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家属质疑国保“脑控”法轮功学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3日讯】从今年6月开始,黑龙江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迟桂霞、迟桂敏遭到国保警察24小时监视。家属表示,警察向两姐妹的住所喷有毒气体,污染自来水,还疑似释放声波,对她们进行“脑控”。

哈尔滨市国保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迟桂霞、迟桂敏的跟踪、监视、监听已经持续了半年。她们的妹妹迟桂琴表示,这不是一般的监视。

迟桂敏妹妹 迟桂琴:“她们分别住在哈尔滨市南岗区,两个小区里面。从今年的六月份开始,突然间她两家分别有十几个人,24时换班的来监控她们。她们走到哪儿监控到哪儿。然后不停地给她们照相。而且,他们往她们家里头打一种像枪一样,啪啪那种声音,往她们家楼上打。”

后来姐妹俩搬到一起住。到今年8月,警察全天24小时用一个像烟筒一样的管子对着迟桂霞、迟桂敏的窗户释放不明气体,还有人在楼道撒不明粉末,自来水也被污染。

迟桂琴:“她们就发现家里面一打开自来水龙头的时候,就有一种香味,就跟以前不一样了。然后从她那个排烟罩里经常也是散发出各种,比方烧胶皮的味道,或者各种香味。不久她们身体就出现了问题,胸闷、恶心,然后喘不上气。”

迟桂敏女儿 王翘楚:“我妈在家洗澡的时候,发现水流下来的时候,感觉里边有油星,和平常的不一样。她们就留意了,就去找人化验。就是发现一公升水里边有475毫克的动植物油,这已经超过正常生活污⽔三级标准20多倍了。”

一般的化验单位拒绝给迟桂霞姐妹化验水质,两姐妹私下找人帮忙化验,才得知饮用水被污染。两人购买的桶装饮料水,也在外出时被人进入家中,蓄意污染。

迟桂琴说,在楼下监控的警察每天还释放一种声波,楼下还有人专门记录。两个姐姐身体都出现异常。

迟桂琴:“其中迟桂霞就感觉到耳朵里头不停的传来咔、咔那种声音,就像调频那种声音,24小时不停的。迟桂霞就是耳边不停地放那种邪党的歌,就是什么南泥湾,24小时。她根本不能睡觉。”

被监控中的姐姐曾经写字条告诉迟桂琴这个情况,但她当时以为是可能是幻听,直到一个同事告诉她,有一种叫“脑控”的迫害手法,她才警觉。

“脑控”是指用电磁辐射或其他科学技术,远程控制受害者的大脑精神、意识。这种技术的真实性一直存在争议。

但中国曾有73名脑控受害者代表,在2017年5月8到10号,集体到北京上访,向最高检察院、信访局、公安部等机关集体报案。反“脑控”组织者代表钟先生今年9月表示,2002年曾有报导披露,实名举报的脑控受害者已有四十多万。

钟先生还表示,他从2016年开始和全国的脑控受害者在24个省举办了各省政府、省公安厅、省国家安全厅的集体报案,2017年至今举办了6次国家报案。但目前为止当局都在推诿拖延,对受害事实并不重视,很多受害者被政府当作精神病关押、打压,他本人也被被强制关进精神病迫害。

迟桂霞姐妹也曾去当地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拒绝⽴立案,所长声称很了解迟桂霞姐妹,并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就声称她们是“精神病”。

迟桂琴认为,国保警察是在姐姐身上做“脑控”实验。

迟桂琴:“他下这么大力度,本钱去做这个。他不抓你,也不想怎么样,你去跟他对话他就走。那原因是什么?我想他更多的是做一种实验,因为它看不见摸不着,他就让你没有这种证据。”

迟桂琴呼吁更多的人关注“脑控”的迫害手法,也关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表示,中共可能正在用这种手段迫害著更广泛的人群,只是还不为人知。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