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南海何苦悄悄的投石问路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林蔚博士(Arthur Waldron)披露,一名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高层幕僚透露,中共内部已经清楚的知道:“我们已经走投无路。”这是英文《大纪元》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在“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专访中,林蔚给出的讯息,他认为中共非常清楚自身已死到临头。

宾夕法尼亚大学位于宾州费城,比邻笔者曾任教的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那是2003至2009年间的事。当年曾接触过林蔚教授,对他深邃的思考和冷静的判断,以及对中国问题的观察和认识,印象都非常深刻。林蔚透露,中共高层幕僚坦率的说:“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我们进了死胡同。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这里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会粉身碎骨。”

林蔚对目前中国局势的判断也非常中肯,“中国正进入一个与当年苏联解体类似的时期。这并不是说中共政权一旦垮台整个中国就崩溃了。中共垮台之时,国家还会在,房子还会在。只是政体发生了变化。有趣的是,林蔚注意到中国建了那么多、很多是空着的房子。或许,他也知道中国房价以后会大跌,出现“有房没人住”的局面,因为他已经说了,中共覆灭之后,他期待和妻子再次回到中国,并看到一个“新中国” !

在此,林蔚还触及了一个重要的、很多中国人在思考、担心的问题,那就是中共一旦垮台,中国会不会“垮掉”或“崩溃”?国人大可不必对此忧心忡忡,这种担忧也是中共刻意营造的假象。清朝垮了,紫禁城还在,中南海还在,北京不也是好好的?清朝三百年统治垮了,中国迅速进入共和,为什么七十年统治的中共垮了,中国人就一筹莫展?更何况,中国未来社会什么样,已经有很多自由社会的例子可以参照。

显然,中共已明确知道他们走投无路,濒临彻底灭亡。但中共集团有一个诡异的特点,就是它从来不把自己的缺陷、弱点、死穴,坦诚布公的告诉人民,反而更愿意告诉“外人”。但也不是第一次。以前当人们都知道中共在经济数据上造假、编造GDP数字时,中共当局就是不承认,无耻的继续造假、继续欺骗;但中共高官却把真实讯息告诉了美国驻中国大使!中国古训是“家丑不可外扬”,中共偏偏是自家丑陋不告诉国人,反而对外宣扬。似乎面对洋人时,他们就不怕丢人、不怕抬不起头来。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可能需要研究组织行为学的专家,去认真的研究。

与此同时,美国新闻网站Axios也透露,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因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而搁置。如今,《维吾尔人权法案》也在议会通过,中共恐怕更没有签署协议的意愿。(后注:在本文发表后几天,中共逼于形势与美方签署了第一阶段协议)

笔者在上期《新纪元》“商管智慧”专栏中也提到,美中谈判如今已成“鸡肋”,达成协议可能遥遥无期。Axios透露的另一个讯息是,特朗普背后负责谈判的团队成员表示,搁置原因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内政需要一段时间平静下来”。

特朗普团队的讯息肯定来自中共,也就是说,这个讯息和林蔚听到的是一致的,两个来源证实了同一内容,就是中共内部在激烈搏斗。而激战的缘起,一定是因应它们面对的、死亡来临时的挣扎。中共对特朗普团队和林蔚的披露,是面对强敌、投石问路式的哀号。

但是,中南海何苦要悄悄的投石问路?他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完全是可以开诚布公的走出死局的!中共高层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这里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会粉身碎骨。”中共最高领导人也承认,下一步会“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中共对现实缺乏正确认识,林蔚也看出来了;中共根本不知道香港民间、台湾民间和大陆民间的实情;对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严重误判,证实了这一点。中共现在真的是在摸著石头过河,想到哪儿做到哪儿,功能失调,没有解决方案。对民间警告的“早一步戈尔巴乔夫,晚一步齐奥塞斯库”和“早一步名垂青史,晚一步遗臭万年”,中南海恐怕也是晚上睡觉知道如此,早上起床还要强颜欢笑、勉强自己。

中南海真的不需要悄悄的向外国人投石问路,他们不妨低下头来想一想,看看香港游行的标语牌再想一想,读一读海外独立媒体的评论又想一想,可能的出路和现实的路径就在眼前!习近平只要痛下决心、打定主意,召集政治局扩大会,把全部中央委员召到北京,告诉掌控中国政治的这500人已经告诉了特朗普内阁、告诉了林蔚的真话,然后问该怎么办?如果宣布解散中国共产党,放下历史包袱,结束专制体制,归还国人的自由,政坛全面另起炉灶,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样局面?

中国民众会不会像莫斯科人、布达佩斯人和华沙人民那样,拥抱自由、欢迎新政?国际社会会怎样看中国?除了北韩和古巴,全世界各国包括越南都会热烈欢迎;美国会怎样对待中国?贸易战、人权法案制裁,会化为无形、没有必要。 当然,这样的改天换地、改朝换代肯定有成本,但成本会非常小,可能是最少的社会成本。因为当局必须求得人民的宽恕,必须惩治少数有血债的元凶,这是肯定的。

林蔚的判断相当精辟。中共垮台时,国家还在,房子还在,只是政体发生了变化。中国有台湾、香港的现成模式可供参考,中国公务员可以在退出共党的条件下,暂时在过渡期内继续治理国家。中共垮台,促成垮台的体制内外人士,可以承担过渡政府的职责,同时开放党禁报禁,组织全国选举,接受国际监督。

美国国务院蓬佩奥的团队,已接到林蔚的建议,考虑如何应对中共垮台、中共内部多方势力的投诚、和政治体制转型的问题了;中南海投石问路,也探知了些许的讯息。现在,应该是上路的时候了!但如果还找不到路,那就真的没路,也真的没戏了。◇

https://www.epochweekly.com/

──转自663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