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先进工作者 法轮功学员朱本富被迫害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0日讯】他和妻子同时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遭酷刑折磨,在两年中先后悲惨离世。他们的女儿被警察惊吓的精神失常而辍学。

明慧网报导,20年来,大连法轮功学员朱本富一家人受尽冤屈和苦难。2017年4月16日,妻子孙敬美含冤离世,2019年10月28日,朱本富也撒手人寰,留下年迈的父母和女儿。

有幸修炼法轮大法 七年“模范工作者”

朱本富在部队工作十多年,立过二次三等功,十多次受嘉奖。紧张的工作使他患上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心脏病、胃病、风湿痛,多方医治也无效,已无法工作,转业回地方单位。这时正好赶上法轮功弘传,他学大法不久,各种疾病痊愈。

修炼法轮功大法后,朱本富处处以“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单位,他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不占不贪,平时乐于助人,从部队到地方单位工作9年,7年被评为先进模范工作者。在家里,他是好丈夫、好父亲。与工友、亲朋好友邻里之间关系融洽,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女儿被警察惊吓精神失常辍学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朱本富于7月22日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本单位停止工作,失去自由,24小时遭监控,天天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报纸内容。

朱本富在警告他们时说,我们这些大家公认的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叫我们向坏人转化吗?他们说:“这是江泽民叫我们干的。”

2000年元旦,朱本富的妻子孙敬美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关押26天。当时黑石礁派出所警察袁宝林,林海闯到朱本富家,用恐吓、威胁开除公职等各种手段,勒索六千元,朱本富叫他们开收据,他们只写了收条。

2000年7月,妻子孙敬美在单位工作时被骗到派出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非法刑事拘留1个月,并被劳教1年,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因她拒绝所谓“转化”放弃修炼,被打的满身青紫,疼痛难忍,不让说话,并被迫长时间进行超强度劳动。

2002年4月17日,大连公安局黑石礁派出所要绑架朱本富,在朱家周围及单位蹲坑、蹲点两个多星期,朱本富被迫走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当时朱本富的女儿才13岁,他和妻子有家不能回,根本照顾不了孩子,好心人李玉华把孩子领她家照顾,被警察跟踪。一天早晨,女儿开门上学去,一帮警察一拥而进。女儿被突如其来的警察吓得精神失常,一看到警察就害怕,照顾孩子的好心人也被抓走,并遭非法劳教一年,从此以后,朱本富女儿再也不敢上学。

一个13岁的孩子,原本在学校成绩名列前茅,非常优秀,后来被迫离开学校,心灵受到了很大创伤。

夫妻俩遭非法判刑7年

朱本富被迫流离在外3年,换了八次住处,经济损失巨大。一次,刚交了一季度租金,被街道派出所发现,立即被迫换住处,那种艰难恐怖的生活非常人所能想像。

2005年9月5日,大连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等在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插播《九评共产党》一个半小时。中共前政法委头目罗干直接授意,包括朱本富、孙敬美在内的逾十位大连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遭到疯狂迫害,。

2006年1月19日,朱本富因向市民讲法轮功真相,在泡崖出租房楼下,被大连国保一帮警察绑架,一万七千元现金被劫走。1月23日,他被非法关入辽阳看守所。

在看守所,朱本富被打的全身是伤,晕死过去,苏醒过来,发现胃被打出血,血从胃流入肚肠过多,昏迷不醒。狱医检查,瞳孔放大,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担责任,送辽阳军队二百零一医院抢救。即使生命垂危,他们也不放人。

随后,朱本富、孙敬美、被诬判7年。

营口监狱

2006年5月12日,朱本富被劫持到营口监狱入监队,早上5点开始被强制干活至深夜10点收工;半个月不让洗手、脸、脚;每天只准喝一个矿泉水瓶的三分之一水。早上去厕所时间三分钟,超了就被打。每天只准上两次厕所。

一个月后,朱本富被分到营口监狱六大队。一进集训队,教育科长周亮问他还炼吧?朱本富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炼!”周亮破口大骂,立即叫来四个犯人,把朱本富拉到刑房,绑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宿,毒打。12月的天气,他们把窗子打开,扒光朱本富的衣服,用拳打胸口脚踢二个小腿。

朱本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9天后,放回监区队里,监区的犯人问他:“你还活着回来了?那是法西斯集中营,有死亡名额。”

本溪监狱

2007年12月19日,朱本富等12位法轮功学员被从营口监狱转到本溪监狱,朱本富不念监规、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狱警赵冶明指示七八个犯人对朱本富拳打脚踢,朱本富被打得全身是伤。

一周后,副大队长赵冶明又组织重犯12人,把朱本富拖到一楼图书馆里,扒去他的外衣,坐水泥地上,12个人分三组,每组四人,轮流24小时不让他睡觉,每天凌晨12至2点,三个专职打手,王卓、杜新、付才轮流打朱本富,一个打累了另一个上。

开始,他们用装满水的大雪碧瓶往头上打,一连砸几十下,伤内不伤外;用3个手指头抠两个眼珠子,穿着旅游鞋跺胸口,用旅游鞋的两个后跟跺两条腿;用针往头顶、手背、手指尖扎;用打火机烧朱本富脖子胸前。

一连折磨三天三宿,不让睡觉,朱本富的两条腿被跺得十多天不能行走,不能蹲下,大小便全都站着。

朱本富被迫害的满头白发,身上长黑斑,2013年出狱后胸前还时常难受。

持续迫害 夫妻俩含冤离世

2015年5月,中共最高检察院颁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制度后,同年6月15日,朱本富和妻子孙敬美同时向两高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此后,不断被当地凌水派出所上门骚扰,恐吓。

2017年4月16日,妻子孙敬美,在遭受了2年劳教、7年冤刑的迫害后含冤离世,终年61岁。

2019年,60岁的朱本富去办理退休,被告知因为判刑档案被清空,17年的军龄和14年的工龄全都作废,不予发放退休金。8月份,当地凌水派出所和街道再次上门骚扰朱本富。

在多重的打击,加上在监狱被毒打导致的内伤、还有被注射的不明药物的作用下,朱本富倒下了,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身体健康状态每况愈下,以至于到医院检查被告知身体多种器官出现衰竭状态,肝胆脾胃全都不能正常工作,于2019年10月28日中午在大连铁路医院含冤离世。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