的。

可能有人會說,疫情是在變化發展的,1月3日沒有醫護被感染可能是事實。那麼我想問的是,沒有醫護被感染你們發布了消息,有醫護被感染為什麼不及時發布消息,而是要等著外地的專家發布信息?

武漢市和湖北省前一陣子都在忙著開兩個重要的會,有些武漢官員的想法恐怕是覺得重要會議期間要穩定,不要製造混亂。這種想法,從我2002年大學畢業進入武漢的新聞單位就有了,這些年他們也一直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幹的:兩會期間,不允許報道負面的新聞,要給兩會營造和諧的氛圍。

如他們所願,他們舒舒服服開完了會,疫情也一步步擴散開了去。

2020年1月19日,武漢才派了一個副市長出來介紹疫情。而武漢的第一例病人,出現在2019年12月8日。

2020年1月21日

(記者鐘景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